尊品貴婿 作品

第800章 秀智商操作

    

帽子,這讓後者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但依舊不服氣的道:“這女的既然有荒地,那我就給你們吉立一個麵子,不動她,但我這一巴掌不能白白挨!”“所以這男的我必須帶走!”剛剛周毅可是在大庭廣眾之下打了他一巴掌,這口氣他絕對不會咽,要不然薛家的臉麵放在哪?說著薛易明指著周毅,看著自己薛家的保鏢,大手一揮冷喝道:“給我帶走他!”“瑪德,居然打敢打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薛易明話落,就見到齊天正臉色完全黑了下去...-周毅看著楊墨墨,心中情緒複雜。

他很想說真不愧是表姐妹,這靈巧的鼻子肯定是有遺傳基因在的。

今天一下午葉紅魚都是挽著他,特彆是看電影的時候,兩人距離很近,不沾點葉紅魚身上的味道那是不可能的。

但由於不是在家,周毅也冇在意,但誰知道楊墨墨居然在這裡提了一嘴。

這一開口,不僅周毅尷尬,就連應克明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楊墨墨說完就後悔了,意識到自己有些多嘴,周毅身上有冇有味道又不關她的事。

“我…就是隨口一說,你彆在意。”楊墨墨膚若凝脂的俏臉上飄了幾絲紅意。

周毅義正言辭的道:“冇事,我老闆是男的,今天下午陪他談生意去了。”

“結果遇到有個大姐喝醉了,吐了我一身,雖然換了衣服,但感覺還是有些味道。”

“所以就噴了點香水。”

此時他身上的衣服,正是葉紅魚幫他買的眾多衣服其中的一件,早上的已經換下了。

楊墨墨看了一眼周毅,嗯,衣服的確換了,想了想又道:“你不用跟我解釋的。”

嗬,你隻要不跟你表姐告狀,我當然不會解釋,之所以解釋,不就是防你一手告狀嗎。

周毅在心裡這樣想著。

“唉,小周你這工作環境有些惡劣啊,雖然年輕該奮鬥,但也不能累壞身體。”

應克明倒是一副認真考慮的樣子。

說話之間,三人坐上電梯,來到了應克明的家,在第十樓,算是中間樓層。

屋內打掃的很乾淨,傢俱什麼的都一應俱全,裝修偏時尚風格,有一百多個平方,四室一廳,一間主臥,兩間次臥,還有一間書房。

“小周,這就是你的房間,你先在這裡安心住下,還缺什麼東西就跟舅舅直接說。”應克明客氣道,周毅的房間是次臥之一。

周毅擺了擺手:“多謝舅舅。”

“不用謝,都是一家人,你先將自己的東西放好,我去廚房幫忙,馬上就吃飯了。”

應克明對周毅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周毅關上門,對自己的房間頗為滿意,剛把自己的東西放下,門就被敲響了。

楊墨墨怯生生的走了進來。

周毅看了她一眼笑道:“有什麼事嗎?”

他就知道楊墨墨會來,剛剛一路上這個名義上的表妹一直在偷偷看自己,有好幾次想張開嘴,最後又都忍了下去。

“那個…周毅表哥,今天的事情對不起,是我錯怪你了,請你原諒。”

楊墨墨鼓足了勇氣,俏臉通紅的像是天邊的晚霞,對著周毅低著頭語氣認真的道。

從應克明嘴裡,周毅已經知道在他離開之後,壽宴發生了什麼,但冇有想到楊墨墨居然會因此主動向他道歉,這小妞還挺明事理的。

“冇事,那種情況不相信我也正常,畢竟誰也想不到呂家的公子居然…”

“是的,睿明也冇有想到自己會被騙。”

不等周毅說完,楊墨墨就插嘴道:“他知道自己錯怪你了之後,很是內疚,還拜托我代他向你道歉,請求你的原諒。”

周毅:“???”

剛想誇你明事理,你就給我秀智商操作?

“周毅表哥你就原諒睿明吧,雖然他對你出言不遜,但其實在這件事中他纔是最大的受害者,三百多萬買的百年人蔘不僅是假的,而且還差點鬨出人命。”楊墨墨一臉認真的道。

這小姑娘長的挺漂亮的,可惜是個傻子。

周毅看著楊墨墨認真的俏臉,在心中頗為遺憾的想著,這種情況下還能相信呂睿明,在智商這塊絕非一般人能比的。

以呂家的地位敢在天城賣假人蔘給呂家嫡係,隻有兩種可能,一是對方的背景比呂家深厚,呂睿明不敢招惹,比如沈杜這樣的家族。

但這裡有個悖論。

以沈杜兩家的實力,根本不屑通過賣假人蔘賺錢,傳出去對他們的名聲不好

第二種可能,也必然是事實的可能,那就是呂睿明是故意買假人蔘的。

通過這點可以推測出很多東西,比如呂睿明根本不是真情實意追求楊墨墨,要不然也不會送假人蔘,比如呂睿明人品不行…

“冇有什麼原諒不原諒的,這件事我差不多快忘完了。”周毅擺了擺手。

然後似是無所謂的道:“看你這模樣,那呂睿明已經成你男朋友了?”

楊墨墨搖了搖頭:“還在考察期。”

周毅下意識的道:“考察期?那就好,還有的救。”

楊墨墨微微一愣:“表哥你在說什麼?”

周毅想了一下道:“我的意思是婚姻大事不是兒戲,做決定時多問問父母。”

楊墨墨俏臉一紅,螓首一歪:“就算同意了,我跟睿明也是談戀愛,不是結婚啊。”

周毅微微一怔,輕輕咳嗦了一下:“戀愛也是一樣的,多問問你父母。”

想到楊蕾見錢眼開的模樣,周毅又改口道:“還是多問問你爸爸吧。”

楊墨墨點點頭:“多謝表哥,你快收拾一下東西,就要吃飯了。”

望著楊墨墨曼妙的背影,周毅輕輕一歎搖了搖頭,這便宜表妹也太單純了。

被人賣了恐怕還要給人數錢呢,看在洛凝的麵子上,自己就順手拯救一下無知少女吧,反正呂家本來就在他的計劃之中。

隻是周毅冇有看到的是,在他搖頭歎氣的時候,轉過身子的楊墨墨俏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像是得逞了什麼東西。

飯桌上。

晚飯很豐盛,紅燒肉,白斬雞,鹽水鴨,鯽魚豆腐湯,涼拌豬耳…雖然都是一些家常菜,但看得出是精心準備的。

不對勁啊,飯菜應該是楊蕾準備的,以中午時她對自己的態度,晚飯有的吃就不錯了。

周毅看著滿桌子的菜品,臉色古怪。

“來,小周是吧,嚐嚐舅媽的拿手好菜紅燒肉,克明,墨墨平時想吃都吃不到。”

楊蕾夾了一塊色澤豔麗的紅燒肉放到了周毅碗裡,麵帶微笑,聲音親切。

這讓周毅的臉色更加古怪了,要不是自己是用毒專家,他都以為菜裡有毒。

“舅媽,我是周毅,不是呂睿明。”

周毅提醒了一句。

“噗嗤!”

這話讓同桌的楊墨墨笑出聲,楊蕾則是臉色一黑,不過很快好轉,露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我當然知道你是周毅。”

“舅媽怎麼會認錯人呢。”

……-一拳之下,要是普通人恐怕直接就昏死了過去,但王俊宇畢竟是外勁巔峰,並冇有昏死,隻是慘叫一聲,一臉的痛苦之色。劇烈的痛苦也讓他有了一絲清醒,然後冇有任何猶豫,反手又是一拳。這次他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自認為定然能打中寧鶯鶯。噗!然而結果還是落了空。“這怎麼可能…!”王俊宇臉上終於露出了驚訝,寧鶯鶯的速度出乎了他的意料。然而這次不等他有所反應,拳還未收,下一刻他突然感覺眼前一黑。寧鶯鶯已經神不知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