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1章

    

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這聲音愈發明顯,最終蓋過了氧氣麵罩換氣的喘息,吞沒了所有的感官。簡寧向來不愛被人注視。但對方偏偏是重要客戶,缺著氧,腦子不太清醒;自己也不好發作。他隻得拉起保暖麵罩,遮住半張臉,企圖隔開賀煜的視線。隻是效果好像不那麽明顯。“人到齊就出發吧。”簡寧選擇認命,他伸手指了下賀煜:“賀煜,你必須緊跟我。”賀煜眯起眼看著簡寧,他在等待解釋。簡寧又把保暖麵罩往上拉了點,一直蓋到下眼瞼,想想又...(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章

達瓦峰,8100米C4營地,空氣含氧量僅為海平麵的30%,下午六點。

狂風貼著傾斜的冰壁捲起地麵的冰碴,打著旋將天地籠罩成一片白茫,路繩看不見盡頭。

隨風螺旋狀升起的巨大雪沫,驚濤駭浪似的往帳篷拍來,雙人帳篷開啟一條縫,篷內立刻灌滿風雪,所有物品都被蓋上一層薄薄的雪霜。

賀煜跌跌撞撞地栽進帳篷裏,一頭癱倒在睡袋上;胸口憋痛得厲害,冰冷的空氣灌入胸腔,冰刀刺入胸膛一般的劇痛,他止不住地幹咳起來。

“賀煜,這裏是大本營,可以聽到嗎?”肩上的對講機帶著嘈雜的電流聲響起。

“我是賀煜,請說。”賀煜忍住咳嗽回應。

“回撤到C2營地時間已經超過預計四小時,你是否需要放棄比賽?”對講機那頭是5400米大本營的裁判官。

賀煜啪一聲,關閉對講機。

“你關了對講機也沒用,現在就是趕不上,放不放棄都是輸。”說話的是賀煜的發小兼同帳,他正貼著賀煜坐,氧氣麵罩凍著一層易碎的白霜。

賀煜摘下氧氣麵罩,擡起手遮在眼上,咬牙道:“輸掉和葉氏科技的攀山競速,得不到專利的買斷權,賀氏集團控製權留在我手裏,就基本無望了。”

“首先,你缺氧體力透支根本走不動;第二,暴風雪馬上到,現在下山等於送死。”發小一針見血。

“備用氧氣呢?”賀煜連說話都用不上力氣。

“不知被誰用了,丟了一地空瓶在雪裏。”發小洩氣回答。

賀煜接著問:“下到C3營地的路繩是不是斷了?”

“料事如神,賀煜,是斷了,說是可能是區域性雪崩沖的。”發小搖晃著自己的氧氣瓶,企圖把最後一點氧氣都充分利用上。

賀煜胸口憋得生疼,不想再多說話;進帳前,他隱約看到風雪中有人在營地邊緣徘徊,估計和斷開的路繩脫不開關係。

此時,賀煜的思緒一片混沌,極端缺氧讓頭劇痛不已,彷彿有臺火車在不停地來回碾壓,已經無法考慮黑影與路繩的關係長達半年魔鬼訓練,包專機橫穿半個亞歐大陸,最終卻要主動放棄比賽,這是賀煜完全無法接受的結果。

賀煜憋著口氣開啟對講機,接通高山向導明瑪的頻道:

“明瑪,我是賀煜。我要再加向導,選最短的線路回撤,這場比賽一定要贏。”

“線路越短,風險越高,況且暴風雪要來了。”對方平靜地回答。

“增加的費用你們說的算。”

“這不是錢的問題,賀總,你有可能會沒命。”明瑪還是拒絕。

“你比我更清楚,明瑪,所有媒體都盯著這場比賽,我賀煜輸掉比賽,對你們口碑也沒好處。”賀煜啞著嗓補充道。

沉默了幾秒後,明瑪回複:

“知道了。”

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帳篷被暴風雪吹得劈啪響。

當猛烈的陣風第四次把帳篷壓得快貼地時,帳篷杆斷裂了。賀煜被狠狠地壓在防潮墊上,防潮墊下冰棱頂得背脊生疼。

賀煜咳得上氣不接下氣,氧氣已經斷供很長時間,大腦裏那輛碾壓自己的火車來回兜轉得愈發瘋狂。

風雪太大,以至沒有向導能帶補給上來。賀煜有點絕望,開始對著帳篷釘祈禱,祈禱它可以在狂風中支撐下去。

帳篷釘最終還是不堪重負,外帳被撕裂的一瞬間,賀煜感到自己也同時被撕開了,風捲起斷裂的金屬杆,掃過側頰,鮮血瞬間糊住半臉,內帳完全失去支撐,罩在自己臉上。

賀煜覺得這會兒其實不太冷,身體開始暖和起來,側頰的血還在流,帶著溫熱;罩在臉上的黃色內帳,在頭燈的對映下,像一團溫暖的火,呼吸順暢,頭疼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轉瞬,夾著冰晶的冷空氣又再次刺入賀煜的胸腔,有人扯開了他臉上的帳布,並拖著他在雪地上移動。賀煜伸手想奪回帳布,四肢卻麻木隻是麻木地掛在軀幹上,不聽使喚。

也不知被拖行了多久,賀煜聽得耳邊的風雪聲漸弱,氧氣冰涼地灌入鼻腔,賀煜緩緩地睜開眼。

一張漂亮年輕的臉在賀煜眼前晃動,在昏黃帳燈的映襯下,蒼白膚色被鍍上一圈金邊。

賀煜記不得自己到底是在哪裏,但眼前的人,溫和地看著自己,全身泛著一層暖光,令人心安。

這人半跪在身邊,力道稍重地拍打賀煜的臉頰:“醒醒,你叫什麽名字?”

“賀煜,我是賀煜。”賀煜看著這漂亮的男青年,艱難地張開龜裂的雙唇,聲音微弱。

他給賀煜餵了口熱水。

“賀煜,你看著我。”

之後,他右手按住賀煜帶著血的側臉,左手比起數字1的手勢,緩緩地左右移動:“看著我的手指頭。”

賀煜還是盯著他的臉,擡手覆住對方的手背,又說了遍:“我是賀煜。”

“好的,我知道你是誰,你現在看著我的手指頭,跟著動。”修長的手指在賀煜的眼前緩緩移動,手腕處血紅的佛珠在衣袖下若隱若現。

賀煜眼珠子一動不動,隻是盯著男青年的臉。

他抽出被賀煜覆住的手,拿出手電筒迅速地檢視賀煜的瞳孔對光反射。

一切都還正常。

“賀煜,你知道你在哪裏嗎?”

賀煜茫然,過了幾秒,喃喃地說:“我才二十九歲。”

“你是二十九歲,那你現在在哪裏?”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賀煜突然問道,聲音沙啞。

男青年瞥了賀煜一眼,伸出左手往他的領口內探去,手及之處,微熱幹燥,體溫已經是恢複。

賀煜突然猛地擡起手,一把摟住探在自己衣內的掌心按在胸口;另一隻手伸到對方腦後,將人按到自己的懷裏,然後深深地吻了下去。

就像帳外肆虐的暴風雪,這個吻狂亂而毫無章法,賀煜意識混亂,用上了八成的力氣。

對方沒有防備,被按了個趔趄,與賀煜胸口緊貼,動彈不得。

幹燥的雙唇拂過對方修長的頸部,掠過下頜,最終到達溫熱的薄唇,從未有過的美妙觸感,讓賀煜不由自主地咬了下去。

瞬時,對方使出全力從衣服裏抽出左手,拉開與兩人的距離,曲起手肘,往賀煜胸口兇狠撞擊下去。

賀煜悶悶的一聲哼,徹底失去意識。

對方立刻起身,沒顧上手腕上少了東西;從藥箱裏抽出一管應急注射針劑,隔著衣物,用上全力,徑直往賀煜大腿注射進去。

賀煜瞬間被劇痛激醒:“你在做什麽?你是誰?”

“我是簡寧。你差點沒命。”他擡手用手背抹了把嘴角的血,冷漠地回答。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死不救,畢竟八千米上無救援,是登山圈子裏不成文的通用做法。網路從來就沒有什麽是絕對的,輿論的風向漸漸扭轉,葉挺文也從見死不救變成仁至義盡。簡寧比賀煜早看到這條長文,賀煜的反應也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他看著賀煜越走越緊的眉頭,一臉陰翳。這時,賀煜的電話響了,但他沒有馬上接,任其響了三五聲,才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接通起來,之前陰翳的表情一掃而空。簡寧看著賀煜又開始有模有樣地祝賀起葉挺文,好一個演技派。“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