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11章

    

氣,表情嚴肅起來。“光有阿塔,掀不起大波瀾,你告的些實名,隨便道歉就過去了,賬號數量不夠多,無法成為操控輿論的證據。”簡寧試著去勸說賀煜,簡寧確實覺得這無所謂,不過是網路的言論,有好有壞,不看便是了;賀煜不時的人身安全都保證不了,這纔是自己最在意的,盡快地把背後的人找出來,纔是最重要的事情。“你不想早點找出對你下黑手的人嗎?”簡寧又問。“那肯定是想,警方也都在跟進,你就不用操心,好好養傷就是。”賀...(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1章

兩人四目相對,最後賀煜沒忍住,哈哈哈地又笑起來。

簡寧幹脆站起身,站到窗邊,垂著眼居高臨下地盯著賀煜。

“我是不願意接何梓其這種專案的。”簡寧又開始抽煙:“你的也是。”

賀煜收回了笑容,安靜地聽著。

“尼爾帕有個說法,每座八千米級的雪山,都是一位守護神,他們鎮守這片土地;而冒犯他們的人,是會被留在山上永生無法轉世的。”簡寧繼續說:“所以很多時候他們拚死了都要下山;但是你們卻截然相反,拿著錢為所欲為,不怕死地進行所謂的挑戰自我。”

“沒人會不怕死。”賀煜打斷他。

“你們的怕死,是拿尼爾帕以命換命,而不是對生命本身的敬畏之心。”簡寧的口氣裏帶著輕蔑:“所以賀總,你到底為何而來?”

賀煜沉默,他確實也想不通。

“何梓其的專案我會接,寶峰不單是三個人的公司,下麵還有更多的尼爾帕協作以此為生,我不接專案,他們的收入就會受影響。”簡寧還是麵無波瀾:“但是,賀總,你還是不要再來大本營了,本來你我就是不相幹的兩路人;你想要的,已經都得到了,或者是你還想要更多?”

賀煜一時語塞,他想自己要怎麽回答?想要你微信通過好友驗證?

這答案愚蠢得自己都說不出口。

簡寧打破了沉默,他說:“已經晚了,我讓明瑪帶你回睡帳,明天一早再找人送你下山。”

賀煜最終又一個人被留在主帳,盯著穹頂的彩燈發呆。

這天夜裏,賀煜發起高燒,前幾日被困C3營地時,在腦子裏瘋狂碾壓的那列火車再次出現,兜轉得愈發瘋狂。

過了登山季的原因,大本營的隊醫也已經回撤到拉魯,一時間他竟無人可找。隻得摸出電話,聯係MAY。

MAY說自己已經在加德市的酒店,明天清早便搭直升機去接他。

賀煜感覺自己等不到清早的直升機,爬起身裹著保溫毯,跌跌撞撞地摸到明瑪的帳篷前,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地拍打了幾下,兩眼一黑,便什麽都不知道了。

C3營地的暴風雪又在賀煜的腦海裏肆虐,一直到昏黃帳燈下簡寧淩厲漂亮的臉出現在自己麵前。

“我這是還在C3營地嗎?”賀煜燒得迷糊,卻又覺得心安,伸手便往簡寧的臉摸去:“你什麽時候才能通過我微信?”

簡寧一把握住他的手,按回胸口。

“你在大本營,這是我的帳篷,那個怎麽說...”簡寧的語氣竟然帶著一絲尷尬。

“什麽怎麽說?你給人家賀總吃了什麽?你看他吃那一大盤蛋炒飯,沒攔下嗎?你自己吃了嗎?”在邊上的明瑪一陣怒罵:“你通過他微信怎麽了?要早通過,他得要自己大半夜爬來找我們嗎?”

簡寧低頭沒說話,一手往賀煜額頭貼了條冰毛巾,一手掏出手機開啟微信。

通過驗證。

賀煜嘗試著坐起來,卻聽到明瑪慌張地說:“賀總別動了,你再動又要吐一地。你已經把我的帳篷搞得一團糟了。”

這下尷尬的是賀煜,他隻能聽從吩咐,平躺不動,聽著明瑪不停地教訓簡寧。

而簡寧也沒敢說話,隻是時不時地替換賀煜額頭的濕毛巾,看看燒退沒。

再之後,三個人便這樣挨挨擠擠地裹著睡袋,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第二天清晨,MAY帶著氧氣瓶,搭乘直升機到達大本營,尼爾帕們迅速將發燒得半昏迷的賀煜臺進機艙,直升機立刻飛往加德市的大醫院進行急救。

四十分鐘後,加德醫院的急診主任大夫出了診斷書:急性胃出血。

醫生說,這次真的是兇險,虧得賀煜纔在大本營待了三個月,機體適應得快,換做一般人,可能要沒命。

最終,賀煜收到簡寧主動發來的微信,一共四個字:不好意思。

後麵的時間賀煜天天在濱城喝稀粥,每喝一次粥他都會把粥拍照發給簡寧,對方卻再也沒有回應。

六七月是濱城的雨季,電閃雷鳴的天氣幾乎每週都有。

大清早,賀煜坐在董事長位置,看著窗外的天際線烏雲壓陣,手裏的粥熱了又涼,一口都沒動。

昨夜又是一夜無眠,自從達瓦峯迴濱城,但凡遇到天氣惡劣,C3營地的暴雪便如約在賀煜夢裏交替出現,掀倒的帳篷壓得自己在夢裏喘不過氣,不得翻身,一直壓到簡寧被帳燈映得一張暖色的臉出現,噩夢才驟然退去。

賀煜回過神,開始翻閱辦公桌上疊著的檔案,都是MAY剛送來的,最上麵是一份西部招商局的引資計劃,賀濤說晚上定好接待招商局,讓賀煜必須到場,地點就在賀氏旗下的五星酒店中餐廳。

自從賀煜在楊教授手中取得專利授權後,董事會的老頭愈發緊張,盈利專案更是牢牢地握在他們自己手中;西部引資,明麵上是招商,實際上也和做公益差不多,賀濤二話不說,立刻往賀煜手中送,恨不得賀煜明天就在西部成立子公司,深耕紮根。

賀煜手中能打的牌其實不多,原本計劃豁出命拿個獨家專利授權,最後變成和葉二雙方都有,王炸變對A;若再往西部去,老頭們會估計興高采烈地將自己的董事長辦公椅拿個玻璃盒子罩起來,僅供觀賞。

葉二競速時雇傭的歐美團隊資料壓在檔案最後,賀煜細細地看了一遍,麵上幹淨專業,毫無瑕疵,團隊之前的攀山向導業績,基本都不在亞洲,而下一個專案,確實接的是何梓琪對家的K1競速。

賀煜給李嘉霆發了個微信,問何梓其的事處理到哪裏了。

李嘉霆立馬回電,他正宿醉未起,口齒不清地說了何梓其的情況,說他那表妹腦子確實不同常人,賀煜的五萬人民幣,他李嘉霆寧可自掏腰包給,也不想再和那個表妹有接觸。說完還發了個電話給賀煜,說不信的話,自己去感受下。

賀煜將信將疑,便讓MAY去約何梓其,時間定在晚上與招商局的飯局前,賀氏酒店的咖啡廳。

因為晚上要見招商局官員,賀煜一副正經老幹部的打扮按時到達咖啡廳,一身灰黑色西裝,沒有佩戴領帶,襯衫釦子也隻鬆開一個,規規矩矩地紮在黑色的皮帶下,簡單嚴肅。

何梓其卻比預約時間,整整遲到近一小時。

當她一身異域風情打扮出現在賀煜麵時,賀煜沒有起身,蹺著二郎腿,盯著她,沒有說話。

“哎喲,煜總。”何梓其還是短發大紅唇的濃妝:“今天打扮得這麽守男德啊。”

她自然熟地在賀煜對麵的座位坐下,招呼服務生給自己上杯美式,然後便滔滔不絕地介紹起自己的K1競速專案,對遲到的事情隻字不提。

競速的原因很簡單,何梓其在攀山俱樂部和人起爭執,然後雙方就賭氣選個最難的山比一比,僅此而已,反正對方也是菜雞,看誰先扛不住就是了。

賀煜看著這一張一閉的大紅唇,心裏想李嘉霆說得沒錯,這表妹的腦子確實比較狂。

“對方有八千米級的攀爬經驗嗎?”賀煜在何梓其咒罵對手時插了一句。

“有的,一次,在達瓦峰,也沒登頂。”何梓其灌了一口冰美式:“差點死在上麵,掉冰縫裏,然後被拉上來;她自己說,都有創傷後應激障礙了,整天做噩夢,夢見自己在冰縫裏出不來。”

賀煜直了直身子,若有所思。

再後麵,他也沒聽下去,很快臨近和招商局接待的時間,賀煜站起身來打斷何梓其對自己競速挑戰自我的長篇大論,盯著她的臉,一字字地說:“你聽清楚了明天你到K1後,寶峰的安排,你必須一步不錯地執行,特別是簡向導的安排,你但凡耍混一次,賀氏注資你家的資金,我立馬在董事會申請凍結。”

何梓其這才反應過來,上個月和寶峰視訊會議時,罵他的人是賀煜。愣了十秒鐘,回答了一句:“好。”

幾秒鐘後,何梓其伸出自己的手機螢幕,亮出個二維碼:“加個好友唄,煜總,朋友圈給你直播K1。”

與招商局的接待設在酒店的空中餐廳,包廂的落地玻璃直麵一線海景,天氣不好,遠處海平麵不時電閃雷鳴,西部山區過來的領導,看得新奇。

賀煜看著黑壓壓的海麵隻覺得頭疼,耳邊彷彿C3暴風雪在呼嘯,其他也認說話也聽得不太明晰,賀濤發現賀煜狀態不好,半推半就和招商局簽下了投資意向,以協助西部各主要城鎮通訊基站建設。

待到賀煜完全清醒過來,自己已經是坐在加德皇冠酒店的總統套房裏,盯著遠處的群山,心裏罵著髒話。

MAY拿著一疊合同,和魏律師一起,在他對麵的辦公桌正在逐一複核。

“這是怎麽回事?”賀煜問道。

“你喝多了,當下買了隔天的機票和招商局的官員一起回加德。”MAY麵無表情。

“你怎麽不找個藉口攔下我?”賀煜確實不記得有這事。

MAY目不轉睛地盯著合同:“我直接把你的機票取消了,你自己又訂回來的,還把我罵一頓,說誰都不能阻止你去找簡向導。”

賀煜一愣,現在自己就像條金魚一樣記憶隻有7秒,腦子裏上一幀畫麵,是濱城空中餐廳外的海平麵,當時一道閃電穿劈下,透過層雲瞬時照亮海平麵。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煜:“彙報的內容,你有看過嗎?”“看過。”賀煜回答。“看過怎麽還是這樣?客戶介麵上所有的資訊都糊在一起,怎麽能看得清楚。”簡寧質問道。“已經用顏色區分了,每年登山季接待的客戶也就三百來人最多,一次沖頂再擠也就五六支隊伍同時出發,你怎麽可能區分不出來。”賀煜覺得簡寧提的問題全都是廢話。“但是用這個係統的人不是我,賀煜。是其他尼爾帕,他們怎麽說……”簡寧停頓了下,“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你們一樣,受過非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