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15章

    

了,醫生說要平躺。”賀煜又躺了回去,被子一蓋,看著窗外落雪,消極怠工。“部裏頭的動員會,你必須去,K1北坡分項升級,要求5月前必須完成通訊測試。”MAY說。賀煜立刻坐了起來,從May手上拿過西裝,迅速地走向衛生間,換上。再出現時,賀煜已經是神清氣爽,鬍子颳得幹幹淨淨。拉魯的雪也很大,雪封住了去加德的公路。明瑪家的裝修,是典型的尼爾帕風格,暖色的木飾,鮮豔的地毯。他剛和王秘書通完電話,看著坐在客廳暖...(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5章

臨近中午,K1大本營的雲霧開始慢慢散開,湛藍的天空在雲霧中露出個縫來。

Ben套著不知道哪裏撿來的羽絨服,一身疲憊地進到主帳。

“簡寧呢?”Ben問道。

“他在賀煜的睡帳休息,有點發燒。”明瑪回答:“等他自己起來吧,別去吵他。”

明瑪和Ben也算熟,知道他變著法子成天圍著簡寧轉。

Ben邊答應著,餘光瞟了賀煜一眼。

賀煜眉一挑,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站起身,找了個幹淨的保溫杯,開始往裏麵灌溫水。

有名四十多歲的美國人,跟著Ben走進帳篷,一頭蓬亂的灰色卷發,臉頰曬得通紅。明瑪認得他,寶峰的客戶,是名中學教師,去年登頂了達瓦峰,今年在沖刺K1。

這名美國教師很客氣地與明瑪打了招呼,詢問後續要計劃。明瑪回複他,天氣很快就會轉好,等時候直升機上來,事情就都能處理。

美國人聽完,臉色悻悻,走出帳篷。

賀煜也跟著起身往外走。

“你要去哪?”Ben問他。

賀煜拿著保溫瓶在手裏晃蕩,頭也不回地說:“回我自己的帳篷。”

賀煜隻是在睡帳門口探了個頭,看簡寧還是睡得沉,把保溫杯放在他身邊,沒有再打擾。

拉上帳篷門簾後,賀煜注意到剛剛主帳裏遇到的灰色捲毛美國人,正在不同的帳篷裏進進出出。

看到賀煜站在睡帳邊,美國人竟然也朝著他走來。

“HI.”對方先開口和賀煜打了個招呼。

賀煜點點頭,漫不經心,一直盯著手中的通訊器。

“你還想往上嗎?”捲毛美國男人開口問賀煜。

“什麽?”賀煜回過神看著對方。

“就是再繼續往上爬,你看我們來這裏的目的不就是為了上到頂峰嗎?”捲毛美國人,高擡手臂,指著K1頂峰對賀煜說:“那可是K1,你的人生能有幾次能到達K1呢?”

雲團已經幾乎快被西北風吹散,順著他指的方向,K1頂峰清晰可見,展著薄薄的旗雲,看起來確實是登頂的好天氣。

看著對方眼睛裏狂熱的光亮,賀煜伸手按下他手臂,雙手鉗住他的肩膀,強製他轉身背對著K1頂峰;賀煜指著大本營邊緣,學著捲毛美國人的口氣,對他說:“那可是你的同胞,他們的命隻有一條,你的命能有幾條呢?”

美國人順著賀煜的手指看去,一列被登山繩裹成人形的防水布,整齊劃一地安置在裸露的石頭上,掛在繩上的五顏六色的身份牌,是他們和這個世界唯一的聯係。

對方還接著想爭辯,賀煜卻突然放開他,大步往營地邊緣的懸崖走去,螺旋槳的盤旋聲越來越響,一臺紅白塗裝的救援直升機,穿過薄雲,帶起懸崖邊的雪渣出現在賀煜麵前。

最先從直升機跳下來的是MAY,她揹著一小罐氧氣,手裏拎著個小箱子。跟在她後麵下飛機的是阿塔,一身攀山裝備,冰爪在手上一晃晃的。

賀煜迎上去,喊道:“MAY姐。”

“你有事MAY姐,沒事MAY。”MAY一點情麵也不留,剛想繼續開口說教,餘光瞄到那一列防水布,就硬生生地吞回去。

“飛機上還有一些物資,讓人搬下來吧。你應該交代我多帶一些藥品。”MAY回過神說,然後把小箱子遞給賀煜。

“沒什麽用,你趕緊帶著木貢和何梓其下去,一下子上到海拔5000,你會吃不消的。”賀煜接過箱子,便招呼阿塔跟著自己走。在賀煜協調下,重傷的木貢和何梓其第一批被運送下山,直接往加德醫院飛去。

營地的人聽到直升機的螺旋槳聲紛紛站到帳外,有的人開始往直升機方向走來,對他們來說,這是和山下聯係的唯一途徑;但直升機優先帶著傷員離開,他們隻得又回到原地,等待下一批撤離。

賀煜帶著阿塔進到主帳時,簡寧已經坐在長桌邊,手裏拿著賀煜留下的保溫杯,麵色慘白,盯著窗外發呆。Ben坐在他身邊,有一搭沒一搭地在說話,簡寧沒有應答。

賀煜看了他們一眼,讓阿塔在帳篷裏坐著等下,喊明瑪來戶外衛星訊號接收器邊給自己搭把手。

賀煜手中的箱子那是一臺小型訊號轉換器,可以將普通手機訊號轉換為衛星訊號,實現通訊連線,雖然有點延時,但是這個時候應急還是綽綽有餘的。

“就讓他們自己聯係各自的攀山公司和大使館吧。”賀煜蹲在接收器旁,開始安裝裝置:“寶峰這裏我來協助。”

明瑪看坐在帳內的阿塔一身標準的攀山打扮,也跟著賀煜蹲下來,悄聲問道:“你怎麽說服阿塔這個時候再上山的?”

裝置開始閃爍起被接通的訊號燈,賀煜拿出自己的手機測試著訊號,聽到明瑪的問題,他放下手機,看著他:“我把他母親和女兒,全部接到加德。”

“你綁架她們?”明瑪驚到。

賀煜的手機開始滴滴作響,訊號已經接通了。

“她女兒插班在國際學校讀書,母親安排在賀氏子公司做保潔。”賀煜淡淡道。

明瑪有反而有點不好意思,撓撓頭,哦了一聲。

午後的K1,已經完全放晴,沒有一絲雲霧,頂峰背襯著湛藍的天空,山頂的每一道溝壑都清晰可見,給人一種登頂唾手可及的錯覺。

阿塔和簡寧,站在冰壁前,那是昨天簡寧上山路線的起點,邊上圍了一圈尼爾帕,穿著寶峰的統一服裝。

賀煜站在簡寧身旁,聽著他和阿塔交代路線途徑,路繩都還在,阿塔隻要順著往上攀登就行。

簡寧細細地和阿塔交代著如何避讓鬆垮的雪坡,和判斷雪下的冰隙;起初他英文還是非常流利,慢慢地開始帶著顫音,在說到丹普的具體位置時,中斷了好幾次,表達也開始跟著受限,最後簡寧不得不用中文斷斷續續地表達。

阿塔瞪大眼睛,頻頻點頭,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

賀煜不得不打斷他們的對話,他一隻手摟從背後摟住簡寧的上臂,稍稍用力把他往自己身邊攏:“簡向導,不要急,我們慢慢說。”

簡寧擡頭看他,呼吸有點急促,賀煜第一次在簡寧的臉上讀到無助的神色,他心裏一緊。

“我在阿塔身上放了定位器,衛星可以即時精準地定位在他的位置,我們的直升機,在他出發40分鐘後,也會上升到6000米高度,根據他的定位,接到他安全地送下山。”賀煜安慰道:“所以你現在不急,好好說,你說中文,我幫你翻譯,好嗎?”

簡寧聽了賀煜的話後,漸漸平靜下來,終於是用中文完整地表達清楚了丹普的具體位置。

賀煜翻譯完簡寧的最後一句話,摸摸他的頭,說:“很好,你現在和明瑪回主帳吧,剩下的我會安排。”

賀煜開始嚮明瑪使眼色,明瑪立馬會意,拉著簡寧就往主帳走。

簡寧剛轉身,賀煜便一把拉過阿塔,神情嚴肅,他開啟自己的手機,亮出一張即時衛星雲圖,說:“阿塔,距離下一組雲團過來,隻有一個半小時,你必須在這段時間內完成尋找到丹普遺體這件事,雲團一靠近K1,雲層變厚,衛星定位就沒有辦法精確定位,直升機也完全上不了六千米。”

阿塔這次是真的聽懂了,瘋狂地點著頭。

“你現在出發,40分鐘後,如果你覺得這件事情你完成不了,你就用通訊器傳送訊號,立刻自行回撤,我也會讓直升機返回。”賀煜繼續給阿塔指令:“記得要快。”

阿塔聽完後問了一句:“那我的媽媽和女兒呢?”

“不管結果怎麽樣,她們倆我都會照顧好。”賀煜語氣誠懇。

阿塔沖著賀煜一笑,轉身攀上了冰壁。

明瑪還是沒有把簡寧拐進主帳,他堅持要在室外站著等,就盯著K1不肯挪開眼睛。

賀煜對明瑪說:“隨他吧。”

之後賀煜搬個戶外椅放在簡寧身邊,也不問簡寧坐不坐,自己便徑直坐下,長腿一伸,姿態放鬆;然後口袋裏摸了付墨鏡給簡寧。

簡寧戴上墨鏡,對賀煜說出上山後的第一句話:“謝謝。”

賀煜咧嘴一笑,覺得還挺值。

兩個就這樣一坐一站,看著K1,也沒有說話。

寶峰公司的尼爾帕們,也慢慢地往他們倆聚攏,有的站著,有的直接盤腿坐地上。後麵明瑪也走出主帳,站在簡寧邊上,和他一起望著K1.

半小時後,直升機越過衆人的頭頂,往K1方向飛去,阿塔發出訊號,要求直升機提前出發。

二十分鐘後,直升機返程,簡寧和賀煜,還有尼爾帕擡頭目送固定在運輸繩上的丹普頭領的遺體,伴隨著機械的轟鳴聲,往拉魯飛去。

“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繼續安排往上攀登了?”突然有人走到簡寧麵前,大聲問道,是那個灰色卷發的美國人。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今年的登山安排將會全部暫停。”明瑪客氣地回答,他站到美國人和簡寧之間,把兩個人隔離開來。

“為什麽?”美國人擡高了音調。

“你也看到了,現在這種情況,並不適合繼續開展活動,從昨天到現在已經找到了17具遺體。”明瑪還在繼續解釋。

美國人根本不聽他的解釋:“這是冒險活動,冒險就會有生命危險,我不怕死,我準備好了,我支付了10萬美金纔到達這裏,你們收了錢,就應該按著我的要求替我辦事。”

“先生,請你冷靜一下。”明瑪還是不卑不亢地應對。

“不需要冷靜,你們必須馬上安排向導,我不聽你們這些愚蠢的理由。”美國人憤憤地叫囂著,然後罵出了一句髒話。

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簡寧已經一把推開明瑪,腿一擡,狠狠一腳踹在美國人的胸口;美國人往後飛出去,倒在地上,簡寧邁腿躍上,膝蓋重重壓在他的胸口,狠狠地一拳打他臉上。

簡寧拉起美國人的領口,咬著牙罵道:“你再說一句髒話。”

緊接著又是一拳。

明瑪趕緊要上前阻攔,卻被坐在一旁的賀煜一把抓住。

其他尼爾帕,都隻是默默圍觀;K1是他們的神山,不在雪山上說髒話,是對所有登山客的基本要求。

美國人雖然身材高大,但是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大本營,體力根本不是簡寧的對手;他每每掙紮著想翻身,就被簡寧用膝蓋狠狠地頂回去,隻得雙手在空氣中胡亂抓,嘴裏喊著自己錯了。

賀煜看著簡寧的拳力開始變弱,才站起身,從背後抱住簡寧,束住他的雙臂,在他耳邊低聲道:“好了,簡寧,再打下去他就要死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氣,不問這事又梗在胸口。簡寧低頭,在自己手機裏找著什麽,趁著紅燈停車,他把手機遞到賀煜麵前。“你看,這是我,前幾年的紀錄片。”簡寧手機橫著屏正播放著全英文的紀錄片。螢幕裏,身形修長的男青年,一身明黃連體攀山羽絨服,登山帽,護目鏡,氧氣麵罩裝備齊全,臉上不露一點麵板。沒有路繩,他正雙手攀繩,一點點地沿著K1主峰的斷崖下降,雙股安全繩一頭固定他的腰帶上,另一頭直接固定在斷崖邊的岩石上。他的身後,是連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