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16章

    

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第9章賀煜認為,這是自己活到29歲,做出的最離譜的事情。空姐半蹲在自己座位邊,用甜美的嗓音播報著飛機即將落地的訊息。“賀先生,再過50分鐘我們將降落加德機場,預計是下午2點30分左右。我們已經接到通知,您後續將轉乘直升機直接去往達瓦峰大本營,飛機落地後,我們地勤的同事員引導您轉乘。”賀煜微微點頭表示知曉。昨...(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6章

簡寧背靠著賀煜,喘著粗氣,胸口劇烈地起伏著,頻率越來越快,手臂微微發抖,額頭開始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賀煜趕緊站起身來,把簡寧從美國人的身上拉起來,把他拉到旁邊,一手抓住簡寧的小臂,一手捂住他的鼻口,示意他平靜下來。

賀煜的手很大,幾乎籠住了簡寧的半張臉,隻剩下露在外麵的眼睛,疑惑地看著賀煜。

賀煜還是溫柔地說:“你聽我的,跟著我的頻率來呼吸。”

簡寧沒有再多想,便按著賀煜的要求,控製憋著氣,控製著自己的呼吸頻率,賀煜感覺簡寧的手臂不再發抖,纔將自己的手掌從他臉上放開。

賀煜比簡寧高出大半個頭,他微微彎曲膝蓋,與簡寧額頭抵額頭,確認過簡寧把呼吸頻率調整到和自己一致後,便輕聲說:“寶貝啊,在五千米海拔呼吸過度,氧氣攝入過多而中毒,你應該是第一人。”

簡寧一把推開賀煜,揚起刀削般的下顎,冷冷地說:“賀總,別亂喊。”

賀煜又沒忍住,哈哈哈地笑起來,然後一把拉起簡寧的手腕,說:“簡向導,我們去醫務室沖沖你拳手上的血水吧。”

Ben帶著寶峰的隊醫,匆匆趕到美國人身邊,隊醫一番檢查後,她用中文和Ben說:“鼻骨斷了,肋骨應該也是,而且不止一根。”

“現在他是大本營受傷最重的病號了。”女隊醫麵色有點尷尬。

Ben在心裏默默地想,活該。但嘴上還是仁道地說:“不然我把他送下山吧。”

女隊醫回答,這樣最好,然後招呼尼爾帕拿一個擔架來,但是沒人願意幫忙。

最後Ben隻能去找來三個白人,協力把捲毛美國人擡上了直升機。

當美國人在捱打時,不少白人也都看見了,有的甚至拿出手機錄下視訊。隻是沒有人靠近勸架,一是因為這名捲毛美國人做得確實是太過分。二是因為西部八千米級別的雪山是尼尓帕的地盤,白人其實完全不敢惹怒他們。

尼爾帕族是西部高原的原住民,K1南北坡皆有分佈。他們特殊的體質,在高海拔地區行動往來自如;而在他們的傳統文化裏每一座八千米級的雪山,都是尼爾帕的神山,是他們平靜生活的守護神。

當西方人通過沖頂八千米級高山來獲得聲譽與掌聲時,這背後的所有苦工幾乎都是由尼爾帕完成,沒有尼爾帕人,這些西方人根本不可能完成攀登。

南坡尼泊爾山區生活艱辛困苦,幾十年來,大部分尼爾帕都在登山季節從事K1向導與協作工作,每一趟的收入,都是當地一年平均收入的十倍。隨著生活條件的相對改善,大部分尼爾帕青年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漸漸地他們不再對西方人百依百順,他們認為自己不再是扮演奴仆一樣笑眯眯的角色,在攀山這件事上,尼爾帕人是強於西方人的,他們理應得到相應的報酬與尊重。

阿塔便是年輕尼爾帕的一員,他擔負著照顧一整個家庭的經濟重擔,母親年邁,妻子重病,女兒還在讀書。高山向導是唯一可以賺取到改善基本生活費用的工作。所以他當妻子去世後,他便跟著歐洲團隊,輾轉於西部的雪山之間,直到被賀煜從達瓦峰救下。

救人者賀煜此時正和簡寧坐在K1大本營的醫療帳篷裏。

賀煜沒想到的是,自己帶上山的通訊訊號轉換器,變成了簡寧打人視訊快速傳遞的罪魁禍首。尼爾帕門心照不宣地不提這件事,而那些活躍在臉書平臺的白人,則把整個視訊都傳到網上,並且配上了一個話題:#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鬥毆。

賀煜看到的視訊,是阿塔發來的。

阿塔坐在拉魯寶峰的辦公室裏百般無賴,他用手機搜尋K1相關的事實訊息是發現的簡寧打人視訊。他很激動,發了完視訊後,又發了一大段話給賀煜,大概是這些白人就是欠揍,簡寧是他的英雄。

他問賀煜,能不能幫忙想想辦法,讓自己留在寶峰,他很希望可以協助簡寧做事。

賀煜看著阿塔的簡訊,心裏想,早知道這樣,也不用大費周章地把阿塔的母親和女兒接去加德,簡寧人格魅力就可以搞定阿塔。

此時,這位人格魅力爆棚者簡寧,在暴打美國人後,已經調整回自己平日的精神氣;他用酒精沖洗完自己的手掌,發現上麵的血都是美國人的,自己隻是在拳骨處破了一點皮。

簡寧找了把椅子,對著帳篷窗戶坐下,就著窗戶的光線,細細地檢查自己的手掌,生怕哪裏沒有洗幹淨,還殘留著美國人身上的髒東西。

賀煜也搬了把椅子,挨著簡寧身邊坐下,看看簡寧的臉,又看看自己手機裏阿塔發來的視訊,視訊裏,簡寧戴著墨鏡,穿著黑色的沖鋒衣,騎在美國人身上,一拳拳地往他臉上砸去,烏黑的頭發隨著他的動作飄揚,好萊塢動作片一樣英姿颯爽。

臉書的話題沒有起好,賀煜覺得這不是鬥毆,是單方麵的捱打。

賀煜又看看身邊的人,臉色大理石般蒼白,濃眉深眸,下顎線完美,下午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簡寧臉上,臉頰上細軟的絨毛都鍍上了一層金光。

“看什麽?”簡寧被賀煜看煩了,不客氣地地問了一句。

賀煜把手機舉到他麵前,說:“看你。”

簡寧讓賀煜別鬆手,就這麽擡著,自己甩著手上的酒精,把自己打人的視訊反複看了幾遍。

“別看了,手機支架酸了。”賀煜收回手機,放到褲兜裏,然後抓過簡寧的手,開始檢查有沒有因為打架受傷,他隨口問“看自己打人的視訊感覺如何?”

“幸虧是戴了墨鏡,不然以後估計沒人敢找寶峰做向導了。”簡寧回答。

賀煜一時無語,他提醒簡寧:“邊上圍著一圈尼爾帕,都是你們寶峰的統一製服。都在默默助威呢。”

“沒事,今年登山季都過去了。”簡寧從賀煜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說:“明年登山季之前,我再找個贊助商,把寶峰的製服全換了。白人上了五千海拔就容易暈,應該不會注意的。”

“我們簡向導怎麽這麽聰明。”賀煜哭笑不得,但是馬上發現這是個不錯的想法。

賀煜手一伸,搭在簡寧背上,說:“簡向導,你好。贊助商就在你眼前,賀總我明天就開始給你們寶峰開始量身定製羽絨服,羽絨褲,抓絨,連登山靴都贊助。簡向導喜歡什麽顏色?我們現在就開始選。”

簡寧抓起賀煜的手,放回他的大腿,說:“賀總,你又有什麽事?”

“我們的簡向導確實是聰明。”賀煜看著簡寧,眉眼彎彎:“我想,讓阿塔跟著你做事情,怎麽樣?”

“為什麽?”簡寧警惕起來。

“他體質和你一樣彪悍,技術你就帶一帶,我看很快就可以和你並駕齊驅。”賀煜一臉放鬆。

“那我要失業了。”簡寧說。

賀煜心想,失業最好,失業了就不用整天往山上跑,長命百歲最好。但是他還是一本正經地回答:“破壞路繩的事情不是還沒解決嘛,你帶著他,總是可以用得上的。”

“路繩的事情現在也是麻煩。”簡寧背靠在椅子上,臉色又暗下來:“和我們競速的那個歐洲團隊,估計這次全部都是要拖下山去。”

賀煜學著明瑪的樣子訓斥他:“別總是胡說八道。”

“事實而已,怎麽是胡說呢。”簡寧辯解道,然後陷入沉思。

“路繩的事情,我自有辦法”賀煜打斷他的思路,回到上一個問題:“阿塔跟著你行不行,他的資質我看是真的不錯。”

“也是,你讓他來拉魯找我吧。”簡寧這次回答爽快:“我也很久沒有遇到他這種資質的尼爾帕。”

賀煜餘光瞄了身邊的人一眼,簡寧又開始在檢查自己的手,用紗布蘸著酒精,用力地把留在指縫的一小點血漬擦幹淨。

“你幾歲啊,簡向導,很久沒遇到是多久?”賀煜試探著問簡寧。

“我馬上二十六,阿塔應該比我小。”簡寧擡頭看賀煜,想了想說“我也就比你小三歲。”

“你怎麽知道我幾歲?”賀煜有點奇怪。

簡寧站起身來,麵對著賀煜,眼神迷離,他將自己的手按在賀煜胸口,然後模仿賀煜低沉的聲線,說“我叫賀煜,我二十九歲。”

下午的太陽透過窗洞,斜照進帳篷,簡寧背對著帳篷的視窗,整個人逆著光,陽光將他鍍了一層金邊,一向蒼白的臉色,也帶上些暖意。

賀煜看著眼前簡寧漂亮的臉,與腦海裏C3營地帳燈下帶著暖意的輪廓逐漸重合,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扣住簡寧的後腦勺,把他拉向自己,然後深深地吻了下去。

簡寧的手還抵在賀煜胸口,他掙紮地想要脫身,賀煜將他的雙手緊緊地扣在自己胸前,一時間兩人氣息交錯,帶著簡寧手掌上酒精的香氣,時空交錯般,彷彿回到五月北池月光下的小屋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便又躺回床上,把被子往頭上一蒙,不打算再理賀煜。賀煜也沒有要走的樣子,他拖了一把椅子,靜靜地坐在簡寧床邊。他第一次進簡寧在拉魯的房間,房間佈置得很簡單,傳統的尼爾帕暖木色,床頭鋪著鮮豔的編織地毯,床的另一邊,是書架和書桌,架子上擺著一些獎杯,賀煜看了下,都是一些青少年的滑雪比賽獎杯。房間朝南,窗外便是一片小樹林。過了半個小時,簡寧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盯著賀煜,他有點生氣。“賀煜,你到底想怎麽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