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17章

    

找人安排,讓賀煜自己回酒店,自己的房間就在賀煜樓下的套間。賀煜目送李嘉霆離開後,聯絡上弟弟賀正遠,讓他準備下,過幾日便來加德熟悉專案,末了他補充了句:“幫我查下李嘉霆飛來加德的機票,是什麽時候訂的。”半天後,賀煜收到李嘉霆的訊息,說直播辦在K1北坡山腳下的朗哈村,時間定在後天傍晚。“怎麽選了這麽個偏僻的地方?”賀煜躺在客房沙發上,問MAY。MAY從賀煜主臥走出來,抱了一堆要換洗的衣服,問賀煜:“什...(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7章

賀煜的吻炙熱又蠻不講理,帶著他獨有厚重氣息,不同於在北池時的試探與挑逗;簡寧瞬時被淹沒在鋪天蓋地的熱情裏,一時忘了回應。

之後他雙臂顫抖著發力,用力一抵,拉開與賀煜的距離。

賀煜鬆開簡寧,手順著後頸,一路滑落在他的後腰上。

簡寧馬上又後退一步,站起身子完全與賀煜分開,穩住氣息,開口道:

“賀總,這不合適。”

賀煜坐在椅子上,手肘撐著自己的大腿,身子前探,仰著頭看簡寧。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話攤開說更省事。”簡寧麵對著賀煜,雙手藏在背後,用指甲掐著自己的虎口,強迫自己恢複平日慣用的冰冷的語氣:“之前北池的事,我很抱歉讓賀總有點誤解,那晚喝得有點上頭,你就權當是一夜荒唐吧。”

賀煜把視線還是停留在簡寧臉上,揶揄道:“簡向導現在清醒了?”

“賀總難道還在糊塗嗎?”簡寧鬆開手指,雙手交叉抱於胸前,看著賀煜繼續說:“且不說你作為賀氏長子應承擔的責任;拉魯和濱城相距幾千公裏,就是PAO友,也不值得這麽千裏迢迢吧。”

賀煜跟平時一樣哈哈地笑起來,盯著簡寧:“簡向導說得不錯。”

“我在C3救你一命的事,那碗炒飯基本也算是可以抵消了。”簡寧垂下眼簾,迴避賀煜的眼神,接著補充。

賀煜坐直身子,二郎腿一翹,將自己身子舒展開:“簡向導算得挺清楚,那我們有緣再續。”

“賀總,怎麽沒喝酒就在犯糊塗,拉魯和濱城海拔還差三千多米,怎麽個有緣。”見賀煜還在笑,簡寧搖搖頭,一臉惋惜。

賀煜剛想開口接著調侃,卻被簡寧打斷。

“明瑪有事要找我。”簡寧看了眼手機,隨便丟下一句話,走了。

窗外的日光,還是和先前一樣斜照入室內,隻是臨近傍晚,沒有了午後炙熱的溫度。

簡寧已經不見蹤影。

賀煜獨自一個人待在醫務室,手指頭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突然覺得有些許寒意,他給MAY打了個電話:“MAY姐,接我回加德吧。”

來接賀煜的直升機很快就到達K1大本營,明瑪帶著一衆尼爾帕送在營地空曠處與他道別。

“簡寧呢?”明瑪四下環顧,沒見著人影。

“你有事找他?”賀煜問。

“沒有,我以為你們下午都待一起呢。”明瑪掏出手機要給簡寧打電話:“怎麽也得出來送下。”

“沒事的,你們來就夠了。”賀煜客氣地說:“後續的協助MAY會和你們聯係,你們在這裏自己要多加小心。”

“賀總客氣,剩下的我們自己都可以處理。”明瑪揮了揮手,與賀煜告別。

直升機帶著機械轟鳴盤旋上升,在雪山間畫了條漂亮的弧線,迎著即將落下的紅日,往加德飛去。

賀煜一回到加德,便忙得連環轉,會議一個接著一個。

李嘉霆在宣傳派對結束後,飛回濱城,在回程的飛機上他給賀煜發了條微信。

【這地方太窮,沒啥發展空間,還帶地震的,我先回濱城了,你保重。】

弟弟賀正遠在兩天前抵達加德,他開始跟著賀煜熟悉業務。每天看著支出預算愁眉苦臉;專案是真的難做,基站若是完全布點到位,就一定得貼資,勉強持平都困難。

賀煜交代賀正遠,這些東西技術簡單,該到位的就要完全落實,就當是在西部留條路吧,哪天能派上用場也說不準。

賀正遠聽懂大哥的意思,有事沒事就往上級部門彙報工作進展,也算是盡心盡力。

有天,賀煜抽空去醫院探望何梓琪。她雙腿粉碎性骨折,不便移動,在加德醫院做了手術,正躺在床上養著,

何梓琪見到賀煜時,一臉愧疚:“煜總,我是不是就不該去爬這個山?”

“如果不是我堅持要走捷徑,那丹普頭領也不需要重新佈置新路繩,那也不會有後麵這麽多事。”何梓琪喃喃道:“有些時候,錢真的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賀煜沒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為什麽一定要去爬這個山?”

何梓琪回答:“因為山就在那裏。”

賀煜聽完她的回答,想起來這個姑娘腦迴路異於常人,雙腿已經植入一排鈦板了還能用記得用馬洛裏的名言來回答問題。

果然,三分鐘後,何梓其開始發誓,說等自己雙腿養好後,還要再去找寶峰,這次她一定要沖頂K1。

“簡向導是又帥技術又好,下次我還是要請他,可以先完成達瓦峰沖頂,再去K1。”何梓琪開始規劃:“煜總,你和簡寧關係蠻不錯吧,有沒有照片啊,發一張給我,我要發朋友圈。”

賀煜見她沒有要為難寶峰的意思,隨便應和幾句,便離開醫院。

賀煜這才注意,自己還沒有和簡寧合照過。在達瓦峰時,出發時有團隊大合照,登頂時有和明瑪,木貢的紀念照,可惜這些時候,簡寧都不在場。

回到酒店,賀煜開啟寶峰的官網,官網已經改成一片素色,丹普的黑白照片在首頁對著自己微笑。主頁的首條訊息是丹普的訃告,賀煜看了下葬禮時間,已經是三天前的事情。寶峰沒有通知他參加。

賀煜瀏覽了一遍網站,在“我們的向導”一欄裏找到簡寧的相關介紹,他排在首位,卻和其他人不同,並沒有照片,隻有寥寥幾行字,記錄了他登頂八千米級別雪山的次數,還有長期擔任西部測繪局修路前鋒隊長的職務。

那幾行字賀煜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然後他移動鼠標,點下右上角的小叉。

賀煜不知道自己是還在期待什麽,索性快刀斬亂麻,交代MAY,定三天後回濱城的機票;賀正遠已經可以獨立管理西部的各項業務,濱城實驗室板塊也要有人盯著,該是回去陪董事會老頭們折騰了。

MAY辦事一向利索,賀煜才吩咐完,十分鐘後便出現在賀煜麵前,開始與賀煜複核離開時的行程安排,要與相關單位有個送行宴,然後上級也要應酬。

MAY同時還送來了一份銀行流水。K1南坡的管理不比加德,MAY按照賀煜的要求,讓人弄來了歐洲團隊在當地的資金進出明細。

“我們查了幾個賬戶,與他們有業務關聯的隻有葉二,沒有其他公司還有業務往來。”MAY彙報到。

賀煜細細查閱了流水,眉頭緊皺:“怎麽沒有何梓其對家的進賬,那個女的也是大陸人,這份賬單不全,肯定還有其他賬戶,你聯係下何梓其,讓她幫忙查下。”

“然後你再問問何梓其,是不是她告訴李嘉霆我人在加德這件事,怎麽李氏傳媒和招商局的合作協議還沒簽,他就已經訂好了來加德的機票?”

MAY回答:“你喝多了飛到加德這件事,何梓其根本不知道,她怎麽去告訴李嘉霆。”

“那是我記錯了。”賀煜若有所思。

和相關單位告別宴安排在第二天的晚上,各路人馬在包廂聚齊後,有人舉著白酒杯對賀煜說:“賀總,多留兩天,有件事要拜托。”

賀煜一口氣幹掉自己杯中的酒,說:“什麽事情盡管說,不用客氣。”

對方把事情說了一遍、

加德的經濟除了農業,大部分來自旅遊業,除了攀山,還有各種環繞雪山的徒步活動。原本一直都是大熱的專案,但是前陣子地震,部分遊客被困在山裏頭好幾天,因為沒有對外的通訊設施,找起來非常麻煩,遊客出行的信心大減。

所以幾個部門聯合起來,打算撥款一筆資金用於幾個熱門地點的基礎通訊佈置,可能的話最好能把5G都鋪上。但是山區地形複雜,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投入,賀氏的西部子公司已經有一點基礎工作了,看是不是可以協助完成前期的可研報告。

然後對方不太好意思地說,因為專案也沒開始啓動,前期賀氏隻能義務勞動,但是可以作為後期投標的加分項。

賀煜聽完,問:“熱門地點不會是包括達瓦峰,郎哈村這些地方吧?”

“對,如果可能,K1北坡都給他布上。”對方又給賀煜敬了杯酒:“不過賀總不用擔心,複雜地形布點,我們會有專業的團隊和你們配合,他們測繪部門專業得很。”

“那沒問題,我就再多留陣子便是了。”賀煜又是一口喝光杯中的白酒,爽快地回答。

隔天,賀煜按時到達相關單位大樓,他穿著燙得筆挺的白襯衫,整齊地束在黑色西褲裏,氣宇軒昂;前臺女科員紅著臉把他引進了會議室。

會議室裏領導都已經就位;見到賀煜進來,一名圓臉中年男人站起身來熱情地與他握手,並自我介紹是這裏的王秘書。

賀煜與王秘書禮節性地握手致意,然後王秘書指了指坐在自己旁邊的人,繼續介紹道:

“這位是我們測繪的前鋒隊長,簡寧。”

簡寧隨著王秘書的介紹起身,麵無表情地伸出右手,說:“你好,賀總。”

賀煜緊緊握住簡寧伸出的手,笑道:

“簡向導,我們真是有緣。”

--------------------------------------------------------------------------------------------------------

注:喬治·馬洛裏(1886年6月18日-1924年6月8日),英國探險家,在嘗試攀登珠穆朗瑪峰途中喪生。他在被問及為何想要攀登珠穆朗瑪峰時回答說,“因為它就在那兒。”(“Because its there!”)成為人們至今經常引用的名言。(來自百度)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事我也愧疚,你們兩個這次在專案裏和他有合作,他有沒有說什麽?”“專案裏沒提到,但是他還在找他父母的遺體。”賀煜還是一臉淡定。賀正遠不敢說話,但時不時瞄自己大哥兩眼,心服口服,都把簡向導帶回家了,還在這裏演不熟。而賀正文現在看大哥的眼神已經不單單是同情,甚至帶著一絲憐憫,劈腿和上一輩的失誤BUFF疊加,換誰都隻能是個死局。“媽,你見過簡向導本人嗎?”賀正文突然插了一句。霍玲頓了下,回答:“小時候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