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章

    

幹掉葉家老二葉挺文。”李家控製著一個龐大的新媒體集團,李嘉霆對付網路輿論自有一套,賀煜將信將疑地刷起頭條熱搜,下拉更新,幾分鐘後,一條新熱搜躍入眼簾:熱一:#葉挺文跨過傷者見死不救#,後麵還帶著個“熱”的紅色小圖標。點開一看,內容是一段幾十秒的視訊:達瓦峰山脊雪厚陡峭,葉氏團隊三十多個人排著隊沿著路繩緩緩前進,每個人都擡腳跨過一個橫躺在路上的人往前走,未給予施救;葉挺文邁過時,躺著的人甚至擡手拉了...(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章

十分鐘後,賀煜開始慢慢恢複意識。

他發現自己依舊躺在雙人帳篷裏,腳底開始有細密的暖流往上蔓延開來,冰涼的氧氣通過麵罩漫入鼻腔,大腦逐漸清明。

賀煜看向自己身邊坐的人,那不是自己的發小李嘉霆,是個沒見過的年輕人,膚色蒼白,高眉深眸,漂亮得過分;標準的攀登前鋒打扮,整齊伶俐,與淩亂的帳篷格格不入。

他嘴角有個傷口,尚未結痂,一看就是剛受的傷,像被小動物咬過似的。

隻是八千米多的海拔,連隻蟲子都活不下來,哪來的動物咬人。

“你是?”賀煜拉下氧氣麵罩,虛聲問道。

賀煜已經在八千米沖刺營地呆了三天,其中兩天啃幹糧,第三天缺氧吃不下。

他麵色黑黃,高挺的鼻翼兩側被氧氣罩勒出深深的壓痕,鬍子拉碴,唇還沾著點血色。

簡寧瞥了賀煜一眼,一言不發。

他隻覺得嫌棄。

明瑪通知自己上到C4營地時,隻說客戶因為在八千米為了救不知名的向導,耽誤了競速回撤時間,缺氧命懸一線,怎知這個人缺氧混亂時是這個德行,伸手是直接抱著人胡來。

簡寧往後坐了坐,拉開和賀煜的距離,然後開啟肩上的對講機,說道:“明瑪,我是簡寧,客戶已脫險。”

賀煜聽到這個名字,隻覺得大腿生疼,腦海裏突然畫麵交錯。

應急針劑,紅佛珠……

賀煜摸了把自己的嘴唇,一看手心,果然是帶著點血跡。

這確實有點尷尬。

“剛剛,有點混亂,不好意思。”賀煜擡手指了下自己的嘴角,望向簡寧。

但簡寧彷彿自己不存在似的,不給一點眼神,麵無波瀾地起身離開了雙人帳篷。

帳內隻剩風雪的呼嘯聲,營燈隨著簡寧離開晃動不止。

明瑪接替簡寧守在賀煜身邊,觀察恢複情況,為了讓他保持清醒,明瑪一邊與賀煜攀談著。

明瑪是尼爾帕人,他們生活在高海拔山區,體質適應缺氧環境,就天生是做高山向導的料。

他說,簡寧是自己弟弟,按賀煜的要求,臨時調派來協助競速。

賀煜看了眼明瑪,長相與簡寧截然相反,身形敦實魁梧,膚色黝黑,方臉,單眼皮。

“親弟弟?”賀煜忍不住問道,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問題有點魯莽。

明瑪笑著解釋,不是;簡寧十三歲時父母在K1巴鬆峰失蹤,尼爾帕便把他當親弟弟帶著長大,這孩子天生就是攀山高手,體質,判斷,平衡都超出常人一大截;風雪轉弱後,他會帶賀煜走捷徑,直接到達C2營地;葉氏被暴雪困在C3,還有機會趕超,不用太擔心。

聽著明瑪的話,賀煜又看見簡寧的臉在眼前晃動,鍍著層金光,溫和地看著自己,令人心生平靜。

淩晨三點,氣溫零下21度。

賀煜與明瑪走出帳篷,賀煜頭痛稍有緩解,但幹咳不止,他弓著背,拄著冰鎬,步履緩慢地往C4營地邊緣前進。

賀煜第一次在雪山上見到滿月。

月光落在新雪上,映出一片銀白,反射出鑽石般細碎的微光。

賀煜直起身擡頭,看見梯繩起點有個人背對著自己,正用強光電筒檢視一條斷掉的路繩,這人薄腰長腿,穿著厚重的連體羽絨服都顯得高挑挺拔。

山脈延綿無邊,雲霧湧動中雪峰若隱若現,風帶起雪地上的冰晶,在他身周氤氳成煙。

“簡寧?”賀煜脫口而出。

簡寧回過頭,看向自己。

他沒有佩戴呼吸麵罩,月光為他漂亮的輪廓罩上了一圈銀色的光暈,骨相完美,蒼白幹淨,頭發稍長帶著微卷,順著後頸軟軟的貼在鋒利的下顎線上。

賀煜盯著簡寧殷紅的薄唇,上麵留著自己瀕死混亂時咬出的傷口。

賀煜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這聲音愈發明顯,最終蓋過了氧氣麵罩換氣的喘息,吞沒了所有的感官。

簡寧向來不愛被人注視。

但對方偏偏是重要客戶,缺著氧,腦子不太清醒;自己也不好發作。

他隻得拉起保暖麵罩,遮住半張臉,企圖隔開賀煜的視線。

隻是效果好像不那麽明顯。

“人到齊就出發吧。”簡寧選擇認命,他伸手指了下賀煜:“賀煜,你必須緊跟我。”

賀煜眯起眼看著簡寧,他在等待解釋。

簡寧又把保暖麵罩往上拉了點,一直蓋到下眼瞼,想想又把帽子往下壓了壓,最後,隻剩一對眼珠子露在外麵。

“你的備用氧氣是被人故意放空的,我檢查了空瓶,每個瓶口的冰晶形狀,都是順著急速氣流的方向凝結,並沒有接過氧氣管。”簡寧語氣平直,不帶一點情緒。

“知道了。”賀煜麵色嚴肅了下來:“和我一起的李嘉霆呢?”

“他由木貢向導陪護,稍後下山。你先出發山,我每次隻能帶一個人。”簡寧轉身開始拉起路繩下行,他側身低頭,瞄了眼賀煜,又強調了一遍:“記得緊跟我。”

夜色幽暗,極寒。

三人亮著的頭燈,像一條光織帶,嵌在泛著深藍幽光的冰壁上蜿蜒下行。

簡寧帶著賀煜,選擇從最陡峭的冰壁垂降下行。

他確實是寶峰最強的向導,很快幾近垂著冰壁便被甩在身後,隻剩坡度稍緩的徒步路程。

就算是緩坡,賀煜也前進得艱難,咳嗽完全止不住,五髒六腑都已經被震成碎末,隨時都要從口中沖出。

簡寧站直身子,看著自己上方賀煜弓著背,不停地咳著,渾身顫抖。

突然凍雪崩裂,賀煜腳下一滑,人掛在路繩上,前胸貼著冰壁,沖著簡寧滑了下來。

簡寧來不及躲閃,和賀煜兩個人卷一起,在明瑪驚恐的叫喊聲中,揚起一片雪屑,往山下滾去。

賀煜身材高大,壓得簡寧翻不了身,情急之中,簡寧一手勾住賀煜脖子,另一隻手迅速抽出冰鎬,反手一揮,冰鎬插入冰層中。

冰壁被切出一道深溝,兩人緩緩地停止滑墜。

賀煜整個人壓在簡寧身上,低頭時,氧氣麵罩砸在簡寧嘴唇的傷口上,簡寧“嘶——”地深吸氣。

他急急支起半身,取下氧氣麵罩,喘著粗氣問:“你沒事吧?”

簡寧一手抓著冰鎬,一手抵住賀煜胸口,膝蓋發力頂了下賀煜:“你先起來。”

賀煜這才反應過來,翻身從簡寧的身上下來,貼著他坐下。

簡寧也坐起來,理順打結的安全繩後,轉過頭,冷冷地看著賀煜說:“下次再咳,抓緊路繩。”

羊絨防寒麵罩下,簡寧隻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睛,麵罩邊緣細小的絨毛帶著雪霜,貼著眼簾。

簡寧眼睛被雪霜凍得難受,用力地眨眨眼。

黑暗裏,賀煜垂眼便能看清簡寧的睫毛,他的所有注意被簡寧的睫毛上霜花吸引,霜花沖著自己眨了一眨,在光照下折射出細微亮光,賀煜心髒一緊,心口又是被什麽堵住一般,止不住又咳了起來。

簡寧聽著賀煜咳得人都要炸開似的,擡手摸索著把賀煜的氧氣閥稍微調大,靜靜地坐在黑暗中,聽著他嘶啞的喘息。

等明瑪從後麵趕上,兩人起身繼續回撤。

賀煜發現自己就是到處撿人的命。

路程過半,他又遇到個人獨自癱軟地靠在路邊,氣息微弱。

賀煜立刻喊停了明瑪,問他要不要去看看。

明瑪摘下自己的氧氣麵罩,提醒道:“賀煜,你八千米撿一個,現在七千米又撿一個,估計你要趕來不及超過葉氏。”

賀煜大半張臉被氧氣麵罩蓋著,看不出表情,隻聽到他邊咳邊說:“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明瑪示意簡寧:“簡寧,你去。”

簡寧這些年都在救援一線,經驗豐富,處理老練,但他站不動。

明瑪隻得又喊了一遍:“簡寧啊。”

簡寧這才靠近登山者,開始檢查。

癱路邊的是個女登山者,身形瘦小,因低估用氧量,半途氧氣耗盡,體力透支,無力再前進。他的高山向導把她安置在路邊,自己加速往C2營地取補給氧氣。

“缺氧,看命。”簡寧檢視後,語氣冷淡。

然後,賀煜弓著背拄著冰鎬看嚮明瑪,明瑪摸了摸頭,轉身看向簡寧。

簡寧站得筆直。

他指著賀煜:“我身上已經掛了人,少一瓶氧氣,雇主回大本營都有風險,他肺水腫得厲害。”

那個被“掛在身上”的人瞬間挺直腰板:“咳——”

一股粉色的液體從賀煜的口腔沖出,他不得不又跟蝦米般蜷起。

明瑪趕緊替他卸下氧氣麵罩清理,嘴裏唸叨:“遭罪啊,你還是趕緊下山到低海拔去。”

賀煜陷入沉默,競速和救人,難兩全。

他最終打破沉默,走近簡寧,伸手摟住他的肩,俯身悄聲問簡寧:“直升機最高能上到多少?”。

“6500米,C2營地再往上點。”簡寧比賀煜矮半個頭,賀煜說話時,嘴唇剛好貼近自己的耳廓。

簡寧又感覺耳廓一陣溫熱,賀煜的嗓音低沉:“讓一部分氧氣給她,直升機從C2營地直接送去拉魯。”

“你肺水腫,再缺氧撐不到大本營。剛咳出的粉紅色痰液是血。”簡寧開始不耐煩,轉身要走,但賀煜扣住自己的肩,不鬆手。

“我的意思是讓直升機連我一起送。”賀煜說。

簡寧猛擡頭,瞪著賀煜:“你的意思是要放棄比賽?”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但我聽著你和那孩子挺熟的樣子,還是先和你說了吧。”霍玲站起身來,拿著暖壺倒了杯水,捧在掌中,像是給自己鼓氣似的,然後開口:“那姓簡的孩子並不是楊教授的血親,他的母親是楊教授的學生,也就是我的學妹;在K1基站布點測試時,和丈夫雙雙失蹤。孩子成了孤兒,楊教授便接來養身邊當孫子養了幾年。”“他父母在K1失蹤,我知道的。”賀煜問翻了個身,看著窗外的雪山,“我也猜到他多少賀楊教授有點關係,但是沒想到還算是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