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0章

    

靜生活的守護神。當西方人通過沖頂八千米級高山來獲得聲譽與掌聲時,這背後的所有苦工幾乎都是由尼爾帕完成,沒有尼爾帕人,這些西方人根本不可能完成攀登。南坡尼泊爾山區生活艱辛困苦,幾十年來,大部分尼爾帕都在登山季節從事K1向導與協作工作,每一趟的收入,都是當地一年平均收入的十倍。隨著生活條件的相對改善,大部分尼爾帕青年接受到良好的教育,漸漸地他們不再對西方人百依百順,他們認為自己不再是扮演奴仆一樣笑眯眯...(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0章

沒等門童迎上來,賀煜便開啟副駕駛室門,等簡寧下車。

簡寧低著頭,在工具箱裏找東西。

賀煜問:“找什麽呢?墨鏡嗎?不然先用我的?”

簡寧腫著眼睛,瞄了賀煜一眼,從工具箱掏出一包濕紙巾,把臉上的淚痕擦幹淨,大大方方地下了車。

才下車,簡寧又返回車內,從後視鏡後的小匣子裏,掏出一張房卡,握在手中。

“你要不要墨鏡?”賀煜又問他。

簡寧沒說話,隻是搖搖頭。

門童一路小跑到車邊,熱情地喊:“簡寧哥,你來啦。”

簡寧就這麽腫著眼睛,沖著門童笑了笑。

賀煜心想,完了。

“簡寧哥,你的眼睛又雪盲了嗎?”門童關心道:“一會兒我們服務部給你送眼藥水啊。”

門童從賀煜手中接過鑰匙,萬分積極地泊車去了。

簡寧這時候才又帶著厚重的鼻音對賀煜說:“隻要我不說話就行,我們直接進房間。”

賀煜差點笑出聲來,憋著氣跟在簡寧後麵,直接進了酒店電梯。

客房是個小套間,原木風格的裝修;起居室有沙發,書桌,吧臺,還帶著個小陽臺,正對著拉魯湖;臥室就隻有一張KING SIZE的大床。

簡寧一進房間,就躲到浴室洗澡,把賀煜一個人晾在起居室。

賀煜出客廳,在陽臺抽了根煙,給MAY發了條微信:

【MAY姐,找下路虎車行,紅色的攬勝有沒有現貨,調一臺來加德,要大紅的。】

【收到。】MAY秒回。

賀煜抽完一支煙,簡寧還沒從浴室出來,他便開始開啟電腦,修改可研報告。

然後一顆濕答答的腦袋,就出現在電腦螢幕前,簡寧伸出手指頭,指著賀煜剛擺到區域圖上的小電線塔說:“這個位置不對。”

賀煜側過臉,看到簡寧穿著套淺藍色的棉質睡衣,半撐在書桌上,貼著電腦螢幕,看著區域圖。

睡衣寬大鬆鬆垮垮貼著他的肩胛骨,領口低垂,隱約能看到簡寧白皙的麵板。

賀煜頓時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沖到腦子裏,他穩住自己的語調,說:“哪裏合適?”

簡寧還是盯著螢幕,手撐著書桌,另一手從賀煜手上摸過鼠標,在區域圖上一點:“這個位置,這裏平緩容易上,剛剛那個點雖然距離短,但是坡度太大,反而麻煩。”

簡寧冰涼的指腹劃過自己的手背,賀煜感覺觸電般,從手背一直酥麻到尾骨。

賀煜發現簡寧越湊越近,鼻尖都快貼到螢幕,他一把拉過簡寧,轉過來對著自己,盯著他的眼睛問:“你眼睛怎麽了?”

簡寧說:“沒事,每次腫起來都這樣,消腫就好了,醫生說是雪盲症惹的。一會兒客房會給我送眼藥水。”

賀煜看著簡寧略微失焦的瞳孔,心裏說不出是什麽滋味,不做向導也沒什麽不好。

“你長期住這個酒店?”賀煜鬆開簡寧,問道。

“怎麽可能,隻是最近在和明瑪吵架,暫時搬出來。”簡寧走到吧臺給自己倒了杯水,然後把通往陽臺的落地窗開啟一條縫,站在門邊,抽起煙來。

“我倒是想定標間的,便宜些。但是沒有陽臺,他們不讓我在房間抽煙。”晚風從窗縫裏吹了進來,簡寧打了個寒戰,狠狠地抽了幾口煙。

賀煜合上電腦,走上前,在涼風中,從背後把簡寧攏在懷裏,就著他的手,抽了一口煙,然後再緩緩把煙氣往簡寧鎖骨處一吹。

簡寧稍稍縮了一下肩,笑著罵了句:“別鬧。”

“我從來都不和我的簡向導胡鬧。”

賀煜俯下身,往簡寧白皙的頸部吻了下去。

簡寧微微地哼了一聲。

似夜空中綻放出的誘人花火。

賀煜收緊雙臂,半推著簡寧往臥室倒去,兩人一起墜入無限的柔軟。

賀煜的唇點過簡寧的眼瞼,掠過鼻尖,最後迷失在柔軟的在他柔軟的雙唇間;

再往下,賀煜臉頰貼著簡寧的頸窩,脫口而出道:“寶貝,跟我回濱城。”

賀煜感到身下的人稍稍一僵,簡寧雙手撫過自己的耳廓,他說:“賀總,總是不知滿足。”

賀煜擡起頭,看到簡寧正看著自己,眼神迷離。

“我做得不夠好?”賀煜笑著問,吻上簡寧的下顎。

“你值得更好。”簡寧閉上眼睛,手開始漸漸放鬆。

“那還有誰?”賀煜又問。

“讓我幫你想想,就選妃唄。”簡寧一本正經。

等了幾秒,賀煜聽見簡寧連呼吸聲都放鬆了,起身一看,他竟然睡著了。

賀煜確認這是自己人生路上最大的滑鐵盧,悻悻起身,進了浴室。

再之後,他抱起枕頭被子,在客廳沙發躺下,手機螢幕在黑暗中亮了一下,是MAY的回訊。

【大陸隻有一臺大紅攬勝,湊巧晚上剛到加德,還沒上牌,是當地的客戶定的,已經付了全款。】

〖和對方商量下,看能不能先讓給我,加價。〗

【新車主是何梓其。】

〖直接把車開到拉魯俱樂部酒店,車鑰匙讓人記在簡寧房間。〗

賀煜想,老天都被我的誠意打動。

簡寧睡醒時,已經是日上三竿。

賀煜在起居室視訊會議,專案書已經完整提交,在與專家做最後一場評審會。

簡寧從臥室一探頭,竟然看到木貢正坐在沙發上,橫著手機屏打遊戲。

木貢見簡寧起床,抱了疊衣服塞給他,說是剛洗幹淨的,酒店洗衣房估計你也要嫌棄,還是自家洗得放心。

接著木貢又說,明瑪說昨天和賀總沒有吃上飯,怪不好意思的,讓賀總今天到家裏吃飯,賀總已經答應,說開完會,等你起床就去。

交代完,木貢就急匆匆離開酒店,說是要回去開黑,登山季已經完全結束,難得放鬆。

賀煜忙完,看到簡寧已經洗漱整齊,換了套幹淨的衣服,正倚著欄杆陽臺抽煙。他把下巴壓在簡寧肩上,一股洗衣粉的香:“這衣服洗得真香,你和他們吵什麽呢?”

“就是留不留在寶峰唄。”簡寧抽了口煙。

“我發現你煙癮不小。”賀煜拿掉簡寧手中的煙,低頭吻了他。

簡寧給了他帶著煙草味的溫柔回應。

賀煜心裏又炸開了花,他蹭蹭簡寧的側頸,又問了一遍:“管他留不留在寶峰,先跟我回濱城唄。”

“協助你選妃嗎。”簡寧問:“賀總體力能行嗎?”

賀煜又看到他鼓鼓的臥蠶。

“睡著的人是你,不是我。”賀煜提起昨日的滑鐵盧。

簡寧的臥蠶鼓得更明顯了,他笑道:“那需要反省的人不更該是賀總嗎?”

賀煜無言以對,隻得岔開話題:“說認真的,科研報告做完成,馬上就是準備投標,我得回濱城,西部公司做不了這麽大體量的投標。”

“然後呢?”簡寧開始穿鞋,準備回家吃飯。

“然後你一個人在這裏我不放心。”賀煜跟在簡寧後,也開始穿鞋。

兩人一前一後地往電梯廳走。

“怕我想不開跳湖嗎?”簡寧在電梯裏問:“我還不至於這麽想不開。”

“這是誰的?”賀煜抓起衣角,讓簡寧看昨天哭完他抹在上麵的痕跡。

簡寧馬上板起個臉,也不等賀煜,出了電梯廳,徑直走出酒店。

酒店門口停著兩臺車。

一臺是大紅色的路虎攬勝,另一臺還是大紅色的路虎攬勝,隻是比簡寧的稍大一個尺寸,全新,臨牌的紙片斜斜地貼在擋風玻璃上。

門童見了簡寧很開心,塞了兩把車鑰匙給他,問簡寧是不是要換新車啦,還說簡寧今天眼睛腫都消了,看來酒店的眼藥水挺管用。

簡寧轉身問賀煜:“這是什麽?”

賀煜手插著褲兜,笑道:“送你的。”

“你是言情小說看多了嗎?不油膩?”簡寧匪夷所思。

“有人開直升機給你送蛋糕,還有人給你送車,那我也送個車,你怎麽就這麽別扭了呢?”賀煜也不高興。

“一塊蛋糕纔多少錢?”簡寧反問他。

“你這臺車百萬打底要的吧?你怎麽就收了。”賀煜不服氣:“所以我怎麽放心回濱城。”

“賀煜你TM腦子有病吧,這車是我媽留給我的。”簡寧把鑰匙丟回給賀煜,罵了幾句,開上自己的車,走了。

明瑪看著院子裏開進兩臺紅色的路虎,一前一後,一小一大,簡寧先下車,黑著臉往屋裏;賀煜緊接著從後麵那臺車下來,一直扯簡寧的胳膊,但是被簡寧一把甩開。

明瑪看得樂嗬,回頭交代木貢,可以開飯了,記得把簡寧的位置和賀煜安排在一起。

中午在家吃火鍋,大家圍成一圈,熱鬧得很。冬季是尼爾帕們每年少有輕鬆日子,大雪封山,一直等到2月才會開始整理新一季的登山報名資料。

賀煜很喜歡尼爾帕們聚在一起的感覺,比自己家董事會那群親戚強多了。

明瑪也不提簡寧還呆不呆寶峰的事,隻是問他冬天要怎麽打算,如果要一直住酒店,寶峰就去和酒店談一個協議價。

“他不住酒店,過兩天就跟我回濱城。”賀煜從火鍋裏撈了一雞肉,最大的那塊,一點都不生分。

木貢聽了很激動:“是嗎?簡寧哥,那我也去,我還沒見過海呢。”

簡寧看著木貢雀躍的表情,狠狠地咬了口香菇,回答:

“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勤用品整理打包,歸位;以備後續測繪隊上來繼續使用。最後,簡寧開啟一張防水布,固定在打包好的物資上,拍拍手,轉頭對木貢說:“搞定。”賀煜看著簡寧在自己麵前忙碌,看著淩亂的指揮帳,被整理得利落幹淨,然後他聽到簡寧對木貢說:“終於可以回家了。”從上到五千八過渡營,到現在不過四天時間,有點短。王秘書給賀煜來電話,說安排好直升機在大本營等他,到大本營就立刻起飛回酒店休息,這幾天在七千米趕進度太辛苦。賀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