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1章

    

要煙。“你不是肺水腫?”簡寧把煙和打火機都遞給賀煜。“沒事。”賀煜點上煙,深吸了一口,把煙和打火機遞回給簡寧。賀煜穿著一件灰色的T,軍綠色的工裝褲,臉上的鬍渣颳得幹幹淨淨,神清氣爽。簡寧接過東西,身子往自己一側的長椅扶手微微傾靠。“二哥,回家再說吧”簡寧掛斷電話前補了一句:“你和C4營地協作交代下,我的紅色佛珠好像掉上麵了,讓他們幫忙找找。”賀煜想起紅色佛珠就在自己口袋裏,正準備掏出來還給簡寧。簡...(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1章

賀煜身高有189厘米,腿挺長;為了和葉挺文達瓦峰競速,最近這大半年在健身房和攀岩俱樂部魔鬼訓練,身上的肌肉線條已經是是像模像樣。

他坐在737中型客機經濟艙三人位的中間位置,雙手交叉在胸前,兩條腿蜷著,像座小山蹲那兒;不僅自己憋屈,邊上的人也憋屈。

“賀總,你要不和我換個位置?這樣你可以把腿稍微往過道伸一點。”木貢好心問他。

“不用,我坐中間挺好。”賀煜用肩膀碰了碰靠窗座位的簡寧。

簡寧刷一聲,拉開遮光板,看著窗外,把後腦勺對著賀煜,完全不想理想他。

賀煜反手就把遮光板又拉上:“別老盯著外麵亮光看,你眼睛受不了。”

“你就不能坐到商務艙去嗎?MAY姐邊上還有位置。”簡寧沖著賀煜瞪眼。

“那你們倆跟我一起過去啊,現在還能升艙。”賀煜就跟他小眼瞪大眼。

“謝謝賀總的建議,我們做向導的辛苦錢經不起這樣花。”簡寧覺得賀煜簡直不可理喻。

“我幫你出,我們坐過去。”賀煜覺得自己的腳已經麻了,他不停地調整身體重心,來緩解麻痹的感覺。

“不用,你自己過去就行。”簡寧幹脆閉上眼。

“木貢,要不要一起去商務座?”賀煜在一條路走不通時,總是馬上可以想到另外一條路。

木貢越過賀煜,悄悄看了眼簡寧,簡寧還是閉著眼,不吭聲。

“謝謝賀總,我腿不長,經濟艙就可以。”木貢笑臉訕訕。

“那就擠著唄。”賀煜一副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的架勢,肩膀放鬆,又往簡寧位置擠了擠。

這樣也挺好。

拉魯吃完火鍋的隔天,木貢便拖著行李跑到簡寧住的酒店,興沖沖的問他,到底什麽時候出發去濱城。

簡寧問,冬天你去海邊做什麽啊,風不大嗎?

木貢回答,風再大也沒達瓦峰大,怕什麽。

賀煜在邊上跟著起鬨道,達瓦峰的風才叫吹,濱城海邊那個叫撫摸;然後拍拍木貢的腦袋,說我們明天就出發,這就給你們買機票。

簡寧攔住他,我們自己定。

賀煜馬上給MAY發了條微信:

【MAY姐,定下機票,明天我們回濱城,記得把我和簡寧安排在一起。】

第二天,賀煜拿到登機牌,看到自己的位置時,甚是滿意,MAY姐果然是MAY姐。

“簡寧,你也不能怪我,位置是MAY姐安排的。”賀煜為自己解釋,對方半閉著眼,當做沒聽到。

“這位先生,您需要喝什麽飲料?”空乘推著餐車過來,禮貌地問詢。

簡寧睜開眼,說:“礦泉水,謝謝。”

空乘遞來水杯,簡寧接過的時候,看著空乘,禮貌地微笑了下。

賀煜看見空乘手微微一抖,紅了耳根。

“你能不能別到處對人笑。”賀煜低聲說道。

“賀煜,你能不能別整天胡說八道。”簡寧又閉上眼,不肯理他。

兩人就在飛機上這樣僵持了全程。

保姆車照例在國內到達廳門口等候,MAY早早地就在敞開的車門旁站著。

李嘉霆也在保姆車裏,他問MAY,賀煜呢?自己有事找他。

MAY回答,在後頭,經濟艙下飛機慢點。

李嘉霆一時還有點感動,說,賀煜還是最照顧MAY姐,商務艙票不夠,他都自己去擠坐經濟艙。

MAY盯著到達出口,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說,他坐經濟艙是挺擠的。

等了好陣子,才見著賀煜空著手,從到達大廳走了出來,帶著慍色,鑽進保姆車後排。

“賀煜,你幹嘛坐後座?不擠嗎?”李嘉霆有點驚訝,他坐在駕駛員後的單座。

賀煜一把抓過李嘉霆:“你坐到後麵來,後麵還有人。”

李嘉霆問:“誰啊,還能讓你擠後排。”

話剛落音,木貢便站在車門邊,開心地招呼道:“李總。”

“貴客,哎呀。”李嘉霆反應過來:“坐坐,來快上車。”

簡寧黑著臉,隨著木貢上了車。

車廂的氣氛有點沉悶。李嘉霆坐在後排也沒太注意,他問賀煜:“我特意來接你,是要問你是不是截胡了何梓其的新車?”

賀煜從鼻孔裏哼了一聲,算是回答。

“她定的什麽豪車啊,你這麽喜歡?”李嘉霆開始抱怨:“她都找到我二媽那裏了,說喊我來找你說說,那車她等了大半年,好不容易纔運到加德。”

“大紅色的路虎攬勝。”MAY在副駕駛座回頭答道:“大前天晚上,我從車行提車的時候,是和何梓其協商過的,她簽了轉讓確認書,全款當下也都轉帳到位。”

“這就一印度車不是嗎?你的大G不香嗎?賀煜。”李嘉霆更不理解:“何梓其說,你威脅他,不轉讓,就要凍結在何家的注資,有這事?”

“是的,這個也是賀總授意過的。”MAY直接把賀煜賣了。

“賀煜,你不是吧,你要這個紅車子幹嗎?追女孩子嗎?不是的話,你就還給何梓其,她都快把我煩死了。”李嘉霆越說越誇張。

“你問簡向導,車子已經送他了。”賀煜麵無表情。

車廂裏更安靜了。

向來話多的李嘉霆,一時也說不出話來,隻是眼色古怪地看了看賀煜。

賀煜就當沒看見。

車子先到達簡寧預定的濱海酒店,簡寧下車,賀煜也緊跟著下車,他交代司機,不用來接他了,晚點他自己回公司。

車子駛離濱海酒店好陣子,李嘉霆拍了拍MAY,問賀煜是不是有情況。

MAY沉默了片刻,說,不太清楚,可能是達瓦峰缺氧後遺症。

簡寧和木貢每人單獨一個房間,在十八樓,朝東,落地窗直麵大海。

賀煜按著簡寧的要求,跟著他進了房間。

簡寧指著靠著窗邊的沙發,讓賀煜坐下。

賀煜大喇喇地分著腿坐著,擡頭笑嘻嘻地看著簡寧:“簡向導每次都很主動,沒記錯的話,這是第三次你邀請我進你房間。”

“賀煜。”簡寧嘆了口氣。

“大家都是成年人,話攤開來說比較簡單。”賀煜學著簡寧的口氣說話:“寶貝,你今天又要教育我什麽?”

因為最近一直在加德跑現場,賀煜的膚色曬成成健康的棕色,短發毫無章法地豎著,他往沙發一攤,遊閑公子的樣子。

賀煜看著簡寧先是在床邊坐下,然後又站起來喝杯水,最後走到自己麵前,認真地說:

“賀煜,你可能對我們的關繫有點誤會。”

“哦?”

“我們的關係還不到,我和別人微笑都要受限製的程度;更何況這種行為本身就很愚蠢。”

“那你覺得我們是什麽關係?”賀煜覺得自己應該憋住笑,畢竟簡寧一臉嚴肅。

簡寧沉默。

賀煜盯著他,似笑非笑。

對方最終咬著牙開口:

“PAO友。”

“所以簡向導這次是千裏迢迢飛了六千公裏來和我約PAO的嗎?”賀煜覺得自己快憋不住了。

“賀煜,你夠了。”簡寧嗬斥道:“我是瘋了才和你扯個沒完,這次是為了不掃木貢興我才來的。”

“我的簡向導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賀煜站起來,一步步地靠近簡寧:“能不能也給我一點優待?”

“你又想做什麽?”簡寧板起臉,標誌性的波瀾不驚。

“如果我說,我想和你更進一步,比如談個戀愛什麽的,你覺得怎麽樣?”賀煜表情認真,開始打直球。

“不怎麽樣。”簡寧一口拒絕。

“賀煜,你要清楚,你對我不過是類似雛鳥效應,你瀕死之後,第一眼看到的是我,所以才會一直想要找我,但究根結底,這隻是一種短暫的現象,最終不過是一拍即散。”簡寧繼續解釋,語速比平時更快:“你這是創傷應激綜合征,不少下山的人都會這樣。“”

賀煜皺起眉頭,摟過簡寧的腰,把他往自己身上靠,手指頭在簡寧的嘴唇上摩挲,問:“不少人?那簡向導救下的人也不少,所以你都對他們每個人,都給了像我這樣的待遇嗎?”

然後賀煜感覺自己側臉一陣劇痛,簡寧瞬時狠狠給了自己一拳。

“滾。”簡寧指著房間門,喝到。

賀煜已經有近一個月沒有親自參加董事會例會了,當董事會老頭們又看到他時,都愣了一下,到不是因為他真身出現,而是因為他臉頰腫得厲害,嘴角也破了,帶著淤血。

“賀煜,你沒事吧,你這是在加德惹到當地的土著了嗎?”賀濤拿著一疊檔案進了會議室,第一句話就滿是震驚。

“對,當地土著太兇了,根本不講道理,也不知道又沒有把我這個賀總放在眼裏。”賀煜齜牙咧嘴地回答:“工作進行得很艱難,推進速度比想象的慢。”

“哥,是誰啊,等我下次去,換我和他們溝通溝通?”賀正遠覺得奇怪,西部子公司的專案推進一向順利,什麽時候出了刁民。

“不用,我自己會搞定。”賀煜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痛得倒吸了一口氣。

“確實是辛苦。”賀濤在賀煜對麵坐下,翻動手上的檔案:“剛好加德這裏發了一個標,投資不小,囊括了西部熱門地區的5G訊號鋪設。那子公司這裏就不參加了,由總部這裏,我直接安排人參加投標。”

“本來還想把可研報告發你看看,現在就不用了,你好好養傷吧。”賀濤又是和藹長輩的口氣。

董事會其他老頭也紛紛點頭同意。

“二叔,你手上的可研報告就是我做的。”賀煜直接打斷他:“西部子公司已經拿到直接參加投標的名額,我會帶著團隊參加。”

賀煜看到賀濤表情突然呆滯,覺得有點好笑,他不留情麵地說:

“二叔,不能瘦骨頭丟給我啃,肥肉一來您就叼走,是不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不少,塗著大紅的口紅,上半身穿著運動背心,背挺得筆直,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會議進行得不太順利,雙方目標分歧不小,寶峰這邊提出K1競速難度大,不能保證能沖頂成功,隻能說盡力而為,一切還是要以何梓其自己的身體素質和競技水平為準。何梓其尖刻地回答:“丹普頭領,你似乎搞錯了一件事,我給你們每個人開的是4萬美金,而不是4萬人民幣,既然不能保證取勝,那我還花錢找尼爾帕做什麽,我直接自己去爬不就好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