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2章

    

力,把他往自己身邊靠,然後吻了下去。惱人的任務在這一瞬間不複存在,世界隻剩兩人的氣息交纏,溫暖而相互依存。“你這麽牽掛推動人類發展,什麽時候推動下我們的發展?”賀煜鬆開簡寧,在他耳邊問道。“還要怎麽發展,要我給你生個繼承人嗎?”簡寧起身往外走,逗了賀煜一嘴。“你要可以,我願意啊。”賀煜說:“把賀氏改成簡氏都行。”“先改名吧,改完馬上生。”簡寧頭也不回地走出帳篷。雖說是不環保,但直升機在高原地區確實...(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2章

賀煜的語氣帶著挑釁,賀濤麵色迅速轉陰。

當年老賀總去世,賀煜以技術崗的身份接下董事長位,並沒有特別的過人之處,反而吊兒郎當,時不時還會在實驗室搞出點岔子;突然他卻衆目睽睽之下以掠奪的姿態直接參與市場份額的分割,並打得人措手不及。

“標書上明確要求,每個單位隻允許一個團隊參加,所以二叔,這次隻能我來。”賀煜繼續往賀濤的錯愕上加碼。

“嗨,都是一家人,誰做都一樣,隻要能中標就行。”賀濤畢竟比賀煜年長一輪,很快便調整過來,語氣和藹,若無事發生。

“那就麻煩二叔。”賀煜也耐心地陪他完成賀氏一家親的戲碼:“那二叔沒有其他事情,今天就散會?”

“行吧。”賀濤揮揮手。

賀煜大步走出會議室,第一件事就是給簡寧電話,他已經吃了兩天的閉門羹,電話那頭除了忙音,依舊是什麽都沒有,去了幾趟酒店,也見不到人。

賀煜開始後悔自己的口無遮攔。

MAY打來電話,說已經預約好與楊永琨教授見麵,就今天下午插空,地點是在他的大學裏的實驗室。賀煜的父母都是楊老教授的學生,長期以來,一直對賀煜在技術方麵支援有加,比如他年少時在實驗室的那些岔子,不少都是楊教授團隊打的補丁。

加德5G覆蓋專案投標專案,用簡單說便是:是以最少的站點達到最大的覆蓋距離;實驗室這邊最近有點小問題,想聽聽楊教授的意見,煜看了下時間,已經來不及去酒店找簡寧,也隻能作罷。

賀煜和團隊提前十五分鐘到達,剛好遇上楊老教授在實驗樓下送客。

實驗室門口的香樟樹泛著鮮綠,棕色的小果子落了一地,下午的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光影斑駁。

楊老教授正笑眯眯地和一名男生告別,銀發在日光下格外精神;男生中等個頭,麵板黝黑,仔細一看,竟是木貢。

木貢餘光掃到賀煜,驚訝地喊道,賀總。

賀煜先上前與楊教授握手致意,然後轉向木貢,第一句話便是。

簡寧人呢?

木貢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簡寧說陪他走好幾天,腿痠,在酒店休息。明瑪交代過,到了濱城要來探望合作過的楊老教授,但簡寧不肯動,確實有點失禮。

沒想到楊教授反而笑起來,說濱城玩的地方不少,能把簡寧這麽厲害的向導走到腿痠,木貢夜不是一般人,再多待幾天,好好玩。

木貢求之不得,連聲說是。

賀煜示意May,帶木貢四處走走,怎麽也是自己請來的客人,不好怠慢;May心領神會,說晚上帶木貢去吃海鮮大餐,讓賀煜不用擔心。

技術谘詢進行得很順利,離開前,賀煜遞上加德5G專案的任務書,誠懇地希望楊教授可以擔任自己投標專案的技術顧問。

楊老教授說他年紀大了,不掛名一樣可以協助賀氏。

賀煜便說了實話,自己是第一次操盤大型投標,希望楊老教授掛名壓陣,作為投標加分項,增加中標概率。

楊老教授快速翻閱了任務書,說考慮下,後續會和MAY聯係。

賀煜從實驗室出來,已經接近傍晚。

濱城是典型的南方濱海城市,現在是十一月,氣溫溫和,一件長袖襯衫便可以度日,秋天也是一年雨水最少的季節,日落的霞光把海平麵染得絢爛旖旎。

賀煜按了簡寧房間的門鈴,他聽到室內有腳步聲,由遠及近,跌跌撞撞的感覺;自己的心也隨著客房門的哢嗒開啓,怦的一響。

這次簡寧沒有拒絕賀煜,因為他眼上覆著一塊濕毛巾。

簡寧穿著淺藍色牛津布襯衫,深藍休閑褲,打著赤腳,濕毛巾捂在眼上,一手拉著門把手,問:“是送的冰塊嗎?”

“是我。”

簡寧鬆開捂著毛巾的手,雙手按下門把手,立馬要關門。

賀煜著急了,迅速地把大半人都塞進門縫裏,說:“簡向導,是我的錯。”

簡寧關門也關不上,開啟還不情願,索性頭一扭,進了房間。

賀煜追了進去,走兩步又回頭撿起掉地上的濕毛巾。

簡寧已經半靠在床頭,小臂擋住眼睛,臉色蒼白,薄唇緊閉。

賀煜在衛生間裏找了條幹巾毛巾,打濕擰幹,在簡寧身邊坐下。

“眼睛怎麽了?”

“燒得厲害。”簡寧回答:“賀總,你把毛巾給我,然後回去,讓我清靜會兒。”

客房門鈴響起,這次是客房部送來冰塊。

賀煜小心翼翼地將冰塊包裹在毛巾裏,然後輕輕擡起簡寧的小臂。

簡寧的眼瞼一片殷紅,賀煜把冰毛巾輕輕地貼上麵,起身坐到沙發上,看著躺在床上的他,思考著之後該如何開口,自己莽莽地就進了房間,一心就想找簡寧,等見到了,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去對先前失言道歉。

房間很安靜。

冰塊緩緩的融化,毛巾已經吸不住融化的冰水,開始順著簡寧的太陽穴,往頭發流去。簡寧伸手摸索著床頭的紙巾;賀煜站起身,悄悄地將紙巾盒挪到他手邊。

簡寧抽出紙巾,擦幹淨濕答答的臉。

“你怎麽還沒走?”簡寧把用過的紙巾疊成正方形,放在床頭櫃上。

“你怎麽知道我沒走?”

“賀總的智商是與海拔成正比嗎?十八層海拔估計不超過過80米,賀總的問題和這個智商倒是匹配。”簡寧調侃道。

“我沒有聽到關門聲。”簡寧坐起身,取下眼上的冰毛巾,雙手撐在身子兩側,擡頭看著賀煜。

賀煜今天去見楊老教授,又是一副守男德打扮;燙熨筆挺的白襯衫,灰黑西褲,腕上戴著大表盤飛行員表,金色的陀飛輪飛快地轉動,整個人顯得低調沉穩,又透著些許年輕掌權者的銳氣。

“我X”賀煜覺得自己的問題確實蠢得不可思議,但是他看到簡寧的嘴角在一瞬間稍稍上揚。

賀煜蹲下身來,反過來擡頭看著簡寧,他覆住簡寧的一隻手,簡寧想抽開,卻被按住不得脫身。

“簡向導,之前是我說錯。”賀煜開口,除了道歉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麽,再送禮物,怕是又要被轟出房間。

賀煜看著簡寧雙眼通紅望著自己,沒有回答,他又輕輕喊了一聲:

“簡寧。”

窗外日落的光線逐漸變暗,室內的光線變得昏黃,簡寧的臉泛著一層暖光。

“我是真的喜歡你。”賀煜低聲說道:“是不是給我一次機會?”

簡寧沒有回答賀煜的問題。

放置在床頭桌的毛巾,冰塊已經完全融化,水流了一床頭桌。

賀煜等不到答複,便起身開始清理,畢竟簡寧愛幹淨,等叫服務員來,估計要水要浸濕地毯。

“我也不知道怎麽回答你。”簡寧在賀煜身後開口:“但別人,確實從來沒有在我這裏得到過與你相同的待遇。”

賀煜回到簡寧身旁,並排坐下,握住他的手,看著這張漂亮淩厲的臉,問:“不然我們就試試?”

簡寧沒有抽開手。

兩小時後,簡寧換了套幹淨的衣服,襯衫釦子緊緊地扣到脖頸處,低著頭,坐在酒店餐廳麵海的包廂裏,瞪著一盤椒鹽富貴蝦發愁,雙眼紅腫未退,帶著血絲,彷彿和富貴蝦有仇。

“你的眼睛是怎麽又腫起來了?”賀煜夾過簡寧盤子裏的蝦,開始幫他剝殼。

“下午日落不錯,就多看了那麽一小時”簡寧看著賀煜撥蝦的手法靈活:“這個蝦殼太多刺。”

“你順著刺生長的方向剝就行。或者用筷子,從後頭一頂。”賀煜說,一邊把剝好的蝦肉放到簡寧碗裏。

“算了,麻煩,還是你剝吧。”簡寧夾起蝦肉往嘴裏送,蝦肉鮮甜有彈性,混合著椒鹽與油炸蒜蓉的香氣,在加德是吃不到的。

“多剝幾隻。”簡寧命令道。

“你這是考覈男朋友,還是考覈男保姆?”賀煜問他。

“男保姆吧。”簡寧回答:“合格了才能升級。”

賀煜哭笑不得,這答案和方纔客房裏的旖旎完全是兩個方向。

但賀煜想想算了,總比沒有強。

“我後天要回一趟加德,你要在濱城等我,還是和我一起回去?”賀煜戴著手套,蝦殼剝得一手油膩。

“回加德要做什麽?”

“要找明瑪,想請寶峰加入加德5G專案,你們寶峰的資歷,可以作為投標的加分項。”賀煜又放了塊蝦肉在簡寧碗裏。

“是他們寶峰。”簡寧強調。

“簡向導,不然你回去唄。”賀煜口氣自然:“你的男朋友現在正在事業關鍵時期,需要你的支援。”

“是男保姆。”簡寧又強調:“所以整個下午,你的出色表現都是為了和寶峰合作是嗎?”

簡寧夾起碗裏的蝦肉,丟回賀煜碗裏:“賀總,您自己享受吧,你剝的蝦,我受用不起。”

“哦?我的表現怎麽出色?請簡向導表述下,具體時間地點事由,給個滿意度點評?”賀煜隻聽到自己想聽的重點,一臉壞笑。

“剝蝦剝得很出色。”簡寧伸出筷子,又把蝦肉夾回自己碗裏,埋頭苦吃,耳根發熱。

賀煜哈哈哈地笑起來,說:“簡向導,吃東西不用把頭低成這樣。你的電話響了,擡起頭來,接電話了。”

簡寧瞪了賀煜一眼,接起電話。

來電的是明瑪,聊了幾句,匆匆掛斷。

簡寧掛完電話,皺著眉頭對賀煜說。

“葉挺文找我,說葉氏科技的加德G5投標專案,想找我做技術顧問。”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二世祖,所以一直勸說簡寧,別把自己搭進去;沒想到的是一年後,把自己搭進去的人卻是賀煜,簡寧還在考慮是不是及時行樂,賀煜已經變著法子想把人娶回家。明瑪覺得事情發展得有點離譜,但是想想簡寧的臉蛋,也算是合理;況且簡寧性格其實也不錯,經濟獨立,業務水平頂尖,除了不能生孩子,其他可以稱作是完美伴侶。完美伴侶簡寧終於起床下樓,頭發跟鳥窩一樣蓬亂著,睡眼惺忪,睡褲鬆鬆垮垮地掛在腰上,身上穿著賀煜的灰色T,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