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4章

    

的灰色捲毛美國人,正在不同的帳篷裏進進出出。看到賀煜站在睡帳邊,美國人竟然也朝著他走來。“HI.”對方先開口和賀煜打了個招呼。賀煜點點頭,漫不經心,一直盯著手中的通訊器。“你還想往上嗎?”捲毛美國男人開口問賀煜。“什麽?”賀煜回過神看著對方。“就是再繼續往上爬,你看我們來這裏的目的不就是為了上到頂峰嗎?”捲毛美國人,高擡手臂,指著K1頂峰對賀煜說:“那可是K1,你的人生能有幾次能到達K1呢?”雲團...(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4章

房門一下開啟,簡寧就站在門邊。

他剛洗完澡,半濕著頭發,換了幹淨的素色睡衣,清清爽爽。

“你怎麽知道我在門口?”賀煜一進門便摟住簡寧,頭埋在他頸窩處,呼吸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拉魯鬆林特有的香氣。

“聽腳步聲。”簡寧推開他,回到床上,靠在床頭,被子蓋到腰部。

“這個酒店隔聲應該不差。”賀煜站在床邊,低頭看著簡寧,鎖骨上紅痕斑駁。

“我對一些特殊的聲音比較敏銳,不然怎麽在寶峰混。”簡寧把衣領往上扯。

賀煜順勢在床邊坐下,卻被簡寧踢了腳。

“坐到沙發去,髒衣服別往床上坐。”

賀煜隻得站起來,問:“不然我全脫了?”

“你試試。”

簡寧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賀煜笑著在沙發坐下,收起玩笑的語氣,說:“我找你有點事。”

簡寧微微擡了下下巴,示意賀煜繼續。

“你是真的不想在寶峰做了?”

“不知道。”

簡寧說了實話。

“我懂你的想法,被架在高位並不好。”賀煜望著簡寧,口氣溫和。

簡寧有點驚訝。

“如果確定不做,加入賀氏怎麽樣?5G專案投標確實需要專家支援,我今天去找了楊教授,他還沒有給我答複。如果你也可以加入,那投標評分會更有把握。”

“當然,如果你最終還是要回到寶峰,那還是要避嫌。”賀煜補充道。

簡寧陷入沉默。

被賦予了太多期望與責任時,與其讓人失望,不如從開始便不給希望。

加入寶峰正式成為高山向導後,賀煜是第一個說出他心思的人。

別人從來都把生的希望掛在自己肩上,而賀煜卻說這不好。

片刻後,簡寧給了模棱兩可的答複。

“我會好好考慮下,最近如果專案投標有需要我幫忙的,你說便是了。”

“也行,我明天再來找你。”

賀煜站起身,走到床頭俯身吻了下簡寧紅腫的眼瞼。

“早點睡,明天見。”

說是明天見,其實也就是五個小時後。

早上六點剛過,簡寧睡眼惺忪,開啟客房門,賀煜拖著個登機箱站在門口。

他穿著深灰色襯衫,襯衫的右臂有三圈同色橫杠裝飾,沉穩低調。

“你要出差?”簡寧聲音帶著睏意,開了門便又往床上爬。

“對,最近都在濱海酒店出差。”賀煜回答。

“什麽?”簡寧被子蒙到自己頭上,悶悶地問。

“最近先住你這。”賀煜說。

委婉兩個字,從來都不在賀煜的人生詞庫裏。

簡寧沒有回應,睡著了。

簡寧再醒過來時,是被賀煜的聲音吵醒的。

客房窗戶拉著遮光簾,判斷不出時間,簡寧眯著眼看了下手機,八點十七分。

賀煜正拿著電話在罵人,裝置選型的疏漏,膝上型電腦開著,螢幕的亮光映亮他刀刻般的臉,表情嚴肅。

“投標時間本來就趕,源頭不把控,到了後麵才發現問題,改都來不及。”

他在罵賀正遠,劈頭蓋臉,和平時與簡寧嬉鬧完全是兩張麵孔。

等到簡寧起床,從衛生間洗漱出來,賀煜才掛掉電話,

賀煜看著簡寧,向自己走來,白襯衫牛仔褲,簡單幹淨,自己的心情也跟著舒暢輕盈起來。

此刻應該要有一個早安吻。

簡寧靠近賀煜,伸手越過他的肩膀,一把拉開背後的窗簾,早上的日光傾瀉入室內,打碎了賀煜的白日夢。

“對弟弟這麽兇啊。”簡寧隨口說道。

賀煜坐在沙發上,一把摟住簡寧的腰,把頭埋在他的小腹。

“都二十六了,和你同歲,一點都不省心,要是像你就好了。”

賀煜的臉在簡寧小腹上蹭著,隔著襯衫,一隻手已經伸到襯衫裏,摩挲著簡寧的背。

簡寧抓著賀煜的手腕,把他的手從襯衫裏抓出來,說:

“知道二十六還不放手,你現在幫他越多,後續你就越累。”

“投標時間太緊。”賀煜的臉還是貼著簡寧不動,臂膀緊緊地鉗在他的腰上。

冬天的陽光透過窗戶直射在簡寧身上,賀煜覺得暖洋洋的。

簡寧一下下地輕拂賀煜的頭,感覺身上的人慢慢的由緊繃變放鬆。

“投標書技術部分,和我這裏相關的,出一部分,就送一部分來給我過下,提高點效率。”簡寧最終還是加入了投標專案。

賀煜給他換了帶辦公桌的套間,方便工作。

每天早上,兩個人一起在酒店餐廳吃完早飯後,賀煜便到賀氏總部上班,簡寧則在酒店待命,完成一部分,便傳一部分先行審核。

賀煜每隔幾日便要問簡寧,應急專家能不能署你的名字,在投標書裏設計勘察部分。

簡寧回答,技術方案做得好,就不缺這1分專家分,關鍵還是在裝置技術。

交標的時間,定在十二月中旬。

木貢腿傷好後,決定自己先回拉魯,因為馬上就進入大雪的季節,從加德回拉魯的路可能會被封上,他還是先回去妥當。

簡寧和賀煜送木貢到機場,進安檢前,木貢給了簡寧一個擁抱,說:

“簡寧哥,賀總人不錯,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回寶峰,寶峰比較好,大家一家人似的;賀氏集團雖然實力雄厚,但是本質還是剝削底層人民的資本家,天天逼著你白幹活,不像話。”

說完,木貢一溜煙跑了,賀煜要罵都沒來得及。

賀煜回頭和簡寧說:“寶貝,不然銀行卡號給一個吧,我的名聲都快被你搞沒了。”

簡寧瞪了賀煜一眼:“賀總,不要搞權錢交易,小心我去舉報你。”

距離交標時間剩一個星期,標書的製作已經進入尾聲,楊教授對通訊技術部分做指導,但一直沒有同意在標書上做顧問署名,理由和簡寧類似,技術方案做得很不錯,不缺這1分專家分。

賀煜決定自己上陣做述標人,為中標增加籌碼;這幾天他沒日沒夜地翻看標書,幾百頁的內容看得滾瓜爛熟。

專案不論型別大小,但凡是投標,越靠近交標日期,越會不停地發現方案存在優化的地方。

最後幾日,連簡寧都要跟著通宵熬夜審核布點路線的優化結果。

每天兩個人都掛著熊貓眼,在酒店早餐廳猛灌咖啡。

這天,簡寧和賀煜又熬了個通宵後,兩人早早地便在餐廳靠窗的位置喝咖啡。

天氣不錯,能看到日出;萬丈日光穿破雲層,海麵水天一色。

簡寧邊盯著日出看,邊問賀煜:“昨晚我看了最終版的八千米級雪山的布點,技術和路線都沒有問題,但是投資額度是不是還有可能控製下?不然整個大專案的利潤,會少掉一大半。”

賀煜正低頭看手機,MAY大清早發了微信在找他。

“我有找成本部調整過的,現在已經是最低價,我在想,中標以後就從難度最大的K1開始布點,藉著K1布點成功,拓展額外的商務,用來補貼其他八千米級的雪山的布點。”

賀煜邊說,眉頭越擰越緊,看完MAY的留言,他直接站起身對簡寧說:

“壞事了,我得去一趟加德,你幫我留在濱城盯著標書。”

“怎麽了?”

“前兩天大雪,之前子公司的專案,山裏有個大型基站被雪沖倒,壓到人,現在在鬧事呢,我得過去一趟。”

“不是再三天就要交標?述標在加德,你就在子公司等吧。”

“我現在就過去機場,抓緊處理下,來得及。”賀煜匆匆忙忙灌了一口咖啡,急急往大堂走。

走了幾步,賀煜又返回餐桌旁,他把手覆在簡寧眼上,說:

“寶貝,別盯著日出,你眼睛要壞。好好盯著標書,等我回來。”

簡寧拉下賀煜的手,笑著看他,說:“知道了,山區雪大,記報保平安。”

賀煜俯下身,親吻了簡寧,說:“好。”

賀煜把MAY留在濱城照顧簡寧,順便盯著標書;自己帶上公關部總監,搭乘最近的航班,下午三點到達加德。

來接他們的,是西部分公司的司機,司機說這幾天大雪,進山區的路不好走,能見度差,直升機也靠近不了,問賀煜要不要緩緩。

但被壓傷的村民,在相關部門鬧得厲害;濱城這裏投標也離不開人。

賀煜說,車子裝好防滑帶,直接開上去吧。

冬季的加德,天黑得早。

簡寧在等賀煜的平安訊息。

一直到晚上七點,什麽都沒有收到,簡寧心生不安,他想想,打個電話給MAY。

“MAY姐。是我簡寧。”

“簡向導,我剛想找你。”MAY在電話那頭,語速飛快:“加德你有熟悉的人嗎?我這裏聯係不上賀煜,加德分公司也聯係不上他;你那裏有人可以幫忙找下嗎?”

“MAY姐,賀煜是去哪裏?”

“去德哈,那裏的基站被雪壓倒,傷到村民,在鬧事呢。”MAY回答。

“不對,德哈附近方圓十裏都沒有村子,怎麽可能有人能被倒塌的基站傷到?”

“我給你看早上發來的視訊。”MAY的聲音開始發抖。

看完視訊,簡寧的心完全沉了下去。

“MAY姐,這個人是故意躺在被雪壓倒的基站下的;基站先倒塌,他才走過去躺下;視訊裏他的行動路徑是壓在基站倒下時濺起的雪塊上的。”簡寧的語氣冰冷。

“我猜是有人想從專案中調走賀煜,讓投標無法順利完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律師補充了一句。“我有谘詢過醫生,說這個大概率是創傷後應激綜合征,對簡寧就會有依賴性。”MAY補充道。“他這種精神狀態,簽署的合同有效嗎?”楊教授轉向魏律師。“賀總沒有去醫院診察,所以沒有帶法律效應的診斷書可以證明這件事。合同確實是合法的。”魏律師答複。書房陷入一片沉默。窗外的薔薇,在午後的暖陽裏搖頭晃腦,已經是午休時間,家屬院恢複了尋常的幽靜。“如果我不簽呢?”簡寧終於是開口說話,語氣毫無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