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5章

    

一眼,簡寧又開始在檢查自己的手,用紗布蘸著酒精,用力地把留在指縫的一小點血漬擦幹淨。“你幾歲啊,簡向導,很久沒遇到是多久?”賀煜試探著問簡寧。“我馬上二十六,阿塔應該比我小。”簡寧擡頭看賀煜,想了想說“我也就比你小三歲。”“你怎麽知道我幾歲?”賀煜有點奇怪。簡寧站起身來,麵對著賀煜,眼神迷離,他將自己的手按在賀煜胸口,然後模仿賀煜低沉的聲線,說“我叫賀煜,我二十九歲。”下午的太陽透過窗洞,斜照進帳...(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5章

簡寧聯絡到王秘書,講了賀煜失蹤的情況。

王秘書在電話那頭打包票,說馬上聯係應急救援部門進行相關搜救,讓簡寧在濱城等訊息。

簡寧又給May打了電話,交代了三件事情,

第一,追溯視訊的來源,在加德當地報警,濱城這裏不要打草驚蛇;第二,穩住所有加德分公司的員工,近期不要讓他們離開加德。第三,德哈基站倒塌,村民若還持續鬧事,直接找明瑪,尼爾帕會協調;但應該不會,畢竟賀煜失蹤,對方的目的達到。

May掛完電話,暗自驚嘆。

從簡寧發現視訊不對,到現在不過十來分鐘,本是一團糟的情況,事情已經被簡寧梳理得井井有條;本以為賀煜這幾個月一直纏著簡寧,是因為達瓦峰的應激創傷所致,現在看來,也不單純是這樣。

May的手機螢幕一亮,是簡寧發來的微信。

【加德的應急救援部門已經出發尋找賀煜了,濱城這裏等訊息。】

【收到】

May秒回,與平時她答複賀煜一樣。

臨近午夜,王秘書來了訊息。

賀煜已經找到。車子在去德哈的國道上,打偏了方向,往山穀滑落。幸運的是,最近雪大,車子被積雪一路緩沖,卡在了半坡,沒有完全墜入穀底。現在隻看到車子,人情況還不清楚。

簡寧和王秘書說,寶峰有幾位擅長救援的尼爾帕常住加德,麻煩應急部門的同事指引下,我們馬上去把人救出來。

MAY收到簡寧的訊息後,迅速通知霍玲,並聯係航空公司安排航班。

霍玲帶著賀正文搭乘專機連夜趕往加德,賀正遠留在濱城繼續完成專案投標。

MAY最後聯係的是魏律師,她問,是不是該準備執行賀煜交代的備選方案?

賀煜的新訊息,在兩個小時之後送達,還是王秘書發來的。

【人已經救起。司機當場死亡;公關部總監多處骨折神誌清醒;賀煜昏迷,已經送至加德醫院搶救。盡快安排家屬到加德。】

簡寧把訊息原封不動推送給May,補充了句:

【車子拖上來後,馬上送檢。】

【收到。】

May還是一如既往秒回。

酒店的套房麵積挺大,辦公桌擺在起居室一側,直麵大海。

淩晨三點的海麵,除去不絕於耳的濤聲,便是黑暗,彷彿要將靠近的一切吞噬於其中。

簡寧坐在辦公桌前開始抽煙,對麵的椅子上掛著賀煜早上離開時換下的睡衣,一件普通的灰色純棉T恤。

一支煙很快就燃盡,簡寧起身,開始將自己的物品收入行李箱;不過也是幾件襯衫,牛仔褲,睡衣,襪子。

賀煜的衣服反而比較多,不同顏色襯衫就有七八件,還有外套,西褲,牛仔褲,甚至鞋子都有好幾雙;在這裏住了大半個月,他天天跟花孔雀一樣在簡寧麵前開屏。

簡寧在衣櫃前看著賀煜的衣服發了會兒呆,然後給May發了個訊息。

【May姐,麻煩來整理下賀煜的行李,房卡我會放在前臺。】

簡寧拿起行李離開,關上房門前他想了下,返回起居室,帶走了賀煜的灰色T恤。

濱城大學的教授家屬樓就挨著學校,成片的兩三層小樓,環境清幽,大隱於市。

簡寧打車到達楊教授家門口時,天還沒亮,他在門口的臺階坐下,煙一根接著一根,一直到天邊開始透出暖色。

簡寧起身,按下了楊教授家的門鈴。

楊老教授獨居多年,開門的是教授家的保姆大姐,她剛起不久,看著簡寧的臉發呆。

“您?”大姐剛開口就不知道如何往下問,眼前的青年,漂亮淩厲,長劉海隨意勾在耳後,還有些散亂在他蒼白的前額。

敲門的時間確實不合時宜,但是卻也令人不忍責備。

楊教授有早起的習慣,他剛下樓,聽到有人敲門,也跟著過來。

“小寧。”楊教授看見簡寧,喊道。

“阿公。”

簡寧提著行李,走進小樓。

“你一夜沒睡?”楊教授給簡寧熱了一杯牛奶。

“嗯,賀煜出車禍,現在在加德醫院搶救,他母親已經飛去加德了,專案這裏應該是他弟弟賀正遠臨時接管。”簡寧把事情一股腦兒都說了出來,但是心裏還是憋得慌。

簡寧捧著熱牛奶坐在餐桌前發呆。

楊教授摸摸他的頭,說:“去樓上房間睡一覺,剩下的起來再說吧。”

簡寧一口氣喝掉牛奶,便走上樓去。

二樓有他的房間,還停留在中學時候的佈置;單人床已經有點窄,簡寧覺得自己額頭有點燙,四肢發酸,倒頭便睡著了,外套也沒脫。

簡寧被窗外學生的喧鬧聲吵醒,時間已經是中午;下課的學生穿過生活區往食堂方向走去。簡寧看了下手機,沒有賀煜的新訊息;隻有明碼和May,問他人在哪裏。

想想也不奇怪,霍玲現在應該已經到達加德醫院,自然都和她聯係;算起來,投標書也製作完畢,賀煜人也找到了,剩下的和自己好像也沒有太大關係。

簡寧起身,換了套幹淨的衣服,開始拆床罩和被套,昨晚低燒,外衣都沒脫就上了床,醒過來才覺得膈應。

保姆大姐在敲房門,她學著楊教授,喊他小寧。

“小寧,你吃飯嗎?”

簡寧把房門開啟,說:“大姐,喊我簡寧就好,幫我換張幹淨床單好嗎?”

“這個床單幹淨的,半月前,楊教授喊我換的。”大姐覺得有些奇怪。

半個月前,就是木貢去找楊教授的時候。

“再換下,我早上搞髒了。”簡寧隨便編了個理由。

大姐也不好再拒絕,說:“行,昨天剛好有新洗幹淨的,我去拿來給換。”

大姐抱著換下的床單下樓,碰到楊教授從外麵進來,在玄關換鞋。

“楊老,要開飯了嗎?簡寧起床了。”大姐問。

“我在食堂買了幾個叉燒包,中午一起熱起來吃,小寧愛吃這個;還有草莓,你也幫忙洗下。”楊教授把手中的包子和草莓放在入口玄關桌上,擡頭看到大姐抱著一堆床罩正下樓。

“小寧叫你洗的?”

“對啊,他說髒了,這不是才換的嗎?”

“大概是他早上沒換外衣就躺下去睡了,這孩子從小潔癖,給他洗洗吧。”

楊教授想了想,替簡寧做瞭解釋。

“好嘞。”

楊教授剛換好鞋子,門鈴就響了。

門一開,May站在門口,後麵跟著魏律師和賀正遠。

May張口喊了聲:“楊老師。”

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

楊教授嘆了口氣,說:“進來吧。”

三人隨著楊教授進到書房,楊教授關上門,示意三人坐下,然後等著May開口。

有人敲了下書房門,是大姐,她送了茶進來,又關上門離開。

May一口氣把茶都灌肚子裏,然後把賀煜車禍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包括簡寧發現視訊作假,要求追查視訊來源和控製住西部分公司員工的安排。

楊教授坐在書桌前聽著,MAY便一直說下去,但她避開了賀煜糾纏簡寧大半年這件事。

May說:“楊老師,後天早上就要交標了,賀煜現在昏迷還在ICU搶救,您看看是不是可以幫我們一把,這個標書賀煜花了太多心血,阿遠自己一個人估計不行。”

賀正遠跟著May點頭。

“還有件事情,就是我們找不到簡向導,淩晨他和我做好事情安排就離開酒店了。我聯係不到他,找到寶峰的明瑪頭領;明瑪也沒聯絡上簡向導,說我來您這裏問問。”MAY的語速非常快,突發事件一件接一件,把她逼得不行。

“你們找他做什麽?”楊教授問。

“賀煜標書的備選方案,需要簡向導簽字。”May說;“您瞭解賀煜的,這麽大的專案他一定是會有第二手準備,以防萬一。”

“他就最多也就簽到應急專家,還有其他地方?”楊教授接著問。

話剛落音,又有人敲書房門。

“進來。”楊教授回應。

書房門開了條縫,簡寧探進一個頭來:

“阿公…”

“簡向導!”May喊了出來。

簡寧立刻關上門。

May一時也顧不上禮節,起身開門,追了出去。

魏律師也跟著起身站起,賀正遠則是一直說:“楊教授,不好意思,對不起,添麻煩了。”

楊教授平時清淨習慣了,幾個人這麽一鬧,他氣不打一處來。

“小寧,你給我進來,坐著。”楊教授嚴厲地喊了一句。

簡寧搬了凳子,端坐在楊教授身邊,低著頭。

“這是簡寧,你們也都認識。”楊教授簡單地帶過。

May的職業素養在此時體現得淋漓盡致。

她迅速收回驚訝的表情,看看簡寧,又看看鐵青著臉的楊教授,斟酌著要怎麽開口。

“簡向導,賀煜在ICU搶救,腦部受撞擊,短時間回不了濱城,玲姐讓我們不能和外人說。”

May輕聲說道,她有點擔心簡寧的反應;畢竟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大半年賀煜和他的糾纏。

簡寧還是低著頭,躲著May的眼神。

May從魏律師手中,抽出了一疊合同,遞向簡寧,嚴肅的說:

“簡向導,這是加德5G專案投標的後備方案,賀煜為防止自己出意外做的準備,我想你應該看下。”

“線路方案我都看過的,沒有問題。”簡寧不肯接合同。

“不是這些事。”May又開始斟酌如何表達。

“賀總在這些合同裏,把自己一半的股份轉讓給你。”魏律師代替May開了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紙巾,把臉上的淚痕擦幹淨,大大方方地下了車。才下車,簡寧又返回車內,從後視鏡後的小匣子裏,掏出一張房卡,握在手中。“你要不要墨鏡?”賀煜又問他。簡寧沒說話,隻是搖搖頭。門童一路小跑到車邊,熱情地喊:“簡寧哥,你來啦。”簡寧就這麽腫著眼睛,沖著門童笑了笑。賀煜心想,完了。“簡寧哥,你的眼睛又雪盲了嗎?”門童關心道:“一會兒我們服務部給你送眼藥水啊。”門童從賀煜手中接過鑰匙,萬分積極地泊車去了。簡寧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