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6章

    

壁後麵。”簡寧口氣寡淡。“你確定?”“確定。我離開冰瀑往C4去時遇到的,他的羽絨服已經不在身上,脫下來丟在一邊。”簡寧說:“已經不行了。”“怎麽不拉他一把?”對方語速加快,聲線擡高。纏在眼上的紗布被簡寧拆地剩下最後一圈,邊緣的藥水已經幹了,貼著麵板,不太容易拿下,他稍稍用力扯了下紗布邊緣,紗布逐漸鬆開。“沒救的。”簡寧回答,還是一副冷漠的口氣。對方揚起手,一個耳光直接打到簡寧臉上,眼上的紗布落在地...(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6章

書房的窗戶對著楊教授的小花園,正是薔薇盛放的季節,偶爾有從食堂吃完飯的學生從花園經過,說話聲嘰嘰喳喳。

May和簡寧卻在書房裏僵持著,一個擡手遞合同,另一個垂眼不肯接。

空氣都快凝固了。

“May,你先把合同拿回去,說說是怎麽回事。”楊教授發話打破僵局。

“魏律師,你說吧。”May至今還沒想好要怎麽對楊教授表述賀煜和簡寧的關係。

魏律師接過May手中的合同,把核心部分做了重點描述。

加德5G專案,由賀氏西部子公司獨立投標,子公司的股東除了賀氏,還有賀煜在加德當地註冊的獨立通訊公司,賀氏占49%,獨立通訊公司占51%。

賀煜在備用方案裏,把加德獨立公司的股份全部轉讓給簡寧。由簡寧代替賀煜作為投標專案的第一負責人,簽字送標。

“賀煜怎麽想的?”楊教授的臉色越來越差:“這和白送錢有什麽區別。”

“嗯,賀煜說,”May開始有點磕磕巴巴:“我們賀總說。”

“說什麽?”楊教授口氣加重。

“賀煜說了,簡寧是尼爾帕的核心,不管有沒有在寶峰,八千米級的雪山布點沒有他們根本做不下去,把簡向導拉進來才能萬無一失。”May開始現編。

“不管是誰中標,寶峰都會協助,這不是理由。”楊教授並沒有那麽好糊弄。

“簡寧在賀氏團隊裏,才能讓投標穩中,賀煜說了,請尼爾帕也是花錢,幹脆股份都給他們賣個人情,以後自己人好辦事。”May又編了一段。

“請尼爾帕能花多少錢,幾百萬頂天;賀煜轉讓這些股份值多少錢,專案的啓動資金他要獨自出大頭,他這個獨立公司賬上的流動資金哪裏來的?”楊教授還是步步緊逼。

“賀總持有5%的賀氏集團股份,他在銀行抵押掉3%的股份,貸款出來的。”魏律師解釋:“一半用於獨立通訊公司注資投標,一半用於實驗室通訊技術研發。”

“賀氏1.5%的股份就這樣直接送你?”楊教授開始問簡寧。

簡寧冷著個臉沒說話。

“May,你繼續編,編個清楚點的理由來糊弄我。”楊教授是真的生氣。

“楊老師。”MAY慢慢吞吞地開口了:“賀煜他,哎,賀煜他自從達瓦峰競速下來,其實精神狀態就不是很穩定。”

“他被暴風雪困在達瓦峰那夜,是真的命懸一線,如果不是簡寧上去,他隻能沒命。”

May說著說著紅了眼眶:

“回來以後,天氣不好,打雷暴雨一類的,他狀態就不好;思維會有些混亂,具體也說不清楚是什麽狀況。天氣一不好,他就往簡向導那裏跑;見了簡向導,狀態恢複跟平常一樣。”

“老賀總去世以後,他一個人頂著董事會那幫子老頭,舒坦日子就沒幾天,你看,現在人還在ICU躺著;楊老師,這些你也是知道的。所以我看他每次見完簡向導都精神放鬆,也就沒再阻攔。都是我的錯。”

May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往下掉。

簡寧靜靜地坐著,大理石雕像一般,麵色一如既往地蒼白。

May看了簡寧一眼,心生愧疚,但也隻能硬著頭皮往下說。

“這個合同,是木貢扭到腳後,隔天他找我們做的。他說,現在能對投標有助力,又能信任的人隻有簡向導,所以一定要把他拉進來。錢可以再賺,機會錯過就沒有了。”

“基本就是,他隻信任簡向導,這個專案裏隻有簡向導可以當自己的代理人。”魏律師補充了一句。

“我有谘詢過醫生,說這個大概率是創傷後應激綜合征,對簡寧就會有依賴性。”MAY補充道。

“他這種精神狀態,簽署的合同有效嗎?”楊教授轉向魏律師。

“賀總沒有去醫院診察,所以沒有帶法律效應的診斷書可以證明這件事。合同確實是合法的。”魏律師答複。

書房陷入一片沉默。

窗外的薔薇,在午後的暖陽裏搖頭晃腦,已經是午休時間,家屬院恢複了尋常的幽靜。

“如果我不簽呢?”簡寧終於是開口說話,語氣毫無波瀾,與平日無異。

“不簽賀氏就放棄投標,因為他不在的話,這個標基本是中不了。”May擦了擦眼淚;“這是賀煜的原話。”

“這不公平。”賀正遠脫口而出:“我是說對簡向導,怎麽能這樣架著人家。”

簡寧瞄了賀正遠一眼,賀正遠立刻噤聲。

“那你們的意思是,我一定得簽了。”

“我個人想法確實是這樣。”MAY老實回答。

“小賀總,你的意見呢?”簡寧問賀正遠:“我不簽的話,這些股份遲早有一天就是你的。”

“投標沒中,我哥會直接把我砍死,股份對我來說沒有意義。”賀正遠也老實回答。

簡寧一時無語,但想到賀煜平時訓賀正遠的樣子,他說得也不算錯

“合同我看下。”

簡寧接過魏律師遞來的合同,開始一頁頁逐條翻閱。

書房裏剩下紙張翻頁的聲音。

楊教授起身,開啟書房門,透透氣,也順路叫大姐換些熱茶來。

大姐心挺細,順帶著端了一盤熱乎乎的叉燒包給大家墊肚子。

可是誰都沒有胃口。

簡寧還在一頁頁地看著合同;楊教授隻喝茶,不說話。

“附加條款是八千米級雪山布點,首先從K1開始?”簡寧問魏律師:“這是什麽?”

“賀總說,你一定會問這個,他讓我回答你:這個是簡向導需要的。”

魏律師也是從老賀總一路跟著過來的,賀煜有些無傷大雅的舉動,他也不會多過問。

“知道了。”簡寧口氣仍然是一成不變的冷淡。

“在我簽完這份後,還有一份附加合同?”簡寧已經快把合同看完了。

“對,內容現在我不能透露,要在你簽完合同後才能給你,而且隻有你一個人能知道合同內容。”魏律師指了指MAY,“還有一封信,在她那裏,賀總要求在你簽完主合同後,和附加合同一起給你的。”

簡寧看完合同的最後一頁,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

“May姐,賀煜還有沒有說什麽其他的?”簡寧稍稍揚起下顎,俯視May。

“沒有了。”May被看得一驚,

“阿公,你的意見呢。”簡寧轉向楊教授,口氣平平。

沒等楊教授開口,簡寧接著說:

“我資質也當不起這樣大型專案的第一負責人,阿公來掛名吧。”

楊教授沒有回答他。

簡寧在書桌上找了鋼筆,就站在桌旁,開始往合同裏的簽字欄裏簽字。

“既然賀總送了這麽大的禮,那我就不客氣了。”

簽完了最後一頁合同,簡寧看了下合同時間,確實是木貢崴腳的隔天。

“那,那述標怎麽辦?”賀正遠的問題打斷了簡寧的思緒。

“阿公去。”簡寧轉向楊教授,理直氣壯。

賀正遠明顯鬆了一口氣。

“行吧,May你去準備下合同。”楊教授擰不過簡寧:“然後送一本完整的標書來。”

“謝謝楊老師。”May的語速明顯比剛來時放緩:“晚上我就給您送來。”

簡寧走出書房,到花園裏抽煙。

透過窗戶,他看到楊教授在和May握手告別,麵色還是凝重。

簡寧其實想問問May,賀煜狀況怎麽樣了,轉念一想,若是賀煜醒了,有心要找自己,那自然就會發訊息。

於是也就作罷。

簡寧抽完煙,沒有再進書房,而是直接回到二樓自己的房間,坐在課桌前,看著窗外發呆。

沒一會兒,就有人在敲門。

是大姐,她端著一盤草莓,說,這個是楊教授特意給你買的,中午都沒吃飯,你墊墊肚子。

大姐又塞給簡寧一個檔案袋,說是剛準備上樓時,書房裏個女經理要自己帶上來的,他們一群人已經先回去了,說晚上再來。

大姐說的女經理,指的是May。

簡寧接過東西,與大姐道謝後,又關起門來。

冬天是草莓上市的季節,個頭大,甜度高。

簡寧照例簡寧隻吃草莓尖,草莓屁股很快就擺滿了大半個盤子。

他開啟檔案袋,裏麵是附加合同,和一個信封。

簡寧抽出合同,開始翻看。

合同隻有薄薄的兩頁,內容很簡單。

賀煜把自己名下未抵押出去的賀氏股份,轉讓了一半給簡寧,也就是1%。

合同落款處,出讓人的簽字欄已經是簽下賀煜的名字,受讓人一欄空著,用鉛筆標註著簡寧的名字。

合同日期竟是木貢扭腳的當天。

那天下午,賀煜握著自己的手說,給他一個機會好嗎?自己也沒有拒絕。

簡寧有點愣神,想不出賀煜這又是要做什麽。

他開啟信封,裏麵隻有一張紙片,半張A4紙大;賀煜龍飛鳳舞的字跡,簡寧是認得的。

紙片上寫著:

簡寧:

這是聘禮,財産夫妻一人一半。

賀煜

簡寧覺得自己視線開始有點模糊,臉頰一陣溫熱;他拿起一個草莓,一口咬下去,卻是個草莓屁股。

簡寧一口一口地把它吃掉,確實是酸。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說:“你們兩個都從我房間滾出去。”明瑪還在震驚中,還一直在問賀煜,你們到底是在幹嗎?賀煜看著簡寧穿的灰色T恤,沒忍住嘴角稍稍翹起,他把明瑪推出房門,回答:“沒幹嗎,我就找簡寧聊聊。”然後他反手鎖上簡寧房間門。簡寧見驅逐無果,便又躺回床上,把被子往頭上一蒙,不打算再理賀煜。賀煜也沒有要走的樣子,他拖了一把椅子,靜靜地坐在簡寧床邊。他第一次進簡寧在拉魯的房間,房間佈置得很簡單,傳統的尼爾帕暖木色,床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