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7章

    

我手把手教你怎麽挪嗎?你和你哥不是同一個專業畢業的嗎?”賀正遠被嗆得大氣都不喘,抖著手,調整好基站位置,頭都不敢回,又問:“那,那這些位置,裝置能運得上嗎?”“這不關你的事,去重新調整估算表。”簡寧還是在站他身後,口氣冷淡。賀正遠開始調整估算表的數值和每個相關地方的說明,折騰了近一個小時,簡寧在他背後盯著電腦螢幕站了近一個小時。賀正遠回頭和簡寧說:“改好了。”頭一擡,簡寧正瞪著他:“有錯,自己檢查...(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7章

明瑪帶著簡寧的電子簽章密匙,搭乘最後一趟航班,晚上十一點達濱城。

十二月的濱城的夜已經是帶著涼意,簡寧與明瑪約在大學附近的燒烤店見麵。

臨近午夜,是燒烤店最熱鬧的時候,大堂裏人聲鼎沸,兩人選了個角落,隨便點了些菜。

“所以你現在是加德5G專案的負責人?”明瑪又看了下手機簡寧推送的合同檔案,再次確認。

“阿公掛的第一負責人,我資歷不夠。”簡寧回答。

明瑪叫了一小瓶白酒,一口氣灌了大半瓶,給自己壓壓驚。

“我提醒過你不要招惹他。”明瑪說:“你也從來不是處處留情的人。”

簡寧在登山圈名氣大,除了技術好和毒舌,還有第三個原因,就是長得太漂亮,在被高原紫外線曬得黝黑的人群中,顯得格外惹眼。

各種桃花明瑪是沒少攔,簡寧也一直都規規矩矩,除了賀煜。

“專案中標後,八千米高山首先布點K1。”簡寧開始從口袋摸煙。

“這個你能說了算?51%的股權話語權還不至於大到這個程度。”明瑪摸著酒瓶子提醒簡寧:“你小心被說以權謀私。”

“賀氏同意先布點K1,是我接受轉讓的前提條件,賀煜在合同條款有明確。”

“行吧。”明瑪愣了下,把剩下的半瓶白酒喝個見底。

簡寧開始抽煙,垂著頭,劉海太長,蓋住了眼睛。

燒烤店的女服務員開始上菜,見簡寧低頭抽煙,提醒道:“小哥哥,室內不能抽煙哦。”

“抱歉。”簡寧擡起頭,對服務員說。

“啊,那個,沒事,偶爾抽一根,沒關係,燒烤店味道本來就重。”服務員突然就紅了臉,回應得結結巴巴。

簡寧還是把煙滅了,他低頭看著剛送上來的烤蝦,蝦殼烤得金黃,點綴著青蔥,冒著香氣。

明瑪拿起隻蝦,酥脆的蝦殼和蝦肉一口咬下,他邊說:“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你在賀煜那裏有特例,就跟剛剛讓你抽煙的小姑娘那樣?”

“May說,她私下谘詢了心理醫生,可能是C4營地帳篷被吹跑,留下的創傷後應激,發病的時候混亂了。”簡寧還在盯著蝦看。

“我遇到的這類人也不少,沒一個他這樣的。”明瑪對於這個理由,不太信服。

“之前K1雪崩,第一臺上來的直升機就載著他,地震完不到一小時吧。要是真的病得厲害,他根本上不來。”明瑪說出自己的理由:“他還帶著應急物資,都是當下必需品,腦子混亂的話,做不出這些事。”

“他來得這麽快?”簡寧第一次知道這件事。

“對,和Ben。Ben做事情什麽風格你知道的,如果不是賀煜在,他可能帶上來的是草莓蛋糕。”明瑪撇嘴說道。

簡寧沒有再說話,開始吃蝦,酥脆的蝦殼與鮮甜的蝦肉混合出奇妙口感。

但還是剝殼的更好吃。

淩晨一點,剛送明瑪回酒店後到家。簡寧便接到May的電話。

電話裏May說,李嘉霆在找賀煜,他晚上跟葉二喝酒,對方漏了葉氏的競標價,比賀煜這裏少了近百萬,對方還在問賀煜的情況到底怎麽樣,一天都找不到人。

May一籌莫展,隻得硬著頭皮找簡寧看能不能有什麽辦法。

簡寧聽完,和May交代,讓賀正遠帶上電子投標書的原稿,到楊教授的實驗室碰頭。

這是賀正遠與簡寧的第二次交集。

賀正遠剛知道賀煜把專案轉給簡寧時,他覺得自己哥哥可能是真的瘋了。

等到中午在楊教授家見到簡寧後,賀正遠覺得這樣的行為理所當然;簡寧外貌無可挑剔,還有個業界泰鬥爺爺,隻可惜不是女生。

簡寧正站在賀正遠身後,指導他調整投標文字,實驗室的燈被簡寧全部開啟,照得賀正遠睏意全無。

簡寧要求賀正遠從K1與達瓦峰上各撤走一座基站,減少造價,重新調整路徑。

賀正遠回頭問簡寧:“簡寧哥,這樣覆蓋半徑會不會有問題?”

簡寧瞪著他:“少了一座基站,自然是要調整其他的位置,自己圈一下不會?鼠標需要我手把手教你怎麽挪嗎?你和你哥不是同一個專業畢業的嗎?”

賀正遠被嗆得大氣都不喘,抖著手,調整好基站位置,頭都不敢回,又問:“那,那這些位置,裝置能運得上嗎?”

“這不關你的事,去重新調整估算表。”簡寧還是在站他身後,口氣冷淡。

賀正遠開始調整估算表的數值和每個相關地方的說明,折騰了近一個小時,簡寧在他背後盯著電腦螢幕站了近一個小時。

賀正遠回頭和簡寧說:“改好了。”

頭一擡,簡寧正瞪著他:“有錯,自己檢查一遍。”

“錯哪裏了?我改下。”賀正遠隨口問。

“自己檢查。”

賀正遠感覺背後的人氣壓極低,他不敢違簡寧的意,隻能挨個挨個又重新開始,折騰了大半個鐘頭,改完最後一個字,還沒回頭,便聽到簡寧的罵聲。

“還是錯,你的腦子呢?再查。”

賀正遠現在覺得,自己哥哥一定是瘋了,不然怎麽會死死把著這麽兇的人。

在第三次檢查後,賀正遠終於是把投標文字修改清楚,天已經是開始矇矇亮。

簡寧沒有再訓他,讓他把檔案整理好,盡快送給MAY重新新增電子章後按時上傳。

“小賀總,做事多用心,你最終是要獨立,而不能總是靠著賀煜。”簡寧看著賀正遠,一邊把存標書的U盤遞給他:“你能這麽快就調整完標書,還是很棒的,以後多幫你哥分擔點。”

簡寧語氣與剛剛罵人時完全不同,柔和,帶著鼓勵,賀正遠大受鼓舞,當下保證以後一定好好做事。

這時候賀正遠又覺得自己哥哥沒瘋,選的人確實不錯。

投標檔案貼著死線按時提交。

May安排好航班,楊教授和簡寧一早便飛加德,準備第二天的述標。

簡寧說,自己通宵改標太累了,晚點再出發,讓阿公先走。

May沒辦法,隻得和楊教授先行出發。

明瑪和簡寧一個航班回加德,明瑪不知為何選了紅眼航班。

飛機準點起飛,簡寧靠著倚著舷窗,閉目養神。

明瑪碰碰他的肩膀:“一會兒下飛機,你去看下賀煜?”

“為什麽?”簡寧沒有睜眼。

“什麽為什麽,你不想看他。”明瑪說話向來不拐彎。

簡寧不說話。

“我幫你問了賀煜的情況,他還沒醒,但今天應該會轉到普通病房。我找了人,安排清晨的時間你去ICU看下他,這樣你就不會和他母親碰上。”明瑪補充道。

“我幹嗎要避開他母親?”簡寧嘴硬。

“那你們一起,白天你就去普通病房守著。”

“不去。”簡寧睜開眼,語氣堅決。

“你現在都不肯跟你阿公坐同一個航班去加德,卻為了賀煜的專案,大半夜跑回家找你阿公,當我是傻子嗎?”明瑪接著說:“就算你不是為了賀煜,但是你想賀氏K1布點基站的目的,是達到了吧?去看下他也是應該的。”

“要不是為了這個,我幹嗎選紅眼航班。”明瑪抱怨道。

簡寧又不說話。

飛機降落時,天剛破曉,明瑪安排好的車子,一路無阻地將兩人送到加德醫院。

車子剛在住院部門口停穩,簡寧就下車匆匆往大樓裏走;走兩步,纔想起自己都還不知道賀煜到底在哪裏。

明瑪告訴簡寧責任醫生的電話,說自己就在樓下等他,一會兒直接送他去酒店,等開標結果。

醫生如約在ICU門口等簡寧。

簡寧問醫生,賀煜情況怎麽樣?

醫生說,腦出血已經控製住了,血塊不大,可以自己吸收,現在病情也算穩定,但是病人估計受到的沖擊太大,還沒醒;正常情況下,今天白天就可以轉到普通病房。

ICU的空氣冰涼而壓抑,病床前各種儀器安靜地閃爍著亮光。

簡寧戴著口罩,站在病床前,看著賀煜。

賀煜頭上纏著紗布,閉著眼,呼吸平穩,像睡著了一樣。

他被照顧得很好,雖然臉色欠佳,但是下巴卻是剛刮完鬍子,幹幹淨淨。

醫生說,是他媽媽和弟弟昨天剛來整理的,因為早上就要轉普通病房,一些插管剛剛也撤下了。

醫生又說,你是他好朋友嗎?

簡寧想想,回答,算是吧。

醫生說,那你和他說說話,這樣可以加速他清醒。

說完醫生就離開了,留給兩個人獨立的空間。

簡寧一時不知道該和賀煜說什麽。

是說5G專案已經交標,中標的概率挺高,因為楊教授親自去述標。

還是說昨晚整頓了你弟弟,讓他以後懂事點,幫你分擔一些壓力。

或者說自己並沒有簽賀氏股權的轉讓書,合同可以還他,那封信留下。

最後,簡寧俯身,靠在賀煜耳邊,輕聲說。

“賀煜,你到了加德,還沒跟我報平安。”

賀煜依舊安靜地躺在病床上,無法回應。

簡寧又站了會兒,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這時,病床邊的機器突然嘯叫起來,滴-----的報警。

簡寧一下轉回身,不知所措。

醫生聞聲跑過來,迅速檢查了儀器,回頭對簡寧說,沒事,病人可能快醒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行三人進了餐廳,都站了起來,很高興。王健四十多歲,身材壯實,他直接走向前,擁抱了明瑪,然後轉身就緊緊地抱住簡寧,手還在他背上狠狠地拍了幾下:“簡寧啊,怎麽瘦了啊。”“累的,專案折騰死人。”簡寧少有地開口抱怨:“王總這次指揮安排,多留點空隙給我休息。”王健哈哈地笑了起來:“安排你在廚房做飯怎麽樣。”汪洋站在邊上笑眯眯地看著簡寧:“我申請明天就回家,這個專案做不了。”簡寧冷著臉:“你吃過我做的東西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