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28章

    

瑪打斷了兩人的對話,訓了簡寧一句。在西部登山圈裏簡寧名氣挺大,一是技術精湛,二是嘴毒。明瑪時不時都要教訓他幾句,避免他嚇到客戶,比如現在。賀煜雖然沒有回應,但前進的步伐明顯又加快了一些。沒人願意長眠在雪山裏。破曉。天色已經轉亮,無盡的白雪重新成為天地間的主宰。一切保持著寂靜,除了風的呼嘯和賀煜沙啞的咳嗽聲。賀煜走在最前頭,他時不時偷偷回頭瞄下簡寧,因為擡著被救者,他的前進速度明顯變慢。突然,擔架停...(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8章

“我去通知他的家人。”簡寧說,之後便轉身匆匆離開。

走到電梯廳,電梯正在上行。

簡寧隻覺得慌亂;平日在處理七八千米雪山上處理各種事故時,自己從來都是四平八穩。而現在他隻想盡快離開。

他摘下口罩,低頭給明瑪發微信:

【二哥,車開到住院部門口接我。】

電梯門開了,簡寧沒顧上先出後進的禮節,低著頭便往裏走。

卻與一名出電梯婦人撞上,對方被撞得往後退了一步,簡寧趕緊扶住她,直說抱歉。

婦人挺有氣度,笑著說,沒事,然後擡頭看了眼簡寧,便呆住了。

出衆的容貌給路人帶來的沖擊的情形,簡寧已經遇到過太多次,他不以為意,與婦人禮節性微笑後,按下電梯關門鍵,徑直下到一樓。

明瑪的車在門口等著,簡寧三步兩跨地上了車,碰地關上車門。

“什麽事這麽急?”明瑪問他。

“賀煜可能要醒了。”

“那是好事,你跑什麽?”明瑪問:“你是怕他又跟雛鳥一樣貼著你嗎?”

“不知道。”簡寧沒好氣的回答。

霍玲站在ICU自動門前,等醫生出來交代今天轉病房的注意事情,但她有點心不在焉,剛剛在電梯廳遇到的漂亮青年,她覺得眼熟,卻一時想不起是誰。

ICU大門被開啟,醫生走了出來,見到霍玲挺開心,說,阿姨您來得挺快。

霍玲說,什麽挺快,我是來問問今天轉病房我們這裏要做些什麽。

醫生也沒太在意,笑嘻嘻地說,你兒子醒啦,剛剛他朋友來的時候醒的。

霍玲欣喜萬分,也沒顧上什麽朋友會大清早來探病,跟著醫生,進到病房去看賀煜。

賀煜竟在掙紮著想要下床。

醫生一把攔住他,說腦出血剛止住,不能有大動作,然後讓賀煜趕緊躺下。

賀煜的精神看著也不是太差,見到霍玲的第一句話便是:

“媽,手機給我。”

霍玲沒搭理他,醫生說先出ICU,到了普通病房再說,現在不合適。

賀煜隻能按著醫生的要求,躺回病床上,被推入普通病房;雖然他本意是想自己的走的,醫生說,不行,再體壯如牛都不行,現在隻能平躺。

加德經濟發展一般,就算是高階單人間病房,也隻是普通裝修,幹淨簡單,唯一的亮點是窗外對著連綿的山脈,正值冬季,白雪皚皚。

賀煜終於是拿到電話了,他躺床上,躺久了腦子反而有點昏沉沉的。

他翻翻手機,應用上都是未讀小紅點,他懶得點開,直接先打了簡寧的電話。

簡寧沒有接。

賀煜又聯絡到May,問:“May姐,簡寧呢?”

“簡向導應該在來現場的路上,他乘坐的紅眼航班,清晨纔到。”May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雀躍:“賀煜,你醒啦。感覺怎麽樣。”

“還行,投標怎麽樣?”賀煜接著問

May在電話那頭吃吃地笑:“投標挺好十拿九穩,簡寧改過的競標價,剛好就比葉氏低了一點;現在楊教授在述標,我估計裏麵專家要崩潰好幾個,好些是楊教授的學生呢。”

賀煜聽了覺得不可思議,楊教授本來是連顧問都不願掛名,現在竟然在述標。

“述標人是楊教授?”賀煜確認道。

“對,他是簡向導的阿公。”MAY的聲音依然雀躍。

“他是簡向導的誰?”賀煜再次確認。

霍玲恰巧拿了些水果進病房,聽到賀煜說楊教授三個字,突然就想起那個漂亮青年是楊教授的孫子,姓簡。

賀煜還在和May說話:“轉讓專案負責人合同簡寧簽了是吧?”

“對。”May回答。

霍玲比了個掛電話的動作,示意賀煜停下。

賀煜按著她的意思,和MAY道別,臨了還不了一句,看到簡向導叫他給我打電話。

“你和楊教授那個孫子很熟?”霍玲問賀煜。

賀煜在想要怎麽回答,熟,準備要開花結果的熟。

霍玲不等賀煜開口,便接著往下說:“你剛醒,本不該馬上和你說這些。但我聽著你和那孩子挺熟的樣子,還是先和你說了吧。”

霍玲站起身來,拿著暖壺倒了杯水,捧在掌中,像是給自己鼓氣似的,然後開口:

“那姓簡的孩子並不是楊教授的血親,他的母親是楊教授的學生,也就是我的學妹;在K1基站布點測試時,和丈夫雙雙失蹤。孩子成了孤兒,楊教授便接來養身邊當孫子養了幾年。”

“他父母在K1失蹤,我知道的。”賀煜問翻了個身,看著窗外的雪山,“我也猜到他多少賀楊教授有點關係,但是沒想到還算是親密。”

霍玲又喝了口溫水,才又接著開口:

“我要說的重點不是這些。重點是,他母親的死因,是因為實驗室出來的資料,一直和現場不匹配,但任務時間緊張,不得不直接現場取樣,便出了事故。當時專案實驗室的負責人是楊教授和你爸,兩人都沒有發現資料的異常,一直堅持實驗室沒有問題,是悲劇的起因。”

霍玲看著賀煜的臉色越來越差,接著說:“後來楊教授扛走了全部責任,並領養了那個孩子,這件事一直他耿耿於懷,無法和楊教授和解,初中沒畢業,便轉去加德讀書了,他爸爸的尼爾帕朋友做了臨時監護人。”

“所以簡寧母親的失蹤,和我爸的疏忽有關係,但是簡寧一直不知道,以為隻有楊教授?”賀煜問霍玲:“是這個意思嗎?”

霍玲回答:“是。”

賀煜望著窗外的雪山出神,霍玲等了會兒,見他沒有再說話,便離開了病房。

這雪山,是真的亮得刺眼。

下午三點來鐘,競標結果公佈。

賀氏集團中標加德5G專案。

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賀氏集團的實力,中標是在情理之中;但楊教授作為第一專案負責人,並同時述標,確實在意料之外,打得葉氏科技毫無招架之力。

賀煜翻了翻手機微信裏的各方祝賀,獨缺簡寧。

霍玲的話,賀煜想了一個早上,無解。

他想象不出,簡寧知道真相後會是什麽樣的態度,索性決定就先做一隻鴕鳥,頭埋沙裏,能過一天是一天。

賀煜想,這應該是自己這輩子做出的最沒有擔當的決定。

但自己確實是捨不得簡寧。

他開始給簡寧打電話。

電話很快便接通了。

“賀總。”簡寧的聲音一貫清亮。

“你怎麽沒來看我。”賀煜開口就問。

“看了,你躺著沒動。”簡寧說。

“我動了,你跑掉了。”賀煜笑道。

“沒有的事。”

“是嗎?那是誰在質問我,到了加德沒有報平安?”賀煜開始笑出聲來,聲音低沉。

電話那頭一片沉默。

“寶貝?簡向導?”

“所以,你早上其實醒的是吧?”簡寧反應過來。

“拔管的時候醒的,隻使不上勁,動不了。”賀煜解釋道:“你跑什麽?”

“他們說你腦子有病,每次半死不活醒過來,看到的第一個人就跟小鴨子看到鴨媽媽一樣,會跟在屁股後麵跑。”簡寧沒有好口氣。

“誰膽子這麽大,這麽胡說八道的,把我們簡向導膽都嚇破,跑那麽快。”賀煜已經樂得腦袋又開始疼了。

“May姐和明瑪。”簡寧也在電話那頭笑。

賀煜彷彿又看到簡寧淺淺的臥蠶在自己眼前晃。

“我明天就把May姐開除了,明瑪你自己揍一頓,可以嗎?”

電話那頭,簡寧笑出聲來。

“我很想你,簡寧。”賀煜低聲說道。

“晚點吧,等投標這裏事情處理完,我就過去。”簡寧輕聲回複賀煜。

“好。”

加德的冬天,日落得早,六點多天便全黑了。

賀煜躺床上翻來覆去,簡寧還沒有來。

發了微信,沒有回複。

賀煜又開始打電話,竟然是關機。

這年頭,還有專案負責人電話關機的,太不敬業了,賀煜心裏想。

然後May,來了電話。

她說,賀煜,簡寧被帶走了,所有的通訊裝置全部暫存檢查,有人舉報簡寧利用在測繪的職權與賀氏有利益交易,違規投標,要求投標作廢,重新競標。

賀煜一愣,開始罵開:都不用想,這種愚蠢的事情,隻有葉二幹得出來,你現在就找人,幫我給他綁過來,找李嘉霆,把他灌醉了,直接帶到加德來。

賀煜說,他這些破招,我早就防著了,沒想到他真的這麽蠢。委屈我們簡向導一下,晚點我就去把他接回來。

問話室,四麵白牆,簡單的一張辦公桌,兩頭都坐著人。

簡寧看著對方一頁頁翻閱著對方遞過來的資料。

對方說,請簡向導來,兩件事情。

一是有人舉報你和賀氏有權錢交易,違規投標,這個我們粗查了下,沒有什麽問題,等詳細的報告出來,簽下字就可以走了。

二是有人舉報,賀氏集團在幾年前K1基站布點時候,實驗室資料出錯,造成不必要的人員損失,當時的實驗室的負責人是楊教授和賀波,也就是現在賀氏董事長賀煜的父親。賀波已經去世,他們認為楊教授作為專案負責人存在瑕疵。

“當時實驗室負責人除了楊教授,還有賀波?”簡寧突然問道。

“對,賀波是專案第一負責人。”對方回答。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年三十七歲,從小就帶著他長大,跟親弟弟一樣看著;你們年輕人要怎麽談戀愛,我不反對,但是要節製節製。”“上高海拔,忌諱的就是感冒咳嗽,前天我是告訴你去倉庫找簡寧,但我沒叫你們在倉庫廝混一夜”“現在是登山季,要不是K1專案拖著,他隨時都有可能被叫上山,你看他那個樣子怎麽上山?然後你咬他做什麽?”賀煜沒想到明瑪的憤怒是如此的直白,但他總不能和明瑪說在倉庫廝混一夜是簡寧挑的頭,自己本來隻是想找簡寧談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