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章

    

問MAY,醫院在哪裏,我過去看看。你帶他好好檢查,別有什麽後遺症,影響木貢的職業生涯。MAY報了醫院的名字,說不用擔心,沒什麽大礙。賀煜擔心的是,萬一有什麽問題,簡寧估計要砍死自己。賀煜趕到醫院時,木貢的骨科檢查報告已經列印出來,確實沒有事,隻是輕微扭傷,靜養一個星期就好。木貢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說:“賀總,給你們添麻煩了。”“你沒事就好。”賀煜把車開到急診門口:“我送你回酒店。已經挺晚了,MAY你...(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章

賀煜頓了下:“是,再怎麽也是條人命。”

“第一、到C2營地最快三小時,中途若有意外再缺氧,肺部損傷會不可逆,甚至死亡;第二、直升機單趟六萬人民幣,你需要和對方確認;最重要的是,她現在也完全走不動。”簡寧迅速把問題梳理清楚,拋給賀煜。

高海拔救人,並不是有錢就能辦好的事。

“直升機費用我付;其他麻煩你們想辦法,明瑪向導請通知裁判組我們棄賽。”賀煜語氣客氣又不容置疑。

賀煜低頭等待簡寧答複,他的頭燈映亮簡寧睫毛上的霜花,霜花閃著亮光一動不動。

簡寧確實不想動,真要救,隻能自己和明瑪擡人,賀煜必須自己獨立完成下到C2營地的這段路程。

這風險不小,半程稍有閃失,也許賀煜和女登山的命都要留在達瓦峰。

這時,扣在肩上的手緊了緊,簡寧聽到賀煜對自己耳語:“且不說是一條活命。就算拖下去的是一具屍體,對她家人也是個慰藉。”

簡寧霎時擡眼,看向賀煜。

這是他第一次在達瓦峰上聽到客戶說這樣的話。

大部分情況下,因為資金和技術限製,攀登者遺體都是長眠於冰雪之下。

家人的慰藉,不過是個縹緲的存在。

恰巧,賀煜也正低頭看著簡寧。

簡寧的雙瞳幽深帶著與常人不同的黑藍,像是萬古冰川深處的冰隙,透著幽光。

睫毛上的霜花突然輕微地抖動起來,賀煜聽他清亮的回答。

“好。”

明瑪與女登山者溝通後,對方同意支付兩萬人民幣作為報酬,運送自己回C2營地,換上新的氧氣後,簡寧從自己揹包中掏出一副簡易擔架,將她固定在擔架上。

“你背個擔架不重”賀煜一副不可思議地問。

攀山時,因為缺氧體力消耗巨大,每個人都是盡量減少負重,而簡寧卻額外背個擔架在身上。

“原本是給你準備的。”簡寧口氣一如既往的冷淡。

“半路什麽能時候用到這個?”賀煜不解。

“需要拖下去的時候。”

“別胡說。”明瑪打斷了兩人的對話,訓了簡寧一句。

在西部登山圈裏簡寧名氣挺大,一是技術精湛,二是嘴毒。明瑪時不時都要教訓他幾句,避免他嚇到客戶,比如現在。

賀煜雖然沒有回應,但前進的步伐明顯又加快了一些。

沒人願意長眠在雪山裏。

破曉。

天色已經轉亮,無盡的白雪重新成為天地間的主宰。

一切保持著寂靜,除了風的呼嘯和賀煜沙啞的咳嗽聲。

賀煜走在最前頭,他時不時偷偷回頭瞄下簡寧,因為擡著被救者,他的前進速度明顯變慢。

突然,擔架停了下來,賀煜拄著冰鎬,回頭望去。

簡寧扯下防風麵罩,喘著氣,蒼□□致的麵孔竟滿臉淚痕。

“簡向導,沒事吧?”賀煜一驚,往簡寧靠近一步。

簡寧黑藍的雙眸盛滿水光,本應是我見猶憐的場景,他的眼神卻像刀一樣剜過賀煜。

“快走。”簡寧催促到,然後拉下額上的護目鏡,遮住了大半張臉。

三人在午後到達C2營地。

C2營地建設在6500米平坦的雪石灘上,是犛牛運輸能到達的最後一個營地,各種補給,通訊設施配備齊全,方便中轉。

兩臺救援直升機準點在C2營地等待,女登山者被直接擡進機艙,直接往綜合醫院送。

賀煜症狀較輕,先送往山腳的拉魯醫院。

直升機螺旋槳開始緩緩啓動,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賀煜爬上直升機後座剛坐下,回頭便看見簡寧戴著護目鏡跌跌撞撞地跟著自己,爬進機艙,張著雙手,摸索地在自己身邊的空位坐了下來。

賀煜見他不太利索的樣子,大聲問道:“你怎麽了?”

簡寧摘下護目鏡,淚水順著臉頰不停地淌下,他閉著眼回答:“雪盲,眼睛看不見。”

螺旋槳的噪音太大,賀煜沒聽清簡寧的回答,他往簡寧身邊挪了挪,靠著他的耳邊又問了一遍。

簡寧皺著眉,從副駕駛椅背摸下降噪耳機,閉著眼遞給賀煜,說:“別吵,帶上。”

拉魯縝建在海拔2800米半山處,是進入高原山脈的門戶;同時也是尼爾帕人的聚居地。拉魯有個小型機場,隻能容納

超小型飛機,或者直升機;還有個小型醫院,供高原山脈地區病患中轉應急用。

海拔下降到三千米,賀煜的不適症狀已經緩解了大半,直升機挺穩後,他先下了機,然後轉回身,伸手扶住簡寧的小臂,攙著他出艙門。

稍做猶豫,簡寧擡手扶著賀煜的肩膀,摸索地往艙門走。

賀煜感到簡寧把整個人的重心,交到自己手中;他握住簡寧的小臂,微微用力,攀登服的包裹下,掌中的手臂出乎意料的纖細,隨著簡寧下機艙的動作微微顫抖著。

賀煜垂眼看著簡寧被淚水打濕的臉頰,幾近貼到自己的胸口,然後,聽到他輕聲地對自己說:“謝謝。”

接診的醫生迅速將兩人帶到不同科室檢查急救,一番檢查後,賀煜被確診為高原肺水腫,還有胸口撞擊外傷,可能會有非常細微骨裂,X光照不出來,得用CT複查,但沒大必要。

醫生說,大概率是垂降的時候摔的。

賀煜看了下胸前淤血的位置,這是在C4營地被簡寧一肘頂的,這麽纖細的人,力氣倒是不小。

隨著海拔降低,賀煜的不適症狀已經緩解了大半,他倚靠在病床上,刷著手機,對於他比葉氏晚了一天下山,還被直升機直接拉到醫院的競速結果,網路上隻有嘲諷。

賀煜看著心裏不痛快,隨手劃走頁麵,躺床上思索著;基站專利使用權丟失,也隻能想別的方法補足;基站本身優化難度大,那隻能從選址下功夫。

賀煜想到一個人,簡寧,他的攀山技術,恰好可以在複雜地形布點上派上用場。

他拿起手機給明瑪發了條微信:

【明瑪向導,方便給我簡寧微信嗎?公司基站布點需要人才,想問問他閑時有沒有興趣一起合作。】

等了好些時候,明瑪沒有回應。

但李嘉霆卻給自己來了衛星電話,說,寶峰的人找了自己,說賀煜這次失利和八千米海拔救人有關,並不算公平;就把今天八千米海拔沖頂路況的視訊就交給賀氏競速團隊,讓他自己根據情況處理。

李嘉霆在電話那頭激動地哇哇叫:“賀煜,好大一份禮,我已經直接安排熱搜了,三分鐘後去刷頭條,讓我們一起幹掉葉家老二葉挺文。”

李家控製著一個龐大的新媒體集團,李嘉霆對付網路輿論自有一套,賀煜將信將疑地刷起頭條熱搜,下拉更新,幾分鐘後,一條新熱搜躍入眼簾:

熱一:#葉挺文跨過傷者見死不救#,後麵還帶著個“熱”的紅色小圖標。

點開一看,內容是一段幾十秒的視訊:

達瓦峰山脊雪厚陡峭,葉氏團隊三十多個人排著隊沿著路繩緩緩前進,每個人都擡腳跨過一個橫躺在路上的人往前走,未給予施救;葉挺文邁過時,躺著的人甚至擡手拉了他的小腿,他卻視而不見。

排在葉氏團隊後,幾十名登山者暫緩前進,等待沖頂達瓦峰。

賀煜仔細一看,擋住他們的正是自己救下的無名向導,黃色的羽絨服半卷著,橫躺在路繩邊。

視訊下的評論一片憤怒:

“冷血淡漠就是葉氏科技取勝的秘籍”

“留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那等死,就為了所謂的勝利。這就該釘上恥辱柱。”

“見死不救是葉挺文的極限運動精神嗎?他玷汙了雪山!”

網路評論一邊倒的都在批評葉氏團隊未對向導伸出援手,大部分人都是在諷刺葉挺文不配取得競速勝利。

幾分鐘後,詞條後紅色的“熱”的小圖標,變成了深紅色的“爆”。

葉挺文負麵輿情可能會影響裁判對結果的判定,對賀煜是天大的利好。

寶峰果然是送了大禮。

自從前天到達C4營地等待視窗期沖頂,賀煜已經超過48小時沒有閤眼,他瀏覽著視訊下的評論,迷迷糊糊地睡去。

賀煜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上午。

賀煜往床頭的手機伸手,打算聯係自己的秘書MAY姐,手一伸就覺得心口硌得慌。

伸進衣服裏一摸,有串東西半掛在抓絨衣的內袋上,靜靜地貼在自己心口處,賀煜掏出來一看,是串血紅的小珊瑚佛珠。

佛珠透著暗血紅的光澤,珠子不大,不到半厘米,用同色的繩子串起來,打了牢固的雙結,沒有任何多餘的裝飾。

賀煜認出這是簡寧腕上的佛珠,第一次見到簡寧的情景又在腦海中回放。

賀煜幹脆起床在病房衛生間裏洗了個澡,神清氣爽後,他覺得肚子餓,需要找些吃的,便開始在醫院內遊蕩。

經過診室,門虛掩著露著條縫,簡寧竟靜靜地靠牆坐著,雙眼纏著紗布,換了身幹淨的衣服。

賀煜正想推門,診室裏有卻另外一個人開口說話。

“統計到昨天,達瓦峰一共有12個人遇難,還有一些失蹤的還沒加進來。今年遇難人數要破紀錄了。”

簡寧沒有應答,仰頭靠在牆上,擡起手摸索著纏在眼上的紗布。

“方隊,也還沒找到。”對方接著說,口氣低落。

簡寧開始拆自己眼上的紗布,他指尖繞過而後,摸到紗布交纏的起點,一圈圈地解下,細長柔軟的紗布在他骨節分明的指間纏繞,紗布有點長,有的還繞在眼上,有些隨意地落在唇邊,唇色殷紅。

簡寧開口道:“在6500米往冰瀑的路線西側,營地邊緣往前200米,西側有小片冰壁突起。”

“什麽?”房間裏的人驚訝道。

“你的朋友方隊,就靠在冰壁後麵。”簡寧口氣寡淡。

“你確定?”

“確定。我離開冰瀑往C4去時遇到的,他的羽絨服已經不在身上,脫下來丟在一邊。”簡寧說:“已經不行了。”

“怎麽不拉他一把?”對方語速加快,聲線擡高。

纏在眼上的紗布被簡寧拆地剩下最後一圈,邊緣的藥水已經幹了,貼著麵板,不太容易拿下,他稍稍用力扯了下紗布邊緣,紗布逐漸鬆開。

“沒救的。”簡寧回答,還是一副冷漠的口氣。

對方揚起手,一個耳光直接打到簡寧臉上,眼上的紗布落在地上。

簡寧頭一偏,猛地擡起眼,眼底通紅,與門外的賀煜四目相對。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色欠佳,但是下巴卻是剛刮完鬍子,幹幹淨淨。醫生說,是他媽媽和弟弟昨天剛來整理的,因為早上就要轉普通病房,一些插管剛剛也撤下了。醫生又說,你是他好朋友嗎?簡寧想想,回答,算是吧。醫生說,那你和他說說話,這樣可以加速他清醒。說完醫生就離開了,留給兩個人獨立的空間。簡寧一時不知道該和賀煜說什麽。是說5G專案已經交標,中標的概率挺高,因為楊教授親自去述標。還是說昨晚整頓了你弟弟,讓他以後懂事點,幫你分擔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