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0章

    

掉比賽,對你們口碑也沒好處。”賀煜啞著嗓補充道。沉默了幾秒後,明瑪回複:“知道了。”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帳篷被暴風雪吹得劈啪響。當猛烈的陣風第四次把帳篷壓得快貼地時,帳篷杆斷裂了。賀煜被狠狠地壓在防潮墊上,防潮墊下冰棱頂得背脊生疼。賀煜咳得上氣不接下氣,氧氣已經斷供很長時間,大腦裏那輛碾壓自己的火車來回兜轉得愈發瘋狂。風雪太大,以至沒有向導能帶補給上來。賀煜有點絕望,開始對著帳篷釘祈禱,祈禱它可以在...(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0章

賀煜已經有兩個多月沒有見到簡寧,確切的說是76天。

他想,拉魯的冬天一定很冷,把人都窩胖了。

簡寧看起來,長了點肉,下顎線不再像先前那麽鋒利,帶著些嬰兒肥;炙紅的沖鋒衣,映得臉色紅潤,整個人也跟著顯得親切溫潤起來,不似幾個月前的削瘦淩厲。

簡寧上臺後,微笑地與領導逐個握手。

臺上認識簡寧的領導都很喜歡他,因為他業務強幹,辦事伶俐;第一次見到簡寧的領導也挺喜歡他,因為他長得好看親切。

現場氣氛一片祥和歡樂。

簡寧走到賀煜麵前,伸出手,微笑著說:“賀總好。”

賀煜看到簡寧微微鼓起的臥蠶,不由自主跟著笑,輕輕地回握他的手:“簡向導好。”

然後放開。

簡寧開始講話,聲音清亮,一如既往。

之後便是領導大合照,王秘書站好後,喊簡寧:“簡向導,你別站太邊上,你是我們的主力,趕緊的,來站到中間來。”

王秘書拉著簡寧,往賀煜邊上一塞:“來,你們兩個站一起,祝你們再次合作愉快,珠聯璧合。”

賀煜哈哈地笑了起來,簡寧看著他,也跟著樂:“賀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賀煜看著簡寧黑藍色的深眸,笑著回答。

兩人笑臉盈盈,站並排。

西部地區的登山季,一般是從四月開始,為了保證K1重測的專案進度,隻能將通訊基站布點的工作提前,高山協作便從三月提前啓動。

按尼爾帕的傳統,每一年新的登山活動開始,都要先在提那寺舉行盛大隆重的祭祀祈福,祈禱一切平安順利。

今年K1重測專案事關重大,王秘書便安排所有的參與專案的團隊都參加祈福儀式,時間就在啓動儀式結束以後,立刻由專車將人員送至提那寺。

黑色大G被賀煜拖運到加德,這車他開得順手,專案啓動後,很多現場路況都不好,有輛好用的車子事半功倍。

賀煜要自己開車去提那寺,他也沒問團隊其他負責人要不要跟車,畢竟坐董事長的副駕駛令人不自在,於是約好時間在提那寺碰頭。

黑色大G孤獨地在公路上前行,提那寺的訊號不好,無法導航,賀煜還記得去提那寺的路,簡寧在這條路上曾經是自己的導航。

當時公路兩側一片秋色金黃,喧囂熱鬧;而現在冰雪初融,山石裸露,冬草枯黃,一派寂寥。

當時簡寧車開著開著便情緒崩潰了,趴在自己懷裏哭到天黑,而現在賀煜獨自駕車,愈發麻木。

突然一輛大紅色的車子擦著黑色大G後視鏡超車往前,車速極快。賀煜定睛一看車牌,是自己送簡寧的路虎攬勝。

路虎開得飛快,紅色的閃電般,一下就消失在公路的轉彎處;賀煜不假思索,一腳油門追上去。

通往提那寺的山路盤蜿蜒曲折,一紅一黑兩臺車子,穿梭在巍峨的山巒之間;路虎並沒有要減速的意思,越開越快,賀煜開著黑色大G緊跟不放。

賀煜記起北池派對的晚上,自己緊隨簡寧後墜入的夢境。

他記得小屋空氣中溫蘊的霧氣,纏綿婉轉;記得懷裏冰涼被貼熨得溫熱,記得窗外的雪峰頂端,一點金光閃現,瞬間擴大,最終將自己吞沒在無邊無際的灼熱夢幻之中。

賀煜回神,握方向盤的手心開始有些潮濕,路虎的速度過快,盤山公路險峻,確實危險;賀煜伸手點開中控連結的手機,打算給簡寧打個電話,讓他減速。

管他幾個月沒有聯係。

賀煜剛想開口撥號,前車卻開始慢慢減速,賀煜立刻也跟著降下速度。

提那寺到了。

路虎打了個九十度彎,進到提那寺空蕩蕩的院裏,熟門熟路地在角落停下;大G緊隨其後,賀煜沒熄火,便迅速下車,他有點生氣,覺得簡寧車開得太不要命。

路虎也沒有熄火,賀煜徑直走到駕駛室一側,敲了敲車窗的反光玻璃。

車窗立刻降下,何梓其在駕駛座裏,笑著喊他:“煜總,好車技。”

賀煜愕然。

像充滿氣的氣球被針紮了一下,然後一切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煜總,怎麽沒人誇過你車技好嗎?”何梓其看著賀煜盯著自己,麵色越來越差。

“是簡向導把車子還我的,他簽字的。車款我也一分不少地打回加德通訊公司了。”何梓其開始解釋;“錢我一分沒少,他自己找我的,不信你去問簡向導。”

“你來這裏做什麽?”賀煜不想再繼續她的話題。

“我來參加祈福啊。”何梓其理直氣壯,手裏拿著個深綠色的小袋子。

“今年我們何氏食品是寶峰的贊助商。”

賀煜還是盯著何梓其。

何梓其知道他的意思,不太好意思地說:“對,我家那些吃的是不太適合寶峰,都是垃圾食品,所以我給他們準備的是凡士林和防曬霜,男生在山上也要整整齊齊。”

何梓其把自己手上的深綠色小袋子開啟給賀煜看。

賀煜轉身就走,他記起這個姑娘腦迴路異於常人。

何梓在他身後,結結巴巴地喊:“煜總,不,不要凍結給我家的注資。”

賀煜沒理她,他又坐回自己的大G裏,其他人都還沒到,院子裏除了自己的大G和何梓其的路虎,賀煜還看到一臺車。

那是自己第一次來提那寺開來的破吉普,簡寧嫌髒,不肯坐,兩人坐著簡寧的路虎回到拉魯,而這臺破吉普,便掛著一身泥被遺忘在這裏。

半小時後,賀煜看到簡寧,他剛下車,和其他尼爾帕一起,從大巴車下來,炙紅的沖鋒衣已經換下,穿著平時他慣穿的黑色軟殼,午後的陽光給他的烏發鍍上層金光。

黑色的大G總是可以吸引衆人的目光,下車的尼爾帕都看得目不轉睛,賀煜降下駕駛室的車窗,望著簡寧。

簡寧若無其事,和人說笑著,踏入寺內。

賀煜確定簡寧是看到自己的。

他記得簡寧平時很少和人說笑,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例外,但今天看來是錯了,確實太久沒聯絡了。

大巴車一臺接一臺地將人送至提那寺,祈福儀式即將開始。

三月初春,天空湛藍,五色經幡從寺院的高點向四周延伸開來,縱橫交錯,幡隨風動;誦經聲與經幡飛揚聲交織四起,飛鴉盤旋。

祈福儀式開始。

賀煜隨著僧人的引導,踏入寺內,跪坐於蒲團之上,垂眸祈禱。

尼爾帕排在祈福佇列的前排,簡寧作為核心前鋒排在他們首位,他們是開路者,理應受到優待。

寶蓋莊嚴,佛幡低垂,鬆香彌漫。

僧人低聲詠唱,鐘鳴悠揚。

年邁的僧人身披金色祖衣,站在簡寧身前,吟誦祈福。

賀煜擡起頭,在繚繞的鬆煙中,看著僧人為簡寧的肩上抹上祈福的青稞麵。

簡寧擡起自己的左手,僧人將一串深紅色的珊瑚珠纏繞在他白皙的腕間。

僧人說:“祝你平平安安,長命百歲。”

賀煜心底也跟著說:“祝你平平安安,長命百歲。”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

賀煜坐在濱海總部董事長辦公室裏,看著事故車輛報告皺著眉頭。

報告顯示他在加德翻車事故搭乘的車輛,橫軸被人為破壞過,所以才會失控墜入山穀。

MAY坐在賀煜對麵,她說事故警方還在偵查,西部子公司的人警方已經都查過一遍,都沒有問題,所以大概率是司機本身就不幹淨,警方還在調查。

賀煜說:“知道了,我的大G幫忙再從加德運回來。”

MAY覺得驚訝:“你之前不是決定K1專案啓動後就要常駐加德的嗎?車子還要再拖回來?”

“對,阿遠留在那裏就夠,他有他自己的車。”

“好。”MAY也沒多問,掏出手機,傳了幾張照片給賀煜。

賀煜一看,是前天專案啓動會上的領導合照。

照片裏他和簡寧並排站一起,一個穿著黑色的西服正裝,一個穿著炙紅色的沖鋒衣,兩人笑臉盈盈。

賀煜想了想:“MAY姐,讓樓下圖文中心列印張合照出來。列印最大的尺寸。”

“收到,要做什麽用,需要裱框過塑嗎?”MAY回答得周全伶俐。

“都不用,盡快給我就行。”賀煜說:“沒事你也回去吧。”

“好,”MAY離開辦公室前,把事情都交代完成,便離開了。

沒一會兒,圖文中心的文員把照片送了上來,賀煜拿起剪刀,哢哢地開始剪照片。最終,其他領導都被他剪下來丟到垃圾桶中,唯獨留下了他和簡寧,彷彿是單獨的合照。

賀煜看了一會兒兩人的合照,然後嘆嘆氣,開啟抽屜,把照片收到抽屜的最裏側。

------------------------------------------------------------------

佛經引自:《妙色王求法偈》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一把呢?”丹普還在堅持。“你覺得來得及嗎?”簡寧反問。丹普雙唇顫抖,突然鬆開手,簡寧猝不及防,重重地摔在椅子裏,後腦勺砰地磕在牆上。賀煜把佛珠塞進褲子口袋裏,沖進診室,麵對丹普,橫在兩人之間,賀煜手伸出一隻手抵在丹普肩膀,拉開他和簡寧的距離,另一隻手往後護住簡寧。簡寧用力推開賀煜,坐正身子,頭微微擡起,臉微側,一副鄙夷的神情望向丹普:“與其整日要我在死亡線上拉人,丹普,你不如去反省今年達瓦峰多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