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1章

    

下氧氣麵罩,喘著粗氣問:“你沒事吧?”簡寧一手抓著冰鎬,一手抵住賀煜胸口,膝蓋發力頂了下賀煜:“你先起來。”賀煜這才反應過來,翻身從簡寧的身上下來,貼著他坐下。簡寧也坐起來,理順打結的安全繩後,轉過頭,冷冷地看著賀煜說:“下次再咳,抓緊路繩。”羊絨防寒麵罩下,簡寧隻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睛,麵罩邊緣細小的絨毛帶著雪霜,貼著眼簾。簡寧眼睛被雪霜凍得難受,用力地眨眨眼。黑暗裏,賀煜垂眼便能看清簡寧的睫毛,他...(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1章

距離發生車禍過去三個月,賀煜到醫院複查,醫生說,恢複得挺好,血塊都已經吸收幹淨。

賀煜問,現在可以做劇烈運動了吧。

醫生回答,盡量不要。

這天晚上,賀煜在夜店的固定卡座裏找到葉二,按著他的脖子,把他押到夜店大門外的角落,然後一拳往他的臉招呼過去。

葉二理虧,捂著臉嗷嗷叫:“一封舉報信而已,賀煜你值得這麽大動肝火嗎?專案最後不也還是在你手上。”

賀煜又是一拳,這次是肚子:“就一封?”

葉二彎下腰,捂著肚子:“就一封,說你和簡寧權錢交易,我還以為他在測繪有編製,哪知道隻是個顧問,做的義務勞動,這年頭怎麽還有這種這麽愛自我奉獻的人。”

賀煜正準備要再下第三拳,被人一手接住。

“別打了。”按住賀煜手的人是李嘉霆:“你的傷不是剛好,打過就行了,他也沒還手。”

賀煜收回拳頭,整理了下衣服,他今天一身休閑打扮,做舊的衛衣,寬鬆牛仔褲,腳上的球鞋,鞋帶從鞋底穿過,五花大綁。

李嘉霆一把勾住賀煜脖子:“走吧,進去喝一杯。”

兩人勾肩搭揹回到夜場,賣酒的小妹們見了賀煜異常熱情,一口一聲賀總,好久不見地嬌聲叫著。

賀煜在燈紅酒綠下恍惚,突然想起醫生的禁酒醫囑,但既然都來了,那就當不知道吧。

伴著女郎們熱辣的貼身舞,洋酒一杯杯地下肚,賀煜想,也許這纔是自己的主場。

賀煜在濱海別墅一層的沙發上醒來,已經是第二天下午。

賀正文坐在他對麵的位置上,正在玩Switch,一身帶著誇張圖案的T恤,頭發燙得淩亂蓬蓬。

“哥,你醒了。”賀正文頭也不擡:“你還好吧,怎麽才那麽幾杯就倒下了。嘉霆哥喊我去把你弄回來。”

“媽呢?”賀煜頭疼得很。

“媽說你活該,讓我就把你丟一樓地上就好。我還算夠意思,在你往沙發上爬的時候,扶了你一把。”

確實都是親生的,沒一個有良心。

親生的弟弟不止一個,還有一個被自己派去常駐加德專案的賀正遠;現在他正在給賀正文打電話。

賀正文在遊戲裏廝殺得不能自拔,直接按了擴音問:“二哥,什麽事?”

“大哥呢,我打他電話都不接的。”

“哦,他喝掛了,正躺呢,直接說,他聽得見。”

“大哥,你那個前男友,怎麽那麽難搞定。”賀正遠在電話那頭大聲抱怨。

賀正文立刻放下Switch,張嘴瞪大眼看著賀煜。

賀煜頭更疼了。

“我都懷疑他現在是故意不配合我們賀氏。”賀正遠還在電話那頭氣得直嚷嚷:“沒見過這樣的配合單位啊,怎麽說都油鹽不進。”

賀正文也不管電話那頭的人還在不停抱怨,人湊到賀煜邊上,“大哥,什麽前男友?你有男朋友?”

“對,就是你哥在達瓦峰競速時候死乞白賴追來的,要不是你哥被甩了,現在你住的別墅,你大哥估計都要過戶給人家。”賀正遠電話裏聽到,馬上回答道。

賀正文更崇拜自己的大哥了,談戀愛都與衆不同。

“閉嘴。”賀煜把手臂蓋在眼上,避開賀正文八卦探究的眼神。

“大哥,不然你電話明瑪,讓他去勸勸簡寧哥,你不是跟他熟嗎。”電話那頭的賀正遠開始要求曲線救國。

“人家為什麽不配合你?”賀煜問,簡寧容易心軟,他是知道的,不配合的情況幾乎不可能出現。

“現場超遠覆蓋實測失敗,和濱城模擬實驗室出的資料對不上。”賀正遠解釋,“我們技術還查原因,裝置物資完全可以先往上運,但是簡寧哥不同意。”

賀煜一下從沙發坐直起來:“什麽資料對不上?”

“通訊基站超遠端覆蓋的範圍,實驗室的資料可以覆蓋半徑8公裏的區域,但是我們在加德地形類似山體實測資料,半徑隻能覆蓋3公裏,問題現在還在查。”賀正遠在電話那頭解釋。

“人家不配合是對的,要是確實隻有3公裏,K1通訊專案就別做了,你有沒有腦子?”賀煜罵道:“我現在去實驗室,你那裏交代技術部再複核。”

“哦。”賀正遠兩頭不討好,一下就老實:“簡寧哥那邊,你還是去交代下,物資先往上運,可以補一點我實測失敗的時間,不是嗎?”

“又是實驗室資料和現場實測對不上,簡寧怎麽可能同意。”賀煜說:“沒有理由把我們出錯的成本轉嫁在別人身上。”

賀煜馬不停蹄往實驗室趕,召集相關負責人加班重新複核資料;他想了下,又讓通知人事提供實習生名單,隨機抽了一組人,二次獨立複核。

K1的基站布點方案賀煜很清楚,原本是四個站點,雖然造價較高,但是都是選在比較容易架設的位置,當時他是留了私心,不想簡寧前探的時候去太危險的地方,所以整體造價偏高。

按照實驗室模擬出來的結果,三個站點其實就完全夠覆蓋過K1頂峰,隻是最後一個站點需要佈置在7000米高度,K1巴鬆峰冰川邊緣。

7000米太高了,賀煜捨不得。

在賀煜出發去加德處理村民鬧事的那個早上,簡寧有提出疑慮,要求重新複核,減少造價,他也隨便找個藉口拒絕。

但為了把總造價降到低於葉氏科技的投標價,在交標的前一個晚上,簡寧直接讓文遠拿掉了一個基站,最終還是采用了最優化的方案。

加德現場和濱城實驗室,通宵複核,最終發現加德現場有兩處引數設定錯誤,調整後,實測的資料與實驗室完全吻合。

賀正遠來了訊息,說寶峰開始協作配合,裝置物資已經陸續在往5500米海拔的K1大本營運輸。

賀煜鬆了一口氣,並交代把引數設定錯誤的員工調回濱海。

與達瓦峰成熟的商業攀登路線,完整的基礎建設配套不同;K1山形險峻,攀登難度大,死亡率高,賀煜這類業餘登山者基本是無法實現登頂的。所以在基礎建設方麵,還未完全到位,汽車無法直接到達大本營,所有物資均由犛牛和人力徒步進入。

簡寧坐在大本營的指揮帳篷裏,冷著張臉正與賀正遠對峙。

帳內的氣氛和帳外的溫度差不多,凍得令人無法呼吸,寶峰的尼爾帕和賀氏的其他員工都在假裝忙碌,避免被掃射到。

對峙的原因,也不算什麽大事,但偏偏兩人就杠上了。

因為先前現場實測失敗的原因,基站布點的進度節點延誤了兩回,賀正文隻能每天想著法子往前趕。

偏偏基站布點方案又出問題,原設計的發電機太大,進大本營的路窄,運不進來,隻能調整成小型發電機,小型發電機送到5500米後,因為空氣稀薄的原因,功率也遠遠達不到額定標準,安裝好的基站根本啓動不起來。

賀氏隻能不停地采購各種型號的電機,往5500米海拔以上送,到了現場再試驗能不能用,最終累死了一頭犛牛。

“多運幾次怎麽了?”賀正遠口氣很差:“不就是一頭牛嗎?”

簡寧盯著賀正遠,這張臉和賀煜有三分相似,他不由自主地總是把兩兄弟比較一番。

賀煜行事穩重,思維縝密;而賀正文就是一腔熱血不計後果地往前沖。

兩人做事風格大相徑庭。

簡寧少有地在5500米的高度就覺得頭疼。

“賀氏應該是從源頭先把方案優化後,再往大本營做裝置運輸,而不是整天找寶峰做無用功。”簡寧口氣冷淡。

“不運到現場,怎麽知道它能不能用。”賀正遠回嘴道。

“先把你們的優化方案拿出來,再來和我談。”簡寧完全沒有要鬆口樣子:“別直接把實驗室就架在大本營,這不是你們濱城。”

“其他地方沒有5500米的海拔,我們沒辦法判定發電機的準確輸出功率,這個和含氧量和溫度有關。”賀正遠回複得有理有據。

“犛牛不會自己認路,每一趟都是要寶峰人帶著走的,一趟就是七小時,如果你非要這樣一趟趟地做無用功,那請你們賀氏自己來趕牛。”簡寧提了個解決方案。

聽起來挺完美。

賀正遠不說話了,那是尼爾帕徒步七小時,賀氏的技術人員都是直升機送上來的,在大本營待了三天,各種高原反應,拉肚子的,嘔吐的,咳嗽得喘不過氣的,人都要炸裂,哪裏走得動。

兩人對峙大半天,沒有結果,到了晚上賀正遠隻得又給賀煜打電話。

“大哥,你那個前任。”賀正遠開口就是抱怨。

“閉嘴。”賀煜又在夜店喝酒,周圍一片嘈雜。

賀煜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問正遠:“你又和簡寧鬧矛盾了?”

賀正遠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果然又是挨一頓罵。

“你是蠢嗎?”賀煜覺得自己這個弟弟沒救了:“一臺電機不夠,多臺並聯試試啊。”

“對哦,高原反應得人都傻了,其他負責人也沒反應過來啊。”賀正遠恍然大悟。

長期缺氧確實會讓人記憶出現暫時性的記憶衰退,和思維混亂,賀煜也不忍再罵自己的弟弟。

“那現在怎麽辦,寶峰他們不願意再運電機,說非要運,讓我們自己去趕牛。”賀正遠在電話那頭抱怨:“大哥,你這個前男友,長得那麽好看,心就那麽硬,叫我去趕牛;上次投標連夜改標也是,明明他就知道我錯在哪裏,不說,叫我自查,折騰了我一宿。”

賀煜心裏覺得好笑,這確實是簡寧的風格,嗆人起來一套套的。

賀煜想了想說:“你晚上淩晨兩點以後找他,不管他在做什麽,就算在睡覺也把他叫起來。”

“然後呢?”

“然後你就求他,口氣軟一點,說你想了一夜,想出並聯的辦法,求他明天再運幾臺上來試試。”

“這樣能行?”賀正遠覺得這有點離譜。“萬一明天失敗了,後天我要去趕牛嗎?”

“失敗了,你就後天晚上淩晨三點去找他,說你又想了一晚上,換個裝置再試試。”賀煜開始在電話那頭笑。

“那我去試試,不行你自己來趕牛。”賀正遠將信將疑。

“去吧,葉二找我喝酒。”賀煜直接掛斷了電話。

當天淩晨,賀正遠按著賀煜教他的辦法,去簡寧的帳篷找他,然後一番懇切地請求。

簡寧睡眼惺忪地聽他說完,揉了揉眼睛,嘆氣道,

“好,明天我們再試試。”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白芒的雪山中,再無歸路。簡寧上C4時,本以為救下的不過就是尋常的公子哥,家財萬貫用沖頂達瓦峰來尋求刺激,卻沒想到賀煜竟似乎是熱心腸,搭上自己半條命,也要把遇險的登山者一個個帶下山。簡寧回頭往醫院小樓看去,賀煜站在院子裏,和自己的秘書在談話。他換了身幹淨的衣服,和昨天在達瓦峰不修邊幅的樣子,完全是兩個人,高個腿長,神采奕奕地帶著年輕上位者的銳氣。秘書是一名幹練的中年女性,賀煜在病房時,她就一直守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