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2章

    

都喜歡找他商量。當日,明瑪問自己,能不能來一趟C4,賀煜可能快撐不住;因為高山協作備用氧氣未保管好,出現缺氧事故。若是賀氏集團的董事長出現最壞的情況,那寶峰估計也要關門歇業。視力恢複後,簡寧想是哪個賀氏集團,能讓寶峰這麽上心。當下查閱了賀煜的登山報名訊息;竟是賀氏通訊,當年也參與K1布點專案,最後失敗告終。簡寧想,這麽多年過去了,是不是技術可以有一點日新月異的發展。明瑪發現自己的心思,提醒道,別去...(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2章

這幾天K1大本營現場氣氛挺壓抑,因為發電機功率不足的問題,進度一拖再拖;上頭對節點多次被後推,意見不小。

賀正遠焦慮得嘴巴起了泡,再加上幹燥與紫外線輻射,臉都脫了一層皮,黑紅黑紅的。

下午三點多,賀正遠陰著張臉,往指揮帳篷裏跑,他要找簡寧。

簡寧正坐在電腦前,在看剛發來的24小時天氣預報,預報裏說天氣狀況不錯。

“簡寧哥,你在看什麽?”賀正遠試著客氣地和簡寧搭話,畢竟昨天淩晨自己把人家搖醒,怪不好意思。

“犛牛拖著你的發電機已經一大早就出發了,理論上快到了,再等等。”簡寧頭都不擡的回答,隻是回答的不是賀正遠問的問題。

賀正遠客氣搭話失敗,幹脆直接問:“快到了是多久,單趟七小時,按這個時間計算,一個小時前就該到了。”

“不知道,不然你自己去趕。”簡寧也不太高興,

簡寧不是太喜歡犛牛。

雖然犛牛都長得挺可愛,平時尼爾帕門還會在牛身上戴點鈴鐺,流蘇一類的裝飾品,看起來挺萌;但簡寧也還是無感,一個是因為犛牛運起貨物來,偶爾會散漫不可控,比如今天遲到,估計就是路上慢悠悠晃蕩出來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們隨地大小便。

賀正遠一聽到趕牛就氣餒,幹脆坐在簡寧斜對麵開始喝起熱茶;他時不時擡眼瞄下簡寧,麵板蒼白,五官深刻,有點混血的樣子,最漂亮的是下顎線,側臉的角度無可挑剔。

怪不得賀煜喜歡得要死要活的,雖然脾氣有點臭,但是其他確實沒有得挑,賀正遠心裏嘀咕著。

“明天天氣狀況很好,可以直接上五千九的過渡營地安裝第二個基站,你要不要去準備下?”簡寧被賀正遠看煩了,找點事情給他做。

“可是今天的電機並聯也不知道行不行,如果還是失敗第二個基站提前安裝也沒意義,那就一天的事。”賀正遠如實回答。

“沒把握方案,你淩晨兩點來我把喊醒的?誰借你的膽子?”簡寧皺著眉頭,盯著賀正遠。

“隻是說不準,也不是說一定就不行。”賀正遠迴避著簡寧的眼神,心裏回答是你前男友。

簡寧不吃他這套,接著問他:“若是今天並聯方案失敗,你是不是準備明天淩晨再來找我,說你又有新想法?”

賀正遠拿起茶杯猛喝水,茶杯遮住了他的半張臉,他在茶杯後回答:“沒有的事。我怎麽敢。”

簡寧沒有再懟賀正遠,站起身對他說:“去做下明天去過渡營地的準備,明天上五千九。並聯電機的方法,大概率是可行的。”

“簡寧哥,你這比我還有把握。你大學讀的什麽專業?”賀正遠有點驚訝。

簡寧沒搭理他,走出指揮帳,開始做明天上五千九過渡營的準備。

運送發電機的犛牛隊伍姍姍來遲,但最終得到一個好結果,並聯方案成功可行,通電的那一瞬間,基站的工作指示燈亮起,賀氏和寶峰的人都一陣歡呼。

簡寧拍拍賀正遠,讓他快去做明天上過渡營的準備,天已經快黑了,別耽誤時間。

“馬上,剛剛我就該聽你的,提前準備。”賀正遠笑得眉目舒展,壓在肩頭好幾天的大石頭,終於是卸下了,萬般輕鬆。

簡寧離開後,賀正遠拿起手機,與賀煜視訊通話,用剛開通的通訊網路。

視訊很快就接通,賀煜今晚在賀氏總部辦公室做事,MAY和魏律師也一起。

“並聯方案成功了,你看著訊號怎麽樣,挺流暢是吧。”賀正遠在視訊那頭樂嗬嗬地。

賀煜已經好陣子沒見到賀正遠了,差點沒認出來。視訊裏他腫著的臉,曬得黑紅脫皮。

“阿遠,你還好吧?5500米能適應嗎?”賀煜問。

“不太好,拉肚子,咳嗽,頭疼。”賀正遠老實回答:“小事情,我再堅持下。”

“訊號挺穩。”賀煜看著視訊說:“並聯沒什麽問題吧,這麽晚才測試出來?”

“這就別提了,寶峰的犛牛晃悠悠的,就很難準時。”賀正遠邊視訊,邊走進自己的睡帳,然後壓低聲音說:“簡寧哥大學是什麽專業的?”

“不知道。”

“大哥,你這戀愛怎麽談得什麽都不知道。”賀正遠口氣裏帶著揶揄:“今天犛牛沒到的時候,他就喊我去做明天上五千九米營地的準備,說並聯的方案大概率成功。”

“哦?”賀煜也有點驚訝。

“簡寧哥是不是也懂點技術,不然怎麽那麽有把握。他還問我,是不是今天沒成功,打算淩晨再去他帳篷說又想出新方案。”

賀煜一時有種做壞事被示衆的感覺。

“簡寧不太懂技術的,他隨口說說罷了。我這裏還有事,先掛了,你快點準備去吧。”賀煜隨口說了幾句,掛斷視訊。

辦公桌上電腦顯示器跳出線條屏保,線條隨機滾動,變換著瑰麗的色彩。

賀煜想,簡寧是不太懂技術,但是懂得自己,沒把握的事,是萬萬不會去求他。

May還在辦公桌邊等賀煜答複之前被打斷的問題,加德的警方來了訊息,請賀煜去當地配合調查,有些關於車禍的細節需要詢問。

賀煜說,委托魏律師全權處理吧,順路葉二競速聘請歐洲團隊的銀行進出流水,也給警方看下,有一些大額資金總是進出國內的同一賬戶,不太正常,這些都是通過境外其他渠道查來的,也不能做證據,做個提示罷了。

魏律師也認為可以把競速路繩被割,還有車禍聯係起來看看,他說等到了加德他在和警方交流。

賀煜回答,那就辛苦下魏律師,我就不去加德了。

三月的加德天氣還是挺冷,K1更冷,大本營夜裏的溫度都在零下十度左右,再海拔高處就在零下二十到三十度。

天氣預報很準,第二天是個大晴天,非常適合往五千九百米過渡營前進。

過渡營與大本營高差就隻有四百米,路程不到十公裏,按賀正遠的體質,得走大半天。

一早,賀正遠站在指揮帳外,目瞪口呆;他終於理解為什麽昨天簡寧早早地就開始催,要做準備上五千九。

尼爾帕們在往上運輸光纖。

大拇指粗的光纖一卷25千米長,一卷近半噸,中間不允許斷開。

一頭犛牛背不動,隻能把成卷的光纖拆開,分成幾個小圈運輸,中間不斷開,整卷光纖還是保持完整。

但是就算分成了好幾圈,犛牛也無法運輸,因為它們不會走直線,間距也不好控製,會把中間連線的光纖損壞,所以就隻能由尼爾帕們來背上過渡營地。

十幾個尼爾帕,每人背上揹著幾十斤重的光纖,一個接著一個,呈一條直線,浩浩蕩蕩地往過渡營地出發了。

賀正遠覺得太驚訝了,他拍了張照發給賀煜看。

賀煜一眼就看到簡寧也在隊伍裏頭,他覺得奇怪,簡寧已經很多年不做協作工作的。

他問賀正遠,這怎麽回事?

賀正遠這回樂了,他回複賀煜,你這個前任潔癖,我們在大本營的個人垃圾都要個人清運下山;他不肯,就和其他尼爾帕換,寧可去背光纖,也不背垃圾。

賀煜在達瓦峰大本營,一切垃圾都是付費由尼爾帕協作搬運下山,自己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問題,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在工作崗位上的簡寧,熟悉又陌生。

賀正遠和其他技術人員跟著向導,徒步往五千九百米的過渡營地出發。

大本營與過渡營之間並不是平路,而是小山丘一樣的地形,走的人需要在小山包上上下下,體力消耗非常大。

他們技術負責人早上出發,等到了過渡營地,也都接近晚上了,需要在過渡營休息一晚,明天白天開始安裝基站。

晚上天晴的K1,異常漂亮,星河懸掛於K1主峰後,給營地罩上一層魅惑的深藍。

但賀正遠完全沒有心思欣賞美景,太冷了,零下二十度左右。他原本在大本營,就天天拉肚子,今天到達過渡營後,整個人非常難受,嘔吐,拉肚子,頭疼得要爆炸一樣。

賀正遠在廚房找到簡寧,他正在問廚師借火抽煙。

團隊裏有跟著隊醫,但賀正遠在難受的時候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簡寧,一是出發前賀煜有和他說,真的有事就直接找簡寧處理,不要有芥蒂;二是這段時間相處下來,簡寧讓他覺得像和自己家的長輩一樣,雖然簡寧時不時地挑剔賀氏這個不行,那個不靠譜;但其實也都是在為賀氏考慮,比如油機的事,哪裏是因為牛,是因為不計代價的采購耗費成本。

簡寧摸摸賀正遠的額頭,他在發高燒,人也腫得眼睛都快剩一條線了。

壞了,簡寧心想,他問賀正遠,你現在感覺怎麽樣?

賀正遠本來就胸悶,簡寧剛點的煙還沒來得及滅,一股煙味往他鼻子灌去,賀正遠剛想張口回答,就被熏得一頭暈過去。

隊醫迅速對賀正遠做了搶救處理,吸氧過後,他思維漸漸恢複,但無法再繼續督導基站安裝。簡寧安排了四名尼爾帕,連夜將賀正遠送回海拔較低的大本營,賀正遠的水腫纔有所緩解。

加德基站專案指揮部知道後,找了上頭的領導聯係直接聯係賀煜,態度還是很委婉。

大領導的口氣客氣又一針見血,賀總,這段時間辛苦了,特別是小賀總,都倒下了啊,但是新技術督導最好還是盡快落實,還得有在高海拔地區長期待過經歷的才行,現在沒有時間讓新督導做高海拔適應性訓練。因為進度實在是太緊啦,之前電機功率不足的事情,雖然節點沒有按時完成,但也算是解決得挺好進度也有補上,但現在小賀總又病了,盡快補位,後續測繪團隊在等進場呢。

賀煜坐在電腦前,把加德子公司的工程師名單翻了一遍,又看了看自己濱城實驗室團隊名單。偌大的賀氏集團,在關鍵的時候,卻找不到幾個可以放心交代的人。

想了很久,賀煜回複王秘書:我明天就到加德,麻煩您協調下直升機,直接載我上到K1大本營,後續的督導工作,由我親自擔任。

-----------------------------------------------------------------------

賀煜在傍晚日落前搭乘直升機到達K1大本營。

這天是晴天,日落旖旎,但此時的K1大本營與登山季時大本營是完全兩種氣氛。

登山視窗期時,大本營主要用於商業攀登,彷彿是一個小型聯合國,不同的登山公司按著語言劃分領地,分佈零散,隨意散漫。帳篷也多種多樣,帶圓形穹頂的用於平日聚會會議,而給登山客戶使用的單人睡帳也都帶著彈簧軟墊。

現在的K1大本營則完全是另外一種氣氛,嚴謹緊湊,長方形的黃色坡頂主帳篷在灰褐色的沙石地上一列排開,草綠色雙人睡帳整整齊齊地列在主帳前,統一規整,遠處便是K1,映襯在湛藍的天空下,與大本營有三千多米的高差,給人一種肅穆的巨物壓迫感。

王秘書每天都在關心進度,到底什麽時候好,給個準確時間,上麵在等。而且測繪也已經將大量的精密裝置運抵加德,要根據通訊布點的情況,先行開始K1外圍的測繪工作。

王秘書還透露了個新任務,上頭可能想直播K1登頂的測繪工作,這樣的話那賀氏通訊基站布點的工作其實隻是一個開始,保證整個直播進度的順利進行,纔是這次任務的核心。

賀煜在大本營停留一天進行適應,按進度安排,明日五千九過渡營的基站安裝將完全除錯結束,驗收過後,團隊將往海拔七千米的冰川邊緣前進,完成最後一個基站的建設。

他少有的整天都被催,各種電話,簡訊,這些人都不敢直接催賀煜,托了關係找人變著法子各種關心,賀總什麽時候到大本營,賀總計劃什麽時候下來,一起吃飯啊。

但除了盡快到達過渡營,完成基站通訊測試收尾,也別無他法。

大概是半年前達瓦峰競速的底子還在,賀煜的身體狀態適應得很快,一點胸悶和頭疼,沒有其他太大問題,第二天中午,一名尼爾帕向導便帶著他,往五千九過渡營出發,計劃在晚上12點前到達過渡營。

同時出發的還有運輸的犛牛隊伍,它們要往過渡營地輸送補給;因為賀正遠生病,督導工作後置,五千九基站佈置的工作,實際又延後了兩天,原本的補給不夠用,需要再補上。

賀煜和尼爾帕向導盡量往前趕,走到半路,被運輸的犛牛堵在狹窄的步道中。他突然起了點閑心,問負責犛牛運輸的尼爾帕借了鞭子,甩了幾下拍了個照,存在手機裏,賀氏在趕牛,沒有偷懶。

陪著賀煜一起往過渡營前進的尼爾帕向導,喊了運輸協作幾句,說你們想想辦法,快點,五千九的人都在等補給,晚了簡寧又要罵你們。

賀煜終究是躲不過這個話題,關於簡寧的話題。

大部分時間,對於簡寧,他又恢複鴕鳥頭埋沙裏的態度,不聞不問,就不會有念想,也許久而久之也就淡忘。

在考慮是否接替賀正遠作為專案督導時,他其實有考慮過簡寧就在K1,也無法預估自己再見到簡寧後的心情,但是上頭催得緊,沒有合適的人選,自己也隻能硬著頭皮上陣。

賀煜自我安慰,反正都已經這樣了,再壞還能怎麽樣。

賀煜問尼爾帕,簡寧經常罵你們?賀煜沒見過簡寧工作時真正的狀態,他有點難以想象,那麽漂亮一個人,罵起人來是怎麽樣的氣勢。

尼爾帕笑道,說沒有的,簡寧不罵人;他是不高興犛牛,因為它們時不時慢慢吞吞,不聽話,每次運輸任務都會多預留時間給它們晃悠,但是有時候還是不夠。

協作團隊裏犛牛最大,再來纔是簡寧,王不見王,尼爾帕這麽解釋。

賀煜聽了覺得好笑,怪不得簡寧要正遠去趕牛,可能這個對簡寧來說就是最高懲罰了。

賀煜和向導從牛群中快速穿過,向導用對講機通知五千九,我們和新的專案督導在往上走,預計晚上11點會到達,中間遇到了運送補給的牛,他們又在晃悠,可能要比預計時間晚一陣子才能把補送達過渡營。

對方的對講機通了又按掉,通了又按掉,最後隻答複了一句話,讓他們走快點。

賀煜立刻聽出來,那是簡寧的聲音。

簡寧和木貢緊挨著窩在過渡營廚房裏,不僅他們倆,其他尼爾帕協作,賀氏的工程師,還有運營平臺的技術員,一個挨一個地坐在廚帳裏。

廚帳是一個稍大的藍色長方形帳篷,裏麵架著兩口燃氣竈,一個竈頭火已經滅了,另一個火光微弱,正燒著開水,冒著白色的水汽。

這兩天氣溫驟降,過渡營的兩臺發電機都凍壞了,夜裏營地取暖和照明都成了問題。晚上所有人隻能圍靠在廚房裏,靠著僅剩的一點明火互相抱團取暖。

很快,爐竈裏的明火也全滅了,隻剩下黑暗裏抱團。

帳內的溫度開始下降,沒人睡著的,都隻能幹坐著;也沒人敢睡,這種時候睡著,容易忽略手腳的凍傷,凍傷時間久了,末端血管若是壞死,便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簡寧伸手又要往口袋裏摸煙,木貢攔住他,

“哥,你別抽了,賀正遠被你熏暈了都。”

“他自己體質不行,高原反應嚴重,關我抽煙什麽事。”簡寧不以為意。

木貢說:“他們海邊來大概都這麽脆皮,這次新督導也不知道行不行,估計馬上就要到過渡營,別讓人家一進廚房就被熏暈。”

“再暈這個基站也別來建了,趁早換一個單位。”簡寧回答,然後收回手中的煙。

賀煜按計劃時間到達過渡營,讓他意外的是,營地一片黑暗,偶爾一兩個帳篷透出一點頭燈的亮光,其他都是在黑暗的掩蓋下一動不動,一片天寒地凍。

賀煜隨著向導走進廚房帳篷,裏還有一點爐火爐餘溫,賀氏的工程師趕緊挪出位置個位置來:“賀總,你往這裏坐,這裏稍微暖和點。”

“怎麽這麽暗?”賀煜問。

“賀總!”木貢聽出是賀煜額聲音,他挺開心,替工程師回答:“太冷了,發電機被凍壞。不過補給很快就來了,就在你們後麵的犛牛身上。”

賀煜順著木貢的聲音看過去,他看到了簡寧,他坐在木貢身邊,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看了自己一眼,便低下頭,沒有說話。

賀煜在賀氏的工程師邊上坐下,廚帳裏隻剩風的嘯叫聲,偶爾又人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直到犛牛身上的鈴鐺叮叮當當地響起,天已經矇矇亮了起來。

犛牛帶來了新的發電機,和液化氣罐。

廚房的爐火又熱起來,帳篷的燈,重新被點亮。

亮燈後,賀煜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找簡寧,不是找人,就隻是看一眼,僅此而已。

簡寧站在爐火邊,在聽協作尼爾帕解釋,為什麽會遲到,因為有幾頭牛又在半路散步起來。

爐火映暖了他的側臉,一貫的蒼白,骨相完美,他戴著頂深紅色的羊毛帽,耳朵藏在帽子裏,頭發比之前長了一些,軟軟地貼在後頸,隱沒在衣領內。

簡寧已經瘦回骨相淩厲的樣子,專案動員會時候的那點嬰兒肥已經無影無蹤,那個笑臉盈盈與自己握手的溫潤樣子,就隻在照片裏可以看得到了。

K1通訊覆蓋專案開始也就半個月,消耗這麽大,賀煜暗自想道。

賀氏的工程師在同自己彙報基站架設後的細節,在離開帳篷前,賀煜沒忍住,又瞄了簡寧一眼。

聽完尼爾帕解釋,簡寧稍稍有點心煩,可能是因為他總是找不到解決散步犛牛的辦法,也可能是賀煜就在帳內。

簡寧的餘光掃到賀煜正站在帳篷門邊,工程師在彙報這幾天的具體進展,他應該是準備隨工程師出到帳外檢查訊號情況,人正在往外走。

簡寧自然而然地擡起眼,往賀煜方向望去;賀煜在濱城養傷恢複得不錯,偏棕的膚色看著很健康,頭發為了上K1剛剃過,簡單的平頭,鬢角修得整齊幹淨,劍眉星目。

簡寧的目光,多停留了幾秒。

他們四目相對,又迅速移開視線。

他離開廚帳前,聽到簡寧的聲音,清澈得好像冰川融下的雪水;他對負責犛牛運輸的尼爾帕說:“沒關係,平安就好。”

賀煜想起兩人最後的廝磨,是簡寧在ICU病床邊對自己的耳語,他說,賀煜,你到了加德還沒和我報平安。

原來再見到簡寧,挺好,看著他平平安安就好。

天亮得很快,早上八點,過渡營地開始忙碌;每個團隊各司其職,往上運送物資,檢查基站超低溫下執行狀況,拆卸臨時營地回運,喧囂一片。

簡寧催促尼爾帕協作快些往七千米前進營地出發,清早是一天裏天氣最穩定的時段,簡寧說,今天怕是要變天,你們趁現在快點,到了前進營地,先檢查帳篷固定情況。

賀煜這裏已經迅速地完成了過渡營地的訊號穩定性複核,他微調了幾個引數,解決訊號偶爾卡頓的問題。

賀煜問賀氏的工程師:“按計劃是三天內把七千米基站的裝置都運送到位?”

七千海拔實在是太高了,五千米這段基站,每個基站前後耗時不過三兩天,但是七千含空氣氧量過低,技術工程師行動起來特別緩慢,建設一個基站前後需要近十天。

工程師回答,抱杆一類的大件裝置,協作他們幾天前已經都分批搬運上去了,剩下一小部分,他們說一會兒隨身帶著往上走就行。

“他們都搬好了,萬一過渡營地出了岔子,不就白幹。”賀煜盯著手中的測速器不停變化的資料,隨口說了一句。

“尼爾帕的頭兒,就是那位麵板好白的漂亮年輕人說,小賀總已經查過好幾遍,不會有什麽問題的。他讓尼爾帕提前出發,好給後麵的團隊爭取時間,把之前落下的時間補上。”工程師又補了句:“小夥子人挺好。”

不是挺好,是非常好。

工程師口中的一小部分裝置,其實就是光纖。

同在賀正遠發來的照片裏看到的艱辛不同,現場的情況,讓賀煜覺得尼爾帕們還挺開心。

他們一人揹著一捆光纖,開開心心地往前走,有的人慢點,有的人快點,互相調整距離的時候帶著嬉鬧,彷彿背上那幾百斤的重量不存在似的。

今天簡寧走在最前頭,沒有負重。因為越往高處,冰層越厚,大部分時間,隊伍是沿著冰川邊緣前進的,需要避讓冰隙,避免意外,路線選擇,是前鋒的基本工作。

木貢和另一名向導帶著賀煜,還有另外四名技術工程師,跟在運送光纖隊伍之後,隊伍開始往七千米出發。

海拔一旦過了6500米,景色便開始與其他低海拔山脈不一樣,四周山體除了雪,便是冰,氧氣含量隻有海平麵的45%。

走著走著,衆人聽到一聲巨響,不知道是從哪裏傳來。大概率是附近冰裂的聲音,隊伍停了下來,沒人敢再往前走,尼爾帕們也安靜下來,一聲不吭。

雪山和雪山之間隻剩一片寂靜,

之後便是簡寧清亮的聲線響起:“沒事,走吧。”

尼爾帕們瞬間又立刻恢複嘻嘻哈哈的樣子,扛著光纖,往前進營走去。

前進營地條件艱苦,極寒缺氧,運輸光纖的尼爾帕在到達目的地後,便迅速返回,留下簡寧和另外一名向導,在前進營地協助加設基站。

賀煜到達前進營地時,聽到有人在喊他,他一看,是阿塔,他在達瓦峰救下的尼泊爾向導。他剛剛一路就在背光纖的隊伍裏,臉上包著防曬巾,所以都沒認出來。

阿塔也在寶峰待了大半年,可以磕磕巴巴地說幾句中文了。

賀煜看了阿塔就樂,問:這種任務型專案,還可以選外援的是嗎?

阿塔回答:是簡寧點名要他上來的,不然確實是不太好。

他又說,賀總,你先指揮帳裏坐下,簡寧在燒水,一會兒就有茶喝。

簡寧挖了些雪麵下的冰,砸成小塊用來燒水喝,砸的時候,他有點用力,用冰塊在發洩自己的情緒般,新來的工程督導是賀煜,這是他沒有預料到的。

幾個月前的舉報信,明確地指出賀煜的父親對實驗室資料的疏漏,是自己母親K1失蹤的首要原因。

這讓簡寧一時難以接受。

父母雙雙失蹤給年幼的自己帶來的沖擊,是從天堂到地獄的直墜。楊教授收養了他,並且對自己疼愛有加,但大部分的情感是因為愧疚。

而這種因愧疚而帶來的情感,反而日日在提醒自己,所得到的優待,是基於父母的意外早逝,傷口不停地被反複剝開。

最終簡寧選擇回到尼爾帕裏,在這裏自己所有的優待隻來自一件事,他自身無人能及的攀山技術。

與賀煜的相遇,從一開始的荒唐,到後來的曖昧不清,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動了心,但不論如何,賀波實驗室數失誤,就像一根橫在胸口的針,日日刺痛自己。

與其自我折磨,不如趁早放棄。

本以為不再相見,久而久之便可以淡忘,怎知偏偏兩人又被緊緊地綁在一起。

前進營地開始下起雪,伴著風,揚起一片白茫。

簡寧燒了壺水,走進了指揮帳,見賀煜坐在桌邊,正低頭看著基站架設的資料。

簡寧立刻轉身走出帳篷,想想又返回,然後硬著頭皮喊他:“賀總,喝茶嗎?”

賀煜擡頭,看見簡寧拿著個熱水瓶,身上沾染著戶外的寒氣,睫毛上留著雪霜。

“好,謝謝。簡向導。”賀煜禮貌地回答。

賀煜透過白色的水汽看著簡寧,他正低頭泡茶,睫毛上的雪霜,在溫熱的水蒸氣裏漸漸融化,濕潤了雙眸。

所謂的泡茶,不過就是熱水裏丟兩片茶葉罷了。

賀煜接過簡寧遞來的茶,指腹與他冰涼的指尖相觸。

賀煜沒有收回手,簡寧一時間也不知要不要放開。

“賀總,你晚上要吃什麽?”阿塔突然沖進帳篷。

賀煜迅速收回手喝了一口熱茶,問:“晚上有什麽?”

“隻有幹糧,我們得吃兩天幹糧,因為除了簡寧沒有人會做飯。”阿塔回答:“但是簡寧做的飯吃了會死人,我勸你不要吃。”

賀煜低聲笑起來,他想起簡寧的蛋炒飯確實差點要了自己的命。

簡寧耳根發燙,說晚上可能會有風雪,自己再去檢查下物資,便離開了帳篷。

風雪如期而至,不算太大,但是也不容小窺。

接近午夜,簡寧躺在自己的睡帳裏,聽著風雪的呼嘯,木貢卻突然跑進自己的帳篷,他說,幾名平臺工程師,本來高反就難受,又從來沒有在高海拔遭遇風雪的經驗,正嚇得發抖。

木貢說,是不是把人都集中到指揮帳篷內,讓他們嚇壞的抱抱團,還比較有底。

簡寧想起賀煜的應激創傷,也不知道治癒了沒有,如果還是老樣子,那現在估計也是挺的難受。

簡寧和木貢說,好,你去通知大家去指揮營集中吧。

幾個人抱著睡袋,陸陸續續地進了帳篷。

木貢竟然在指揮帳的小桌子上,搞了個盆,下麵電爐加熱著,小火鍋一般;他丟了點牛肉幹進去,說是要吃火鍋;又泡了點茶水,說以茶代酒,要一醉方休。

這些都是尼爾帕們善用的安撫手段,幫客戶轉移注意力,減少缺氧和極端環境帶來的壓力。

賀煜抱著自己的睡袋進了指揮帳,等自己反應過來,已經在簡寧身邊坐下了。

其他幾個人也沒有疑議,領導和領導坐一起,天經地義。

阿塔又開始獻殷勤,從鍋裏撈了塊牛肉給賀煜,他用蹩腳的中文說道:說按中國人的餐桌禮儀,一道菜的第一口,必須是桌上地位最高的人吃。

賀煜看著這煮的有點猙獰的牛肉,正想著要拒絕,身邊的簡寧直接一筷子夾起來丟回給阿塔,他冷著臉說:“阿塔,你自己吃,賀總在高海拔吃硬邦邦的東西會胃出血。”

“簡向導,原來還記得?”賀煜低聲問簡寧,沒忍住。

這已經是賀煜到K1以後的第幾個沒忍住了,他自己也數不清。

“不記得,就是怕你們賀氏又耽誤工期,我們寶峰沒空陪你們耗。”簡寧喝了口茶,有點燙口。

賀煜還想接著說,賀氏的工程師,以為簡寧在不開心進度後延,趕緊開口表態:“簡向導,我們明天一定把基站全部都搞定,不敢耽誤。”

簡寧端起茶杯做了個敬酒的姿勢,然後一飲而盡;賀氏的工程師很開心,也跟著喝了起來,大概是缺氧的原因,指揮帳裏以茶代酒,也真的是帶出喝酒的氣氛。

再之後,鬧累的人,直接睡袋一鑽,帳篷裏找個空位躺下就睡,已經不太在意帳外的風雪了。

簡寧給自己在帳篷角落鋪了幾層全新的防潮墊,貼著帳篷壁躺下。

沒過幾分鐘,簡寧身邊多了個人,是賀煜。

他沖著自己咧嘴:“簡向導這裏幹淨,分店點位置給我。”

簡寧側了個身,背對著賀煜,沒有搭理他;賀煜熟視無睹,很自然地在他身邊躺下。

帳篷外的風雪聲突然呼嘯而過,賀煜條件反射地包著睡袋往簡寧的位置動了動。

賀煜想,必須要兩個人在一起平平安安纔算好。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賀氏不要功虧一簣。”“什麽對手,笑死人,在頂峰氧氣麵罩包得臉都看不清,我們簡向導自然也看不上。”賀煜口氣帶著不屑:“我們簡向導喜歡沖頂不帶氧氣的,那才叫厲害。”“趕緊去幹活吧,賀總,直播一斷你的和/平/獎就要飛了。”簡寧催著賀煜掛了電話。通訊訊號確實有一點小卡頓,賀煜趕緊找人檢查了下,是在七千米的基站,光纜被一塊小落石砸了下,賀正遠很快就修複完畢,一切順利。專案圓滿完成,各方喜氣洋洋。登山隊剛到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