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3章

    

看見他的;他好像下個登山季不在寶峰做了,我再幫你找找。”“他要離開寶峰?”賀煜,心裏暗暗吃驚,他以為那天簡寧揍完一頓美國人後已經調整好情緒了,看樣子是沒有。“對,我們都不想他走,明瑪頭領也正和他生氣呢。”木貢說道,一路把賀煜引入主殿內。主殿幽暗,陽光從窄小的高窗直射而下,祈福鬆香的煙氣在光線中湧動。佛像,經文,僧人,鐘鼓鳴。明瑪跪坐在大殿一隅,低頭誦經。賀煜在他身邊跪坐下,閉上眼,加入這場讓靈魂脫...(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3章

七千米前進營地第二天,天氣並不算太好;風雪已經停了,但是能見度不高,四周霧濛濛一片,K1完全淹沒被淹沒在一片白茫中。

賀氏的工程師幹脆就帶著氧氣麵罩進行操作,這樣可以加快安裝進度;幾人合力,到了午後,基站便基本被搭建完成,接通電源後,工作指示燈一直閃著故障紅燈,提示有問題。

賀煜和自己的工程師,圍著基站不停地測試,尋找問題根源。

基站建得差不多,剩下的都是不需要體力的技術活。這個時候是簡寧最清閑的時候,他獨自懶懶地趴在指揮帳的會議桌上休息。

風帶著霧氣吹開了指揮帳的門簾,簡寧可以從門縫中看到遠處賀煜的身影,在一片霧氣中,若隱若現。

簡寧調整趴桌麵的姿勢,這樣可以有更大的角度看清楚賀煜。

離得遠,看得大方。

賀煜似乎不太高興,簡寧見他蹲在一臺裝置旁,指著螢幕上,在說著什麽,指頭狠狠地敲擊了螢幕上某個位置,身邊站著的工程師不停地點頭,半彎著腰,似乎在認錯。

然後賀煜站直起身,手指指向著地麵裝置,似乎訓斥;工程師一直不停地點頭。

簡寧發現,賀煜和自己是一副整日嬉鬧的樣子,但是平時在工作上,似乎對自己人特別苛刻,自己的弟弟也是,西部子公司的工程師也是,經常挨他罵。

簡寧還在看著賀煜忙碌,指揮帳裏的衛星電話響了,是王秘書。

王秘書又來關心進度,簡向導,到底什麽時候可以好?

簡寧奇怪王秘書為什麽不問賀煜,跑來問自己,加設基站的人是賀氏集團,不是寶峰;王秘說,賀煜那裏根本問不出來,是不是出了什麽問題。

簡寧回答,沒有問題,這種專案賀煜怎麽可能出問題。

王秘書感覺簡寧這裏也問不出新資訊,便悻悻地掛斷了電話。

等簡寧重新回到指揮桌邊,剛剛的最佳角度門縫,已經看不到賀煜的身影。

簡寧又等了會兒,賀煜還是沒有出現,裝置邊上隻有賀氏工程師的身影。

簡寧突然有點看不起自己,明明是主動放棄,當賀煜又出現在麵前時,又有些身不由己。賀煜對自己的追求,說是離譜也不為過;簡寧分不清哪部分是真心,哪部分是應激創傷,或者還有哪部分是對父親過失的愧疚。

小心翼翼,害怕的是再次從天堂墜入地獄。

簡寧還在出神,沒注意賀氏的工程師已經掀開門簾,走到自己麵前。

“簡向導。”對方喊他。

簡寧驟然坐直身子,哦地回應了一聲。

工程師反而不好意思起來:“不好意思啊,簡向導,打擾你休息,我就是想來問下,要怎麽預防手指頭凍傷。”

“有人凍傷了嗎?”

“沒有,就是先準備著,因為我們需要脫下手套露天工作,光纜估計有幾個點斷了,我們需要修複。”

一條拇指粗的光纜,是由上千根細細的金屬纖維組成,隻要有一根斷了,整條光纜就無法執行,賀氏找到了基站執行錯誤的原因,除了部分引數有誤,最主要的問題是光纜被落石砸斷了。

簡寧隨著賀氏的工程師走出帳篷,找到在冰川邊修複光纜的賀煜。斷點的位置隻能靠手摸,賀煜蹲在雪裏,脫了手套,一點點地摸探前進。

“賀總說,我們高原反應厲害,做事效率太低,現在上頭又催得緊,他自己來處理。”賀氏的工程師解釋道。

簡寧說,讓你們賀總工作一段時間就搓搓手指頭吧,你們互相多做按摩保持迴圈,不要一下焐熱。

對方回答好的好的,然後跑回帳篷拿檢修裝置。

前進營今天一直陰天,現在開始颳起風下小雪,氣溫已經降到零下。

賀煜還是蹲在雪中熔接斷掉的光纖,低溫凍得他的手指頭有些發抖,現在再加上風雪,操作起來更是困難。

然後風雪突然停了。

賀煜擡頭,簡寧彎著腰,撐開一件羽絨外套遮在自己頭上,擋住了雪與側風。

“寶……”賀煜心花怒放,但看到簡寧冷著一張臉,隻盯著自己手上的裝置,便又把話吞回肚子裏。

“謝謝,簡向導。”賀煜中規中矩地表達感謝。

簡寧沒有搭理賀煜,反倒看到運營平臺的工程師剛好經過,便喊他過來幫忙。

運營工程師說,王秘書電話都打到我這裏來了,說上頭一直在問,到底什麽時候能好,給個時間點也行。

賀煜聽了都頭疼,光纖斷電檢查,平日隻要半小時,但是這裏是海拔七千米,一個斷點就要處理上好幾個小時。

賀煜還沒想好怎麽回答,便聽見簡寧的聲音:“你和王秘說,就說是我說的,不知道什麽時候能好,著急就自己上七千米來監工,別站著說話不腰疼。”

“好,那最後那句話要說嗎?不腰疼那句。”技術工程師一般都是智商超高,情商不足的風格。

“說,一字不漏。”簡寧咬牙恨恨地回答,他生氣的時候,從來不給對方留麵子。

“別說,別說。”賀煜趕緊攔住:“你和王秘書說,快了,明天差不多。我這裏天黑前能好,可以準備沖頂複核測試。”

沖頂複核,就是字麵上的意思,就是爬到K1最高點,測試訊號是否完全覆蓋。

賀煜修複好光纜,自己在指揮帳裏做工作日誌,其他人在廚帳準備晚餐,確切地說是幹糧。

當簡寧一身攀山打扮,站在自己麵前時,賀煜人都傻了。

“你現在要準備沖頂,去做測試複核?”賀煜以為安排的會是別人,他現在完全顧不上自己和簡寧之間目前隻是普通同事的關係。

簡寧沒有說話,低頭複核腰上的攀山裝備,他轉過身去,背對著賀煜。

“就沒有別人能幹這個事情了嗎?”賀煜著急了,圍著簡寧,又繞到他麵前,稍稍彎腰,臉對著簡寧的臉,盯著他,要答複。

“我做這件事有什麽問題嗎?為什麽一定要別人?”簡寧反問賀煜,他也盯著賀煜,理直氣壯。

肯定有問題,現在不是登山視窗期,萬一有你出意外我怎麽辦。

賀煜心裏想,但是說不出口。太不吉利。

“阿塔去就不行嗎?”賀煜提出另一個方案。

“阿塔不行,他中文都說不清楚,怎麽和山下配合。”

“那就木貢去。”賀煜優化了下方案,有點病急亂投醫。

“現在路繩都還沒架上,我單人速度快,隻要不到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頂,往返也不會超過3小時。衛星雲圖顯示這段時間天氣狀態穩定。”簡寧開始檢查自己的氧氣瓶,和麪罩,“這事木貢做不了。”

“你今天要戴氧氣麵罩?”賀煜問。

“以防萬一。”

這四個字萬斤重,壓在賀煜胸口,他在帳篷裏來回走了幾圈,丟下了一句話:

“你不準上去,這事沒有得商量。”

然後離開帳篷。

賀煜急急找到阿塔,他正在營地邊緣打包生活垃圾,垃圾挺重,他抗得輕鬆,簡寧點名要他加入專案,也不是沒有道理。

賀煜問阿塔,母親和女兒在加德過得怎麽樣?阿塔開始中英文混合地表達感謝;賀煜打斷他,讓他去換裝備,沖頂K1,和自己配合做訊號複核。

阿塔很開心,說求之不得,他還沒上過K1,這樣可以多一個記錄,沿著路繩上,小事情。

賀煜這才意識到這件事為什麽隻有簡寧才能完成,因為沒有路繩。

簡寧在和運營工程師確認訊號複核方式,賀煜打斷他們,伸手抓住簡寧的上臂,把他拖到一旁。

“不然,你帶著阿塔上去。”賀煜妥協了一點。

“為什麽要我多照顧一個人?”簡寧冷著臉。

“阿塔不至於,他不差。”賀煜耐心地回答他:“他缺了點經驗,但是不算大問題。”

這話倒不假。

“我當初想讓他進寶峰,就指望有天他可以替代你做些事情。”賀煜直白地說:“你不要整天拿自己的命不當回事。”

“阿塔的命就不是命?”簡寧的臉色更差了:“別把你資本家那套剝削的手段放我這裏。”

“你這個人怎麽不領情?”賀煜覺得簡寧這是沒事找事。

“我欠你什麽了嗎?”簡寧反問賀煜。

賀煜一時答不上話,簡寧不欠他;是賀氏欠簡寧,欠他一個完整的家庭。

“阿塔他還有母親,孩子;他要是出了情況,那她們怎麽辦?”簡寧口氣稍微緩和下來:“你要理解我們寶峰的工作方式,有些專案,確實不適合有家庭的人加入。”

“簡寧,你要是出了事,我怎麽辦?”賀煜突然冒出這句話,他沒看簡寧,眼睛盯著地麵的積雪。

簡寧沒說話。

“他們不是說我有創傷應激,整天要找你嗎?他們說得對,我要是瘋了,整個賀氏上萬員工多少都要受沖擊。”賀煜說:“帶上阿塔,然後一起下來。”

好大一口鍋,就這樣壓在簡寧背上,賀煜覺得自己就是個天才。

“行吧。”簡寧果然妥協了。

到了夜裏,K1上的雲霧已經完全散開,星河漫天。

前進營地的人卻無心賞夜,簡寧和阿塔正迅速地往K1峰頂靠近,即時的視訊圖和語音訊號穩定地傳輸回營地;回傳的訊號有兩路,一路是簡寧,一路是阿塔。

因為是夜裏,視訊都是晃動的模糊灰暗冰雪,簡寧的即時音訊,除了報告攀升高度,便隻有喘氣聲,倒是阿塔那路聲音,嘮叨不絕於耳,他甚至哼起尼泊爾的民謠來。

兩人隻花了一個小時,便到了峰頂,按照運營工程師的要求,迅速完成了訊號覆蓋複核。

一切完美,K1基站布點完成,訊號覆蓋滿整個北坡和部分南坡。

前進營的人互相擁抱慶賀,運營工程師問賀煜,是不是可以跟王秘書彙報了,他也快被煩死了。

賀煜正拿著話筒,切入簡寧的語音訊號。

“簡向導。”

簡寧聽到賀煜的聲音通過耳機,在耳邊響起。

“賀總,請說。”

“寶貝,記得要平安返程。”

“賀總,別不分場合亂叫。”簡寧直接切斷了自己這路訊號。

運營工程師看著儀器上訊號變成一條綠色的直線,他發愁地看著賀煜,問,是不是基站那裏又壞了?

賀煜樂著回答:“沒壞,好著呢。”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凍得令人無法呼吸,寶峰的尼爾帕和賀氏的其他員工都在假裝忙碌,避免被掃射到。對峙的原因,也不算什麽大事,但偏偏兩人就杠上了。因為先前現場實測失敗的原因,基站布點的進度節點延誤了兩回,賀正文隻能每天想著法子往前趕。偏偏基站布點方案又出問題,原設計的發電機太大,進大本營的路窄,運不進來,隻能調整成小型發電機,小型發電機送到5500米後,因為空氣稀薄的原因,功率也遠遠達不到額定標準,安裝好的基站根本啓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