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4章

    

一天下山,還被直升機直接拉到醫院的競速結果,網路上隻有嘲諷。賀煜看著心裏不痛快,隨手劃走頁麵,躺床上思索著;基站專利使用權丟失,也隻能想別的方法補足;基站本身優化難度大,那隻能從選址下功夫。賀煜想到一個人,簡寧,他的攀山技術,恰好可以在複雜地形布點上派上用場。他拿起手機給明瑪發了條微信:【明瑪向導,方便給我簡寧微信嗎?公司基站布點需要人才,想問問他閑時有沒有興趣一起合作。】等了好些時候,明瑪沒有回...(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4章

通訊訊號覆蓋完畢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上頭。

賀煜的手機瞬間被打爆,簡寧還在八千米處還沒下來;他沒有心思應酬,索性關機。

祝賀電話就都打到工程師那裏,都在問你們賀總呢,怎麽聯係不上,賀煜交代,就告訴他們蘋果手機不行,天氣太冷自動關機了。

賀煜顧不得夜裏天寒地凍的,時不時就從帳篷出來,看著遠處的K1。

他在等簡寧下山。

上一次在K1等簡寧,是在南坡雪崩後,這次是在北坡。自己應該這輩子都沒有可能和簡寧一起登頂K1,但原地等待的滋味確實不是太好。

終於是看到半山冰壁處,隱約地起了亮光,那是簡寧與阿塔佩戴的頭燈;與上山的路線不同,這個位置是個接近90度的垂直冰壁。

黑暗中,高大的冰壁聳立於K1晴夜的星河下,巨獸般泛著幽光。

光亮在冰壁的邊緣處停了下來,賀煜看著光點在似乎原地晃動,他猜應該是在打冰釘做固定點。

木貢跑來找賀煜,問他要不要一起去冰壁下等,他想看兩人下冰壁;通往冰壁的路都是石灘,夜晚走還是安全的。

賀煜欣然答應,翻了套氧氣麵罩戴上,便和木貢一起出發了。

營地離冰壁不遠,不到二十分鐘的腳程,賀煜邊往前走,邊看著遠處的光點,兩個光點開始分開,其中一個開始慢慢地往下降,另一個則在原處一動不動。

賀煜離冰壁還有一段距離,他有點著急,開大氧氣閥,加快前進速度。

冰壁與地麵的高差,有近百米;幸好夜裏冰壁的垂降並沒有這麽容易,下垂光點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一定是阿塔的頭燈,賀煜在心裏罵了阿塔幾句,讓他去保護簡寧,倒是自己先下來。

垂降的亮點,一點點地往地麵靠近,當最終它最終落地時,賀煜和木貢已經在冰壁下等了十幾分鐘,冷得直跺腳。

首先下來的人果然是阿塔。

阿塔摘下麵罩,和木貢擁抱後,又跑來握了握賀煜的手,他用印式英語說,祝賀你賀總,你們的技術真的很棒,什麽時候我們南坡也有就好了。

賀煜擡著頭盯著高處冰壁的小亮點,無心回答木貢,反而不太高興地問他:“怎麽你自己先下來,不是交代你要和簡寧雙繩扣一塊嗎?”

阿塔指著擡頭指著簡寧的小亮點,開始解釋:“太快,跟上不。”

賀煜皺著眉頭,不太理解阿塔的印式中文,再快也能兩個人一起,腰繩放長一些便是。

木貢做了個讓阿塔別說的手勢,他也在擡頭看著簡寧的小亮點:“賀總,你別急,你待會兒就知道了。”

賀煜猜簡寧應該是要快速滑降,所以阿塔說追不上。

冰壁上的小亮點開始晃動,然後定在原地,紋絲不動,似乎在做準備。

賀煜跟著屏住呼吸。

瞬間,小亮點飛了起來,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弧光,自由下落。

攀登繩收縮著把小亮點往冰壁處帶,在接近冰壁的瞬間,亮點被彈起,緊接著又是一道弧光,在夜幕下肆意張揚。

在第三次觸及冰壁時,亮點順著冰壁直接滑下,冰爪劃過冰麵發出哢嚓聲,打破雪夜的寂靜。

簡寧穩穩地降落在地麵,一氣嗬成。

賀煜忘了呼吸,須臾間,萬物皆空,腦海裏隻剩那道沖破黑暗的弧光。

萬丈星河不及他。

簡寧揚起漂亮的下顎線,微微喘著氣,笑著對賀煜說,

“恭喜賀總,訊號覆蓋完成。”

因為沒有戴氧氣麵罩,說話哈出的水汽瞬間在簡寧的睫毛上結成霜,在頭燈下閃著碎光,

霜花在對自己笑,賀煜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木貢已經激動地撲過來,一把抱住簡寧,嘴裏激動地喊,簡寧哥,厲害啊。

這是木貢第一次看到簡寧下K1百米冰壁,一直聽說他是飛下來的,百聞不如一見,阿塔也跟著哇啦哇啦地叫著,語速飛快,沒人聽懂他在說什麽。

賀煜在阿塔的激動印式英語中回過神來,他擡手撓撓自己的後腦勺,不好意思地回答簡寧;

“啊,那個謝謝,謝謝。”

四人往前進營地回撤,木貢一路纏著簡寧,問著剛剛他飛下冰壁的技術細節;賀煜和木貢跟在後麵。

他看著簡寧對木貢的問題,有問必答,這是他少有的狀態,有點亢奮,與平時對人冷言寡語的樣子大相徑庭。

賀煜問阿塔,飛下來你行嗎?

阿塔回答,夢裏可以試試。

賀煜看著簡寧的修長背影,隨著他往營地走;K1難得有晴夜,漫天繁星,確實像在夢裏。

四人回到前進營地後,開始準備往大本營回撤。

賀煜不好再一直關著手機,隻能坐在指揮帳裏不停聽地接祝賀電話。

簡寧在指揮帳進進出出,把後勤用品整理打包,歸位;以備後續測繪隊上來繼續使用。

最後,簡寧開啟一張防水布,固定在打包好的物資上,拍拍手,轉頭對木貢說:“搞定。”

賀煜看著簡寧在自己麵前忙碌,看著淩亂的指揮帳,被整理得利落幹淨,然後他聽到簡寧對木貢說:“終於可以回家了。”

從上到五千八過渡營,到現在不過四天時間,有點短。

王秘書給賀煜來電話,說安排好直升機在大本營等他,到大本營就立刻起飛回酒店休息,這幾天在七千米趕進度太辛苦。

賀煜想,這好像是該要回家了,得找時間和簡寧再談談。

一行人在午後回到大本營,賀煜馬上就被在營地等候的記者團團包圍,把他擁著進入了大本營的指揮帳,簡寧他們則回到寶峰獨用的帳篷裏,梳理後續測繪山上的進度安排。

記者們用著剛架設好的網路,迅速地傳出第一手采訪:“賀氏集團董事長賀煜護航K1基站建設專案,最美二代接班人。”

鏡頭中最美接班人賀煜鬍渣滿麵,掛著冰粒,臉上還留著氧氣罩的印子,一張臉黑紅不均,唇色發黑,正回答著記者的問題;看著一臉憔悴,但也掩不住眼中的銳氣。

李嘉霆在濱城發了條微信給賀煜,

【恭喜最美賀總,網速很快,你都來不及打扮,小姑娘們都在視訊下的評論裏傷心呢。】

賀煜回複了一個字:【滾。】

直升機一直在營地邊緣待命,從午後到傍晚,各路領導和記者,把賀煜圍得水洩不通,一直到王秘書來提醒,天黑了直升機視線不好就飛不了的,或者晚上賀總在大本營再住一晚也可以。

賀煜問:“寶峰他們呢?”

他想找簡寧和自己一起走。

王秘書回答:“寶峰的人午後核對好進度,就都回家了;這幾天尼爾帕的節日要到了,等過完節他們才會再上來協助測繪。”

賀煜這纔想起來,大本營沒有公路,尼爾帕們都是徒步回家,確實得早早出發。

賀煜哦了一聲。

王秘書果然是人精,心領神會,馬上和賀煜說:“賀總有空多留兩天?和我們一起參加尼爾帕的祈豐節典禮?測繪和登山隊他們也參加的,大家熟悉下,後續還有兩個月的配合呢。”

“好,回頭我讓MAY調整下行程。”賀煜立刻回答。

祈豐節是尼爾帕最重要的節日之一,在開春的時候,向山神祈禱一年風調雨順,五穀豐登。一般都是在提那寺舉行,今年因為K1專案啓動原因,參加的人多,便將典禮挪到拉魯,就安排在拉魯攀山酒店外的草場,正對著達瓦峰。

王秘書派了助理,當天早早地就在加德酒店大堂坐著等賀煜;上頭的領導這次也來了,請賀煜典禮前一起坐坐,一起吃個午飯,喝喝茶。

賀煜一反常態地在更衣間出不來。

May在客廳喊他:“賀總,你要快點,人家在大堂等。”

賀煜在照鏡子,May給他準備了一身休閑打扮,深藍色的風衣外套,卡其色休閑褲,腳上一雙棕色的戶外靴,一股老錢風,精緻得體。

但賀煜總覺得哪裏不對,他想想,自己又換了一套;白襯衫黑西褲,深藍的行政夾克,他皮鞋一套走出更衣間,喊:“May姐,我的手錶呢?”

May擡頭一看賀煜,便笑了:“賀煜,你是打算棄商從政嗎?”

她高興的時候,便會直接喊賀煜不喊賀總;賀煜今天這一身保守的男德打扮,精神奕奕,確實好看。

“如果可以讓我一統加德地區,也不是不行。”賀煜一邊給自己扣上襯衫袖口的釦子:“有帶表來嗎,May姐。”

“沒有,本來隻做了你要上K1的準備,怎麽會有準備手錶。不過,你要從政的話,不戴錶更合適,這樣才能打入體係內部。”May笑得更厲害了:“你要統治加德做什麽?扶貧做公益嗎?”

賀煜沒回答她,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

祈豐節的典禮,在傍晚開始,草地上燃起巨大的篝火,尼爾帕們從早上草地上圍坐著慶祝,撒粑粉,互青稞酒,載歌載舞。

簡寧今天又換了一身尼爾帕的傳統服飾;他本不想穿,畢竟自己不是尼爾帕,萬一領導來找自己說話,那豈不是尷尬;而且那衣服是外袍是一件長袍,行動起來挺麻煩。

明瑪說你不穿坐我們中間不是更突兀?領導來了第一個就找你。

簡寧想想也對,隨便吧;前陣子K1基站加設的工期太緊,自己也被逼得難受,今天難得放鬆,來者不拒。他從中午便開始一杯接一杯地喝著尼爾帕門敬來的酒,喝到傍晚已經是雙頰泛紅,眼神開始有點渙散。

恍惚間,簡寧透過篝火的熱浪,看到賀煜一身襯衫西褲,穩重保守,和領導們並排從草場的那頭,往典禮現場走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對葉二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又指了指門外,讓他去走廊打電話,別打擾到賀煜休息。葉二一臉曖昧,嘖嘖兩聲,回家了。病房就剩簡寧和賀煜兩人,VIP病房裝修得挺溫馨,暖色的牆漆,電視,沙發一應俱全。若不是床頭一排的醫用儀器,空氣中還帶著消毒水味,那就和一般的公寓沒什麽兩樣。簡寧拿了個圓凳,坐在病床邊,手撐著床頭,看著賀煜,沒有出聲。賀煜聽到凳子落地的聲音,翻了個身,麵向簡寧,睜開了眼,喊了一聲:“簡向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