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5章

    

寫著病例,並沒有正麵回答賀煜的問題,他開了點藥:“如果最近這些症狀都沒有緩解,這藥就吃一段時間控製下。”賀煜點頭道謝,走出診室,隨手便把病歷和藥方撕碎丟進走廊的垃圾桶。剛走出醫院大門,賀煜就被人一下摟住脖子,回頭一看竟是李嘉霆,這次他的頭發是紫色。“你怎麽在這裏?”賀煜不動聲色問道。李嘉霆倒是很激動:“我來慶祝賀總新成立子公司啊。”賀煜眯起眼,示意李嘉霆往下說。“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嗎?賀氏與西部地...(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5章

草場一片歡騰,尼爾帕們穿著傳統服飾,圍著篝火跳舞,對歌,傳統美食在長桌上疊成小山,自釀的酒一桶桶地擺放在草地上。

就算是穿了尼爾帕的傳統服飾,簡寧在他們中間還是十分跳眼,因為太漂亮。

賀煜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簡寧,身材修長,白雪般的人,穿著米色鑲毛外袍,黑藍色襯底,領口藍白紋飾鑲邊,腰上束著一條繁複的寶石腰帶,紅珊瑚,綠鬆石嵌在銀質花紋底托上,與淺金色的緞帶交纏著,打著結,隨意地掛在側腰。

賀煜覺得自己又要變成簡寧的圓桌騎士,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與他一起馳騁沙場。

簡寧和明瑪拿著酒杯並排站著,簡寧喝得有點多,他平時總冷著臉,今天難得放開親和,尼爾帕都來找他,他都笑盈盈的一口光。

明瑪見到領導們進場,隔著篝火,向對麵的領導舉杯表達歡迎,他也喝得有點多,今天不想應酬領導,準備就站原地不動。

賀煜與簡寧隔著篝火相看,火光映亮了簡寧的雙眸,眼波流轉。

“明瑪頭領邊上的青年,是動員會時站你邊上的寶峰前鋒吧?”上頭的領導問賀煜,就算隻是見過一次,簡寧也能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對,簡寧,寶峰最強的向導,我們挺熟。”賀煜看著簡寧回答,口氣帶著點小驕傲,他不想移開視線。

“瘦了挺多,臉都尖了。”

“太辛苦,寶峰在K1專案的事務都是他在負責。”賀煜解釋道:“前幾天最後訊號覆蓋測試,是他上的K1頂峰。”

“他上的峰頂?這麽年輕,看不出來啊。”領導震驚,招招手,示意明瑪和簡寧過來。

明瑪見躲不掉,隻能拉著簡寧,穿過跳舞的人群,往賀煜方向走了過來。

賀煜目不轉睛地看著簡寧,他的頭發已經長到快及肩,頭勾在耳後,露著光潔的前額,與之前提拿寺見到的傳統打扮比起來更顯得精緻。

簡寧一路看著賀煜,帶著銀質的酒杯隨著明瑪走過來,站到領導與賀煜身旁,沒等衆人開口,他第一句話便是:

“賀總,喝酒嗎?”

他舉著碗大的酒杯,擡眼看著賀煜,笑眼彎彎,兩頰喝得微紅。

簡寧今天是真的喝多了。

領導笑了起來,幫賀煜回答,必須喝,沒有寶峰,他們賀氏的布點也完成不了,然後幫兩人倒滿酒。

簡寧頭一仰,把酒一口氣喝光,有點急,一點酒沿著他白皙修長的頸部,順著微微隆起的喉結流到衣服裏。

賀煜整個人都繃緊了,隨著簡寧一口喝掉自己杯中的酒。

他剛把酒杯放下,簡寧的頭就伸了過來,他在檢查自己的酒杯有沒有喝光,熟悉的鬆香味混著烈酒的香氣撲麵而來,賀煜不得不後退一步。

“賀總跑什麽,酒沒有喝光怕被我發現嗎?”簡寧擡起頭,往賀煜靠近一步,帶著戲謔的眼神看著賀煜,然後又笑了起來,臥蠶鼓鼓。

也許是尼爾帕的酒後勁太大,賀煜瞬間全身開始發熱。

啪——篝火爆燃起來,竄到三四人高,火光沖天,映亮了整片草場,熱浪瞬間往賀煜襲來,與他體內的燥熱疊加。

賀煜終於是伸手,一把勾住簡寧的肩,把人圈到自己身邊。

“簡向導,小心火。”賀煜努力維持著清明,畢竟草場上高朋滿座。

簡寧沒回答他,低著頭盯著賀煜勾住自己的手,指腹上麵布滿了細小的傷痕,還有一些凍傷開裂,是前幾天在七千米修光纜凍的。

簡寧伸出無名指尖碰了下賀煜指腹的凍傷。

指尖冰涼,與賀煜的燥熱交織,賀煜勾住他的手臂緊了緊。

簡寧也不掙脫,就這麽任賀煜勾著,轉過身,空酒杯往領導麵前一伸,用眼神示意對方再倒酒。

美人微醺總是有特例,領導也不惱怒,反而樂嗬嗬地又幫他把酒倒上,說,簡向導辛苦了,今天好好放鬆多喝點。

簡寧沖著領導笑麵如花,沒問題,來我們喝一杯;馬上又是一杯見底,空杯一伸,再來一杯。

賀煜把簡寧拉回身邊,他感到簡寧喝過頭了,要出事。

簡寧開始在他臂膀裏掙紮,要去接著倒酒,賀煜隻得按住他不鬆手。

兩個人暗暗較勁,簡寧喝多了使不上勁,被賀煜占了上風。

“賀總,你放開。”簡寧開始嚷嚷。

霎時鼓號聲四起,蓋過簡寧的聲音,幾個穿戴麵具華服的尼爾帕,進到場地中央,隨著鼓點與歌聲開始縱情歡舞。

舞蹈肆意狂放,舞者臉上的麵具表情隨顏色變化,紅色莊嚴肅穆,黑白猙獰詭異,翠綠卻是平和端莊;篝火映亮了舞者嵌金絲的外袍,吸引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

賀煜和簡寧也被舞蹈吸引,兩人安靜下來,並排站著欣賞。

“紅麵具的是木貢。”簡寧喝了口酒,在賀煜手臂裏吃吃地笑:“他每到擡腿動作時,就好像小狗撒尿,我一眼就能認出來。”

賀煜低頭看簡寧,他一張臉喝得粉紅,正盯著木貢,樂得合不攏嘴;賀煜第一次看到簡寧的情緒如此外放。

舞蹈是真的好看,隻是唱的歌詞是尼爾帕語,賀煜聽不懂,

賀煜隻能問簡寧:“這個舞跳的是什麽意思?”

“紅臉的是國王,綠臉的是神女,黑白的是巫,巫師”簡寧帶著酒氣,開始給賀煜講解:“黑白臉打架,黑白的是壞人,他妒忌的。”

簡寧是真的喝多了,不僅有點結巴,故事都說不完整。

賀煜隻得又問:“黑白的巫師是為什麽事情打架,和誰打架?打贏了能有什麽結果?”

簡寧酒杯剛端到嘴邊,聽到賀煜的問題,便就著酒杯擡眼看他,悶聲回答:“紅臉的國王,見到綠臉的神女。”

簡寧又開始喝酒,賀煜伸手要奪他的酒杯,已經來不及了,簡寧一口氣把剩下的酒喝到見底,雙唇被酒氣浸得通紅。

“他們一見鐘情。”簡寧喝完最後一口酒,看著賀煜張口說道。

賀煜腦子裏的轟鳴聲,已經蓋過舞蹈的鼓號聲,K1夜裏的弧光在腦海裏幻化成迷離的夢境,簡寧殷紅的雙唇一張一合,他說:

“我們一見鐘情。”

賀煜低頭看著臂膀裏的簡寧,他已經不再看自己,眼神迷離,伸手指著經過往自己走來的紅臉國王,說:“是小狗撒尿呀,小木貢。”

紅臉國王一舞跳罷,剛要退場,經過簡寧身邊,聽到簡寧的話,竟是搖頭晃腦地向他沖了過來,舉起手中的道具,一副要拚命的架勢。

簡寧哈哈笑著掙脫賀煜,轉身往人群外跑,紅臉國王便跟著簡寧後頭,搖搖擺擺地追了出去。

跑的時候還簡寧撞了上頭的領導,木貢撞了下明瑪,氣得明瑪直跺腳。

領導倒是開心的很,民族團結其樂融融。

等賀煜回過神,兩個人都不知道跑哪裏去了,無影無蹤。

賀煜等了會兒,不見簡寧回來。他把酒杯交給明瑪,說要去找簡寧。

明瑪想了想下,說草場後頭有慶典用品的倉庫,是一個木頭蓋的小房子,現在表演結束了,所有服裝道具,什麽的都要收到那裏,可以去那裏看看。

賀煜順著草場邊緣找到倉庫,這裏離慶典中心有點距離,隻能隱約聽到人群歡騰。

麵具舞的道具已經被脫下,金絲衣,麵具隨意地被丟棄在倉庫地上。還有其他舞蹈演員的衣服也都隨意地放置,堆成五顏六色的小山。

賀煜開啟燈看了一圈,沒見到簡寧,他喊了幾聲,也沒人應答。

他關上燈,打算離開。

“賀煜。”

是簡寧的聲音,清酒般凜冽。

賀煜又開啟燈。

戴著紅色麵具的國王,從五顏六色的衣服堆後走了出來。

“賀煜。”

簡寧又喚了他一聲。

“你知道我是誰嗎?”

麵具後麵的人開始吃吃笑,搖搖晃晃地走到賀煜跟前,一手鈎在他的肩上。

麵具下,一雙深藍的瞳孔,流波蕩漾。

賀煜沉浸簡寧身上散發的酒香中忘了自己,伸手探入他的外袍,將兩人的腰緊緊相貼。

他拿下簡寧的麵具,靠近他的耳旁,低聲道:

“你是我的國王,我將效忠於你。”

簡寧雙唇拂過賀煜的耳垂,吻細細密密地落在他的頸邊。

賀煜聽到簡寧輕聲對自己說:

“好呀。”

舞者外袍豔麗,襯得雪色如灩,炙熱相抵。

K1夜色下的弧光,在賀煜腦中綻成奪人的煙火。

簡寧開始哀聲婉轉,賀煜。

賀煜聽得失了控。

一片狼藉。

酒大部分時間是好東西,但有時候也不算是好東西,比如現在。

簡寧終於被冷得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趴在五色衣服堆上,賀煜覆在自己身上,雙手摟著自己。

要命。

簡寧稍微動了下,可是賀煜睡得昏沉,手還是緊緊摟著自己不動。

真是要了命,渾身散了架一般。

倉庫一片安靜,沒有窗戶,也不知道是幾點。

簡寧伸手從被丟一旁的黑藍襯衣口袋裏摸出手機,按下側鍵。

螢幕亮起,有人來的電話。

簡寧被賀煜摟的動彈不得,看不清螢幕來電是誰,隻能勉強按下擴音。

“簡寧,你在哪裏。我到加德了,出來吃飯,晚上怎麽樣?”一個渾厚的男聲在電話那頭問道。

簡寧剛要回答,電話就被賀煜伸手直接掛掉。

賀煜緊了緊懷裏的人,悶聲替簡寧回答,沒空,很忙。

再之後,簡寧又隻得開口哀聲相求,賀煜,你別咬我,你是狗嗎。

賀煜臉頰在簡寧的後頸來回蹭,簡寧的發絲繞過自己的鼻尖,賀煜沉溺在鬆香氣中,不能自已。

他半睜開眼,看著簡寧雪般的後頸,下了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在哪裏?你怎麽知道這個情況的?”明瑪口氣冷靜平穩,高階別登山向導的特質便是遇事不驚亂。賀煜報出了兩個人的座標定位,然後和明瑪解釋自己剛開發一個新係統給簡寧玩,還在測試中,可以看到簡寧的即時位置。“現在看三個人都在同一個地點,應該都還在路繩軌跡上,沒有偏離,因為阿塔是正常狀態到達定位點的。”賀煜對明瑪解釋。“我知道了,你那裏可以看出他們距離七千前進營地還有多遠嗎?”明瑪接著問。賀煜拖動比例尺算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