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6章

    

氣輕鬆。葉挺文在家裏排行老二,大家平時都這麽稱呼他。“那裏的話,肯定是要先恭喜了,專利買斷權到手,你要大出血了啊。”葉挺文口碑逆轉後,贏了比賽,忍不住愉悅,電話來賀煜這裏耀武揚威。賀煜繼續用無所謂的口氣和對方交談:“不過就是圖個樂子,沒有就沒有了吧,要不是董事會老頭非要我弄這些基站布點,我也不想這麽折騰;你可以好好慶功了。”對方又在電話那頭說了幾句。“行啊,葉二會玩,慶功派對我一定到,明天是吧,那...(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6章

痛與寒冷讓簡寧瞬間清明。

但賀煜的雙臂從身後將自己緊緊鉗製住,他又探了進來。

簡寧不得不半跪在衣物上,他撐起身子回頭,聲音嘶啞地說:“賀煜,你放開我。”

賀煜沒有答應,伸出一隻手從後抓住簡寧的頭發,逼迫他仰起頭,身子前傾與他的貼近,封住了他的唇。

過度攝入的酒精依然在簡寧血液散發詭異的魔力,癱軟的掙紮隻能加速賀煜的馳騁,簡寧逐漸順從。

賀煜喘著氣在簡寧耳邊低聲說,

“簡寧,讓我來補償你,怎麽樣都可以。”

語氣溫柔直白,卻帶著血腥氣,賀煜咬破了簡寧的白皙的後頸。

簡寧在黑暗中沉浮,他低下頭,一字一字地回答賀煜,

“賀煜,你補償不清的。”

烏發從簡寧耳後落下蓋住了他的半張臉,賀煜在身後看不清簡寧的表情,他用掌心覆住簡寧的支撐身子手。

簡寧的手死死地抓住散落的衣物,骨絡分明。

溫熱的淚滴一顆顆地落在賀煜手背。

一曲唱罷,大夢方醒。

簡寧迅速地把藍黑色的襯底釦子扣到頂,卻還是遮住賀煜在他後頸留下的痕跡。他從道具堆裏翻出一條白色緞巾,也顧不得髒,遮住脖子匆匆離開。

賀煜獨自在倉庫裏發了會兒呆,抽了根煙,聯絡了MAY,讓她單獨來幫自己收拾,不要通知別人。

MAY心領神會,這是第二次來幫賀煜善後,第一次是在北池。MAY看衣物上斑駁的血跡,問:“你又折騰人家?”

賀煜悶頭抽煙,沒有回答。

“或者你去看下心理醫生?”MAY建議,她一邊把被搞髒的戲服撈出來。

賀煜還是沒有回答。

“你不會是真想把人娶回濱城?”MAY做了最壞的假設,對她自己而言,最壞的。

“別試探我,MAY。”賀煜點了下她:“把搞髒的收拾了吧。”

賀煜不是沒想過讓簡寧同他回濱城,而且不止一次,甚至為此在投標時做了股份轉讓合同;現在想起來,這似乎和自己趕最早的航班,直飛5500海拔大本營,然後埋頭吃下沙粒般的米飯一樣離譜。

賀煜自己也分不清之前那些離譜的舉動哪些是出於真心,哪些又是因為病態。

今天MAY問他,是不是想把人娶濱城,賀煜最原始的反應是,沒有。

倒不是因為自己玩膩追逐遊戲,而是現在他覺得簡寧就是彷彿就是為雪山而生,留在加德挺好。

距離開拉魯還有兩天時間,賀煜又給悄悄自己掛個號,還是上次的精神科醫生。

賀煜照例戴著墨鏡,自己打車到醫院。

因為來的人不多,醫生馬上認出賀煜:“我記得你,半年前你來過。你最近怎麽樣了?藥吃了沒?”

賀煜回答:“沒吃藥,但是最近記憶也沒斷片。”

醫生接著問:“那壞天氣的時候呢?之後有再上過高海拔的雪山嗎?”

“上週去的K1的7000米營地,住了幾個晚上,有天晚上起了風雪,不算小。”

“感覺如何?有不舒服嗎?”醫生開始用鍵盤劈劈啪啪地輸入病歷。

“當時還行吧,當時光顧著和向導說話,沒注意太多。”賀煜回想了下,當時他們在帳篷裏吃火鍋,他又在糾纏簡寧,確實沒有因為壞天氣頭疼一類的症狀。

“那就挺好,你這是算是自愈,再觀察看看。”醫生帶來一個好訊息。

“但是有件事……”賀煜開始研究措辭要如何表達。

醫生的單眼皮在鏡片後眨巴,他在等賀煜描述,他鼓勵了下賀煜。

“你可以大膽放鬆地表達出來,沒關係的,你得應激創傷目前問題不大,不會有什麽事的。”

“之前我不是和您說過,我總是想要找救我的向導,大概是碰到壞天氣看了他就不會頭疼。”賀煜撓撓頭,有點難以啓齒。

“我當時甚至想就把調到我的公司裏。這樣可以天天見麵。”他找到一種委婉的表達方式。

醫生推了推眼鏡,表情還是很淡定,見怪不怪。

“但是我現在不想他和我回公司了,我覺得他待加德挺好,不用跟我回去。”

“這是正常,你得PSTD好轉後,是會有這樣的情況。”醫生還是快速地輸入病歷。

“可是我現在還是想找他。”賀煜補充說:“還是整天想找他。”

醫生聽到賀煜說這些,直接鍵盤一推,不寫了。

賀煜心想壞了,是不是要被電擊治療了。

“小夥子,你這是談戀愛了。同性戀不是病,不需要來看。”醫生口氣無奈,他開始啪啪的按退格鍵刪除剛剛輸入的病例。

診室四壁貼著瓷磚,房間空曠,說話大聲點變帶著回響

醫生的話在空曠的診室裏回繞,

“小夥子,你這是談戀愛了。”

簡寧回到拉魯後,兩天沒有從房間出來,他發了低燒,應該是那晚在倉庫凍的。

明瑪問他要不要去拉魯醫院看看。

簡寧強撐著在浴室鏡裏檢查賀煜咬的痕跡,一個烏青發紫的牙印;手臂上,腰上,胸口,全是帶著紫印的血痕,異常猙獰;身上都好辦,脖子上的太難遮住,簡寧想想,算了,還是在家吃點消炎藥,躺兩天就好。

發燒的人總是做光怪陸離的夢,簡寧夢見穿著藍色技術製服的賀氏員工,騎著犛牛,手裏拿著醫院的病歷診斷在追他,說自己把賀氏的董事長逼瘋了,他們也要來複仇。

犛牛跑得飛快,簡寧在夢裏很氣,平時運貨的時候怎麽不見犛牛這麽快。

他終於氣得直接坐醒過來。

簡寧裸\著上身,坐在床上,捂著臉,試圖把夢裏頭的犛牛從自己腦海中驅逐;有人在敲他房間的門,簡寧還在起床氣中沒反應過來,條件反射地回答:“請進。”

進來的人是明瑪,後麵跟著賀煜表情訕訕。

明瑪整個人都驚呆了,他沖到簡寧身邊,看著他身上斑駁的淤血痕跡,問:“你這是在哪裏摔的?那晚和木貢打架嗎?”

“和狗打架。”簡寧回答,他當作沒看到賀煜。

“木貢還咬你啊?”明瑪看到簡寧後頸上的牙印,不可思議地問。

“都說了不是木貢,是狗。”簡寧不耐煩了。

“明瑪頭領,是我,是和我打的。”賀煜摸摸頭回答:“所以我現在來,看看他,帶了點藥。”

簡寧覺得賀煜這個人簡直是沒皮沒臉,他隨手拿起床邊的一件灰色T恤,套在身上,下床走到房間門邊,指著門外說:

“你們兩個都從我房間滾出去。”

明瑪還在震驚中,還一直在問賀煜,你們到底是在幹嗎?

賀煜看著簡寧穿的灰色T恤,沒忍住嘴角稍稍翹起,他把明瑪推出房門,回答:“沒幹嗎,我就找簡寧聊聊。”

然後他反手鎖上簡寧房間門。

簡寧見驅逐無果,便又躺回床上,把被子往頭上一蒙,不打算再理賀煜。

賀煜也沒有要走的樣子,他拖了一把椅子,靜靜地坐在簡寧床邊。

他第一次進簡寧在拉魯的房間,房間佈置得很簡單,傳統的尼爾帕暖木色,床頭鋪著鮮豔的編織地毯,床的另一邊,是書架和書桌,架子上擺著一些獎杯,賀煜看了下,都是一些青少年的滑雪比賽獎杯。房間朝南,窗外便是一片小樹林。

過了半個小時,簡寧掀開被子坐了起來,盯著賀煜,他有點生氣。

“賀煜,你到底想怎麽樣。”

“我說過,我想補償你。”賀煜平靜地回答:“可能之前場合不太對,但是確實是真心的。”

“補償?”簡寧冷冷地回答:“你是打算每年六一節找個女的扮演過家家,然後帶我去公園玩嗎?”

賀煜一時不知道怎麽回答,他低頭從口袋裏掏出一罐藥,遞給簡寧:“這個藥膏你先塗下,有助於散瘀血,”

簡寧沒有接,冷著張臉坐在床上。

賀煜知道自己怎麽都繞不過這個話題,索性攤開來說。

“簡寧,我是真心想補償你,雖然目前還不知道要用什麽辦法,但是隻要我能做到的,都會做。”賀煜口氣平和,一字字地落到簡寧心裏。

“我知道你對過去的事情有抵觸,我也不想去強求和解,但是起碼你對我這個人本身,是不抗拒的,不是嗎?”賀煜抓住了簡寧矛盾的核心點;“你可以不回應,但是起碼給我補償的機會。”

“我對你抗拒不抗拒,不是你自己腦補說了算的。”簡寧回答。

“你每次喝多了,都會來找我,不是嗎?”賀煜反問簡寧,他說的是事情,每次都是簡寧先動的手。

“那是為了要在K1架設基站,方便我後續尋找父母。給你一點甜頭,那不是很正常?”簡寧倒也不迴避,懶懶地回答;他幹脆下了床,再到窗前,四月底拉魯的山色還泛著枯黃。

“那我們各取所需也不是不可以。”賀煜看著他的背影回答:“現在隻是基站架設,後續還有一係列的定位追蹤,我一樣可以幫你。”

“各取所需。”簡寧轉過身笑了起來,他的表情在逆光的陰影裏,看得不太清楚。

“賀總的所需是什麽?你的應激創傷離不開我是吧?你要瘋掉,賀氏幾萬名員工崗位穩定要受影響,這樣的鍋我可擔不起。”

賀煜皺著眉,許久沒有說話,然後他靠近簡寧,低頭盯著他的臉說:“我的應激創傷早就好了,我需要什麽不重要,重要的是,簡寧,你為什麽現在穿著我的睡衣?”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賀煜懷疑自己是否墜入夢境。“簡寧!”賀煜聽到明瑪激動的喊聲,然後從自己身邊快速跑過。緊接著是Ben,然後還有寶峰的其他尼爾帕協作,他們從賀煜身旁擦肩跑過,沖到簡寧麵前,而賀煜隻是站在帳篷前,望著簡寧,一動不動。明瑪小心翼翼地將簡寧背上的人卸下,木貢被雪崩沖斷肋骨,刺傷肺部,唇邊掛著血絲,拉風箱似的喘著粗氣。很快,木貢被擡上擔架,送往醫療帳篷。“後麵還有人嗎?”明瑪把簡寧上上下下摸過一遍,確認沒有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