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38章

    

弟弟?”賀煜忍不住問道,雖然他知道這樣的問題有點魯莽。明瑪笑著解釋,不是;簡寧十三歲時父母在K1巴鬆峰失蹤,尼爾帕便把他當親弟弟帶著長大,這孩子天生就是攀山高手,體質,判斷,平衡都超出常人一大截;風雪轉弱後,他會帶賀煜走捷徑,直接到達C2營地;葉氏被暴雪困在C3,還有機會趕超,不用太擔心。聽著明瑪的話,賀煜又看見簡寧的臉在眼前晃動,鍍著層金光,溫和地看著自己,令人心生平靜。淩晨三點,氣溫零下21度...(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38章

賀煜掛掉電話,看簡寧依舊和汪洋聊得熱絡。

汪洋年紀和簡寧差不多,大眼國字臉,剃了個很短的平頭,麵板和大部分玩登山的人一樣是呈現一種健康的棕色。

兩個人還在討論從冰壁跳下來這件事,要如何保護虎口不受傷,怎麽改造手套,怎麽調整手握繩索的位置,說來說去,最後的結論是汪洋說,找隊醫拿個藥給簡寧塗一塗。

賀煜聽得直樂,想跟自己討論估計也是這樣的結果。

兩人說著說著,簡寧咳嗽了起來,汪洋問他,感冒了?會不會影響上山的時間?

簡寧回答他,休息兩天就好了,不影響。

服務員把野生菌雞湯一盅盅送上桌,按著多年的服務經驗,她把第一盅雞湯端給賀煜,因為他穿著比較正式,一副年輕上位者的樣子,其他人都是休閑打扮。

雞湯剛在賀煜麵前擺好,賀煜就直接先推給簡寧,簡寧剛好咳得嗓子癢癢,也沒多想,接過賀煜遞來的湯勺,喝了起來,自然而然,也沒說一個謝字。

喝了兩口,簡寧勺子一放,對賀煜說,太燙了。

賀煜對簡寧笑笑,沒回應他;轉頭繼續和明瑪,王健聊天。

汪洋看了賀煜一眼,便繼續和簡寧聊起其他的。

五人一頓飯吃到酒店打烊,才互相道別,各自回家。王健和汪洋就住酒店裏,直接上樓就行;明瑪和簡寧回家,剩下賀煜,他準備直接開車回加德,明早還有事情要處理,後天要回濱城。

簡寧把明瑪拉到一邊說:“二哥,你去送賀總回加德,萬一半路出什麽岔子,我們兩個擔不起。”

明瑪一愣,說:“能出什麽岔子?他車技不是蠻好,晚上也沒喝酒,就兩個小時國道而已。”

“上次車禍的結論還沒出來。”簡寧提醒明瑪。

明瑪恍然大悟,說:“那你怎麽不送?”

“那尊大神我送不動,全身疼,過幾天還要上K1呢。”簡寧伸手拿走明瑪手裏的車鑰匙。

明瑪盯著簡寧脖子上的防風圍脖,來了句:“你們年輕人還是要節製點。”

“你趕緊去送,人家要走了。”簡寧紅著耳根催他,然後鑽進駕駛室開著車跑了。

明瑪隻得走到賀煜副駕駛旁,敲敲車窗。

賀煜今天開的又是公司的那臺破吉普;前陣子啓動儀式後,他就讓人把車子開回加德,這幾天便臨時用著。

賀煜本隻坐在駕駛室看著簡寧,想著後天就要回加德,多看一眼是一眼,怎知最後簡寧開著車跑了,明瑪倒是來找自己。

“賀總,我送你去加德。”明瑪上了副駕駛,繫上安全帶。

“叫我賀煜就行,明瑪頭領不用這麽客氣,路程不遠,我自己開沒有問題。”賀煜覺得明瑪這個禮數有些大。

“簡寧交代的,他不放心你自己開夜車。”明瑪性格忠厚,說話也是有一說一。

賀煜的心瞬間被泡到蜜罐子裏。

“說是上次車禍警方的結論還沒出來,你要出了問題,我和他都得倒黴。”明瑪補充道。

賀煜的心又被從蜜罐子撈出來。

“哦。”賀煜幹巴巴回了一句,然後啓動車子。

“我明天就是要去警局配合調查,這也是我晚上急著要走的原因。”賀煜邊開車邊說:“當時與我們競速的歐美登山團隊,你記得嗎?在K1雪崩時都被拖下去的。”

“記得。”明瑪眉頭一皺。

“他們的賬戶,有部分巨額流水是從濱城出入的;包括之前哈德村村民鬧事,在網路平臺上挑事的KOL,網路IP也是指向濱城。”賀煜接著說:“因為明天纔去警局,我今天便沒和簡寧說,達瓦峰割路繩,和搶氧氣瓶這些事,大概率都是指向我。”

“你這是得罪了什麽人?”明瑪有點驚訝。

“不過就是貪圖利益罷了,手中的權力越大,想你不好的人就越多,僅此而已。”賀煜淡淡地說,一腳油門加速,吉普車在空蕩的國道上飛馳,兩側的山峰,在夜色中怪獸般張牙舞爪。

“其實我本來沒打算和簡寧說,也沒想到他還惦記著這事。”賀煜解釋道:“你們的工作環境艱辛,但是比較單純,純靠技術水平打天下,我還是希望他能簡單快樂點就好。”

“簡寧都記得的。”明瑪說。

賀煜餘光瞄了明瑪一眼,見他平日一貫和藹的圓臉,繃得嚴肅,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明瑪,你是不是有什麽話要和我說?”賀煜直接問他。

明瑪深深地看了賀煜一眼,開口了:

“你也知道我們這行是靠自身技術吃飯,你弄得簡寧那一身,有考慮過他一週後要上K1嗎?”

賀煜握方向盤的手一抖。

“你把方向盤扶穩一點,我才說第一句。”明瑪提醒他。

然後明瑪滔滔不絕地教育起賀煜:“我今年三十七歲,從小就帶著他長大,跟親弟弟一樣看著;你們年輕人要怎麽談戀愛,我不反對,但是要節製節製。”

“上高海拔,忌諱的就是感冒咳嗽,前天我是告訴你去倉庫找簡寧,但我沒叫你們在倉庫廝混一夜”

“現在是登山季,要不是K1專案拖著,他隨時都有可能被叫上山,你看他那個樣子怎麽上山?然後你咬他做什麽?”

賀煜沒想到明瑪的憤怒是如此的直白,但他總不能和明瑪說在倉庫廝混一夜是簡寧挑的頭,自己本來隻是想找簡寧談一談,當然他沒有控製住自己,也是有錯。

明瑪開始苦口婆心:“自私點說,丹普走了以後,簡寧現在這個位置,是寶峰最重要的核心,簡寧是他們的定心丸,很多人都覺得有簡寧在什麽問題都可以想辦法解決,他得平安無恙才行。”

“我知道了。”賀煜隻能說出這四個字,從小到大頭一遭,被人這樣教育,還字字珠璣。

“倉庫那晚,我估計是簡寧主動找你,他喝醉了就那個樣子;但當時你是清醒的,你就得多考慮。”明瑪補了句,算是給賀煜一個臺階下。

“他喝醉什麽樣子?”賀煜問,莫非明瑪教育過的不止他一個。

“什麽樣子你不是見識到了嗎?就抱著看順眼的東西親啊。”明瑪瞥了賀煜一眼,說:“之前我們都躲著他,他就都是抱著家裏後院的狗親,掐得那狗都要咬他;現在換成你,我看也沒什麽區別。”

賀煜哈哈大笑起來,車子又開得一晃一晃的。

明瑪捂著額頭感覺自己這次教育估計沒有太成功。

和明瑪到達加德後,賀煜躺在酒店床上,給簡寧發了條微信。

【我到酒店了,你還在感冒記得早點睡。】

簡寧照例沒有回複,賀煜倒是覺得也行,習慣了。

加德的機場有點老舊,不過在每年的登山季還是一派繁忙;賀煜沒有等李嘉霆,他隻是調整了航班的時間,約他在機場VIP室見了一麵,喝了杯咖啡。

賀煜和李嘉霆解釋,自己昨天和加德警方談過了,案件一些對自己不利的事,最後的渠道都是指向濱城,他必須回去一趟;李嘉霆一下就聽懂了,說行吧,那他就在加德等,反正專案要做一個多月,等賀煜那裏事情處理清楚再說,主要是加德夜生活無趣,他想找賀煜玩,不然也沒其他什麽事。

臨上飛機前,賀煜給簡寧打了電話,簡寧沒接。

這是常態,賀煜也習慣了,他隨手又撥了一次簡寧的號碼,電話居然通了。

簡寧嗓子還是啞著。

“賀總。”

“我今天要回濱城。”賀煜覺得簡寧估計是有點什麽事情,不然他是不肯接自己電話的。

“哦。”

“明天阿遠過來,那他又要麻煩你了。”賀煜隨便找了個話題,想讓簡寧自己開口說。

“你交代他不要半夜來帳篷打擾我睡覺就行。”簡寧對這件事情一直耿耿於懷。

“你這麽記仇啊?”賀煜覺得有點好笑。

“你出餿主意的人,怎麽不自我檢討呢?”簡寧反問。

“那是餿主意嗎,並聯不是成功了嗎?”賀煜覺得自己不需要檢討。

“算了,我很忙,再見。”簡寧沒有掛電話,雖然說了再見。

“你忙什麽呢?這幾天不是在家休息嗎?”賀煜知道簡寧在等自己問話。

“K1南坡出了事故,我下午要過去一趟,在整理呢。”簡寧這才說出原因。

“什麽事故?還非要你去,你不是還感冒著?可以不去嗎?”賀煜開始有點著急。

“嗯,不太好,早上沖頂時候堵車,上百人在八千五海拔排隊,當下就凍死了兩個。”簡寧口氣低迷:“現在還好些人掛在八千米海拔的營地動彈不得,缺氧。”

“明瑪去不行嗎?”

“他這邊K1北坡測量專案需要統籌安排,他走不開;況且這種情況,他去了作用也不大。”電話那頭,可以聽到簡寧走來走去整理行李的聲音。

“那你自己小心,別硬撐。”

“知道了。”

“你要遇到困難,就聯係我。”賀煜口氣溫和。

“請問有困難的時候,賀總能做什麽?”簡寧在電話那頭問,口氣沒有先前的冰冷。

賀煜一下被問倒了,他確實也做不了什麽。

“你帶上阿塔,找他。”賀煜目前隻有這招,也虧得之前備下了這條路。

“好。”

“簡寧啊。”賀煜在電話這頭低聲喊他。

“嗯?”

“不管什麽事,我總是能有辦法;你要信我。”賀煜也給了簡寧一顆定心丸。

“好,祝你一路平安。”簡寧在電話那頭軟軟地說。

“你也一路平安。”賀煜笑著回答。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賀氏已經先墊付,這筆費用包含在後續增加向導的費用裏,就是臨時增加的簡向導的費用。”May做事一貫幹練,。“簡寧一共收了多少費用?”賀煜邊問,邊開啟辦公室抽屜,盯著放在一角的珊瑚佛珠,若有所思。“連同擡何梓其下山的費用,共四萬人民幣,和明碼一樣。”May每一筆費用都落實得清清楚楚。“再去查下葉二的團隊,都是哪裏來的。”賀煜一件件事交代:“攝影團隊,高山向導,高山協作,特別是協作。要詳細到每一個人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