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1章

    

那一瞬,賀煜體內所有的血,都往腦子裏沖,踢鐵板算什麽,刀山火海在所不辭。“恭喜賀總變回正常人。”簡寧把病歷在賀煜麵前晃了晃。“這樣可以了嗎?”賀煜剋製住自己想把人按倒的沖動,他覺得這個下午自己過得太艱難。“你愛幹嘛幹嘛,我也攔不了你。”簡寧翻出防風圍脖戴上,用於遮蓋住後頸上的牙印:“你過幾天就得回濱城,到時候你自然知道自己在犯蠢。”“我現在要和明瑪跟人去吃飯,你可以回去了。”簡寧做了一個送客的姿勢...(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1章

簡寧掀開筆記本,K1北坡鳥瞰地形圖的使用者介麵展現在眼前。

深淺不同的漸變藍色對應著不同的海拔,地形圖精度很高,細分到十平方米左右;上麵四散分佈著一些運動著的小紅點,簡寧仔細看了下,大部分集中在大本營的位置,還有十幾個小點集中在前進營地。

賀正遠解釋道:“這是K1的即時人員活動係統,用於定位在K1活動人員的即時位置。我們給上山的每一個人,都配置了高精度的定位器,配合基站的通訊係統,就可以準確地定位人員位置。”

簡寧有點驚訝,他挪動鼠標隨意懸停在一個小紅點上,介麵顯示出所選擇人員的具體資訊,人名,所在專案組別,心率,血氧指數。

“人員資訊目前關聯了最基礎的實時健康資料,主要是和高原反應相關的指標,用於對活動人員的狀態進行及時監測,不過現在隻有兩個資料,不夠準確就是了。”賀正遠接著說。

“我哥說,你可以利用這個係統,對上下山的客戶進行即時的監控安排,避免沖頂時候堵車。”賀正遠伸手點出一個下拉選單:“簡寧哥,你點下這裏,雲朵標記的這裏。”

簡寧按著賀正遠指的地方,點了下,地形圖馬上疊加了一張衛星雲圖,在衛星雲圖的協助下,K1未來12小時的天氣情況便一目瞭然。

簡寧這纔想起自己半個月前和賀煜抱怨的事情。

那天晚上自己剛從K1南坡回來,發著高燒,剛好賀煜打電話來,他這麽多年一肚子的怨氣當下就全部發洩了出來。

對於登山者不要命沖頂的不滿,對於部分登山公司要錢不要命做法的鄙視,還有犛牛,簡寧記得自己還抱怨了好久犛牛不聽話。

當時賀煜和自己說,他會想想辦法,簡寧還當賀煜隻是隨口說說。

半個月後,他想的辦法卻呈現在自己麵前,並且針對性地緩解了自己急需解決的問題,除了犛牛。

“我哥說,這個監控介麵還有一個隱藏功能,讓你自己好好找找。”賀正遠補充說道。

簡寧想都沒多想直接點選地形圖右下角的小圖標,那是個淺藍色帶犄角的小動物頭像,點進去後,使用者介麵上的衛星雲圖與小紅點全部都被清空,K1就隻剩下幾個黃色的牛頭標記在四處晃動。

“這個是犛牛管理係統,我哥說了,現在隻能讓你看到犛牛的位置,用於預估他們的運輸時間。”賀正遠解釋:“他說如何讓犛牛聽話這件事情,讓簡寧哥自己想想辦法,他沒有放牛的經驗,做不來這些事。”

簡寧的心一下就滿了,像是在極寒天氣裏喝到一口熱湯,亦或是在沙漠幹涸的徒行時發現一片綠洲。

這半個月他和賀煜聯係得不算太頻繁,往往是賀煜發來微信,他偶爾發幾個字回複,說的一些雞毛蒜皮的日常,吃飯了嗎?睡了沒?今天要做什麽?

兩個人認識快一年,第一次進入一種平淡往來的狀態,有時候簡寧甚至有種錯覺,兩人隻是認識多年的普通朋友。

賀煜的禮物,在兩人平靜的來往中激起一片漣漪;簡寧少有地主動給賀煜發了條微信,如果沒記錯,上一次主動發簡訊還是在達瓦峰賀煜吃了他做的蛋炒飯。

【謝謝。】

簡寧很快就收到賀煜的回複。

【寶貝,用完記得做使用反饋。】

【犛牛的問題還沒有解決。】

【除了把他們吃了我沒有其他辦法。】

【那你吃吧,這裏有六頭。】

之後簡寧收到賀煜的語音回複,他笑著說,等我去的,馬上就吃光。

雖說K1高程測量是今年加德的重點專案,但其實大本營的工作除了等待,也沒有太多事情可以忙碌,與架設通訊基站時候相比,輕鬆了好多;簡寧甚至連攀山的裝備碰都不碰,每天穿著薄絨的沖鋒衣,在大本營晃悠。

輕鬆的不止簡寧,還有李嘉霆與何梓其。

李嘉霆雖說是負責直播,但是因為測量工作還停留在外圍,他隻需要架設幾個固定鏡頭對著大本營和k1,所以他每天和自己的手下麵麵相覷,無所事事。

而何梓其,因為雪崩壓斷的雙腿,已經慢慢地恢複,她又開始想著再試試沖頂達瓦峰,所以一直找寶峰,但簡寧不想搭理她,讓她好好養著腿,別多想。

何梓其不服氣,找了各種理由纏著簡寧,比如做了寶峰新一季的贊助商還不夠,又贊助了k1高層測量專案,按她的想法,持之以恒地騷擾,金石總是會為之所動。

兩人閑人時不時就跑到寶峰的主賬內找簡寧,確切地說,是來盯著賀煜開發的即時係統玩耍。

他們沒事幹的時候最喜歡點開小紅點看著看心率和血氧變化,誰是菜鳥誰是大佬一目瞭然。

這天,何梓其又纏著簡寧,簡寧被纏得心煩;恰巧汪洋來了電話,簡寧便走到帳篷角落安靜的地方接電話,丟下係統讓她自己點著玩。

“哎喲,這個搞笑了。”何梓其看著電腦樂不可支,就是算是在條件相對艱苦的K1大本營,她還是堅持每天打扮得個性又誇張,大紅唇和帶著印度風的著裝,是她的標誌性打扮。

何梓其沖著簡寧招招手,手上戴著的銀飾叮當作響:“簡向導,他估計是喜歡你。”

簡寧剛掛斷電話,聽他這麽一喊,愣了下。

“你看,他和你打電話的時候,心率一下子就提上來了,如果不是暗戀你,就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何梓其把鼠標懸停在汪洋的小紅點上。

簡寧對何梓其的分析表示無視,麵無表情走到她麵前,直接扣上了膝上型電腦。

何梓其道不以為意,還在為自己的發現絮絮叨叨。

簡寧實在是忍不下何梓其,抱著膝上型電腦,離開了帳篷。

汪洋找簡寧說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自然是關心簡寧身子恢複得怎麽樣,他和簡寧通話了大概有十幾分鐘,也沒聽簡寧咳嗽一聲,那就說明回複得不錯。

還有一件事,就是從前進營地到K1的路繩,到現在都沒打通。奔來預計是昨天要打通的,結果因為一場大雪,登山隊上到一半,遇到流雪,隻能撤退回前進營地。

雪後三天不登山,這是在登山者之間口口相傳的登山經驗。下完大雪,新雪疏鬆,登山者很難找到合適的落腳點,就算是穿著冰抓也沒用,踩下去隻有鬆軟。所以一般都得等三天後,雪結硬了以後才能攀登。

汪洋來問簡寧,除了現有的攀登路線,還有沒有其他路線可以避開流雪,直接上山的,比如比較陡峭的冰壁一類的。

簡寧回答得直白,有時有,但是你們可能不上去。

汪洋說好歹我們也是國家級的登山隊,不至於吧。

簡寧說,至於,我喊阿塔帶你們去看下,你們自己評估下可行性。

阿塔按著簡寧的意思,帶汪洋來到上次他和簡寧垂降的冰壁前。

汪洋一身前鋒裝備,站在巨大的淺藍色冰壁前擡頭往上看,冰壁與地麵垂直近九十度,高度有上百米;阿塔說,就是這裏,上去有點困難。

汪洋看了下,稍微往上爬了兩三米,然後手一鬆,跳了下來。說算了,這條路線確實是沒有可能,誰都不能保證冰鎬一鏟子下去冰不繃的。

阿塔回答:簡寧可以。

汪洋隻能當作沒聽到。

路繩的鋪設工作,隻能延期三天,待到新雪凍硬後,再繼續。

三天後,登山隊再次出發,結果到了七千八百米處,氣候驟變,颳起了暴風雪,一行人隻得撤回前進營地。

路繩鋪設工作,繼續延期,已經是第四天了。

在路繩鋪設工作被延後的第五天,王秘書親自從加德上到大本營找到了簡寧。

王秘書幾乎無法適應超過四千米的海拔高度,為了找簡寧,他身上揹著個枕頭大小藍色的氧氣袋,氧氣管直接就用膠帶固定在鼻孔下。他自己也知道理虧,畢竟簡寧大病初癒,還是肺炎,短時間內根本就不是適合上超過七千米。更何況這幾天天氣狀況不好,更是不適合往上攀爬。

路繩鋪設的後置,又讓專案裏戴著烏紗帽的那幫人,如同油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王秘書見了簡寧,支支吾吾地說出了訴求,他問簡寧,能不能協助鋪設下路繩,那麽多人的烏紗帽就指望著這條路繩了。

簡寧坐在王秘書對麵,聽完他的訴求,站起身,給王秘書倒了杯茶,之後又坐了下來,低頭玩著自己左手腕上的紅色珊瑚珠,不置可否。

王秘書著急了,簡寧你的想法呢?

簡寧沒有回答王秘書。

自從上一趟K1南坡回來以後,簡寧對上山這件事情提不起太大興趣,他有時候甚至會懷疑鋪設路繩這件事的必要性。他想如果沒有路繩這條保命的繩索,是不是登山者的數量就會驟減,這樣就可以少了好多不要命的玩家,自己也不至於為了這些人疲於奔命。

恰巧簡寧的手機震了下,他低頭一看,是賀煜發來的微信。

【做什麽呢?】賀煜問。

【王秘書找我,向我上前進營地協助鋪路繩,最近天氣一般,路繩鋪設的進度拖了快一個星期了。】

【肺炎纔好,我們不上山。】賀煜回答得挺幹脆。

【這事也不是你想就能上,不想就可以放棄的。】簡寧讓賀煜清醒點。

【簡寧,我們不怕;你不想去我們就不去。我這裏自有辦法。】

簡寧這次深信賀煜的自有辦法,但是他和賀煜說:

【算了,我還是上去吧,畢竟這個專案牽扯的圈層太廣。】

【寶貝,你別動,等我明天到了再說。】賀煜回複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路繩,他本就不擅長這些事,那天本來能見度就低,還多個累贅。”賀煜趁著簡寧心情大好,把憋了好幾天的問題拋了出來。“因為我不想參加後續的登頂測繪工作,想著提前帶他熟悉地形,哪裏知道這麽不靠譜。”簡寧從賀煜手中拿過選單,也開始看了起來。“為什麽不想參加?”這個答案超出賀煜對簡寧的瞭解範圍,中午的時候他還電話簡寧,擔心他會因為沒有全程參加登頂測繪而難過。“因為你在六千五過渡營地狀態不太好,喘得厲害;我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