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2章

    

給賀鋒後,便當起全職太太,相夫教子;她研究技術出身,丈夫走後,對那些蠶食賀氏集團的親戚毫無招架之力;母子四人全憑賀煜獨撐,纔不至於完全被排除纔出賀氏。賀煜在高原吃了四個月外食,終於是吃到自己家的食物,埋頭吃得挺香。手機放餐桌上震個不停,是李嘉霆發來的語音訊息,他哇啦哇啦地叫著,問賀煜晚上要不要去俱樂部喝酒慶祝下從山上撿條命回來。李嘉霆還說葉二不滿賀煜也拿到專利使用權,在俱樂部耍脾氣呢,讓賀煜來圍觀...(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2章

吃過午飯後,簡寧托著腮,坐在寶峰休息帳的會議桌前,看著麵前的兩個人,腦子轉得飛快。

王秘書和何梓其就坐在自己對麵,這兩個人似乎已經結成了聯盟,一個想簡寧上頂峰修路,一個想簡寧帶自己上頂峰;不一樣的目的,用的卻是一樣的手段。

兩人時時刻刻地跟著自己。

讓簡寧大跌眼鏡的是,王秘書居然和何梓其一樣,有著不屈不撓的磨人精神,這和他以往認識的王秘書,完全就是兩個人。他已經和自己同吃同住二十四小時了,除了回睡帳,王秘書便一直貼著簡寧,幫他做這個做那個,說是減少簡寧平時工作量,身體盡快恢複,盡快上前進營地鋪路繩。

簡寧今天穿著黑色的沖鋒衣,拉鏈一直扣到下巴處,帶著禁慾的蒼白,牛仔褲鬆鬆垮垮地套著,腳上隨意地一雙防滑羽絨布鞋。

王秘書一看簡寧這身行頭,死的心都有了,這樣的穿著,隻能說明簡寧沒有一點想往高海拔處走的打算。

“王秘書,你來找我的事,我二哥知道嗎?”簡寧問他。

王秘書淡定地坐在簡寧對麵,正聽著何梓其在宣傳自己玩戶外的豐功偉績。

“知道,他不讓我來。”王秘書如實回答:“他說你病還沒好透,不能上七千米。”

簡寧大概也猜到了,因為這幾天他和明瑪聯係,明瑪對路繩鋪設延後的事,隻字不提。

“簡向導,你考慮得怎麽樣?”王秘書硬著頭皮,又問了一遍:“其實我也不想你去,但是上頭實在逼得緊,我也隻能奉命行事。”

“我想了下,你還是別上去了。我反正就耗在這裏,每天貼著你,等到他們七千米自己把路繩搞定再說吧,你不肯答應,上頭也不能把你怎麽樣。”王秘書決定采取破罐破摔路線。

簡寧瞥了王秘書一眼,因為高原反應,他唇色都黑了。

“王秘書,你終於是想通了啊,你想簡向導這大病初癒,就被逼著幹活,萬一出事,算誰的?”何梓其這次完全不站王秘書,反而天天唱反調,她就怕簡寧身體又有點不好,自己沖頂的心願又要延後。

“算了,我……”簡寧最終還是鬆了口,畢竟王秘書平時也沒少幫襯自己。

“算什麽,沒有算。”有人打斷了簡寧。

簡寧順著聲音看過去,進來的人是賀煜,半個月不見他還是老樣子,帶著銳氣,神采奕奕。

仔細想來,除了第一次在C4帳篷裏,賀煜是一副瀕死被拉回的半死不活狀態,其他時間簡寧見到賀煜,就都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樣子。

賀煜套著一件輕薄羽絨服,邁著一雙大長腿,低頭穿過帳篷門簾,走了進來,沖著簡寧咧嘴笑著。

“我們不上山,王秘書,你倒是可以下山,不用擔心你的烏紗帽,已經安排妥當了。”賀煜徑直走到簡寧身邊坐下,手自然地垂在桌麵下,搭在簡寧的腿上。

簡寧拎起賀煜的手腕,把他的手放到桌麵上。

“啊?”王秘書看著賀煜發呆:“賀總你怎麽來了?”

“來阻止你們仗勢欺人。”賀煜哼了一聲。

王秘書不好意思地摸摸頭,嘿嘿了兩聲。

“我找上麵協調了,明天會再有登山隊過來,讓他們去鋪路繩。”賀煜解釋。

王秘書表情將信將疑,心想還有什麽登山隊能強得過簡寧的。

何梓其倒是不客氣地哈哈哈笑起來,她說:“賀總,你找的誰協調,怎麽這麽搞笑,國家級的都在7000米一籌莫展呢,還能派誰來?誰來都沒有簡寧好用。”

“死馬當活馬醫吧。難道真要簡寧上?”賀煜瞪了她一眼。

“那不行的,簡向導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養生。”在這點上,何梓其和賀煜是在一個戰線上。

簡寧第一次覺得大本營好像一個菜市場,誰都能來走走,彷彿五千八百米的海拔不存在似的;他覺得有點吵,沒理會帳篷裏的三個人,一聲不吭地走出了帳篷。

他想了想,往測繪的指揮帳走去;賀煜追著他後麵也出了帳篷,簡寧稍稍放緩了腳步,等賀煜追上自己。

五千八百米確實不是誰都能來的菜市場,賀煜追上簡寧時,還是氣喘得比平時急促。

“賀煜,你這是要來吃犛牛的嗎?”簡寧擡頭看著賀煜喘氣,眯起眼睛。

下午的大本營的天氣還可以,陽光從賀煜的背後直射過來,給他的人鍍上了一圈金邊;他也看著簡寧笑:“是啊,寶貝,你又要下廚嗎?”

“我下廚?你吃嗎?”簡寧問賀煜,表情稍稍嚴肅點。

“不吃。”賀煜一口回絕。

有些原則性的問題,就算兩人感情再好,都不能妥協。

兩人並排走著,賀煜突然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現在已經是五月,而去年的五月,自己第一次見到簡寧,吻了他,之後兩人在一起,然後分開。

“賀煜,所以你這次上來做什麽?”簡寧又問了一遍。

“上來防止你被王秘書坑了。”賀煜收回思緒,況且他說的也是實話,他知道簡寧對熟悉的人容易心軟,王秘書平時幫襯簡寧也不少,簡寧的堅持,是不會超過四十八小時的。

“我沒有那麽容易被坑。”簡寧覺得賀煜是在胡說八道。

“我再晚來一步,你不是就答應了。”賀煜一針見血。

簡寧嘆了口氣:“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總不能看著一群人在七千米止步不前吧。”

賀煜沉默了會兒:“明天不是還會來一批人,看看他們的本事吧。”

“你也懂得說看看他們的本事。”簡寧啞然失笑:“那就祈禱明天天氣突變,K1無雲無風,這樣估計有點希望。”

這下輪到賀煜嘆氣了,他伸手勾住簡寧的脖子,低頭看著簡寧,說:“這可怎麽辦。”

“明天看看吧,不然讓阿塔帶著汪洋上去試試?”簡寧擡起頭溫和地看著賀煜,想了想回答。

“那還是算了,阿塔是給你配的,不是給他配的,你願意,我估計阿塔也不肯。”賀煜便回答,邊左右看了看,四周無人,他俯下身,蜻蜓點水般往簡寧的薄唇親了下。

賀煜立馬捱了打,簡寧用胳膊肘狠狠地頂了賀煜的下肋。

“你這是謀殺親夫,謀殺恩人。”賀煜捂著胸口悶悶地說。

“什麽親夫,你這是職場性騷擾。”簡寧冷冷地回答:“還有,你這又是我的什麽恩人。”

“我保你不用上八千米修路繩的恩。”賀煜理直氣壯。

“保成了嗎?”簡寧反問他。

“暫時沒有,明天見分曉。”

“那你明天再來說這件事。”簡寧提醒他。

“你的意思是明天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親下去是嗎?”賀煜開始耍無賴。

簡寧擡起胳膊肘又要打下去,被賀煜一把攔住:“別打了,親夫要死在大本營的。”

“活該。”簡寧憋著笑回答。

兩人一路嬉鬧,進了測繪指揮帳,測繪專家見簡寧進來,很熱情,說:“簡寧,你來啦,稍等哈,這兩天的報告馬上出來了,一會兒就傳給你。”

“好的,謝謝呀”簡寧禮貌地回答,便自覺找了個地方坐著等。

賀煜好奇,他問:“你要什麽報告?”

“冰瀑這一年的流動方向報告,和K1北坡主要冰川的大致變化。”簡寧低聲回答。

“你要這些做什麽?”賀煜更好奇了。

“嗯,怎麽說。”簡寧瞄了賀煜一眼:“我還沒找到我父母的蹤跡,這麽多年一直沒有線索,所以我有時候在想,可能是不是跟著冰瀑在變換位置,我就是這麽一想。”

賀煜一下就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他擡起手,摸了摸簡寧的頭:“或者,這次登山季結束,你隨我回賀氏檔案室找下,當年第一次設計基站布點,具體都是在哪些位置?這樣好歹有個大方向?”

“其實我也有想過這個方法。”簡寧回答。

“那怎麽不找楊教授幫你查下檔案?”

“老人家年紀大,怕找他後,他又老惦記著當年的失誤,憂思多了對身體不好。”簡寧回答。

賀煜愣住了,他一直以為簡寧不願回濱城見楊教授,多少是因為對過去事情沒有釋懷,但是實際上,簡寧隻是單純地顧慮老人家的身體,並沒有再多其他想法。

不過再仔細想想,簡寧這種一貫心軟的性格,也不可能去長時間記恨一件事;反倒是更多時候,他一點點地消耗著自己,去成人之美,包括對尼爾帕們,對王秘書,還有對自己。

賀煜突然心裏覺得有點酸,像是做虧心事被無條件原諒一般;他又開始動搖,或者直接把簡寧帶回濱城也好,有時候自私自利也不是什麽壞事。

賀煜到達大本營的第二天,K1的天氣並沒有按著他希望的那樣放晴。

不僅沒有放晴,甚至連天氣預報也失去準確性,天氣預報說的是區域性風力較大,並伴有中雪。但實際上,K1已經完全被雲霧籠罩,在大本營,隻能隱約地看到山腳下黑色的岩石溝壑,而剩下的三分之二,確實是完全看不見的。

上頭派來的第二批登山隊,甚至是攀登到6500米的過度營地,便再也無法往上。

王秘書準備下山,他揹著他的藍色氧氣袋,找到簡寧打算與他告別。

簡寧正在擺弄賀煜給他的定位係統,昨天賀煜過來給自己的腕上佩戴了一個新的定位器,說是除了與基站相連,還直接可以在天氣情況好點的時候,與衛星相接。

王秘書頭一伸,看著定位係統上的小紅點,前進營地,過渡營地,小紅點挨挨擠擠地湊一起,一動不動。

“這時係統壞了嗎?”王秘書問。

“不是,是天氣不好,他們什麽事情都幹不了。”簡寧解釋:“我猜他們都坐在帳篷裏發愁呢。”

“這樣啊,新來的登山隊也不行嗎?”王秘書問。

“你說呢?”簡寧無語:“我去和賀煜談下,明天如果還是這種情況,我還是上去吧。”

王秘書驚訝得合不攏嘴:“簡寧,你不要命啦?”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集團的MAY,把這些事情和我的答複轉達給她,她會處理。”“簡向導,還有沒有其他需求,今天得麻煩你配合我們在這裏留一晚上。”對方問。“盡快把事情轉達給賀氏集團處理就行。”簡寧疲憊地閉上眼睛。問話室的燈挺亮,照得四周白牆明晃晃的,就好像日光下的雪山,亮得刺眼。簡寧十五歲回加德讀書。十八歲在大學課餘承擔高山協作工作,十九歲登頂K1,二十歲成為高山向導。二十二歲從第一次山上擡下登山者遺體,二十四歲轉入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