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3章

    

瀑邊緣的石壁上,往下探尋簡寧的身影。“在搬運方隊的遺體。昨天開始的,從7300米下來,拖到冰瀑附近遇到暴風雪,直升機過不去,隻能暫停,結果天氣好轉,遺體就卡在冰隙裏了。”冰瀑就是冰凍的雪水瀑布,雖然常年結成冰,但其實一直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移動。柯布冰瀑是攀登達瓦峰的必經之路,也是最兇險的地段,常年有冰崩發生,一些比較大的冰縫需要架設梯子才能通過。“那怎麽處理?”賀沖盯著冰隙問:“怎麽就隻有丹普和明...(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3章

簡寧看著王秘書,不知道要拿什麽表情麵對他:“王秘書,你前幾天勸我上七千米,可不是這個口氣。”

王秘書一向人精,他麵不改色地沖了簡寧笑,回答:“簡向導,我也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也不怪我;賀總這趟來,本意是要救你,這下好了,被救的,就隻有我。”

作為體製內的中間層級,王秘書對於人際關係,直覺比一般人準,冬天的時候,簡寧大半夜找他上哈德國道找賀煜,他就想著這兩人關係不錯;昨天賀煜直接為了簡寧鋪路繩的事從濱城趕到K1大本營,王秘書心裏想,這對人估計是要百年好合的。

所以王秘書回答簡寧的時候,直接從賀煜身上下手,果然,簡寧也不再為難他,反而口氣溫和地說:“趕緊下山吧,這裏的海拔也是為難你了,我看著你的嘴唇都發黑好幾天有的。你現在下去,不得還得走一陣子?”

“對,慢慢走吧,下午就能到了。”王秘書倒也不以為意。

簡寧想了想,說:“不然稍等下,我問問今天賀煜要不要回酒店,如果要,你跟著他的直升機回去。”

“我不回去,你都要上七千米了,我回去做什麽?”

簡寧話剛落音,賀煜便走了進來,後麵跟著李嘉霆。

“你怎麽知道我要上去?”簡寧有點驚訝。

賀煜瞥了簡寧一眼,不太高興的樣子,然後和王秘書說:“王秘書,稍微等下,一會兒直升機送你下去,李嘉霆也要回酒店休息,你們一起吧。”

王秘書喜出望外,高高興興地在帳篷裏坐著等。

賀煜走到簡寧身邊,從他手中拿過鼠標,冷著臉開始檢查定位係統上簡寧的定位有沒有連線到位。

簡寧看賀煜一臉不太開心,便問他:“哪個小紅點是你?”

“怎麽了?”賀煜把鼠標懸停在代表自己的小紅點上,心率血氧資料便實時顯示在螢幕上。

然後簡寧看著賀煜,沖著他笑了下,彎彎的臥蠶露了出來。

螢幕上,賀煜的心率資料瞬間飛起。

賀煜馬上挪開鼠標,無奈地瞪了簡寧一眼:“知道了,你想上就上吧,我去七千米等著便是。”

李嘉霆看著眼前兩個人眉來眼去的,嘖嘖起來:“哎呦,我要回酒店了,缺氧。簡向導,你鋪路繩的時候,記得讓我的記者著直播下,找點報道內容交差哈。”

然後拉著王秘書,走出帳篷。

帳篷裏就剩簡寧和賀煜兩人。

“一會兒一起上七千?你和明瑪說了嗎?”賀煜沒什麽情緒。

“沒說,等上去了,他看到我自然就知道了。”簡寧合上電腦。

“哦。”

“賀煜,不過是鋪個路繩,每年我都會做一樣的事情。”簡寧站起來,走到賀煜對麵,俯下身,雙手勾住他的脖子。

“往年你沒有肺炎。”賀煜坐著,雙手圈住簡寧的腰。

“但是我不去,這個事情就進行不下去,那要怎麽辦?”

“他們愛怎麽辦怎麽辦,關你什麽事,你還沒開始做向導前,他們也都不做這些測繪工作嗎?”賀煜開始耍混,他也並不是時刻都能保持理智。

簡寧不說話。

“怎麽不說話了。”賀煜輕輕地掐了簡寧的腰一把:“理虧了是嗎?”

“我在想你說的話。”簡寧墨藍色的眼睛就這麽看著賀煜。

“好像確實,在去年我們遇到之前,整個加德的通訊和測繪,是停滯的。有些基礎工作,但是不夠深入。”

“聽起來,好像我們兩個大大地推動人類社會發展。”賀煜嘲諷道。

“那都是賀總您的功勞,走吧,既然都做了,好人做到底,繼續去推動人類發展吧。”簡寧鬆開賀煜,站直起來。

賀煜拉回簡寧,手伸到他背上,稍稍用力,把他往自己身邊靠,然後吻了下去。

惱人的任務在這一瞬間不複存在,世界隻剩兩人的氣息交纏,溫暖而相互依存。

“你這麽牽掛推動人類發展,什麽時候推動下我們的發展?”賀煜鬆開簡寧,在他耳邊問道。

“還要怎麽發展,要我給你生個繼承人嗎?”簡寧起身往外走,逗了賀煜一嘴。

“你要可以,我願意啊。”賀煜說:“把賀氏改成簡氏都行。”

“先改名吧,改完馬上生。”簡寧頭也不回地走出帳篷。

雖說是不環保,但直升機在高原地區確實是個好東西,半小時後,簡寧和賀煜便出現在六千五百米的過渡營地。

簡寧除了加了件羽絨服禦寒,麵色行動沒有一點變化,呼吸如常;而賀煜缺已經開始胸悶,氣喘,帶著說話速度都變慢了。

簡寧說,賀煜你別再往上了,身體吃不消的;賀煜聽從了簡寧的建議,在山上,他一直保留著一切都聽向導安排的好習慣。

賀煜於是逐個與他招呼上來的登山隊擁抱致意,客套地問候對方辛苦了。

新來的登山隊其實有點尷尬,因為沒有能幫上忙。他們的領隊隻得老老實實地和賀煜說,其實他們自己也沒底,但是任務在身,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來。

賀煜回答,理解,確實一般人也辦不了這事。

領隊也是個實在人,他說:“事情沒辦好,還讓賀總特意上來一趟,真的是不太好意思。”

賀煜拍拍他,回答:“我上來不是因為你們,是跟著家屬上來的。”

領隊這纔看到賀煜身後的簡寧,他已經換好了前鋒裝備,聽著對講機那頭明瑪的咆哮。

“你不要命了嗎?”明瑪的口氣和王秘書一模一樣。

“不然你去鋪路繩?”簡寧隻回複了一句話。

明瑪瞬間安靜下來,同時一起安靜的還有第二批登山隊成員;按他們的計劃,隻能等到天氣好轉,再和七千米的汪洋他們彙合往上走。

但是麵前這個蒼白漂亮的青年人,貌似是已經做好準備,現在就要直接上山。

“這位是不是簡寧”領隊問賀煜。

“對。”賀煜邊取走簡寧手中的對講機,邊答複領隊。

“久仰大名。”領隊暗暗咂舌。

賀煜瞄了他一眼,便和明瑪說:“明瑪頭領,喊個人下來陪簡寧上去,不要阿塔,阿塔留著一會兒陪他去布路繩。”

“賀總,不然我陪他上去。”領隊自告奮勇。

“行啊,那你看著點他,讓他走點常規路線,慢點沒關係,別亂跳亂跑。”賀煜交代。

“什麽意思?”領隊不解賀煜的嘮叨。

“他肺炎剛出院,給他留著點體力。”賀煜解釋道。

領隊目瞪口呆,賀煜習以為常,而簡寧當作沒聽到,不知道。

這是賀煜第三次在K1半坡營地等待簡寧完成任務。

第一次的未知忐忑,第二次驚豔後一見鐘情,第三次反而有一種坦然的感覺。

雖還是牽掛他肺炎初愈,但心境也算平和,賀煜甚至覺得可能有些事情,再怎麽努力迴避都躲不過,比如簡寧上K1鋪路繩這件事;而有些事情,卻是努力便會有好結果,比如自己和簡寧。

李嘉霆的團隊,給簡寧的修路過程,做了一個小範圍的直播測試;一是賀煜要求,他橫豎還是放心不下,便讓簡寧戴上一個小型攝像頭實時傳輸視訊,二是為了幾天後正式登頂測量做準備,李嘉霆對賀煜說,先留點備份視訊,萬一當天出了狀況,就把備份視訊接上,這樣掉鏈子也沒人發現,神不知鬼不覺。

賀煜說,上山的時間都不一樣,怎麽神不知鬼不覺。

李嘉霆一臉狡黠,電腦後期修下,然後你再假裝網絡卡個幾秒,一般網友也看不出來。

簡寧的攝像頭,傳回的即時視訊,一路晃動,看得賀煜頭暈,他終於是理解李嘉霆說的,替換掉一些視訊,網友也注意不了。

無窮盡的白雪在晃動,偶爾掃過一些淡藍的冰棱冰塔;大部分時間鏡頭都對著地麵,抖得螢幕前的人頭暈。

四十分鐘後,第一個在視訊裏出現的人出現的是明瑪,然後是阿塔。他們兩個人在前進營地的邊緣等簡寧,讓賀煜意外的是,一起等簡寧的還有自己的弟弟,賀正遠一臉鬍渣地擁抱了簡寧;他很開心,簡寧的出現預示著自己能早點結束工作回家。

再之後出現的人是汪洋,他一臉嚴肅,問簡寧,是真的馬上要上去?

簡寧回答,現在能見度一般,但是風速較弱,還是可以上的,速戰速決吧。

汪洋說,那我跟你一起上去。

簡寧考慮了一會兒,說行啊,那我們三個人一起上,還有阿塔。

K1峰頂的能見度實在是一般,即時傳回的視訊,有時也看不太清三人的動作,賀煜隻能配合著自己給簡寧做的即時人員定位係統看,大部分時間,簡寧都是在三個人的最前方,他負責開路,阿塔和汪洋則負責固定路繩。

簡寧的技術風格,與別人完全不同,其他的攀登選手都必須靠清晰的能見度來確定攀登前進與否;而簡寧攀登的時候五感全開,冰爪踏入冰壁後不同冰麵硬度反饋回的細微差距,冰鎬插入冰壁後的聲音,手感,甚至連風從耳邊吹過的速度,都是簡寧做出行動的依據。

所以他除了帶阿塔,簡寧不太愛帶別人,雖然阿塔的五感沒有自己敏銳,但他勝在體能彪悍,在八千米不會缺氧,可以保持頭腦清明,思維清晰,隨時跟上自己的步伐。

而汪洋,確實隻是一名標準經過長期特別訓練的運動員,超八千海拔的缺氧症狀,他隻能相對普通人有所緩解,他戴著氧氣麵罩,也隻是將將跟上簡寧和阿塔。

簡寧有時候不得不放緩腳步等汪洋;若換作平時,他是肯定不願意帶汪洋的,但這次自己不想參加後續的測繪工作,也隻能帶汪洋上來提前適應路線。

賀煜還在六千五百米等,他為了簡寧莽莽地沖上K1大本營,還跟著上到過渡營地,簡寧現在隻想快速鋪完路繩就回拉魯,好讓賀煜早點回到低海拔休息。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到腿痠,木貢夜不是一般人,再多待幾天,好好玩。木貢求之不得,連聲說是。賀煜示意May,帶木貢四處走走,怎麽也是自己請來的客人,不好怠慢;May心領神會,說晚上帶木貢去吃海鮮大餐,讓賀煜不用擔心。技術谘詢進行得很順利,離開前,賀煜遞上加德5G專案的任務書,誠懇地希望楊教授可以擔任自己投標專案的技術顧問。楊老教授說他年紀大了,不掛名一樣可以協助賀氏。賀煜便說了實話,自己是第一次操盤大型投標,希望楊老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