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6章

    

靠窗的位置喝咖啡。天氣不錯,能看到日出;萬丈日光穿破雲層,海麵水天一色。簡寧邊盯著日出看,邊問賀煜:“昨晚我看了最終版的八千米級雪山的布點,技術和路線都沒有問題,但是投資額度是不是還有可能控製下?不然整個大專案的利潤,會少掉一大半。”賀煜正低頭看手機,MAY大清早發了微信在找他。“我有找成本部調整過的,現在已經是最低價,我在想,中標以後就從難度最大的K1開始布點,藉著K1布點成功,拓展額外的商務,...(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6章

“追你是什麽不正經的事情了嗎?”賀煜反問簡寧。

簡寧一時語塞。

“作為一個大集團的董事長,天天泡在加德子公司,好像也不是特別正經。”簡寧試圖挽回一局。

“我人是不在濱城,可不代表我沒有做事情。況且,你占著我的辦公桌,我隻能窩在沙發裏做事,這纔是耽誤正經工作。”賀煜把鍋扣又回簡寧頭上。

“賀總,我這就把辦公桌還您,您抓緊發憤圖強。”簡寧說完便站了起來,把辦公桌讓出來。

賀煜一手撐在書桌邊緣,另一隻手在簡寧起身時,摟住他的腰,順勢把他按坐在書桌上。

“都聽簡向導的。”賀煜湊近簡寧耳邊說:“現在馬上就辦正經事。”

話沒說完,賀煜便拉著簡寧的手,往下探。

顧及骨折,賀煜這幾天都不敢動簡寧,而他看著簡寧的雙眸卻是掩飾不住的**;但是就算是現在把人按住親吻,也隻敢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他。

簡寧的雙唇一貫冰涼,但對於賀煜的熱情,他回應得毫不猶豫;隻是再怎麽小心,也不免會碰觸到受傷的地方,簡寧靠在賀煜的肩頭輕輕地哼了一聲,胸膛急促地起伏。

賀煜的全部思緒,被簡寧清爽的鬆香氣息占據,一呼一吸,一進一退。

賀煜想起自己初次遇到簡寧的那晚,也是因為滑倒,帶著簡寧一起滾下了冰壁,所幸的是當時冰壁坡度不算陡,兩人都沒有受傷;當時,簡寧睫毛上的霜花在自己頭燈下閃著動人的微光,而現在他覺得身下的人,也就似雪夜裏動人的霜花,迷惑人心,易碎卻又無法捧在掌心。

在簡寧受傷後的第三天,K1終於迎來一個天氣完美的視窗期,峰頂的高程測量工作,按部就班地開展。

當天賀煜趕到K1大本營坐鎮,和賀正遠兄弟兩人一個在五千八百米,一個在七千米確保直播通訊訊號的穩定。

高程的測量其實是一個平和又枯燥的過程,直播的鏡頭記錄下測繪員和登山隊揹著裝置上到頂峰,取樣,定位,采集資料,記錄,複核,反饋的過程。中間網路偶爾卡頓,完全不影響觀看,李嘉霆的神不知鬼不覺替換計劃也沒派上用場。

簡寧獨自坐在酒店客房裏,看著網路的直播;在峰頂的人護目鏡,呼吸麵罩全副武裝,臉上不露一塊麵板,也看不出誰是誰,反倒是鏡頭往下一掃的時候,遠遠地看著阿塔站在下一階的冰岩上,戴著護目鏡,防風圍脖罩在鼻梁處,和明瑪站一起,靜靜地等待峰頂的隊員完成測繪任務。

整個測量的過程確實是挺無趣,鏡頭所到之處,是一望無際的白茫雪山,簡寧看過千百遍;再之後便是測繪員操作儀器,這些在一些低海拔的測繪地點,簡寧也見過千百遍。

他有些麻木,想關掉直播,卻又覺得不看有點可惜。

彈幕裏似乎沒有太多人能體會到這短短幾十分鐘直播後的艱辛,彈幕更多的是在贊嘆K1群峰奪人心魄的美景,這裏終年覆雪的峰頂,層雲波濤般的翻湧。

偶爾彈幕是在欽佩攀登人員的辛苦與專業,但是不多,寥寥幾句。

簡寧心裏算了算,這個專案的緣起,嚴格來說,應該是從K1的那場地震開始,那時候賀煜直接從北坡飛到南坡的K1大本營,算是兩個人荒誕緣分的開始。

賀煜坐在大本營帳篷裏,盯著螢幕裏測繪人員在頂峰采集冰樣,汪洋就站在儀器邊上,喘著粗氣。

賀煜看了會兒,摸出手機,給簡寧打了電話,他想霜花現在不知道在什麽心情,不知道會不會因為沒有參加完專案全程難過得要融化。

“在看直播嗎?感覺如何?會不會難過?”電話接通後,賀煜開門見山地問。

“難過什麽?”簡寧回答的口氣帶著意外。

“頂峰測繪直播沒有你的位置;如果不受傷,現在彎腰看著取樣的人,應該是你的。”賀煜話說完便覺得有些不妥,這樣感覺不僅沒有安慰到簡寧,反而有點火上澆油。

“那你難過嗎?”簡寧反問賀煜:“他們上直播,都是建立在賀氏通訊基站布點成功的前提上,前期那麽辛苦,也沒人給你們頌揚下;那天你在修複光纖的斷點,零下十幾度,你不戴手套操作,多難受。”

“不難受,那天你不是幫我擋風嗎,怎麽樣都值了。”賀煜沒想到簡寧還記得這事,現在被提起來,心裏還是跟泡了蜜似的。

“賀總這麽容易滿足?”

“確實沒什麽難過的,我建基站又不是為了上直播。”賀煜低聲說著,打了個手勢,示意賀氏的工程師頂下自己的位置,便走出了帳篷。

“那你建基站是為了什麽?”簡寧在電話那頭問。

賀煜在帳篷外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望著遠處的K1,今天能見度極佳,大本營的測繪工程師正麵向著頂峰複核覘標。

“為了世界和平,我想爭取個諾/貝/爾和/平/獎,給自己增加一點擇偶競爭力。”賀煜剛回答完,指揮帳篷便傳來歡呼聲,K1最新的高程資料已經出來了。

電話裏也傳來直播間主播高亢的報數聲,賀煜聽到簡寧在一片嘈雜中笑出聲來,簡寧說:

“賀總擇的什麽偶,要求這麽高。”

“不就是在等大名鼎鼎的簡向導選我;對手現在正站在K1頂峰耀武揚威呢,而我隻能守在大本營,有點心酸,簡向導在直播裏頭看不到我。”賀煜用一種自我憐憫的口氣自嘲。

螢幕裏,汪洋正和測繪人員在K1頂峰擁抱祝賀。

“別又給我扣帽子,賀煜,你能不能有點正經。”簡寧假假地訓起賀煜來。

“我說的是事實,簡寧。就算上麵沒有把K1布點提前,我這裏一樣也是會先行啓動,當時你簽股份轉讓合同時,是有看到的。”賀煜低聲說道。

賀煜提起那些股份轉讓合同,簡寧便沉默了。

“當時他們都說我腦子在達瓦峰缺氧糊塗了,但是其實就算是現在,我的心意也一直沒有變過,你想要的,我能辦到的,都願意給你。”賀煜接著說。

賀煜瞭解簡寧,這種時候簡寧除了沉默不會給自己多一點回應。

“簡寧,測繪專案結束,跟我一起回趟濱城吧。”賀煜問簡寧。

簡寧果然不說話。

“簡寧?”賀煜追著簡寧回答。

“為什麽?”安靜好陣子,簡寧纔在電話那頭開口。

“怕你沒有上頂峰直播難過,帶你散散心。”賀煜帶著玩笑的口吻給簡寧解釋,其實他想說的是,想帶你回家見見我媽。

賀煜知道,這話要說出口,簡寧估計就直接跑K1不下山了,他隻得想辦法曲線救國。

“賀煜,我沒這麽脆弱好吧,上不上直播對我來說無所謂的。”簡寧委婉地表示了拒絕。

“濱城醫療條件好,你的傷再去看下,免得留下後遺症。”賀煜又找了個理由:“你自己可能無所謂,但是你還是要考慮下寶峰,明瑪那裏,還是需要你的協助。”

簡寧還是在電話那頭沉默,賀煜卻開始倒計時,他估計簡寧撐不過十秒就要心軟。

“等明瑪從K1下來,我和他商量下。”簡寧果然鬆了口。

“反正你受傷也上不了山,這個登山季,你在濱城多待陣子,養養身子。現在路繩都建完了,視窗期有明瑪和阿塔在,沒有問題的。”賀煜加了把勁。

“知道了。你先去關心你的對手吧,他們要準備回撤了,我看直播間又在卡頓,你們賀氏不要功虧一簣。”

“什麽對手,笑死人,在頂峰氧氣麵罩包得臉都看不清,我們簡向導自然也看不上。”賀煜口氣帶著不屑:“我們簡向導喜歡沖頂不帶氧氣的,那才叫厲害。”

“趕緊去幹活吧,賀總,直播一斷你的和/平/獎就要飛了。”簡寧催著賀煜掛了電話。

通訊訊號確實有一點小卡頓,賀煜趕緊找人檢查了下,是在七千米的基站,光纜被一塊小落石砸了下,賀正遠很快就修複完畢,一切順利。

專案圓滿完成,各方喜氣洋洋。

登山隊剛到七千米前進營地,賀煜就把大本營的事情和賀正遠一交代,匆忙趕著直升機要回加德,他還是擔心簡寧會因為沒有能上K1測量而難過。

王健在大本營叫住正要上直升機賀煜,讓他多留一天,說明天晚上在加德辦個慶功宴,邀請賀煜帶子公司的人一起參加。

賀煜欣然答應,說,明天我和簡向導會一起到,你好好組織登山隊站一排給人家謝罪,秋後算賬少不了。

王健哭笑不得,回答,明天集體給簡向導喝酒賠罪。

賀煜趕回加德酒店時,剛好是傍晚,今天天氣好,日落呈現出迷人的粉紫色,總統套房窗外的雪山,跟著披上一層紫紗。

賀煜刷卡進門,房間沒有開燈,簡寧坐在書桌前,背對著窗外粉紫色的雪山;他正低頭認真地看著膝上型電腦螢幕,賀煜進門他都沒有注意。

“寶貝,你看什麽呢,那麽入迷。”賀煜站玄關換鞋,他一手扶牆,半彎著腰用力拔著他的登山靴。

簡寧擡起頭,直直地看著賀煜,因為逆光的原因,賀煜看不清楚簡寧的表情,隻覺得他的眼神帶著戲謔。

“賀煜,被你說中了。簡向導隻喜歡可以不戴氧氣麵罩上K1的人,你看他們都分析出來了。”簡寧手一推,把膝上型電腦的螢幕轉向賀煜。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定器,因為擡不起手,阿塔在幫他調整固定器的鬆緊帶;簡寧眉頭緊皺,麵色慘白,仰頭靠著牆,下顎線犀利漂亮;阿塔低著頭,看不清楚表情,手搭在簡寧肩幫的帶子上,兩人靠得很近,讓人不由得遐想連連。“鐵肺兄身邊的人是誰?好漂亮。”“啊,是男朋友嗎?好貼心。”“樓主你為什麽不再上前一步拍照?”“此處腦補一萬字。”帖子的風向瞬間就轉了方向,從阿塔是無敵鐵肺兄,變成祝鐵肺兄絕美愛情百年好合。“你看,他們在歌頌我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