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7章

    

擔心簡寧的反應;畢竟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大半年賀煜和他的糾纏。簡寧還是低著頭,躲著May的眼神。May從魏律師手中,抽出了一疊合同,遞向簡寧,嚴肅的說:“簡向導,這是加德5G專案投標的後備方案,賀煜為防止自己出意外做的準備,我想你應該看下。”“線路方案我都看過的,沒有問題。”簡寧不肯接合同。“不是這些事。”May又開始斟酌如何表達。“賀總在這些合同裏,把自己一半的股份轉讓給你。”魏律師代替May開了...(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7章

賀煜一瞬間沒反應過來簡寧的意思。

從K1大本營搭乘直升機回來,滿打滿算也就兩小時,簡向導移情別戀的速度快趕上火箭發射。

賀煜走到寫字桌前,仔細看起簡寧轉過來的螢幕內容。

在社交平臺上,有人把阿塔和簡寧湊了一對,在評論裏嗑生嗑死。

阿塔最初引起衆人注意,是在K1高程測量的直播裏,頂峰所有人都戴著氧氣麵罩,千人一麵,隻有在拍照的時候,才會摘下氧氣麵罩露臉片刻。

當鏡頭無意掃過頂峰下的冰岩時,阿塔隻戴著防風圍巾和護目鏡,獨樹一幟地站在下方的路繩旁;有心的網友一眼就發現他的與衆不同。

“他是誰?”

“他為什麽不需要氧氣麵罩?”

“鐵肺兄!”

評論裏的互動開始頻繁起來,有對登山圈小有研究的賬號,說這應該是加德寶峰的向導,他們尼爾帕向導有些很厲害,在高原地區對缺氧環境的適應異於常人,不會有缺氧的不適反應。

這樣的天賦異稟讓網友們覺得好奇,有些八卦愛好者順藤摸瓜地找到了寶峰的主頁,在向導簡介裏一個個地找阿塔,希望可以對號入座。

寶峰主頁的向導裏並沒有阿塔的資訊,因為他是外籍,而且他平日裏也隻跟著簡寧,不會單獨作為向導協助客人。

然後有人看到簡寧的簡歷,二十六歲,十五次K1登頂記錄,多得有些誇張。

有人開始把簡寧的簡歷湊在阿塔身上,並且分析得頭頭是道,說怪不得直播的時候隻是站在峰頂下一階的路繩旁,一定是沖頂次數太多了,不屑。

賀煜看著評論,樂得合不攏嘴,阿塔為什麽直播時候沒上峰頂,因為峰頂一共也就不到五平方大小的麵積,人多裝置多,沒擠上;等大部隊開始回撤,阿塔才高高興興地爬上去,還自拍了張照片做紀念;阿塔甚至把自拍分別發給賀煜和簡寧,附言:老闆,這是我第一次白天上峰頂,帥吧?之前兩次都是夜裏到的,拍不出東西。

本來事情到這裏也就討論得差不多了,畢竟攀登八千米級別的雪山,是非常小衆的極限運動,圈子不大,瞭解的人太少;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沒有到過海拔超過五千米的地方,更不可能知道八千米死亡線上缺氧是什麽樣的體驗,而在死亡地帶不戴氧氣麵罩,又能輕鬆來去是怎樣的天賦異稟,就很難成為討論的熱點。

巧的是,偏偏有人那天在加德醫院急診大廳遇到阿塔和簡寧,甚至還遠遠地偷拍了張照片,理由很簡單,簡寧長得太漂亮。

那人直接把自己拍下的照片,貼在評論裏,很貼心地模糊了其他人,隻留了阿塔和簡寧;然後說:我在加德醫院遇到的人,是不是就是這位鐵肺兄,下半身的著裝一模一樣;邊上的帥哥像是他朋友,受傷了,他長得可真是好看。

照片裏,簡寧緊貼阿塔坐著,已經戴上了固定器,因為擡不起手,阿塔在幫他調整固定器的鬆緊帶;簡寧眉頭緊皺,麵色慘白,仰頭靠著牆,下顎線犀利漂亮;阿塔低著頭,看不清楚表情,手搭在簡寧肩幫的帶子上,兩人靠得很近,讓人不由得遐想連連。

“鐵肺兄身邊的人是誰?好漂亮。”

“啊,是男朋友嗎?好貼心。”

“樓主你為什麽不再上前一步拍照?”

“此處腦補一萬字。”

帖子的風向瞬間就轉了方向,從阿塔是無敵鐵肺兄,變成祝鐵肺兄絕美愛情百年好合。

“你看,他們在歌頌我和阿塔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簡寧笑得眼睛都眯成兩條線:“賀總,你的對手這下是真的厲害,可以不戴氧氣麵罩沖頂K1呢,還是您欽點的,這可怎麽辦?”

“不怎麽辦,他中文都說不清,不怕。”賀煜也笑得不行,他親了簡寧的臉頰:“明天晚上有專案完成慶功宴,你去嗎?”

“明瑪今天有通知我,我都行,你呢?”簡寧問賀煜。

“我去啊,王健答應我的,要登山隊站一排來謝罪。”賀煜開始研究酒店的客房餐單,他這一整天在K1都隻是啃麪包,就怕直播中間出了岔子。

“謝什麽罪?”

賀煜指指簡寧身上的定位器。

“不過是骨裂而已,小事的。”簡寧不以為意:“我又不是第一次受傷,之前滑雪頻繁的時候,斷得更兇。”

“你喜歡滑雪?”賀煜突然想起在簡寧拉魯的房間裏,有一排青少年滑雪比賽的獎杯。

“也算不上特別喜歡吧,就是小時候剛和明瑪他們住一起,還不太適應;尼爾帕們熱鬧起來,滿屋子都是人,我覺得好擠受不了,便跑去山上滑雪,山裏頭清淨。”

“然後呢?”

“然後滑的次數多了,他們就發現我和別人不一樣,有一次參加比賽,先要五千米攀登競速,然後自由下滑,我帶著裝備第一個到達山頂,裁判都還沒爬到呢。”簡寧今天心情不錯,少有地和賀煜提起一些小時候的事情。

“這幾年怎麽都不滑了?”賀煜又接著問,他想起木貢上次在濱城滑雪場摔倒時提過一嘴,簡寧現在隻有在冬天寶峰閑的時候偶爾滑一下。

“滑雪摔斷骨頭的話,影響登山季工作,就跟現在這樣。”簡寧嘆氣。“所以有時候我挺難理解那些花了大錢,要沖頂的人心態;到底是為什麽,把命搭上都要爬這個山。”

“那你這次帶汪洋上山,不是差點也把命搭上。”賀煜又提起這件不靠譜的事情,其實他一直就想問簡寧,那天修路繩,為什麽一定要帶上汪洋,隻是沒找到合適的時機。

說一點都不在意汪洋的存在,那都是假的;賀煜看著簡寧平時對汪洋也就是普通朋友的態度,也沒多想;偏偏這次修路繩,他卻拚了命地把汪洋帶上;之前通訊基站訊號覆蓋測試,為了攔住簡寧自己一個人單獨上K1,賀煜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最後簡寧才勉強同意帶上阿塔。

“為什麽要帶他去修路繩,他本就不擅長這些事,那天本來能見度就低,還多個累贅。”賀煜趁著簡寧心情大好,把憋了好幾天的問題拋了出來。

“因為我不想參加後續的登頂測繪工作,想著提前帶他熟悉地形,哪裏知道這麽不靠譜。”簡寧從賀煜手中拿過選單,也開始看了起來。

“為什麽不想參加?”這個答案超出賀煜對簡寧的瞭解範圍,中午的時候他還電話簡寧,擔心他會因為沒有全程參加登頂測繪而難過。

“因為你在六千五過渡營地狀態不太好,喘得厲害;我怕你等太久,想著速戰速決,早點下山。”簡寧正低頭研究選單,對於賀煜的疑問,他沒太放在心上,隨口解釋了下。

賀煜腦子裏嗡了一聲,自從父親早逝,他接班賀氏以後,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對自己說擔心他扛不住。

一直以來,賀煜都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在家庭裏,母親和年幼的弟弟需要自己支撐起照顧家庭的責任,替代父親原有的位置;在賀氏集團,他如履薄冰地守著父親留下的股份,在MAY和魏律師的扶持下,一步步地在集團站穩紮根。每個人都覺得這些事,是他作為賀氏的董事長應盡的義務,並且每個人都覺得,作為賀波的長子,做好這些事,是理所當然,水到渠成。

沒有人注意到賀煜背後的付出,與承受的壓力。

簡寧卻和自己說,我擔心你不行,所以想盡快幫你擺脫困境。

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個。

測繪專案開展以來,賀煜頻繁地往返加德,為工作,為簡寧。

他反反複複地猶豫,到底要不要帶簡寧回家,這個念頭像一把劍一樣懸在自己的頭頂,要把自己劈成兩半;一半留在加德與簡寧纏綿,一半回到濱城繼續自己作為賀氏長子的責任。

畢竟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情況還是少數。

濱城經濟發達,但卻也達不到像歐洲那樣開放隨性。

身邊的朋友提到自己追簡寧這件事,都覺得隻是公子哥圖新鮮,玩玩罷了;甚至連跟了自己十幾年的MAY也覺得自己不過是一時的戀愛腦,再過陣子便會冷卻下來。

而今天,這把劍毫無預兆地就落下了,不僅沒有把自己劈成兩半,反倒劍身摔得個粉碎。

賀煜確認自己心裏隻有一個念頭,在加德也好,在濱城也罷;簡寧願意待在哪裏,自己就跟著到哪裏。

簡寧還在低頭一心一意地琢磨選單,客房的燈還沒有開啟,窗外的粉紫色的霞光映著他漂亮的側臉,他的頭發已經長到及肩,帶著微卷繞在肩頭。

賀煜看到簡寧擡起頭,雙眸映著日落的霞光,笑著對自己說:“我要吃海鮮麵,好久沒吃蝦了,得要補一補。”

他的聲線一如既往的清亮,像是高原冰川融出的雪水,幹淨純粹,一點一點地滲入賀煜的血液裏。

“簡寧,我們後天一大早的飛機回濱城,怎樣?”賀煜問他,伸手拂過他前額的碎發。

“什麽事這麽著急?”簡寧問。

“你不是想要吃蝦嗎?我們早點回家吃,這裏的蝦都是冷凍的,不好吃。”賀煜一邊回答,一邊把人拉著靠向自己。

簡寧想起濱城椒鹽富貴蝦,滿心歡喜:“表現不錯賀總,好好剝蝦,簡向導給你加一分。”

“簡向導太小氣,得給個一百分才行。”賀煜看著簡寧,笑著吻了下去。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已經一溜煙地下車關門,賀煜隻得熄了火,在駕駛室坐著等。賀煜有些忐忑,自從在K1專案和簡寧相遇又和好以後,之前專案投標和股份轉讓的事,兩人誰都沒有提起,心照不宣。上一代人的失誤,被掩蓋在賀煜對簡寧濃烈的感情下,而簡寧對自己毫無保留地回應,也彷彿那些事情都不曾發生過似的。但是事實隻要是存在,就無法被忽略;比如現在,隻是一個玩笑式的對話,傷疤就突然被揭開,傷口**裸地暴露在陽光下。賀煜想,等簡寧身子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