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49章

    

煜又看見達瓦峰上的霜花,帶著微光,正對著自己笑。“給我吧。”簡寧對賀煜伸出左手,掌心朝上。賀煜低頭盯著簡寧白皙的手腕,伸手把佛珠套在腕上,然後仔仔細細地地繞了三圈。“物歸原主。”賀煜的食指擦過簡寧的手腕,大理石般冰涼。“謝謝。”簡寧擡起手,把佛珠對著帳燈,細細端詳起來:“這是我母親的。”“這樣啊”賀煜也跟著端詳起佛珠,這個成色的牛血紅珊瑚還是比較稀少的。“那簡向導這次得收好了,不是什麽人都跟我一樣...(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49章

“賀總,不好意思。飛機正在顛簸,請您盡快回到座位。衛生間暫時停止使用。”

空姐伸手攔住了要上衛生間的賀煜。

賀煜無奈,隻得晃晃蕩蕩地走回坐回座位,繫好安全帶。

這時他上了飛機以後,第三趟去衛生間,他的胃翻江倒海地難受得厲害。

安全帶正好卡在腹部,壓得賀煜感覺自己快控製不住了;他側身看向罪魁禍首,簡寧坐在他旁邊的位置,正老神在在地和電腦下著五子棋,修長的手指點選著螢幕棋盤,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你的煎蛋裏麵加了什麽?我肚子難受。”賀煜問簡寧。

“加了蛋,不過是油多了點,蛋的顏色黑了點。”簡寧一個眼神都不給賀煜,冷著臉回答。

“你不是還撒了點什麽?”飛機不斷地顛簸,賀煜覺得自己的胃馬上就要沖出胸口。

“那是你自己要求撒的椒鹽,你說蛋有點硬,加點味道比較香。”簡寧不耐煩了,啪一聲關上遊戲,轉向賀煜:“賀煜,你不能自已胃不好,又暈機;就老往我的煎蛋找茬,要不是你非要貼在我背後,影響我拿鏟子,那蛋也不至於全黑了。”

頭等艙上座率很低,隻有簡寧和賀煜,兩人隔著中間走道爭執,簡寧有點生氣,音量稍稍大了點。

然後賀煜就聽到空姐在後麵撲哧一聲,笑出聲來。

空姐自知失態,連忙走到賀煜身邊,蹲下身,嗓音甜美:“賀總,現在可以用衛生間了,需要我給您準備點熱茶嗎?”

“謝謝,給他也倒一杯。”賀煜指了下簡寧,急匆匆地便往衛生間走。

賀煜終於把吃到肚子裏的煎蛋統統都吐了出來,他洗了把臉,神清氣爽地回到座位上。

“不難受了?”簡寧把自己的熱茶遞給賀煜。

賀煜接過茶杯,一口氣喝光,然後斜著眼看簡寧:“心裏難受,有人想謀殺我,虧得我對他一片赤誠。”

“是你自己暈機,別扯到我身上。”簡寧還是嘴硬:“愛吃不吃。”

“我從來不暈機。就是你的煎蛋有問題,沒有下次了,你以後也別用美人計哄騙我吃你做的東西。”賀煜也毫不客氣。

簡寧不說話,黑藍色眸子靜靜地看著賀煜;賀煜喜歡慘了這雙眼睛,就像是夜色下雪水化出的一汪湖泊,讓人沉溺其中。

“一口都不吃了?”簡寧輕聲問道,表情有點沮喪。

“不然你再好好練習?”賀煜無奈:“多練練總是可以進步的。”

“那還吃嗎?”簡寧盯著賀煜追問。

“吃,吃,吃。”賀煜不忍心掃了簡寧的興致。

“那就對了,就是你暈機。不然你哪裏會肯再吃我的東西,要知道其他人是一口都不吃的。”簡寧表情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帶著狡黠地笑,重新開啟螢幕,下起棋來。

賀煜才發覺自己跳進簡寧的圈套,纔想發作,手機提示明瑪給他發了條微信。

【你胃還好吧?我剛發現垃圾桶裏有三個雞蛋殼,你不會是全吃了吧?】

明瑪在拉魯的家裏急急地發來慰問。

〖全吃了,在飛機上又全吐了。〗

【佛祖保佑,記得以後別再吃簡寧做的東西,我們沒人敢吃的。】

〖太遲了,以後要早點提醒我。〗

【不然他一做飯你就跑,我們都這麽幹。】

賀煜想我這哪裏跑得掉,他嘆了口氣,回複了一串省略號給明瑪。

飛機到達濱城已經是晚上八點。

MAY來接機,她直接把兩人送到賀煜平時常住的大平層樓下,便開著車回家去了。

賀煜本想,是不是要先和簡寧打聲招呼,這次就不住酒店,直接住家裏比較舒服。

意外的是簡寧也沒多問,下車安靜地提著行李袋,跟在自己身後進電梯,上樓,進門。

賀煜的公寓裝修得挺低調,簡單實用的包豪斯風格,金屬搭配皮革,冰冷幹練,與尼爾帕的木色繁複風格完全相反。

玄關擺放著兩雙男士拖鞋,一雙是賀煜平時慣穿的,另一雙嶄新,顏色稍淺;簡寧還是一聲不吭地跟在賀煜後頭,換上拖鞋,自然而然。

這是簡寧第一次隨自己回家,賀煜心底卻萌生出一種老夫老妻相伴多年的親密感。

“累嗎?要不要先休息下我們再出去吃飯?”賀煜問簡寧。

“不想出門了,隨便叫點外賣就好。”簡寧懶懶地回答。

再怎麽體質異於常人,簡寧也是大病初癒,身上還帶著傷;就算坐的頭等艙,穿著固定背心,在狹小的空間熬上六個多小時的航程,也是讓他覺得疲憊,多走幾步胸口便悶疼。

簡寧站在客廳,環顧了一圈,脫下固定背心,轉頭問賀煜:“浴室在哪裏,我要洗澡。”

“用主臥的浴室,平時你就睡主臥。”賀煜牽著簡寧的手,帶他進了主臥,穿過更衣間往浴室裏走。

“那你呢?”簡寧問。

“我睡我自己的房間。”賀煜順手幫簡寧拿了幹淨的浴巾。

“你自己的房間是哪間?”

“主臥。”

賀煜把簡寧往沐浴房帶,伸手開啟雨淋噴頭,細密的溫水霎時傾落打濕了兩人,賀煜將簡寧抵在牆上,一手撐在他頸後,微微拉開兩人的距離;像春雨細細密密地落在新葉上般,賀煜的吻溫柔地落下,輕吻漸漸轉為唇齒交纏,浴室裏水汽氤氳,迷了雙眼,恍惚心智。

第二天,賀煜是被簡寧喊醒的。

簡寧的聲音有點啞:“賀煜,你快起來,你壓到我了。”

賀煜一驚,睜開眼,發現自己趴在簡寧背上,整個人的體重都壓在他身上。

“沒事吧?”賀煜慌忙坐起,饒是昨晚他已經小心翼翼地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怕壓到簡寧,結果睡著了以後,自己還是不由自主地纏了上去。

簡寧試圖用手臂想把自己撐起,卻隻感到胸口一陣劇痛,他輕輕哼了一聲。

賀煜抹了把臉,一臉焦慮,又不敢伸手去扶簡寧,怕二次傷害。

“我喊醫生來,你別動了。”賀煜急急撥打電話,聯絡了自己熟悉的醫生。

醫生交代賀煜,不要亂動,他馬上就到。

賀煜趕緊起身,翻出了自己的睡衣,小心翼翼地幫簡寧套上,簡寧除了偶爾輕聲哼下,緊閉著眼,麵色慘白。

賀煜摸了摸簡寧的額頭,好像有點燙,他又趕緊聯係MAY,喊她來幫忙。

MAY和醫生幾乎是同時到達公寓,醫生初步判斷應該是肋骨裂縫的地方又出了問題,炎症還引起低燒,讓簡寧吃點止痛片,等疼痛稍微緩解,再到醫院做個CT檢查。

MAY送走醫生後,賀煜還一臉擔憂地蹲在簡寧的床頭,簡寧吃了止痛片,又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賀煜問MAY:“MAY姐,不然我們喊輛救護車?”

MAY回答:“我覺得可以,但是怕簡向導會氣死,才來第一天,整棟物業都知道他被人從賀家擡下去,你要他以後怎麽長期住這裏?”

賀煜瞄了眼MAY,示意她接著說。

“你這次帶簡向導回來,不單是要他複查骨傷吧?”MAY一邊收拾兩人丟了一浴室的衣服:“你都纏著人家簡向導一年了,要換作是個女孩子,就你這個架勢和條件,估計你媽媽都眉開眼笑地要準備當奶奶了。”

MAY嘆了口氣:“霍玲姐那裏,我會幫忙,但是簡向導願意不願意留在濱城,那就得看你自己了。”

臨近中午的時候,三人終於是到了醫院做了CT,報告顯示簡寧肋骨一處已經開始癒合的骨裂縫又裂開了,然後引起了神經炎,所以又是低燒又是痛得厲害。

醫生看完報告,交代簡寧,別再做任何運動,就算睡覺固定器也別脫,多戴陣子保護好。

簡寧靜靜聽著醫囑,回頭看賀煜站在自己身後一聲不吭。

醫生問簡寧,小夥子還有哪裏不舒服的嗎?

簡寧不好意思地說,醫生,我有個問題,骨裂可以吃蝦嗎?

可以啊,你退燒了就可以吃,蝦蛋白質豐富,多吃點,醫生回答得幹脆。

簡寧謝過醫生,便出了診室,賀煜還是一臉鬱悶地跟在他身後。兩人上了車,賀煜趴方向盤上側臉看著簡寧,他正吃力地扣副駕駛的安全帶。

“對不起啊。”賀煜伸手幫他整理好安全帶:“昨天是我失控了。”

“賀煜,你失控也不止這一次了,別太緊張。”簡寧打了止痛針,人舒服了許多,說話語氣也輕鬆。

賀煜聽著簡寧話中有話的樣子,擡頭看了他一眼。

簡寧笑眯眯看著他:“明瑪知道我今天要複查,所以他一直盯著我的電子醫保記錄,然後剛剛醫生把新的病歷上傳係統了,賀總,明瑪找你。”

然後按下了自己的手機的擴音鍵。

賀煜心頭一顫,果然電話那頭,是明瑪的怒吼,他說賀煜這樣混賬,明天就讓人把簡寧帶回加德,就這樣折騰,養什麽傷,人都要養沒了。

賀煜隻得不停地道歉,說自己一定小心,下次不敢了;簡寧看賀煜一臉慫,在一旁倒是聽得開心,時不時還添油加醋,和明瑪說自己吃止痛片都止不住痛,隻能打了止痛針。

明瑪一聽,連簡寧也一塊罵:“簡寧,我認得字,看得懂病歷,不用你多嘴;賀煜狗一樣沒譜,但是痛在自己身上都不懂剋製,打什麽止痛針,你活該痛死。”

簡寧聽一半就板起個臉,伸手就要按掛斷鍵;但是明瑪說話速度比自己的手還快:“你別想掛電話,我還有正經事沒說。”

簡寧愣了下,問:“出了什麽事?”

明瑪回答:“你最近就在濱城待著,別回加德。你和阿塔好像火了,加德公司最近收到好多小姑孃的報名錶,指名要你們兩個做向導,還是徒步向導,簡直瘋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了半天,說出這麽句話。簡寧不說話,麵部表情也沒有變化。“事情都過去那麽久了,何況實驗資料失誤的事情,他那時候還小,完全也不懂這件事。”明瑪又說。“楊教授也對我很好。”簡寧悶悶地回答。明瑪等著簡寧說出下一句話。過了許久,簡寧側身,扣上安全帶,緩緩開口說。“我也想和解,但卻不知道怎麽說服自己。”明瑪說:“聽不懂。”“二哥,我們回家吧。”簡寧閉上眼睛。加德開始下大雪。May拿著一套正裝,匆忙走進病房。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