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51章

    

著明黃的四瓣花;有點微風,吹得簡寧劉海微亂,蓋在前額,讓他原本清冷淩厲的臉,帶上點楚楚動人的感覺。賀煜看著簡寧,表情鬆弛下來,然後笑出聲來。這個簡向導三十六度的體溫,零度的嘴。直升機是拉魯醫院的常客,螺旋槳的機械聲由遠及近轟鳴而來。不過這次直升機沒有運送病人,來的隻有飛行員,他跳下機艙,笑盈盈地往簡寧的方向跑來,手提著一個精緻的小紙盒。賀煜認得那個紙盒,是雪山腳下鼎鼎大名的甜品店,因為沒有公路,要...(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1章

簡寧睡醒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豚骨拉麪擺在餐桌上,湯汁已經被麵條泡得沒剩下一點,上麵臥了個荷包蛋,幾根青菜,麵已經涼透。

賀煜聽到客廳的動靜,從書房出來,看著簡寧端著麵,要放到廚房蒸箱裏加熱。

“麵都泡爛了,我再給你做一碗吧。”賀煜從簡寧手中接過麪碗:“醫生交代你不要動的。”

“熱下就行,別浪費。”簡寧覺得賀煜小題大做:“我沒那麽嬌氣。”

簡寧剛睡醒,聲音帶著鼻音,細細軟軟的,賀煜聽得心都要融化,離開加德的簡寧,有時慵懶得好像沒有了銳爪的小獸,與在雪山上冷淡淩厲的簡向導完全是兩個人。

“你先將就,吃完來書房找我,魏律師也在。”賀煜把麵熱好,擺回餐桌。

“不將就,還行。”簡寧吞了口麵條,回答。

賀煜想這也太好養了,已經是粘成坨的麵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簡寧進書房的時候,魏律師坐在書桌前,背對著書房門,聽見開門聲,回頭見到簡寧,親切地喊了聲,簡向導。

簡寧笑著應了一聲,魏律師,好久不見。

他在賀煜身邊的空椅子上坐下;才坐下,賀煜伸出胳膊,搭在簡寧的椅背上,遞給他一份檔案:“你看看這個。”

這是一份起訴書,通過起訴平臺,要求幾個在簡寧和阿塔CP帖子下幾個在討論阿塔國籍和簡寧受傷原因的賬號進行道歉,原因是侵犯個人**。

魏律師自從去年在投標前見過幾次簡寧後,便沒有再見過他;半年過去,簡寧比那時候瘦一點,可能是頭發變長的原因,氣質反而柔和下來,沒有了當時處理賀煜車禍意外時的那股果斷銳利勁。

魏律師多打量了自己的老闆兩眼,他搭椅背上的手,正繞著簡寧的頭發玩,眼睛倒是盯著起訴書,在等簡寧的意見。

簡寧麵板白皙得和身邊的賀煜不在一個維度,頭發往後隨意勾在耳後,幾縷碎發劉海散落在前額,眉眼深邃,溫潤柔和;而賀煜在加德曬出了一身健康的麥色麵板,黑色的短發精神地豎著,劍眉長目,帶著一股銳氣。

兩人還挺配,魏律師對自己的想法有點意外。這套公寓他常來,和MAY一起幫賀煜處理事務。這是賀煜第一次帶人回家,很認真的樣子。

簡寧低頭看得仔細,眉頭漸漸皺起,然後他頭一擡,把起訴書丟在書桌上,厲聲說:“道什麽歉,說的都是事實,又沒做錯事,要討論就去討論。”

魏律師發現了,簡向導的柔和氣場隻出現在特定場合;而自己的老闆,還是老樣子,一副簡向導怎麽樣都可以的樣子,笑眯眯地在等簡寧往下說。

“明天我就找明瑪,把我的照片和阿塔的資料全部補回寶峰的官網,既然要討論,就讓他們討論到服氣。”簡寧一臉不屑。

魏律師勸簡寧:“人言可畏,網路的輿論向來不好控製,千人千麵,萬一往負麵發酵,怕是會影響寶峰的業務。”

“要怎麽影響寶峰的業務?一氣之下都不上八千米了?還是有其他團隊,可以替代我們寶峰?或者是有其他人可以替代我?”簡寧語氣冰冷,麵無波瀾。

簡向導還是那個簡向導。

“阿塔可以勉強一代。”賀煜插了句。

啪一聲,簡寧用力拍掉賀煜卷著自己頭發的指頭,看都不看他一眼。

賀煜笑出聲來。

“貼完照片和資料,阿塔也還是外籍,一樣是會被質疑,為什麽可以參加重點專案。”賀煜也不惱,把問題拋給簡寧:“都有人去投訴寶峰用外援了。”

“然後呢?”簡寧反問,轉過頭看著賀煜。

“王秘書處理了,沒什麽事。”賀煜笑眯眯地與一臉冷漠的簡寧對視。

“那就對了,在特殊領域,沒人能撼動得了尼爾帕。”簡寧轉回頭,看著魏律師,口氣平靜:“不用太擔心,八千米就是道高坎,再怎麽樣的輿論都不會有水花。除非從此沒人要沖頂八千米,那我倒是挺開心。”

“開心什麽?沒人沖頂八千,你們就全失業。”賀煜提醒簡寧。

“失業就找賀氏養著,這難道不是你惹出來的事?”簡寧睇了賀煜一眼:“別和我說你要這些人的實名,純粹就是為了給我道歉,我看這些人八成和哈德基站倒塌發酵輿論的是一撥人。”

魏律師暗自咋舌,這兩人湊一起,要翻天了。

果然,賀煜笑著說:“幹脆把我救阿塔的視訊也掛出來算了,救過他的命,母親女兒又都被我安排在加德,換誰都要死心塌地地賣命。”

“這能行嗎?這樣一來,被罵的怕是葉二。”簡寧說。

“那就更無所謂了,他欠我的,挨罵一萬年都不夠。”現在換做賀煜無所謂的態度。

“是不是可以找下李嘉霆,他們家不是就有自己的熱搜平臺,還有水軍?”魏律師提醒。

“這件事還是不要牽扯太多人。”簡寧不等賀煜開口就拒絕了魏律師的建議。

賀煜又把手伸到簡寧背後,默默地繞著他的頭發,表示贊同。

“有沒有合適的公關團隊,問問意見?”簡寧問:“輿論控製,他們更有經驗。但是這事也不好往外傳,打草驚蛇。”

魏律師沒有答話,因為這不是他的專業領域。

賀煜想了會兒,說:“我的簡向導,欠你命的人可真的是多,到處都能派上用場。”

“誰?”簡寧在腦子裏搜尋,沒記得有救過哪個擅長這個領域的人。

“賀氏的公關總監,他和我一起掉下德哈國道,被你找人救上來的。”賀煜提醒。

“沒見過。”簡寧回答。

“那就喊他來見見救命恩人。”賀煜說。

賀煜工作起來就是一副資本家作風,也不管幾點,一個電話就把人喊到家裏。

賀氏總部離公寓挺近,對方說自己在公司馬上就開車過來,讓賀總稍等下。

簡寧倒是站起身來,說自己今天醫院兜了一圈,人都臭了,先去洗個澡,等人都到齊了再接著討論。

賀煜看著窗外已經是華燈初上,便留魏律師晚上在家吃飯。

魏律師在這個書房裏加班的次數多得習以為常,開啟手機就要開始點外賣。

賀煜攔住他,說:“老魏,我們今天不吃外賣。簡寧病著,說嘴巴沒味道。”

“那是要吃什麽?”魏律師心裏一驚,莫非自己的老闆今天要下廚表現。

賀煜也被問倒了,他除了下麵條,撈速凍餃子,其他也不太擅長。

通常來說,男人在想吃東西又煮不出來時,一般都想到兩個人,老婆和媽媽。

賀煜現在是徹底領悟到自己選的老婆在這個領域,有毒;所以他隻能給霍玲打電話。

“媽,幫個忙。”電話一接通,賀煜開門見山。

“什麽事?”霍玲在家裏,正和家裏的保姆王姨準備食材,明天兒子要從加德回來,要好好接風洗塵。

“把王姨借我用下,讓他來我這裏做頓飯,清單營養點,菜你也讓順路帶過來,我冰箱裏什麽都沒有。”賀煜說。

“你在濱城?阿遠不是說明天回?你們沒在一起嗎?”霍玲有點奇怪,前幾天才聽賀正遠說和大哥一起,在準備K1高程測量直播,一人負責督導一個海拔,怎麽現在賀煜自己人在加德。

“他晚點,我有事,提早回來了。”

“什麽事這麽急?到了濱城也不來家裏。”霍玲抱怨道。

“沒什麽,明天我就回去。魏律師和公司幾個人在我這裏,你趕緊讓王姨過來吧,做清單營養點的。”賀煜回答,

賀煜沒和霍玲說實情,他瞭解自己的母親,技術研究出身,要求兒子們一切以事業為重;在她的三觀裏,為了吃蝦提早回濱城這件事,和千裏鐵騎送荔枝,隻為博妃子一笑差不多,屬於禍國殃民的範疇。

關鍵是蝦到現在都沒吃上,原因還難以啓齒。

“你是不是病了,不然幹嗎吃營養清淡?”霍玲作為母親的直覺非常敏感。

“老魏感冒了,他吃不動外賣。”賀煜找了個擋箭牌。

魏律師隻能當作沒聽見。

霍玲一聽是魏律師感冒,爽快地答應,說馬上準備好,讓王姨打車過去。

賀煜剛和霍玲通完電話,物業保安便帶著公關總監來按響了門鈴。賀煜開門把人迎進書房,客客氣氣地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公關總監姓李,四十多歲,兒女成雙,妻子是全職家庭主婦。車禍時,幸得是簡寧及時找人救起他,不然以當時德哈下大雪的氣溫,在山穀裏是沒命熬過一夜的;簡寧等於是救了他一整個家庭。

李總監康複後,有找過賀煜,說想對救命恩人做點什麽以示感激。

賀煜答複好好在賀氏幹,就是最好的感謝;實際上卻是因為上一輩的失誤,簡寧和自己一刀兩斷,當時自己也見不到簡寧人。

現在剛好有報恩的機會,李總監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李總監聽完賀煜的描述,想了想說:“輿論控製大致是兩種方法,一種是共情,一種是用更大的事件轉移注意。”

“阿塔向導被棄,又被賀總救起的經歷,可以試著去讓網民共情社會最底層的苦難,這個事情不分國籍,問題不大。”李總監停頓了下,他斟酌了下自己的用詞:“對簡向導的人身攻擊,我現在還不好判斷,他的照片補充回寶峰的主頁夠不夠沖擊力。”

李總監因為職業關係,需要經常上鏡,也是收拾得整整齊齊,標準的健身房肌肉,頭發用發膠梳得一絲不茍,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溫文爾雅。

賀煜看著他,心想:你的老闆被沖得進精神科門診,還去了兩回,這算不算夠沖擊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違規投標,這個我們粗查了下,沒有什麽問題,等詳細的報告出來,簽下字就可以走了。二是有人舉報,賀氏集團在幾年前K1基站布點時候,實驗室資料出錯,造成不必要的人員損失,當時的實驗室的負責人是楊教授和賀波,也就是現在賀氏董事長賀煜的父親。賀波已經去世,他們認為楊教授作為專案負責人存在瑕疵。“當時實驗室負責人除了楊教授,還有賀波?”簡寧突然問道。“對,賀波是專案第一負責人。”對方回答。(adsbyg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