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57章

    

體質和你一樣彪悍,技術你就帶一帶,我看很快就可以和你並駕齊驅。”賀煜一臉放鬆。“那我要失業了。”簡寧說。賀煜心想,失業最好,失業了就不用整天往山上跑,長命百歲最好。但是他還是一本正經地回答:“破壞路繩的事情不是還沒解決嘛,你帶著他,總是可以用得上的。”“路繩的事情現在也是麻煩。”簡寧背靠在椅子上,臉色又暗下來:“和我們競速的那個歐洲團隊,估計這次全部都是要拖下山去。”賀煜學著明瑪的樣子訓斥他:“別...(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7章

“擡我下山的人是誰?”何梓其一臉不可思議:“不會也是賀煜吧?”

“是我和明瑪,當時賀煜自己肺水腫,走路都困難。”

簡寧虛扶了下額頭,和何梓其接觸的時間也不算短,她思維確實是比一般人跳躍。

去年把何梓其從達瓦峰半路撿回來後,賀煜有交代過,救人的事都算到寶峰這裏,因為賀何兩家有商業上的往來;前幾年何氏瀕臨破産時,幸得賀氏臨危注資,才起死回生,自己不想在商業合作以外與何氏有額外的牽扯,盡量避免節外生枝。

今天何梓其跳躍得有些過分,簡寧便把真相說了出來。

但簡寧立刻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違約暴露客戶**。

作為高山向導,無論技術多精湛,說到底,也隻是服務業,專業技術要求較高罷了,滿足客戶的需求,是一切行動的核心。

簡寧並本性並不是無情的人,平時工作裏的冷言硬心與鐵石心腸,大多因為麵對的都是命懸一線的非常規的情況,理性判斷是最基本要求所致。

也不知是因為濱城溫暖潮濕的氣候讓人變得懶散感性,還是拉魯山區的幹燥的冷風更容易讓人理智清醒,簡寧隻覺得此時自己情緒確實是有些失控,個人情緒淩駕在職業素養之上。

簡寧倒了兩杯冰水,一杯給何梓其,一杯給自己。

今晚似乎有點小混亂,三個人都需要用冰水暫時冷靜。

簡寧沒有打算再搭理何梓其,他坐在廚房的島臺的吧椅上,方纔賀煜坐過的地方,一口口地喝著冰水。

廚房很大,從櫃體到臺麵的石材,白得都不帶一點溫度,嵌著啞黑的廚房電器,沒有一點多餘的裝飾;冰塊在玻璃杯中發出細微的爆裂聲,搭配著眼前的黑白,簡寧突然想念起拉魯那些終年覆雪的雪峰,盡管這隻是他到濱城的第三天。

賀煜在主臥洗了個澡,讓自己冷靜了下,想想何梓其跟一個定時炸彈一樣丟自己家客廳,也是不是個辦法。

自己都被逼得進臥室躲著,簡寧估計也多撐不了幾分鐘,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把她丟達瓦峰不管,一了百了。

果然如自己預料的一樣,客廳隻有何梓其枯坐著,沒見到簡寧人影,賀煜再多走兩步,便看到他側身趴在廚房島臺上,後腦對著自己,臉貼在島臺的石麵上,兩隻手臂放鬆地垂在身側,因為上身還帶著固定帶,整個人身子還是直的,看起來有點別扭。

石材臺麵顏色白得發冷,簡寧的黑發撒落在上麵,彷彿躺在雪地裏一般;看樣子他也是被折騰得不輕。

賀煜摸了摸那顆毛茸茸的後腦勺,簡寧把頭轉了方向,看向自己。

廚房的射燈亮度高,簡寧的瞳色也被照得顯得比平時更藍,他擡眸的一瞬,賀煜看到了世界上最小的海洋。

簡寧讓賀煜在自己身邊坐下,臉還是貼著臺麵,低聲說,自己犯了個錯誤。

他有些懊惱,透露客戶**是一回事,更難受的是自己把自己的個人的情緒帶進了工作裏,失了控,這是大忌,自己以前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錯。

賀煜看他情緒低落地趴著,摸了摸他的額頭,笑道:“我現在是男保姆,不是客戶,出了加德,也不算是在工作狀態,你倒也不必太自責;更何況對方是何梓其這個神經病,起碼現在可以先把她弄出去,也還行。”

因為不想再和何梓其有交集,賀煜聯絡了物業管家來把帶人走,順便安排個司機;果然何梓其沒再堅持,簡單說了聲再見,便跟著物業下了樓。

世界終於是安靜了,賀煜覺得無比舒坦。

“你怎麽知道她現在一說就走?”何梓其一走,簡寧就坐直起來。

“她這種利己主義者,肯定會被你嚇到,你說當時你是打算丟下她自生自滅。”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你也算是命不錯,當時情況沒有惡化。”簡寧又開始喝冰水:“在K1的時候,也不見她性格這樣離譜,挺配合。”

“在K1時,我用撤資威脅過她,讓她要聽你的話”賀煜回答,他抽走簡寧手中裝著冰水的玻璃杯,把馬克杯推到他麵前。

簡寧當作沒看到那個馬克杯,他不想喝熱水,夏天要冰水喝著才舒坦;自己是骨裂發炎,又不是傷風感冒,在雪山的營地,喝的還都是下層雪水,沒這麽嬌貴。

“現在這招不管用了嗎?”

“我當時擔心的是,何家知道我救了他家女兒,要纏上我什麽的,現在就無所謂了。”賀煜開始對著簡寧笑。

簡寧被笑得心裏發毛,他知道賀煜在等自己問為什麽,但他不想。

他站起身繞過賀煜,說我去洗個澡。

賀煜手往後抓住簡寧的胳膊,低頭看著手機,說要去海邊找下葉二說下阿塔的事情,要不要一起,就當散散心。

今天是濱城是夏季電音節開幕,葉二的夜店做了一個外場,請了歐洲頂級電音廠牌做VJ特效現場,連續三天;葉二的事業心終於是在夜店這條路上生根發芽,他和賀煜說,自己晚上要盯著現場走不開,明天白天再去公司找賀煜談。

賀煜看著簡寧情緒不太高,想著找點事情做;時間挺晚,也沒什麽地方去,幹脆去海邊,喜歡熱鬧就去湊一湊,不喜歡就海邊隨便走走,畢竟濱城的海岸線那麽長。

簡寧的生活一向簡單,在除了寶峰的工作,簡寧在拉魯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宅家裏,頂多偶爾去下酒吧,夜場這種地方,他從來沒有接觸過。

他有點好奇,雖然還是穿著固定背帶不太方便,卻也是覺得是個不錯的建議,他一向是行動派,才決定要去海邊湊熱鬧,就快速地脫下固定背心,然後一擡手,把T恤脫了下來,裸著上身,把固定背心往賀煜後背拍了拍,說,五萬,幫穿下。

賀煜放下手機,轉過吧椅身,猝不及防。

滿眼都是簡寧線條分明的腹肌,賀煜不得不低頭,企圖緩解下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結果映入眼簾的是流暢的人魚線,誘人地往腰腹下蔓延,然後被掛在腰間的牛仔褲生生擋住了。

賀煜隻得身子往後傾,雙臂後肘往中島一靠,手機啪的被掃到地上。

賀煜借彎腰的時間,賀煜穩住了自己的心跳,他直起身,走到簡寧背後幫他扣緊固定帶:

“寶貝,你不能這樣,明瑪會砍死我的。”

“我又怎麽樣?不是要去海邊嗎,我把固定帶貼身穿,不然人家又要都看我。”簡寧很認真地解釋,然後又迅速地套上T恤,白T加牛仔褲,清爽男大學生的樣子。

隨手在自己麵前脫衣服這件事上,賀煜覺得和簡寧解釋不通,說多了反而顯得自己隻會用下半身思考,他想想,又返回主臥,從衣帽間裏找了個黑色鴨舌帽,戴在簡寧頭上:“這樣可以,你戴個帽子,你看不清楚別人,別人也看不清你,這樣就沒人老盯著你看了。”

簡寧正了正帽子,聽著賀煜說的這些歪話,兩頭都看不清,那出門是要看什麽;但是賀煜都已經幫他戴好了,那就戴著吧,他也懶得再計較。

濱城市區麵積很大,有近兩千萬人口。

賀煜的公寓在CBD區,離海邊挺遠,幸好是過了出行高峰期,賀煜開著大G一路風馳電掣的,不到四十分鐘,便到了目的地。

電音節確實是熱鬧,車子還沒靠近沙灘,遠遠地便可以看見射燈照亮了半麵天空,變換著各式顏色,低頻的鼓點節奏一下下地沖擊心髒,偶爾夾雜著DJ高亢的吶喊聲。

沙灘上湊熱鬧的人是密密麻麻,主辦方在沙灘邊緣整理出一片硬地,作為停車場。

停車場分為兩邊,一邊是普通免費停車,已經掛上了車位已滿的牌子;賀煜開著大G直奔VIP區,到了停車場門口,卻被管理員攔停下來,說這裏是VIP區,要邀請函。

賀煜回答,沒有,擡杆,後補。

管理員口氣強硬地答複賀煜,讓他到隔壁免費停車場等車位。

賀煜怎麽肯,他也沒和管理員多說,直接拿起手機電話找葉二讓人放行。

結果,葉二電話沒接。

於是賀煜的大G便堵在入口,管理員靠近駕駛室要勸說賀煜離開,賀煜直接關上車窗,不理不睬。

簡寧覺得有點好笑,賀煜的大G是頂配,幾百萬還是要的,管理員的口氣就好像賀煜開的是臺垃圾車,不配停進去似的,也難怪賀煜會不開心。

他又仔細看了下VIP停車場裏的車,好家夥,十幾臺超跑一溜地排開,每臺的價格頂上賀煜的大G好幾臺;這下也不能怪管理員態度不好,賀煜的車停裏麵,確實是寒酸。

葉二電話打不通,賀煜就給李嘉霆電話,李嘉霆秒接,他說自己就在VIP停車上後的高位包廂,讓賀煜等下,馬上找人處理。

才掛完電話,大G身後就來了臺車,車子沖著賀煜猛閃了幾下大燈,然後熄了火,隻見車主從駕駛室爬出來,滿麵堆笑地往大G的駕駛室走來。

大G車窗還關著,來人叩叩車窗,賀煜才降下條縫。

“賀總,今天終於有空過來了啊。”後車的車主,和賀煜年紀相仿,隻是穿著比較誇張,滿身鉚釘的重金屬打扮,耳朵上打了一排的耳洞。

“對,管理跟我要邀請函呢,我哪來這東西。”草草瞄了一眼來人,口氣冷淡地回答。

後車主趕緊沖著管理員喊:“這怎麽能啊,快讓擡杆讓賀總進去。”

管理員這次卻是二話不說,就按下手中的遙控器,停車場入口擋杆緩緩升起。

簡寧這才從後視鏡裏看清楚,後車是一臺布加迪威龍,在大G的尾燈下,閃著晃眼的銀光。

他笑著對吃癟的賀煜說:“賀總,你的車太寒酸,要是開的是後麵那臺車,管理員大概就不為難你了。那車確實好看。”

賀煜邊打方向盤邊回答:“簡向導要是喜歡,送你臺做聘禮,要嗎?”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煜想想,脫下自己的外套,內裏朝外地鋪在副駕駛上,問:“簡向導,這樣可以嗎。”簡寧嘆了口氣,回答:“開我的車吧。”五分鐘後,一臺大紅的路虎攬勝,從提那寺後繞出,是老款,但保養得很用心,車漆看著還有八成新,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車子開到賀煜麵前,簡寧一手搭著車窗,一手扶著方向盤,說“賀總,上車吧。”賀煜坐上副駕駛繫好安全帶,皮革座椅是新換過的,縫隙裏一絲灰塵都沒有,打理得幹淨整潔,車廂內彌漫著淡淡的鬆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