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59章

    

賀煜想自己估計是瘋了。空姐又繼續播報:“賀先生,達瓦峰目前天氣狀況晴朗,地麵溫度15度;通常情況下,您將在下午3點半左右到達大本營。五分鐘過後,您可以往左側舷窗外看,飛機將經過達瓦峰,今天天氣狀況良好,您可以清楚的看到達瓦峰峰頂。”賀煜順著空姐的提示往外看去,雲海在機翼下湧動,如同一望無際的白色海洋,達瓦峰在雲海與天際線之間露出灰白相間的峰頂;自己彷彿是溺水者,乘著輕盈的雲海,飄飄然地往前奔去,而...(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59章

動手打人的,是李嘉霆。

賀煜離開後,服務員小妹就端著果汁進了包廂。

葉二光顧著和合夥人抱怨包廂位置設計得不好,視角有些傾斜,看著難受,也沒注意果汁送進來。

李嘉霆則是被那流蘇妹子纏住,剛想站起來照顧下簡寧,晚了一步,豪車小開已經端著一杯果汁在簡寧身邊坐下。

簡寧沒接果汁,指了指桌麵,讓他放著就行。

他視力還沒完全恢複,看東西模糊,況且不喝陌生人遞來的酒水,這也是基本常識。

哪知那豪車小開,大概是喝多了忘乎所以,放下果汁杯,一隻手便直接摸上了簡寧的後腰,還伸進衣服裏往下探。

等葉二餘光掃到簡寧坐的角落時,竟看到簡寧正滿臉淚痕,提著小開的手腕,從自己的背上挪開,而李嘉霆則大步一跨到簡寧麵前,抓起那豪車小開的手臂,狠狠地把人往桌幾摔了出去。

葉二還是趴在賀煜肩頭沒動,接著驚嘆道:“雖然不知道你老婆幹嗎哭,但是他這眼淚一掉,也沒人能扛得住,你以後日子是真不好過了。”

豪車小開掙紮著從茶幾上站起來,服務員小妹迅速地清理好狼藉的桌麵,一切又恢複原狀。

他環顧四周,李嘉霆板著臉倒酒,葉二趴賀煜背上幽幽看著自己,賀煜則是看著簡寧一言不發,其他人彷彿無事發生;本想發作的脾氣,生生壓了下去,擡起手拍拍賀煜的肩:“賀總,誤會誤會,我,我自罰三杯。”

賀煜沒理會,甩開他的手,徑直走到簡寧身邊。

簡寧坐在沙發上,低著頭不停地揉眼睛,現場的燈光一直忽明忽暗,就算閉著眼,也刺得眼睛直流眼淚。

賀煜站到簡寧麵前,用身子擋住舞臺的射燈,拿下他的手,賀煜的肩寬,恰好將簡寧嚴嚴實實地遮在自己的身影裏。

簡寧仰起頭,試著睜開眼睛,血絲布滿了眼。

賀煜俯下身,為他滴了眼藥水,然後挨著他坐下。

“我找個茬揍他一頓?還是下樓把他的車砸了?”賀煜在簡寧耳旁問,伸手又開始繞他的頭發玩。

頭發很軟,在手指上繞成卷,鬆開後就成了一個漂亮的弧度,賀煜總是玩得樂此不疲。

簡寧還是仰著頭,用手臂擋住眼,問賀煜:“你在他家公司注資了嗎?”

“沒有,但是他確實有專案想找我。”

“那就別理他?”

“行,你說得算。”賀煜回答得幹脆。

簡寧聽罷,半眯著睜開眼睛,斜看著賀煜,賀煜被瞪著心裏發毛,硬著頭皮問:“簡向導還需要怎麽補償?”

“你的董事長位置是你爸爸直接留給你的吧?”簡寧突然問了句。

“怎麽了?”

“所以你才會幼稚得感情和工作分不開嗎?”簡寧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裏沖自己來了這麽一句。

賀煜擡眼看了下簡寧,他又仰著頭把手臂蓋住雙眼,脖頸白皙修長,喉結微凸,在昏暗的燈光下落著小小三角形的陰影。

“專案好,能合作就合作。我要是想動手,還輪得到李嘉霆嗎?就是擔心你們有商業往來,傷了和氣,才沒動手。”簡寧口氣帶著不屑:“你倒好,我隨便一句話,你就上頭。”

賀煜靜靜地聽著簡寧的訓話,就是場合有點奇怪,在一個狂熱萬人夜場的VIP包廂裏。

雖就隻有一句話,但也是一針見血。

自己確實一直以來把感情帶在工作裏,鉚著勁在MAY和魏律師的協助下穩住話語權,確保家人可以在家族企業中不被邊緣化。

但也確實因為過度保護,造成賀正遠老大不小了還無法單抗專案,若不是簡寧從去年投標時就開始鍛煉自己的弟弟,那這趟K1前進營地的駐點,最後慶功會上的講話,也還是需自己親力親為。

賀煜這纔想起來,身邊的人是憑一己之力,能拿著空杯命令上頭飛來拉魯的領導,給自己倒酒的人;慶豐節那晚,因為和木貢嬉鬧,簡寧甚至還撞了大領導下,人家也樂嗬嗬的一點都不氣惱。

這不是單憑漂亮的皮囊,和異於常人的體質就能辦到的,從被尼爾帕領養到合夥人,從技術專家到在相關部門占有一席之地,簡寧總是把事情處理得無懈可擊。

賀煜突然覺得有些累,他默默地把頭靠到簡寧肩上。

縱使簡寧說的沒錯,但他還是覺得不太舒坦:“那也不能讓人隨便碰。”

“廢話,自然是不行。隻不過我本來想著是葉二會動手,但是當時視力不好,沒看清他離我有點距離。”簡寧拍了拍賀煜大腿:“行了,再一會兒我們走吧,這個光線太刺眼了。”

賀煜把臉轉了個方向,整張臉都埋在簡寧頸窩裏,說:“我也想走,葉二這不靠譜的斜包廂,看得我眼睛都要瞎了。”

簡寧聽完,伸手摸了摸賀煜的腦袋說:“導盲犬,你可不能瞎,好好工作。”

賀煜沒擡頭,窩在簡寧肩頭笑得一顫一顫的。

葉二覺得後背一陣涼風,打了個噴嚏,轉頭一看,那個曾經按著他脖子,把他從夜店拎出來揍一頓的賀煜,正埋在簡寧的肩上,而簡寧正摸著賀煜的腦袋,嘴裏說這什麽,一副馴化小動物的樣子。

葉二回頭對身邊的合夥人說,白天抓緊把這斜包廂改改,後麵一個月多賺點,早日爭取個人/大/代表當當,給我們賀總搞個同性婚姻提案,讓他和他的簡向導早日登記。

對方望著角落的那對人問葉二,他倆來真的?

葉二回答,賀煜都被吃死了,他迫切需要法律保護。

大G的視野很好,坐在副駕駛看去,那些千萬級別的超跑就像匍匐在皇帝腳下的妃子一般,爭相鬥豔。

簡寧在工具箱裏找出包煙,才叼嘴上,賀煜便把打火機伸到他麵前,等到簡寧深吸了口煙,白煙從他口中撥出,賀煜才開口道:“煙都抽了,這幾天水還是喝溫的,三天,好歹你吃消炎藥的這幾天,悠著點,行吧?”

簡寧在繚繞的白煙中笑著瞄了眼賀煜,答道:“賀總說的算,溫水而已,簡向導中暑不了。”

然後他轉身麵對著賀煜,夾著煙的手一揚,指著停車場的那些超跑門,問:“你有豪車嗎?我看網上公子哥都要有一排豪車,還有專門的地下室停放,你有幾臺?”

賀煜一愣,麵色有點古怪:“原來還有一臺紅色的路虎,被你還給何梓其了。”

“豪車,我是說外麵這種扁的。”簡寧又指了一遍停車場的超跑們強調了下。

“之前有,現在全賣了。就開這一臺賓士。公司還有幾臺邁巴赫商務用。”

“遊艇呢?濱城靠海,你們這些二代不是都要去遊艇俱樂部。”簡寧又接著問。

“我沒有,賀正遠倒是有一艘初級的,也不貴,幾千萬吧,你要想玩,等你傷好了我們可以去玩玩。”賀煜如實回答。

“私人飛機?養馬?古董藝術品收藏呢?”簡寧又接著問。

“都沒有。”

“你真的是賀氏的董事長嗎?你不會是來我這裏騙色的吧?”簡寧叼著煙,口齒不清地說著,一邊扯過安全帶,自然地把卡扣遞給賀煜。

賀煜幫簡寧把安全帶繫好,沒好氣地回答:“對騙色的,你看怎麽辦吧。”

“那平時錢都存銀行嗎?”簡寧覺得這個問題蠢得不行。

但他確實是好奇,從一進賀煜的公寓他就想問了,怎麽好像和自己認知裏的二代,不太一樣,連住的公寓也就區區三百平,還沒有他和明瑪在拉魯的房子大;現在來個夜場,開的車還要被停車場管理員鄙視。

“錢有些投資,但大部分是用在實驗室裏了。”賀煜解釋:“我有做一些獨立專案,完全脫離賀氏的,之前給你的加德公司就是其中一個。”

簡寧沒接話,隻是看了賀煜一眼。

“怎麽說,我那些親戚,不是太溫和。比如我去年沖頂達瓦峰,要是真的死在上麵。那他們估計會邊吃席邊放煙火慶祝。”

賀煜說的是實話,前幾年為了麻痹他那些親戚,他天天在夜場混,超跑也是有幾臺;這幾年話語權漸穩,他也就懶得搞這些虛的,全都賣了一了百了。

大G沿著海邊的快速路風馳電掣,簡寧把車窗降了下來,海風往車內吹著,帶著一股黏勁。

“你問這些做什麽?”現在輪到賀煜好奇。

“評估下我的上一個帶的公子哥,看能不能把你也一併收購了。”簡寧的話語中帶著愉悅。

賀煜瞄了眼簡寧,繼續單手扶著方向盤,沉默著;他確實在等簡寧自己解釋這個事,多問顯得自己小氣,不問這事又梗在胸口。

簡寧低頭,在自己手機裏找著什麽,趁著紅燈停車,他把手機遞到賀煜麵前。

“你看,這是我,前幾年的紀錄片。”簡寧手機橫著屏正播放著全英文的紀錄片。

螢幕裏,身形修長的男青年,一身明黃連體攀山羽絨服,登山帽,護目鏡,氧氣麵罩裝備齊全,臉上不露一點麵板。

沒有路繩,他正雙手攀繩,一點點地沿著K1主峰的斷崖下降,雙股安全繩一頭固定他的腰帶上,另一頭直接固定在斷崖邊的岩石上。

他的身後,是連綿不斷的雪山,和翻騰的雲霧。

畫麵中,一個金發的白人扯著嗓子一直沖著斷崖下喊,“簡,你還是不要下去了,會沒命的。”

“沒事,我再試試。”簡寧清亮的聲線在螢幕裏響起,說著英文,口音標準流利。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幾件襯衫,牛仔褲,睡衣,襪子。賀煜的衣服反而比較多,不同顏色襯衫就有七八件,還有外套,西褲,牛仔褲,甚至鞋子都有好幾雙;在這裏住了大半個月,他天天跟花孔雀一樣在簡寧麵前開屏。簡寧在衣櫃前看著賀煜的衣服發了會兒呆,然後給May發了個訊息。【May姐,麻煩來整理下賀煜的行李,房卡我會放在前臺。】簡寧拿起行李離開,關上房門前他想了下,返回起居室,帶走了賀煜的灰色T恤。濱城大學的教授家屬樓就挨著學校,成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