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章

    

出來?”賀煜想這下鬍子白颳了。“因為被舉報的不止一件事,不知道哪裏來的紅眼病,提了楊教授和老賀總之前資料失誤的事,說是楊教授做負責人有瑕疵。”May回答。賀煜手一抖,下巴劃出道傷口。白色的泡沫,霎時沾一小片血紅。“你沒事吧?”May看那片血紅,有點猙獰。“我得去找簡寧。”賀煜拿了毛巾,隨意抹去下巴的泡沫,走出衛生間,開始穿外套。“阿煜,你做什麽下床?”霍玲剛巧拎著一個保溫罐進來,被賀煜陰翳臉色嚇了...(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章

“你怎麽在這?”賀煜反應過來。

簡寧按下手機的鎖屏鍵,沒回答,轉頭離開盥洗室。

賀煜要跟著往外走,葉挺文派來的男孩一把拉住了他:“賀總,剛剛說好的費用。”

“你現在從後門出去,走去拉魯,到波特酒店,聯係302房間的May,她明天一早飛機離開。”賀煜狠狠地交代:“記得閉上嘴,否則葉二那裏,你照樣一分錢拿不到。”

巨大的長條形LED屏吊掛在天花上,配合著DJ的打碟節奏,變換著不同的圖案;彩色光束也隨著音樂變換角度,落在人臉上,飄忽不定地閃爍。賀煜環視了一圈酒廊,沒有找到簡寧,悻悻地回到卡座。

李嘉霆正和葉挺文勾肩搭背地喝著酒,懷裏還摟著個衣著性感的姑娘;賀煜走過去,接過李嘉霆倒的洋酒,一口喝光,示意他懷裏的姑娘坐往邊上坐。

賀煜纔在李嘉霆身邊坐下,棕發女郎便貼著也坐過來,倒滿酒的杯子酒直接送到賀煜嘴邊。

賀煜也不拒絕,順著她的手便喝了下去。

“煜總,怎樣?”葉挺文見賀煜臉色一般:“難道不合心意?”

“葉二啊,你夠狠,把派對辦在這裏,這裏有3500米吧?”賀煜往後沙發後背一靠,頭後仰:“頭疼,暈死我了,一個心砰砰的。”

葉挺文樂得合不攏嘴,連連道歉,說等回濱城,好好再補上。

李嘉霆一臉諷刺:“不是吧,賀煜,你還能行嗎?”

賀煜站起身指了指葉挺文:“葉二,下一場派對開海邊,記得啊。”

“我走走,透透氣,這裏憋啊。”說完,賀煜搖搖晃晃地往舞池人多的地方擠去。

葉挺文半站起身:“哎,那人多。。。”話沒說完,李嘉霆就又一把摟住他,灌起酒來,嘴裏還嘟囔:“別管他,他缺氧,腦子不清醒,我倆自己開心。”

賀煜在舞池隨意貼了個衣著暴露的女生,隨著音樂擺動起來;目光卻四處搜尋,他還在找簡寧。

找不到簡寧,賀煜開始煩躁;還是有必要問下簡寧,兩次發視訊幫自己,是有什麽目的;更何況,剛剛盥洗室的事情,也是需要解釋下的。

胡思亂想著,一個梳著髒辮,穿著火辣的女郎閃到賀煜麵前:“要不要喝一杯?”

髒辮女郎遞給賀煜一杯粉紅色的烈酒,眼神熱烈,酒杯的杯沿上裝飾著半個新鮮草莓。

北池鎮建在半山處,交通不便,甚至沒有一條像樣的公路,運輸除了騾子,犛牛,就是直升機和人力背夫;新鮮草莓在這個季節是罕見又昂貴的水果。

賀煜沒有接話,盯著草莓:“這酒哪裏拿的?”

髒辮女郎側身指向酒廊的另一端的小吧臺,再回過頭,賀煜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了。

賀煜果然找到簡寧,他坐在小吧臺喝酒,獨自一人,淺藍色的牛津布襯衫鬆鬆垮垮地套在身上,下顎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愈發鋒利。

吧臺桌麵上,整整齊齊地擺了5個草莓蒂,確切地說,是草莓的下半部分,簡寧隻吃掉了深紅色的草莓尖,那是最甜的部分。

“簡向導,這麽挑剔的?”賀煜不請自來地在簡寧邊的空位下坐下,指著桌麵上那5個草莓屁股說:“這有點浪費,直升機運上來,要損耗好多碳排放的。”

簡寧沒理他,從調酒師手中接過酒杯,撈出泡在伏特加裏的草莓,又是一口。

現在,吧臺麵上的草莓屁股有6個。

賀煜哈哈笑起來,他覺得簡寧嗆自己的方式,很有意思,包括昨天在醫院說要遠離自己好長命百歲,還嘲諷自己要錢不要命。

賀煜轉頭交代調酒師一模一樣調一杯,問:“你怎麽也來了?”

簡寧沒有立刻回答,一口氣喝掉伏特加,慢悠悠地開了口:“賀總,就忙完了?”

“不忙。”賀煜接過調好的酒,沒有喝,放在吧臺上。

“沒想到酒店隔聲這麽差。”簡寧繼續道,他把酒杯還給吧臺:“再來一杯。”

賀煜解釋道:“那都是葉二瞎搞,什麽都沒有發生。”

但是簡寧根本不在意,他的精力完全集中在調酒師操作臺的水果盒,草莓隻剩下一顆。

“最後一杯,草莓沒有了,我得去另一邊幫忙。”調酒師邊遞酒邊說,原來他和簡寧認識。

“行吧。”簡寧淡淡地回應,擡起一隻胳膊支著頭,靠在吧臺上。

賀煜盯著簡寧被草莓汁染的殷紅薄唇,說:“簡向導找我?”

“怎麽說?”簡寧咬掉最後一顆草莓尖,胳膊一放平,舒舒服服地趴在吧臺上,閉上眼。

“是你給李教授我救人的視訊。”

酒廊燈光昏暗,偶爾一束燈光掃過吧臺,映亮簡寧漂亮的半張臉,睫毛低垂濕潤,閃著微光。

這讓賀煜想起那天在C3營地回撤時簡寧睫毛上落的霜花;他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就好像霜花一般,漂亮卻又無法掌控,轉瞬即逝,卻又在總是最寒冷的時候出現,藉著光,閃著微亮。

“你眼睛還沒好透?”賀煜忍不住關心。

簡寧沒回答,張口說得確實另外的事。

“下C3的路繩,是被人為破壞的。”

簡寧還是閉著眼:“鑒定報告出來了。”

“怎麽不報警?”賀煜看著簡寧,因為喝了烈酒的緣故,他的臉色不似平日的蒼白,帶著一縷紅潤。

“破壞路繩的冰鎬,是我慣用的。”簡寧嘆口氣:“我說過的,要遠離你們這些人才能長命百歲。”

“原來想要我命的人是簡向導啊。”賀煜笑得人都在抖。

簡寧沒搭理他,睡著了一般,像是博物館中的大理石雕塑。

賀煜目光一直停留在簡寧臉上,又把椅子往他身邊靠近,低聲說:“李教授讓我帶著合同去找他。”

“那尼爾帕的名聲算保住了,葉挺文用的是歐洲的領隊。”簡寧不鹹不淡地回應。

“你認識李教授?”賀煜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簡寧猛地睜開眼,雙眸濕潤,坐直身子,盯著賀煜手上的酒杯,沒有回答。

賀煜無奈,手一伸,把酒杯遞向簡寧:“要嗎?”

草莓尖最終是落到簡寧口中,他正想把剩下的半邊丟掉,

賀煜一手接過,塞到自己嘴中,眉眼含笑地看著簡寧:“說了,不要浪費。”

簡寧回望賀煜,雙眸在酒廊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愈發濃鬱。

賀煜盯著他,一口一口地將剩餘的草莓吃掉。

“所以,你認識李教授?”賀煜身子前傾,盯死簡寧,又問了一遍。

簡寧一聲不吭,從吧椅站起來,邁開大步,扭頭就外走。

賀煜沒想到簡寧就這樣跑了,愣神了幾秒,再想伸手攔他,兩人卻是已經拉開距離。

簡寧撥開舞池人群,把酒廊的嘈雜甩在身後,往酒店大門大步走去;賀煜在後麵追著,經過卡座區,李嘉霆的聲音傳來,你們兩個人要去哪裏。

兩人一前一後穿過酒店大堂,穿過酒店旋轉門,往室外走去。

北池的民宅建得散漫,沒有章法;小徑,臺階,花園,錯縱交織。

簡寧從酒店旁的一條小路一拐,不見人影。

賀煜趕緊追上去,卻發現簡寧背對自己靜靜地站在前麵不遠的地方,玉盤般的月亮就在他的身後,泛著溫柔的銀光。

賀煜望著前麵這個人,烏發濃密,逆著幽螢的月光頎然而立;賀煜快步往前,簡寧竟也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漸漸賀煜跟得吃力,腳步放緩,前方的人也隨之慢下來。

月光灑落巷道石板路一地,簡寧的身影愈發單薄修長;夜霧濃重,兩人穿梭其中,簡寧的身影若隱若現,賀煜被引導著進入一個夢境般的迷宮。

石板巷道似乎沒有盡頭,賀煜不記得自己走了多久,卻發現簡寧又不見蹤影;賀煜著急起來,往前跑了幾步,恍惚間,看到簡寧站在拐角的一棟小石屋前,背靠屋門,靜靜望著自己。

賀煜湊近,一手撐在門上,低頭微微喘氣:“你到底是誰?”

隻見簡寧擡頭,凝視著自己,深眸濕潤,在月色下晃動著微光,是千古冰川化出的雪水,融在黑藍的雙瞳中微波蕩漾;他薄唇輕啓,輕聲道:“這重要嗎?”

草莓的香氣掃過賀煜的鼻尖,他霎時俯下身貪婪地掠奪更多的香甜,簡寧的雙唇冰涼柔軟,回應的是伏特加的沉醉,賀煜的手覆蓋上簡寧的腰,衣物下誘人的弧度貼著他的掌心。

賀煜手用力收緊,將簡寧拉至與自己貼近;卻聽到哢嚓一聲,簡寧反手開啟身後的門,身子後仰,帶著自己墜入更深一層的迷宮夢境。

房間內的窗簾敞開,窗外連綿的雪山在月光下泛著幽藍,輕雲繚繞,幽暗不明。

薄霧氤氳,穿過虛掩的門,無聲無息地彌漫開,覆在散落一地的衣物上,化為水。

賀煜臉頰輕貼過一片冰涼的蒼白,簡寧後背的蝴蝶骨,展開雙翼,指引著自己前往迷宮的深處,長驅直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無所謂了。”賀煜開始對著簡寧笑。簡寧被笑得心裏發毛,他知道賀煜在等自己問為什麽,但他不想。他站起身繞過賀煜,說我去洗個澡。賀煜手往後抓住簡寧的胳膊,低頭看著手機,說要去海邊找下葉二說下阿塔的事情,要不要一起,就當散散心。今天是濱城是夏季電音節開幕,葉二的夜店做了一個外場,請了歐洲頂級電音廠牌做VJ特效現場,連續三天;葉二的事業心終於是在夜店這條路上生根發芽,他和賀煜說,自己晚上要盯著現場走不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