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0章

    

大門果然一推就開;待到他進到簡寧房間時,簡寧側躺在被窩裏,睡得昏沉沉,臉色慘白,手裏握著手機,顯示還在通話中,已經接近半個小時。手機螢幕上麵顯示著兩個字的人名:賀狗。汪洋不動聲色地按下掛斷鍵,才輕聲喊起簡寧的名字。簡寧隻是哼了一聲,人還是一動不動,雙眼緊閉,額頭滿是汗水,膚色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甚至額頭的青筋都清晰可見,雙唇幹裂,時不時劇烈咳嗽幾聲。汪洋俯下身,把自己的額頭與簡寧的相貼,溫度燙得嚇人...(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0章

賀煜看過這個紀錄片。

歐洲一名叫安德魯的老錢在達瓦峰尋找攀登失蹤多年的哥哥遺體;聘請了頂尖的向導團隊,歐美著名的登山家,探險家,專業的攝影團隊,幾架直升機繞著達瓦峰飛,搜尋了整整三個月,最終還是沒有找到哥哥的遺體,但是找到了另外一個登山者的遺體,帶回給登山者的父母。

當時賀煜正計劃著上達瓦峰競速,一心隻想拿到基站的專利權,誰勸都沒有用,命都豁出去。

霍玲便發了這個紀錄片給他,初衷是要警告賀煜要知難而退,就算自己的命不想要,也要考慮下家人的心情。

好像不管什麽場合,什麽時候,自己都會被簡寧吸引似的。

霍玲找的紀錄片,完全是起了反作用,賀煜不僅不退,反而看上了紀錄片裏的向導團隊。

賀煜記得當時就是看到紀錄片裏,穿黃色登山服的向導快速下到路繩外的區域搜尋遺體,非常震驚,覺得有這個人在,自己達瓦峰競速肯定是勝過葉二。

他迅速地讓MAY姐聯絡了寶峰,要求按照寶峰安排紀錄片裏的原班人馬,協助自己和葉二的攀山競速。

“你們寶峰不厚道,和我說是原班人馬,怎麽你沒有來?”賀煜終於發現,寶峰似乎沒有完全按自己的要求安排向導人選,最起碼簡寧沒有在名單內,而自己一開始在紀錄片裏一眼看中的就是簡寧。

“誰不厚道了,明瑪和木貢不是都去。”簡寧拖了下視訊的快進條,畫麵出現了明瑪和木貢在協助雇主下山的片段。

“那你呢,你不是也在紀錄片裏嗎?你怎麽沒有來?要是你來,我是不是就贏了葉二?”賀煜不依不饒地問著。

“我不是去C4救你了嗎?本來我就是安排在應急線,你競速的那幾天,我都在達瓦峰做事待命,不然怎麽可能說上就上。平時我都是待在K1,那裏事故多。”簡寧還在低頭看著紀錄片,一邊解釋道:“而且我協助安德魯,也隻是負責下到難度大的區域尋找遺體,其他不管的。”

紀錄片還在播放,簡寧看得認真。

賀煜想起簡寧的父母還長眠於K1,杳無蹤跡;而簡寧卻不停地在一線救人,搬運遺體,甚至協助他人尋親,他想象不出承擔這樣的工作時,簡寧會是怎麽樣的心情,也許是心酸,或者經歷太多年了最終變得麻木。

“簡寧。”賀煜喊了他的名字:“安德魯這樣一趟下來費用多少,你知道嗎?”

“近兩千萬美金吧,主要是他找的那些登山家,專業攝影什麽的,還有滿天飛的直升機,費用比較高。”簡寧回憶了一會兒回答道,然後又補充了一句:“我個人當時也收了不少費用,整個登山季下來,三百多萬吧。”

簡寧今晚心情不錯,說完,便坐在副駕駛自顧開心著,他看著窗外不停後退的棕櫚樹說:

“賀煜,你賺到了,以後你要是死在達瓦峰,我可以免費把你拖下來,省個近百萬。”

賀煜差點一個急剎,把自己甩出車外。

“簡寧。”賀煜無奈,隻得又喊了一遍。

“你老喊我做什麽?”簡寧覺得奇怪。

“我是想問你,不然我們也像安德魯那樣找找?這個費用我還是可以擔負的。”賀煜試探地說了出口。

“找什麽?”簡寧一時沒轉過彎。

“你的父母。”

車廂內隻剩沉默,還有海風的潮潤,遠處沙灘的海浪聲悶雷般模糊不清。

簡寧並不是沒想過這件事,這幾年他生活簡單,工作存下的錢也不少,直升機繞一個登山季是不夠,但是把K1繞個三五圈還是綽綽有餘。

甚至他一開始不顧明瑪的警告,在葉二的北池派對上招惹賀煜,歸根結底也是為了尋找父母遺體。

現在基站建成通訊完全覆蓋北坡,減少了尋找難度,自己反而退卻。

不是不想找,隻是怕再怎麽努力,都不會有結果。

簡寧對賀煜向來不加遮掩,想半天他,他終究是把話說開來:“我是想找的,甚至一開始在北池派對上招惹你,也是為了這件事。”

車子已經駛入市區,路邊的大排檔人聲鼎沸,喝酒劃拳話仙,燒烤的香氣穿過車窗縫彌漫了一整個車廂。

賀煜減緩車速,慢慢地把車暫時靠在路邊陰暗處。關緊車窗,開著空氣迴圈。

賀煜解開自己的安全帶,側身看向簡寧,

車廂內異常安靜,賀煜看著簡寧瞳孔裏的霓虹倒影,變幻著奇異的色彩,他將身子傾向簡寧,開口道:“要不我們計劃下,就參考安德魯那樣?K1的登山季一直到九月,今年還來得及。”

簡寧靜了會兒。

“倒不用像他那樣誇張,我自己有點錢,差不多夠直升機的費用,再加上寶峰協助不需要費用,籠統我自己可以支付的。”簡寧心裏估算了下,認真地回複了賀煜。

“我更怕的是,去找了,卻沒有結果。”簡寧輕聲地說道,語調細軟,濱城初夏涼風般拂過賀煜的心尖。

“今年沒有結果,明年再繼續找,明年沒有就後年。”賀煜頓了頓,霓虹在他的瞳孔中聚成一個光點,他低聲道:

“我一直都會陪你找下去。”

車子沒熄火,簡寧分不清是發動機在輕顫,還是自己的心在動,他緩緩地靠近賀煜,手指交錯進他的手,將唇撫過他的前額,掠過他英挺的鼻尖,最終停靠在他的唇上,溫柔繾綣。

賀煜的思想已經完全被占據,他伸手摟過簡寧的腰,回應著簡寧燃燒的火焰。

固定帶的堅硬觸感卻讓簡寧瞬間清醒,他屈起雙肘抵在賀煜胸口,拉開了兩人的距離,慌亂道:“賀煜,這不行,明瑪會砍死我的。”

明瑪是一個魔咒,束縛著兩人的渴望。

賀煜沒有鬆手,下顎靠著簡寧的肩,輕笑道:“明瑪讓你在北池別招惹我,你聽了嗎?”

“聽了,但他們把草莓泡伏特加裏了。”簡寧跟著輕笑,擡手勾住賀煜,順勢將他壓下,摩挲輾轉。

夜已深,街邊的霓虹逐盞暗去,隻剩街邊昏暗的路燈,車廂內人影交纏。

簡寧覺得肋骨還是稍微有點痛,他靠在副駕駛低喘著。

有人在叩車窗。

簡寧第一個反應是,明瑪是不是來濱城監視自己了。

透過前擋風玻璃,看到的卻是三名交警。

賀煜降下車窗,交警行了個禮:“你好,測酒駕。”

賀煜過頭瞪了簡寧一眼。

簡寧心想,完了。

果然,交警手中的測試儀亮起了紅燈。

交警一看,超了點,再多吹幾次。

警報還是一直響。

交警嚴肅地對賀煜說:“同誌,這是酒駕,下車吧。”

“我沒喝,警察同誌,你可以帶我去醫院驗血,喝的是他。”賀煜指了指副駕駛的簡寧。

交警探頭看了看副駕駛,簡寧正低頭迅速按著手機。

“你們倆都下車。”交警命令道:“空氣都能傳播酒精是吧?”

兩人隻得下車,站在車邊,看著交警登記證件。

賀煜沒說話,又瞪著身邊的簡寧。

簡寧沖著賀煜眼角微彎,悄聲說:“我喊了魏律師,他說他馬上到。”

“你喊誰來都沒用。”交警的耳朵很靈,看了眼簡寧,皺起眉頭訓斥道:“年紀輕輕的不惜命,酒駕的車都坐。”

“警察同誌說得對,簡寧,你喊誰來都沒用,年紀輕輕的不惜命。”賀煜盯著簡寧,把警察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簡寧垂著眼,不敢吭聲。

交警剛想接著訓賀煜,腰間的電話響了,接完電話後,交警多看了賀煜幾眼:“賀氏集團的董事長?”

“是我。”賀煜平靜地回答。

“前陣子新聞裏完成基站建設被采訪的是你?”交警又確認了遍,看了看手中的證件,又看看賀煜的臉,和電視裏的人不太像。

“是我,那時候剛高海拔下來,人比較憔悴。”賀煜解釋道。

“行,那麻煩賀總跟我們走一趟,到醫院驗血吧,我們按流程辦事。”交警客氣地命令。

驗血報告出來,賀煜血液裏的酒精含量確實為零,

簡寧也被驗了血,酒精含量86。

交警看著眼前的兩個大男人,想想說,賀總,大G車子密封性不錯,憋得呼吸都超標,以後開車多開窗。

賀煜回答,警察同誌,是他親的我,空氣不會傳播酒精。

簡寧還是垂著眼,麵無波瀾。

交警看了簡寧兩眼,就行吧。

魏律師在醫院門口接到賀煜和簡寧,與交警致歉後,開車送兩人回家,

賀煜說累了不想自己開車,早點回家睡覺。

一進家門,簡寧便窸窸窣窣地躲進主臥洗澡,多磨蹭了點時間,等他出了浴室,賀煜卻已經洗完澡坐在床邊等自己。

賀煜坐在床頭,沖著簡寧擡了臺下巴。

簡寧定住,撓了撓頭:“我就喝了兩杯馬天尼,李嘉霆給我的,還有一杯瑪格麗特。”

賀煜皺了皺眉頭:“然後呢?”

“然後眼睛就更痛了,眼淚流的厲害,之後布加迪威龍就端著果汁過來,李嘉霆就把他丟了出去。”

簡寧說完,迅速地繞過賀煜鑽進被窩,背對著賀煜。

然後他聽到賀煜也上了床,沒有靠過來,隻是淡淡地說:“簡寧,我聞得出來,不過是想你開心就好,沒有再多說。”

“知道了,肋骨癒合前我不喝酒了。”簡寧的眼皮開始打架:“賀總還有要教育的嗎?”

“還有,你記得以後離李嘉霆遠一點。”賀煜口氣強硬。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一看,果然是塊女表。“媽,這個還是不要了。”賀煜把表盒蓋上,塞回霍玲手上。霍玲心裏一驚:“你找的是哪家的姑娘,這個表不合適嗎?”“不合適,媽,百分之百不合適。”賀正遠這次學乖了,不喝湯了,就隻坐直身子張著嘴樂。“怎麽不合適了,你來給我說說。”霍玲瞪著賀正遠,他正笑得一抖一抖的。“那我說不來,你讓大哥自己說,他給你找的兒媳婦,讓他自己說。”賀正遠終於是不笑了,板著臉把鍋推回給賀煜,但沒忍住馬上又傻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