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1章

    

去。酒過三巡,男孩已經是像水蛇一樣掛在賀煜的身上扭動,葉挺文起鬨道,“弟弟好好伺候下我們煜總。”賀煜低頭看著掛在自己胸口的人,雙頰泛著紅暈,瞳孔在昏暗的燈光下寫滿了**。他摟住男孩的腰,站起身:“確實是該好好鑒賞鑒賞。”這邊棕發女郎雙手纏住賀煜小臂,往自己胸口靠,聲調軟綿綿:“煜總,還有我呀。”賀煜抽出小臂,順手揩了一把油,笑道:“看你下半夜表現了。”之後便摟著男孩往夜場盥洗室走去。葉挺文看著賀煜...(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1章

賀煜等了會兒,簡寧沒有出聲,他探身一瞧,那人已經裹著被子睡著了。

還帶著點酒香。

喝多了就抱著看順眼的親這習慣果然不假,幸好受益人隻有自己,賀煜對此表示滿意,抱起枕頭回到次臥。

簡寧是被賀煜的電話吵醒的。

早上10點43分。

臥室的窗簾半拉半敞著,對著CBD區的中心綠地,光線正好,不刺眼也不至於太暗。

賀煜電話裏說,起床,上班了,司機在地下室電梯廳口等著,接你來公司。

簡寧回答,去你的資本家,我是來養傷的。

然後掛了電話,把被子蒙在腦袋上,又睡了過去。

待到簡寧自然醒時,已經快過中午吃飯時間。

手機螢幕提示著賀煜發來的微信:

【高山定位係統優化已經完成一輪優化,醒了就過來看看,食堂今天有草莓。】

十五分鐘後,簡寧穿戴整齊出現在地下室車庫,上了等在電梯廳口的黑色邁巴赫。

賀煜在公司大門口等到簡寧時,呼吸滯了一瞬。

簡寧隨意地紮了個短馬尾,穿著一件白襯衫,袖口挽起來鬆垮地掛在手肘處,襯衫塞在藍色牛仔褲裏,腰細腿長的,領口扣得挺高,隻鬆了一個釦子,但是襯衫大了點,領口處還是隱約窺得見他流暢的鎖骨線條,

賀煜認出那是自己的襯衫。

簡寧關上車門,擡頭看見賀煜,唇角彎了彎,說:“我隻帶了T恤,沒想到要來你公司;借你的襯衫穿下,有點大,但也還好。”

不是還好,是很好,賀煜想著,嘴上說的卻是:“你的固定背帶呢?”

“不穿了,我早上動了動,恢複得還可以,再穿我後背要被磨透了。”簡寧把袖口又整理了下,挽得整整齊齊。

賀煜知道簡寧恢複起來比一般人快,便沒再強求,順手就想摟上簡寧腰,剛擡起又馬上放了下來,畢竟是在公司大門口。

他把自己的工牌遞給簡寧,交代這幾天就先用這個進出。

簡寧接過賀煜遞來的工牌,紅色的吊帶,隻印賀煜兩個字,印照片的地方一片空白。

“怎麽沒有照片?”簡寧掛上工牌前後翻看了下,確實沒有。

賀煜回答:“太帥,不適合曝光。”

簡寧上下打量了賀煜一眼,他今天穿著件藍灰色的襯衫,布料褶皺下肌肉線條若隱若現。

挺好。

賀氏總部入口大堂是挑高設計,裝修得現代簡約,白色的石材和金屬飾麵碰撞出一種特殊的未來感,員工午餐後有短暫的休息時間,所以這時候大堂除了物業,沒有其他人。

兩人並排進電梯,因為簡寧起床到現在都沒吃東西,賀煜便先帶他到員工用餐區。

已經過了用餐時間,餐廳空蕩蕩的,檔口的菜也沒剩幾個花樣,繞了一圈後,賀煜問簡寧:“不然讓廚房重新做幾個?你想吃什麽?”

“不用,我不挑的。”簡寧拿著托盤隨手拿了幾個菜,在大廳麵窗的地方找了個桌位坐下。

賀煜坐在簡寧身旁,看他埋頭吃得挺香,也取了雙筷子,從他碗裏夾了點菜,嘗了下。

不過是標準的食堂口味。

“很好吃嗎?你吃得怎麽香。”賀煜問,想起剛到濱城那天,簡寧吃著泡糊了的麵條也是這麽津津有味。

“等你每年都要連著好幾個月都是啃幹糧,喝雪水時,你就懂得為什麽要不挑了。”簡寧回答。

賀煜側臉看著簡寧,心裏說不出什麽滋味,伸手把他前額掉落的碎發勾到耳後。

這時,餐廳服務員從背後端來個盤子:“賀總,您要的水果。”

一盤草莓擺在簡寧麵前,紅得嬌豔欲滴。

簡寧的眉眼馬上彎了起來:“賀總可以的,一百分,夏天還有草莓吃。”

他一口咬掉草莓尖,丟了個草莓屁股在骨碟裏。

賀煜指了指那草莓屁股,睇了簡寧一眼,說:“簡向導,不挑。”

簡寧坐直身子,拿起草莓屁股,直接塞到賀煜嘴裏。

“對,不挑。”

賀正遠經過開發部時,被匆忙往會議室趕的前端工程師撞了下,前端夾著個膝上型電腦,這麽一撞,筆記本啪地掉在地上,摔出了個黑屏,還裂了條縫。

前端耷拉下臉,撿起電腦摸著那條裂縫,嘴裏嘮叨著完了,完了。

賀正遠納悶,自己雖然是輪值董事,但平時對下屬也算和氣,不過是撞了一下,不至於要完。

“你在完了什麽?”賀正遠問,心想,被誰嚇得一句對不起都沒有。

“賀煜總帶了新的高管來聽我們的專案彙報,這電腦都裂了,要完。”前端迅速靠牆蹲下,把電腦放在腿上,低著頭不停擺弄,試圖把它從黑屏中挽救回來,根本沒注意撞的是誰。

賀正遠更覺得奇怪了,來了一名新高管,怎麽董事會一點風聲都不知道,賀煜這又是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你確定是新來的高管?”

“對,他們有人經過食堂時看見的,紅色工牌都戴上了,中午和賀總一起在食堂吃飯看風景呢,說是個女的,紮個辮子,個子挺高。”膝上型電腦終於重啓成功,除了螢幕裂了條縫,沒有其他損壞,前端工程師鬆了口氣,換上了一副八卦的口氣:“聽人說,那女高管挺厲害,直接在食堂喂東西給賀總吃。”

然後他擡起頭,看見賀正遠正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說:“走,我也去聽聽你們的彙報。”

前端的臉直接都綠了:“好,好的,正,正遠總。”

彙報完寶峰在自己手上的兩個專案後,前端工程師意識到,這是他入職賀氏以來,最艱難的一個專案。

兩位董事長,和新來的高管,三個人在自己麵前坐成一排,表情迥異,氣氛不太融洽;

新來的高管原來是個男的,臉蛋漂亮得過分;他冷著個臉,看著定位係統的客戶介麵欲言又止。

大賀總皺著眉頭,在紙質的彙報稿上塗塗寫寫。

小賀總則是時不時瞟身邊的兩個人幾眼,然後悄聲嘆氣。

前端工程師終於看清楚了新高管紅色工牌上印的名字:賀煜。

這是有多親的裙帶關係,想到自己剛剛和小賀總說話時的八卦語氣,他摸摸自己脖子上的藍色工牌,感覺很快就要降級成綠色了,真是要完蛋。

終於,新來的高管站了起來,環視了一眼自己的團隊,問道:“定位係統的專案經理是哪位?”

“是我。”賀煜回答,但沒有擡頭。

然後,前端看著大賀總被他喊到走到對麵的小會議室,隔著玻璃,指著自己的PPT和說著什麽。

小賀總還是比較和藹,他走過來拍拍自己,說,沒事,他倆就這樣。一會兒讓你改,你就別多問,跟著改就行,我估計賀煜會直接把修改方案給你,然後重新提完成節點,你拚死了都要按時完成。

前端點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說,謝謝正遠總提點。

簡寧問賀煜:“彙報的內容,你有看過嗎?”

“看過。”賀煜回答。

“看過怎麽還是這樣?客戶介麵上所有的資訊都糊在一起,怎麽能看得清楚。”簡寧質問道。

“已經用顏色區分了,每年登山季接待的客戶也就三百來人最多,一次沖頂再擠也就五六支隊伍同時出發,你怎麽可能區分不出來。”賀煜覺得簡寧提的問題全都是廢話。

“但是用這個係統的人不是我,賀煜。是其他尼爾帕,他們怎麽說……”簡寧停頓了下,

“並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你們一樣,受過非常好的高等教育,通過訓練,你們可以迅速地在複雜的資訊中選取最有利的那部分。但我們沒有,每個人上到八千米以後都是命懸一線,後方需要的是簡單清晰,且對有利點一目瞭然的操控介麵。”

“我們沒有容錯的機會,這是你們和我們的區別,懂嗎?”簡寧淡淡地說道:“再去改改。”

賀煜從口袋裏摸出香煙,咬在齒間,沒點,他靠在會議桌上,嘆了口氣。

“簡寧,寶峰幹脆設立專門的救援團隊吧,把那些人送到加德分公司,我們好好培訓下他們如何使用這個係統。”

“再說吧,你先把介麵改了。”簡寧伸手拿下賀煜叼嘴上的煙。

兩人回到會議室,前端帶著團隊正端坐著等意見。

隔著玻璃,他們都看見簡寧拿下賀煜嘴上的煙,一群人坐得筆直筆直,就怕哪裏出錯惹到簡寧。

賀煜把簡寧的訴求重複了一遍,然後把剛剛修改過的檔案遞給前端,提出了修改完成時間三天。

前端答複,時間有點緊,但是應該可以完成的。

賀煜問簡寧,有沒有要補充的。

簡寧轉向前端工程師,黑藍的瞳孔看著他,麵無波瀾。

會議室空調21度,前端覺得自己背都要被汗濕透了。

簡寧考慮片刻說:

“兩天吧,係統早一天上線,早一天多道保障,”

前端想起賀正遠的交代,咬咬牙,回答好。

賀煜心裏一樂,這人發狠起來也沒比資本家強多少。

這時,MAY進了會議室,對賀煜說,賀濤正找他,急得很。

賀煜擰著眉跟著May離開,走的時候,拍了下簡寧的肩,補了句,寶峰主頁別瞎改,都已經和明瑪討論過的,幾個寶峰的新LOGO,明瑪說你選個喜歡的用。

簡寧哼了一聲,就當是回應。

自己的簡介已經被補回了主頁,簡寧看著投影牆上自己的照片,戴著護目鏡,露著下半張臉,白皙伶俐,朱唇皓齒的,和其他膚色黝黑的尼爾帕一比,簡寧突然有種花魁的感覺。

前端工程師看著簡寧不說話,又開始忐忑。

這時會議室門又被敲開,有人拎著個保溫罐走了進來。

前端工程師的座位對著會議室門,他立刻站起來,恭恭敬敬地喊道:“霍總。”

賀正遠也跟著回頭,開心道:“媽,你怎麽來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太快,跟上不。”賀煜皺著眉頭,不太理解阿塔的印式中文,再快也能兩個人一起,腰繩放長一些便是。木貢做了個讓阿塔別說的手勢,他也在擡頭看著簡寧的小亮點:“賀總,你別急,你待會兒就知道了。”賀煜猜簡寧應該是要快速滑降,所以阿塔說追不上。冰壁上的小亮點開始晃動,然後定在原地,紋絲不動,似乎在做準備。賀煜跟著屏住呼吸。瞬間,小亮點飛了起來,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弧光,自由下落。攀登繩收縮著把小亮點往冰壁處帶,在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