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2章

    

“直接去冰瀑。”賀煜隻覺得焦慮,不想再等;在飛機上自己想象過在大本營與簡寧再見時的情景,也許是在精心裝點過的主賬內取暖喝茶,也許是在帳外的瑪尼堆下望著五色經幡飛揚,亦或就是在大本營的黑灰色石灘上感受白雪主宰下的萬籟俱靜。出乎意料的是,賀煜隨著木貢徒步近四十分鐘,到達柯布冰瀑附近時,賀煜並沒有看到簡寧,隻有丹普和明馬站在冰隙的邊緣,拉著登山繩,兩人往冰隙探著。“這是在做什麽?”賀沖站在冰瀑邊緣的石壁...(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2章

簡寧本是背對會議室門站著,他聽到霍玲聲音,緩緩側過身,張了張嘴,又合上。

他甚至找不出合適的稱呼,來與霍玲打招呼,自己不是寶峰的雇員,叫霍總太過;而叫霍阿姨,開不了口。

他抿著嘴,尖齒輕輕咬住自己的內唇,不動聲色,低頭看著會議桌上的紙質檔案,上麵是賀煜手寫的修改方案,洋洋灑灑,已經把他的意見調整了大半。

霍玲穿著簡單的白色棉質T恤,外搭著一件薄薄的駝色針織衫,和藹可親,她把保溫罐遞給賀正遠說:“我燉了點四物鴨湯,要你哥帶回家給簡寧那孩子補補。他人呢?沒在隔壁辦公室,我還以為會在這裏。”

說完,霍玲轉向投影屏,微笑地擺擺手,說:“都坐吧,不好意思打斷你們了。”

霎時,她表情瞬間僵硬,愣在原地。

會議室的溫度有點低,中央空調暫停發出呼呼的風噪,微塵在投影儀的光束中飛舞,螢幕上PPT無聲地迴圈播放著寶峰主頁的開啓動畫。

霍玲依稀看到當年在楊教授家對自己冷眼相待的漂亮少年。

“小寧。”霍玲終於是開口喊他。

她走上前,扶住簡寧的手臂,手微微顫抖著,說道:“你長大了。”

寶峰主頁的開屏視訊還在無聲迴圈,時間一點點地流逝。

簡寧還是側著身,低頭看著手中的檔案,無動於衷。

半晌,霍玲隻得鬆開手,輕輕嘆了口氣:“你們忙吧,我走了。”

中央空調嗡一聲又開始送風,投影儀瞬間暗了下來進入屏保模式,會議室一片昏暗;開發團隊看著這一幕不知所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簡寧坐回會議椅上,腰挺得筆直。他拿起鼠標,晃了晃,自己的帶著護目鏡的照片再次出現在螢幕上,在站淺藍冰瀑前的青年意氣風發。

“把網站上所有和我有關的資料,都刪了吧。”簡寧說,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賀正遠足足放空了一分鐘,纔回過神來。

“你們就按簡向導說的改。”賀正遠交代完,拎起保溫罐,追了出去。

賀濤任職集團的副董事長,但他的辦公室卻是在三十二層,比賀煜高一個樓層。

辦公室裏,剛掛上一幅書法“德政興業”,賀濤自己寫的,讓人裱好了掛自己辦公桌後的牆上。

賀煜坐在賀濤辦公桌對麵的會客沙發上,譏諷地看著那副字,字寫得不錯,可惜寫字的人行動卻偏離得太遠,連選個辦公室樓層,都想要壓自己一頭。

賀煜默默聽著這個二叔又開始對自己關愛有加,但這次他語氣直白,不再有之前長輩架子的惺惺作態。

和簡寧在食堂吃飯的事,已經傳到賀濤這裏,很快,左右不過三小時。

賀濤問他怎麽回事?

賀煜沒有立刻回答,反而老神在在地擺弄起茶幾上的茶具來。

燒水壺的水開了,賀煜麻利地燙著茶具,茶杯在瓷碗裏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賀煜給隻倒自己的份,品了一口,他回答賀濤:

“這茶不錯。”

“你在外麵怎麽玩,我管不了;但是你帶來公司是什麽意思?”賀濤顯然對賀煜的回答不滿意。

“二叔,法國總理都任命前男友做外長了,我不過就是把男朋友帶來公司,就是這麽回事。”賀煜放下茶杯,回了句。

賀濤皺著眉看他,

“況且,這又關您什麽事?”賀煜站起身,留下正要發作的賀濤,頭也不回地走出辦公室。

加德專案中標後,他和賀濤的不和已經是擺在明麵上;而加德專案的大部分利潤全部進了自己在加德獨立成立的通訊公司,賀濤對自己更是提防加倍,兩人除了必要的董事會外,幾乎不打照麵。

MAY急匆匆來找自己時,賀煜就想到是因為大概率是為的簡寧到公司的事,畢竟自己若是與門當戶對的姑孃家聯姻,賀濤更無招架之力;但自己偏偏帶進公司是個男人,那應該算是天大的利好。

不過賀濤確認得有點迫不及待,這點倒是在自己的預估之外。

賀煜給MAY打了個電話,說,MAY姐,資金已經都到位了吧?然後你找下簡寧,把事情和他說下,散戶收來的股權先登記在他名下,別人我也不放心。

MAY說,你還是先回下辦公室,阿遠提著湯罐在等你。

賀煜不解,什麽湯罐?

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賀正遠立刻把保溫罐塞到自己手裏,把剛發生的事描述了遍,他說,簡向導要求把寶峰官閘道器於自己的資料全刪了,不知道去哪裏了。

賀煜拎著湯罐匆匆趕回家,家裏沒有人。

簡寧的拖鞋整齊地擺在玄關角落,固定背心安靜地掛在入門的衣櫃裏。

賀煜走進主臥,床鋪的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沒有一絲褶皺。

像突然從濱城的海平麵直接沖上五千海拔大本營似的,賀煜的心怦怦跳得厲害,嘯叫著要沖出胸腔。

他跑進更衣間,用力開啟衣櫃。

簡寧的T恤,薄外套,井然有序地掛在衣架上,角落裏還躺著幹洗好的旅行袋,裝在幹洗店的密封袋裏,疊成一個方塊。

高懸的心總算是落下,賀煜癱坐在客廳的沙發裏,纔想起自己還沒來得及將簡寧的指紋錄入門禁,簡寧也不知道密碼,根本進不了公寓,而自己卻在害怕簡寧會再次不告而別。

這算不算關心則亂。

他拿起手機撥出簡寧電話,想想又立刻掛掉。

數數兩人回到濱城還不到一個星期,事情一件卻是接一件,醫院複查,與母親坦白,對輿論的公關討論,寶峰主頁,定位係統,夜店打架,林林總總。

自己總是操之過急,急於找到方法把人留下,但又不得其法。

想想簡寧也挺大一個人,進不了門自然會給自己電話,賀煜想自己也許應該放鬆下來,給兩人一點喘息。

他側身橫躺在沙發上,想著想著,睡著了。

CBD區高樓林立,玻璃幕牆閃爍著日落的霞光。

簡寧他本想回家,出了賀氏總部,纔想起自己沒有門禁密碼,回不去。

可是他也不想找賀煜。

霍玲的突然出現打亂了自己的節奏,本想著拒絕和賀煜回濱海別墅,便可以迴避掉那些自己不想麵對的過往,但現實往往卻是打得自己措手不及。

夜幕重重垂下,街邊的櫥窗便是城市的另一張麵孔,如夢似幻。

簡寧漫無目的遊蕩,直到他瞥見櫥窗裏有個熟悉的LOGO——馬背上揚旗的重灌騎士。

他拐了個彎,走進商場。

簡寧很多年沒有逛街商場,確切地說,是到了拉魯後他就沒逛過,因為拉魯沒有。

女SALES很熱情,漂亮的男生總是受歡迎,再加上簡寧身上裁剪利落的襯衫,讓自己馬上成為了目標客戶。

他一眼就看到賀煜穿過的那個款式,黑色POLO衫,帶著戰馬金標,簡寧走上前,摸了一下。

SALES說,我們還有其他顏色,先生要不要試試?

那就試試。

簡寧對著更衣間的鏡子上下打量自己,合身灰色的金標POLO衫,挺合身,牛仔褲,長發鬆散地垂在臉頰兩側,有點懶散,和賀煜比起來是兩個風格。

看了下價格,貴得令人咋舌,趕上普通尼爾帕近兩個月的收入。

簡寧換回自己的襯衫,確切地說,是賀煜的襯衫,邊捲袖子邊走出了更衣室。

SALES迎上前問,先生,衣服合身嗎?需要幫您包起來嗎?

簡寧細細地將袖子整理好,說,包起來吧,但是我需要大一碼。

暗金色的購物袋很精緻,香檳色的緞帶在束口處打了個蝴蝶結。

簡寧想了想,問SALES,我可以隻拿走小票,這個衣服明天過幾天再來取嗎?麻煩幫我備注下。

SALES笑容動人又專業,她把小票裝在香檳色的信封裏,雙手遞給簡寧,說,沒有問題的,歡迎先生常來。

簡寧接過信封,插在牛仔褲的後麵口袋裏,給明瑪發了個微信,

【二哥,找個人把賀煜去年在寶峰的報名資料發我下。】

〖好〗

明瑪大概是在大本營忙碌,回複得幹脆;很快簡寧的郵箱便提示有新郵件,開啟一看,賀煜在報名錶的證件照裏,正對著自己笑,大概是為了競速做準備,頭發剪的很短,氣宇軒昂的。

簡寧翻看著賀煜的報名資料,不由自主地看了兩眼證件照,然後又拐了個彎,走進了商場的美發沙龍。

賀煜住的公寓,雖不是頂級豪宅,但因為靠近CBD區,不少企業的高管都住在這裏,物業費挺貴,一個月大幾千,相應的保安也特別嚴格。

賀煜電話沒接,簡寧被攔在保安室門口,進不去。

簡寧有點發愁,自己出門也沒帶證件,想住酒店都開不了房間,不然找個隻能電影院,看個通宵午夜場。

多年前寄人籬下的孤獨感,又重新籠在心頭。

管家在辦公室頭一探,看到簡寧,想起這就是那天坐在賀煜大G副駕駛,訓斥賀煜和女富婆的青年;他大驚,趕緊和保安說,這是賀總朋友,我帶他上樓按下門鈴,如果沒人,我再陪他下來。

公寓的客廳一片漆黑。

賀煜睡得有點沉,當他被房間鈴聲驚醒時,差點滾下沙發。

開門一看,簡寧冷著臉跟在管家後麵,烏黑的頭發散開著,半勾在耳後;他趕緊把人迎進玄關,身子探出大門,客氣地和保安致謝。

簡寧彎著腰,在玄關換鞋,擡頭便就看到擺在玄關桌上的保溫罐,在射燈下閃著亮光嘲諷著自己。

心又狠狠地被錘了下。

簡寧徑直走進主臥,關上門,靠在門後發了會兒呆,然後轉過身,上了鎖。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煜淡淡道。明瑪有反而有點不好意思,撓撓頭,哦了一聲。午後的K1,已經完全放晴,沒有一絲雲霧,頂峰背襯著湛藍的天空,山頂的每一道溝壑都清晰可見,給人一種登頂唾手可及的錯覺。阿塔和簡寧,站在冰壁前,那是昨天簡寧上山路線的起點,邊上圍了一圈尼爾帕,穿著寶峰的統一服裝。賀煜站在簡寧身旁,聽著他和阿塔交代路線途徑,路繩都還在,阿塔隻要順著往上攀登就行。簡寧細細地和阿塔交代著如何避讓鬆垮的雪坡,和判斷雪下的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