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4章

    

了凳子,端坐在楊教授身邊,低著頭。“這是簡寧,你們也都認識。”楊教授簡單地帶過。May的職業素養在此時體現得淋漓盡致。她迅速收回驚訝的表情,看看簡寧,又看看鐵青著臉的楊教授,斟酌著要怎麽開口。“簡向導,賀煜在ICU搶救,腦部受撞擊,短時間回不了濱城,玲姐讓我們不能和外人說。”May輕聲說道,她有點擔心簡寧的反應;畢竟沒有人比她更清楚這大半年賀煜和他的糾纏。簡寧還是低著頭,躲著May的眼神。May從...(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4章

這是簡寧第一次被人喊菩薩,導致他聽到葉二叫自己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

簡寧皺著眉頭打量著葉二,他穿著一件皺皺巴巴的打底T恤,休閑褲,腳上套著雙人字拖,都不知道他是怎麽通過物業的門禁上的大樓。

“菩薩,要去哪裏?”葉二又接著叫,神情慌亂一副病急亂投醫的樣子,雙手緊緊握著簡寧的手腕,不肯放開。

“去食堂,你別亂叫。”簡寧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匆忙進了即將要合上門的電梯。

“施主,等我。”葉二立刻換了個叫法,他快速地側身從電梯門縫裏擠進轎廂,追著簡寧下了樓。

兩人並排站在轎廂裏,葉二哼哼著扭著手腕,剛剛硬擠進電梯時被門夾了下。

簡寧隻當邊上的人不存在似的,麵不改色,他想不出有什麽事情能讓葉二不找賀煜,而反過來向自己求救的,濱城不是加德,好人不是想當就能當。

離下班時間還有近二十分鐘,食堂果然是沒有人;菜都才剛端上來,樣式繁多,簡寧在檔口眼花繚亂。

葉二跟在自己身旁,繞著檔口走了一圈,絮絮叨叨地把找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

事情聽著還挺大條。

前兩天電音開幕VIP包廂裏打架監控視訊,昨天晚上被人掛到了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打架本來也是常事,在夜場裏見怪不怪,偏偏卻有人在模糊的視訊裏認出了簡寧,說這不是那個當下討論度挺大的阿塔向導男朋友嗎?怎麽和李氏傳媒二公子搭上了,還一怒沖冠為紅顏。

一時間,幾個跳得高的賬號甩出了陰謀論,簡寧的身份瞬間從高山向導,變成李嘉霆包養的男網紅。

甚至包廂外的還有人拍到了簡寧和流蘇辣妹站在欄杆旁的照片;簡寧揚著臉,正看著電音特效,五官被夜場燈光襯得深邃立體,而流蘇辣妹則一雙星星眼看正著他。

網路上的輿論越討論越離譜,你看,這個人男女通吃,不擇手段。

而到底是誰掛的視訊,葉二也不知道,他為了節約成本,外包的保安公司是個不靠譜的皮包公司,現在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出哪個臨時工把視訊偷偷拷走的。

葉二本想著來找賀煜負荊請罪,沒想到一出電梯門便遇到了簡寧,他立刻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不放,隻要簡寧肯表示諒解,自己這條小命就不至於折在賀煜手中。

“施主,救救我。”葉二跟在簡寧身邊,挑了條碩大的清蒸海魚放在簡寧的餐盤上,一臉殷勤。

簡寧不懂得挑魚骨頭,因為尼爾帕不吃魚;葉二挑的這條魚又大又肥,讓自己很為難,但也不好放回檔口,他隻得隨意挑了兩道素菜和一碗湯,找了角落的位置坐下。

才坐下賀煜便來了微信,

【中午到高管用餐區,草莓已經交代阿姨單獨給你。】

簡寧無奈地回複,

【我已經餓得在普通員工區了,你把草莓端過來好嗎?你的狗友葉二坐在我對麵痛哭流涕。】

葉二正此刻坐在自己對麵,他又刷了會兒手機,放下手機後一臉哀怨:“簡向導,怎麽辦?他們罵你呢。”

簡寧用筷子撥了撥那條海魚的肚子,不知道從哪裏下筷子好,索性不吃了。他就著素菜巴拉了兩口飯,又喝了幾口湯,等肚子不餓緩過勁來,才淡淡地回答葉二:

“你不是應該找李嘉霆更合適嗎?全刪了就得了。”

提到李嘉霆,葉二的臉哭喪得更厲害了,他說李嘉霆跟他自己一樣也是家族裏的萬年老二,不同的是自己聽勸,放棄和大哥爭權的想法,領著分紅打算在夜場開辟自己的新天地;而李嘉霆則還是孜孜不倦地在和大哥糾纏,堪比賀煜和賀濤;這次不被落井下石就算不錯了。

葉二葉算是商場裏混的人精,看著簡寧能穩穩地一口口吃著飯,想必是沒覺得在網上挨罵是什麽大事,自己總算是有救了,便拍起賀煜馬屁來,想著曲線救國,這兩人感情好得很,誇一個等於誇倆。

“不過賀煜比較厲害,這一年他二叔都安靜了,你可能不知道,他二叔當時是怎麽把他架空到加德那鳥不拉屎的地方受罪的。”

“受罪嗎?”簡寧筷子一頓,瞪著葉二。

“受戀愛腦的罪,戀愛腦。”葉二反應迅速地圓了回來。

簡寧沒再搭理葉二,隻是默默地吃著飯,他想著這群公子哥,連著賀煜一起,就沒一個是省心的,按他的直覺,這事應該才剛隻是個開始。

到了下班時間,食堂裏吃飯的人陸陸續續地多了起來,賀煜拎著袋草莓,在就餐員工的注視下,走到簡寧身邊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看著對麵的葉二表情譏諷。

簡寧第一時間開啟賀煜帶來的袋子,抱怨道:“以後要用盒子裝,你用袋子裝,晃一下草莓尖都軟了。”

賀煜也跟著看了看袋子,回答一聲,哦。

葉二看著兩個人還有心思研究如何裝裝草莓,就覺得更穩了,自己肯定不會被賀煜剝皮,但想著簡寧還挨著罵,他隻能硬著頭皮喊賀煜:“賀煜,你說這事怎麽處理。”

賀煜讓葉二先去取雙筷子。

葉二速度很快,不到一分鐘,已經又坐回座位,把筷子雙手奉上。

這時,賀煜才慢慢地開口:“李嘉霆都不急,我急什麽。”

“可簡向導挨罵著呢。”

賀煜看了一眼簡寧,笑著回答:“簡向導啊,簡向導沒事,他可以躲到八千米的達瓦峰上去。”

葉二卻覺得感到自己的太陽穴有冷汗緩緩地流下。

賀煜還是在沖著葉二笑,然後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他,說:

“葉二,你自己看看吧。”

最新被掛到網上的視訊,是監控的後半段,角落裏簡寧肩頭靠著個人,隻有後腦勺,看不見正臉。彈幕上,簡寧的身份已經從李嘉霆包養的網紅,變成了專門服務二代的白馬會所頭牌。

葉二記得那後腦勺是賀煜的,當天他還調侃著要趕緊給賀煜上個法律保護,現在看來欠保護的是自己,賀煜馬上就要把自己活剝了。

他又帶著求救的眼神看向簡寧,嘴巴一噘,又要喊施主。

簡寧趕緊製止葉二開口,然後轉頭對賀煜說:“你看吧,還是要從K1西壁滑下去,現在這個情況貼照片就更沒用了。”

賀煜冷著臉回答:“被人罵也比沒命強,挨著,反正你也沒差。”

賀煜拿起筷子夾魚,雪白的魚肉,骨頭挑得幹幹淨淨,沾點清蒸的湯汁,放到簡寧碗裏。

簡寧自然而然地夾起魚肉,吃了起來,味道不錯,魚肉滑嫩,沾著醬油水湯汁異常鮮美。

“我沒差,那你呢?”簡寧問賀煜。

“還行吧。”賀煜又夾了一塊魚肉到簡寧碗裏。

兩人一個挑魚,一個吃魚配合默契。

葉二坐著看他們秀恩愛,不敢吭聲

賀煜突然和葉二說:“去調下外場監控,把我和簡寧在鋼梯上接吻的那段也掛網上吧”

葉二又抹了下額頭,這次手更濕了。

“你確定要鬧這麽大?”葉二躊躇了下,看著簡寧,猜著估計簡寧得要阻止賀煜。

“要鬧大家一起鬧,不能便宜了李嘉霆。”賀煜淡淡地回答。

簡寧果然是提出了異議:“那我怎麽辦,這下真的變成夜店男妲己。”

賀煜又開始伸手卷著簡寧的頭發玩,說:“沒事,我娶了簡向導,自然就洗白了。”

“那還是從K1滑下去比較合適。”簡寧用力拍開賀煜的手,一句話頂了回去。

賀煜筷子一丟,一臉不悅,不夾魚了。

簡寧也板著臉,拎起草莓走了。

剩下葉二還坐在位置上,看著吃一半的魚,看著賀煜不知所措。

“你確定要這樣做?”葉二又問了一遍。

“對,去吧,越快越好。”賀煜開始吃起簡寧剩下的魚,沒有再理會葉二。

簡寧離開食堂後,便去了研發部的小會議室,他在這裏校對了一早上的寶峰新主頁。

主頁是分中英文兩個版麵,因為英文版麵涉及較多的攀登專業英語,所以他便自己親自來校對,加快工作效率。

前端工程師姓王,穿著格子襯衫,頭發不多。簡寧親自負責校對工作,讓他一下輕鬆了不少,他很快和簡寧熟稔起來;因為是中午時間,他倒了杯茶,坐在簡寧身邊與他聊開來。

其實也就是好奇,畢竟不是人人都能上得了高海拔的雪山,而簡寧和阿塔上八千米不用帶氧氣,這樣的天賦異稟,讓前端工程師嘖嘖稱奇。

“像你這樣的,尼爾帕裏就隻有兩個嗎?”王工問個不停。

“三個吧,阿塔是賀煜救回來的,不然也沒人能發現;還有一個在尼國,大家都稱呼他山王。”

簡寧想了下,開啟手機新聞頭條,找了相關資訊給前端看,這幾天山王正協助美國的一個女登山家完成K1周邊六座八千米級雪山的快速沖頂,圈子裏都是他們的訊息。

新聞照片裏,山王目光如炬,和簡寧一樣有黑藍色的眼睛。

前端指著照片問道:“是不是黑藍色瞳孔的人,都有這個天賦,阿塔瞳孔是什麽顏色?”

他手指一伸,不小心碰到了阿塔的詞條,瞬間頁麵跳出一段視訊,

賀煜和簡寧站在樓梯上相擁深吻,背景音樂是縹緲的女聲,伴著夜場閃爍的燈光,曖昧至極。

簡寧瞬間紅了臉,馬上按下了鎖屏鍵,對著膝上型電腦,又開始校對起英文網頁。

前端工程師端起茶杯,藉著喝茶的樣子,斟酌要怎麽和簡寧繼續開**流。

然後,小會議室的門突然被開啟了,一名二十歲出頭的女職員,一臉興奮地對著前端工程師喊道:

“王工,你快看新聞頭條,我們的男老闆娘,好帥啊。”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這兩天的報告馬上出來了,一會兒就傳給你。”“好的,謝謝呀”簡寧禮貌地回答,便自覺找了個地方坐著等。賀煜好奇,他問:“你要什麽報告?”“冰瀑這一年的流動方向報告,和K1北坡主要冰川的大致變化。”簡寧低聲回答。“你要這些做什麽?”賀煜更好奇了。“嗯,怎麽說。”簡寧瞄了賀煜一眼:“我還沒找到我父母的蹤跡,這麽多年一直沒有線索,所以我有時候在想,可能是不是跟著冰瀑在變換位置,我就是這麽一想。”賀煜一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