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6章

    

,簡寧猝不及防,重重地摔在椅子裏,後腦勺砰地磕在牆上。賀煜把佛珠塞進褲子口袋裏,沖進診室,麵對丹普,橫在兩人之間,賀煜手伸出一隻手抵在丹普肩膀,拉開他和簡寧的距離,另一隻手往後護住簡寧。簡寧用力推開賀煜,坐正身子,頭微微擡起,臉微側,一副鄙夷的神情望向丹普:“與其整日要我在死亡線上拉人,丹普,你不如去反省今年達瓦峰多出的幾十張登山許可證,到底合適不合適。”丹普愣住,接不上話。簡寧指著賀煜,厲聲說:...(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6章

賀正文的車非常招搖,是臺翠綠色的蘭博基尼Urus,正停在賀氏集團地下車庫電梯口。

霍玲沒上樓,坐在後座聯係MAY,問她到公司隔壁的咖啡店一起喝一杯,一句話還沒說完,賀煜的黑色大G就從賀正文的車前緩緩開了過去。

賀正文輕輕按了下車喇叭,輕響了一聲;但是大G沒反應,還是按著地下室的路徑指示牌,開出了地下室。

賀正文覺得奇怪,怎麽賀煜經過自己的車,都不停下打個招呼。自己的車也算是濱城獨一臺了,因為沒人定製這種綠得晃眼的顏色;再仔細一看,開車的人竟不是自己的大哥,是個膚色白皙的男青年,紮著個低垂的馬尾,單手扶著方向盤,還有一手正搭在坐副駕駛的人身上。

賀正文猜,那應該就是簡寧;他回頭和霍玲說,媽上樓吧,簡寧哥現在不在公司,和大哥外出了。

簡寧沒見過賀正文,自然不認得賀正文那臺蘭博基尼,再醒目都沒用,他正焦頭爛額地開著車,要把賀煜送到醫院。

被玻璃撞了後腦勺後,賀煜就一直喊著頭疼,臉色也不太好,時不時還一副要幹嘔的樣子;葉二盯著賀煜的臉看了好陣子,說,賀煜,你演技不錯,可以去應聘北影表演係教授的。

簡寧卻放心不下,畢竟賀煜車禍腦出血也才恢複半年,雖然剛剛自己下手也不算太重,但也害怕是磕到舊傷;他一臉擔憂地問賀煜,不然我們去醫院看看?

賀煜皺著眉頭,躺在辦公室的長沙發上,從褲子口袋裏摸出車鑰匙,丟給簡寧,讓他趕緊把自己送到定期複查的醫院,找熟悉的神經外科主任。

簡寧緊張起來,喊著葉二一起去,以防路上有什麽意外情況,可以搭把手,畢竟賀煜比自己高出大半個頭,萬一暈過去,自己一個人也搬不動他;葉二一開始還將信將疑,又看著賀煜臉色確實是差,便也跟著上了大G,一起去了醫院。

因為之前車禍腦出血後,一直有定期複查,科室主任也和賀煜熟識;聽完賀煜的描述後,主任看了看簡寧,挺漂亮纖瘦的男生,不至於有多大力氣,應該是還好;但是賀煜老說頭疼得厲害,臉色也差,就問要不要腦部CT檢查下,以防萬一。

沒等賀煜回答,簡寧便連聲說,做吧做吧。

簡寧車開一路,擔心一路,就怕賀煜被打出個舊傷複發,自己動手是以為他上傳了兩人在樓梯的視訊,但實際卻沒有,這讓簡寧有些懊惱,想著以後還是要對賀煜手下留情一點,好像和賀煜認識以後,他就沒少挨自己揍。

葉二在住院部大廳坐著玩手機,簡寧用輪椅推著賀煜到了檢查區,醫生給開了個加急,沒等幾分鐘,CT室門口的呼叫螢幕上,就顯示了賀煜的名字。

簡寧趕緊扶賀煜起身,賀煜握了握搭在自己上臂上修長的手指,安慰道:“沒事的,之前車禍掉到半山穀都死不了,簡向導區區縛雞之力,頂多也就是半死。”

簡寧瞪了賀煜一眼,嗔罵了一句,別亂說話。

賀煜晃晃悠悠地走進CT室,遮蔽門緩緩地關上。

放射科的檢查醫生隔著觀察窗,指揮著賀煜檢查,讓他確保身上沒有金屬物後,躺倒CT檢查床上,神經外科主任也站在觀察窗後,以便第一時間看到檢查結果,畢竟賀煜屬於重點保護物件;結果賀煜不僅沒上床,反而邁開大步,走到檢查窗前,敲著玻璃窗,打著手勢,要主任過來檢查室找自己。

簡寧看著CT室的遮蔽門開啟,站了起來,結果看到賀煜還躺在儀器上,而主任卻匆匆往檢查室走,遮蔽門又立刻關上,簡寧坐立難安,太陽穴突突地跳。

賀煜見主任進了門迅速地從檢查儀上坐了起來,表情輕鬆,和剛剛皺著眉頭喊頭疼完全是兩個風格。

主任:“你沒事吧?”

賀煜:“我沒事,不用檢查;撞的時候挺疼,後來來的路上就沒什麽感覺了,挺好的。”

主任:“剛剛在診室不是還在喊痛,臉色也不好。”

賀煜:“那是我演的,臉色不好是因為沒吃早飯,午飯,餓的。”

主任:“……”

賀煜:“主任,幫個忙,你調一份我之前檢查的CT報告給外麵那人看。你隨便比畫下,他也不是學醫的,不會太懂,就和他說我又有點出血了,讓在醫院住兩天觀察下。”

主任:“你這是浪費社會資源。”

賀煜:“不這樣我老婆總家暴我,你別看他瘦,他是高山向導,專門帶人上八千米海拔的,手勁大得很。”

主任:“……”

半小時後,賀煜心滿意足地躺在VIP單間裏,閉目養神;而簡寧則表情嚴肅地坐在住院部辦公室,主任拿著CT片子對著閱片燈,按著賀煜的意思,大概描述了病情。

簡寧仔細地盯著CT片一陣子,垂下眼,嘆了口氣,和主任道謝後,回到病房裏。

賀煜依舊閉著眼躺病床上,葉二在邊上打著電話,是給李嘉霆的,說賀煜因為視訊的事,被簡寧打得腦出血舊傷複發,讓他必須來看下賀煜,畢竟視訊主角也有他一份,口氣誇張。

簡寧臉色冷淡,對葉二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又指了指門外,讓他去走廊打電話,別打擾到賀煜休息。

葉二一臉曖昧,嘖嘖兩聲,回家了。

病房就剩簡寧和賀煜兩人,VIP病房裝修得挺溫馨,暖色的牆漆,電視,沙發一應俱全。若不是床頭一排的醫用儀器,空氣中還帶著消毒水味,那就和一般的公寓沒什麽兩樣。

簡寧拿了個圓凳,坐在病床邊,手撐著床頭,看著賀煜,沒有出聲。

賀煜聽到凳子落地的聲音,翻了個身,麵向簡寧,睜開了眼,喊了一聲:“簡向導啊。”

“嗯?”簡寧按了下床沿的調節鈕,把病床調整到半坐的姿勢。

“下次手下留情唄?”賀煜低聲笑說著。

簡寧擡手揉了揉賀煜的短發,有點紮手,身子微微前傾,將自己額頭與賀煜的相貼,輕聲道:“我留了情,別人不留,可怎麽辦呀。”

“不用擔心,賀總自有辦法。”賀煜伸手握住簡寧的手腕,將掌心貼著自己胸口,稍稍擡起頭,輕輕吻上了簡寧的唇。

簡寧微微低頭,回吻了賀煜,唇齒相依;賀煜的心跳就在自己的掌中,堅定有力。

賀煜越吻越深,他的手撫上了簡寧的頸,手指與他的烏發糾纏著,他實在是太喜歡簡寧了,這個寶貝在他心裏紮了根,在他的腦子裏發了芽,不需多言,便能洞察自己的心思,與自己腹心向照。

簡寧被吻的呼吸淩亂,撐著床頭的手愈發無力,人漸滑落到賀煜的胸前,臉頰貼著他的心口;聽著他的心跳,說:“賀煜啊,等你退休,和我回拉魯吧,我們可以冬天烤火,夏天撿菌子。”

然後,簡寧聽到賀煜的心跳漏了半拍,接著開始跳得飛快。

賀煜低頭貼著簡寧的額頭,吻了又吻,回答:“好啊。”

賀正文在病房口探了個腦袋,又縮了回去,門縫裏的畫麵有些過分繾綣,他覺得自己的心跳也跟著加快,需要緩一緩。

中午在地下室遇到賀煜的車,沒和自己打招呼,霍玲便打了賀正遠電話,問問到底是怎麽回事。

賀正遠說,好像是賀煜和簡寧因為視訊的事情打起來了,然後被簡寧打到頭,舊傷複發,去了醫院。

賀正文有點震驚,回頭對著霍玲說:“媽媽,我們簡寧哥這麽厲害的嗎?還能打得贏我大哥?”

霍玲正低頭給MAY發簡訊,頭都不擡地回了句:“兩人還能打起來也是奇跡,我估計是你哥惹了人家,單方麵捱打。你去醫院看看他,我去找阿MAY。”

賀正文奉命找到賀煜的病房,還沒進門便被塞了一口狗糧;他等了會兒,確切地說是半分鐘,又往虛掩著的病房門探了個頭。

賀煜正雙手圈著簡寧,垂著眼,臉頰緊貼著他的發頂,麵容平和滿足。

賀正開始盤算自己到底什麽時候才能等到適合的時機進病房,又不挨賀煜打,正發愁著呢,李嘉霆出現在自己背後,手一伸推開了病房門,問:“小文,你站在病房門口看什麽呢?”

簡寧聽到李嘉霆的聲音,迅速地與賀煜分開,他回過頭,看到李嘉霆和一名染著棕色頭發的男孩子站在門口,男孩身材高挑,麵容清秀,與賀煜有三分相像。

“小文,進來。”賀煜坐直身子,開口叫賀正文。

簡寧馬上反應過來,這時賀煜的最小的弟弟,賀煜口中,整天把自己當神一樣崇拜著的弟弟。

“這是簡寧,簡向導,你們是第一次見吧。”賀煜向賀正文招了招手,很正式地將簡寧介紹給自己的弟弟:“這是我最小的弟弟,老三賀正文。”

簡寧站起身來,沖著賀正文笑了笑。

賀正文現在對賀煜除了五體投地地佩服,沒有其他更多的想法。

自己的哥哥就是神,被簡寧這麽好看的人甩了,還能厚著臉皮生生追回來,這毅力不是一般人能能有的;而簡寧也是神,是心軟的神,能對自己的剝削狂哥哥這樣死心塌地,那也不是一般人能辦到。

簡寧看著賀正文看著自己,眼神泛著激動的亮光,覺得很好笑,他走向前,摟住賀正文,說:“走吧,陪我去抽根煙,你哥這裏有李嘉霆在就夠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籍的攀山,徒步愛好者前往。位於海拔3200米的北池鎮,作為進入八千米級別高山群的最後一個補給鎮,就像一個小型地球村。葉二把慶功派對辦在北池最豪華的攀山俱樂部酒店。派對同時邀請了寶峰,雖然是對手,但賽後便都是山友,況且寶峰在當地尼尓帕中影響力不小。一傳十,十傳百,在北池鎮休憩的登山客都知道葉二在這裏舉辦慶功派對,愛熱鬧的便自發前往酒店湊熱鬧;酒廊夜場瞬時沸騰起來。賀煜乘坐直升機在夜色降臨前的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