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7章

    

,這件睡衣也就被自己當作日常家居服隨意穿著。賀煜看著簡寧雙唇緊閉,沒有要再鬆口地承認的意思,便不再為難他,畢竟為什麽簡寧穿自己的睡衣並不是今天的重點,但是他還是沒忍住逗了簡寧一句。“睡衣買大了,這其實是我的號碼。”“賀總這麽糾結一件睡衣,送你好了。”簡寧手一伸,就開始脫衣服,白皙的腰從衣服下露出來,肌肉精薄而線條分明,腰兩側的還留著賀煜失控時掐出的痕跡,已經變得紫紅泛青。賀煜感到所有全身所有的血液...(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7章

簡寧帶著賀正文出了病房,走出房門時,他擡頭意味深長地看了賀煜一眼,然後關上了病房門。

賀煜下了病床,他沒換病患服,還是一副上班的打扮,白襯衫休閑褲。

“找我?”李嘉霆見賀煜站了起來,倒也不意外,雖然葉二通知他的時候,說的是賀煜腦子又撞壞了。

“病房沒監控,嘉霆。”賀煜突然來了一句。

病房的空調溫度似乎有點低,李嘉霆剛好站在出風口,大夏天卻開始背脊發涼,也不知道空調的冷風吹的,還是賀煜話中有話讓自己多慮的;他沒有回答賀煜,走到儲物臺前,開了瓶礦泉水喝了起來。

空調溫度確實是太低,李嘉霆甚至覺得礦泉水喝到嘴裏帶著溫熱。

“你們家的平臺和門戶,自己清理,我就不插手了。”賀煜接著說,語氣平淡,似乎不在乎李嘉霆有沒有回答,甚至連他是否聽進自己的話都不太在意。

“嘉霆,你跟賀濤彙報我的行蹤,也快一年了吧?現在發現站錯隊,要糾正還來得及。”

李嘉霆拿礦泉水的手,微微發抖。

賀煜走到窗前,開啟病房的窗戶,窗戶隻能開出半人寬,濱城午後的熱風撲麵而來,沖散了病房幹燥微涼的空氣。

“你怎麽知道?”李嘉霆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

賀總靠著窗臺,轉過身,雙肘靠在窗臺上。

逆光,李嘉霆看不清賀煜的表情。

“簽完和加德的合作協議後,我飛去加德找簡寧。買機票的事,隻有我和當時簽約在場的人知道。甚至連MAY也是第二天才知道,而你卻在她知道前,已經買好了去加德的機票。”

“出票時間做不了假,嘉霆。還有當時你在加德醫院門口攔住我,如果不是尾隨,你也不可能知道我在那裏。”

賀煜兩次去精神科,都是自己悄悄去的,用的臨時就診卡。

李嘉霆一下一下地旋開礦泉水平開,喝一口,又一下下地旋迴去。

明明是同一瓶水,這次入口的水變成冰的,順著喉管,流向自己的五髒六腑,涼透了心。

“我本意不想找你,你在C4放空所有的氧氣瓶,也算是把自己的命也搭了進去。所以加德警方調查到濱城的IP,我沒有再提供更多關於你的不利證據。”賀煜還在說,他嘆了口氣:“我們這樣的家族企業,利益錯綜複雜,我能理解你。”

“盡管你的方式不太對,但是你也不傻,K1專案直播前,我在機場找了你,告訴你加德警方的調查訊息,你也聽懂了,不是嗎?直播得挺順利,K1專案順利完成,也是我把賀濤逼到死角的關鍵。”賀煜從窗前走出來,一步步地靠近李嘉霆。

李嘉霆看清楚了賀煜的表情,少有的陰翳。

“既然這樣,你現在找我做什麽?”李嘉霆連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

“你不該把我和簡寧的視訊給賀濤。你可以在我身上打各種主意,但是不能動到簡寧身上。”賀煜擡手,搭在李嘉霆的肩上,手指微微發力,控住他的行動,盯著他,說:“簡寧確實是我的死穴,但人被碰到命門,也是會拚個魚死網破。”

“我什麽都沒有做,隻是找人把監控交給他。”李嘉霆試圖辯解,他被賀煜按得動彈不得:“都是你二叔安排的,我隻是偶爾中間轉手一下。”

“中間轉手下?那是誰讓你在包廂給簡寧遞烈酒的?”賀煜一字字地逼問。

“是,是賀濤,他說打起來以後,你肯定會去找那開布加迪的人麻煩,要合作的生意就黃了,到時候再繼續走一步是一步。”

賀煜突然就笑了起來,眼神軟了下來。

李嘉霆這下更慌了,他握住賀煜的手腕,繼續磕巴著:“但是那天你沒動手,他還是不夠瞭解你。”

哪裏是不瞭解自己,賀濤不瞭解的人是簡寧。

“去把賀濤交代你發酵哈德雪災的過程整理下,送去MAY那裏。”賀煜把手從李嘉霆肩上挪開:“其他我也不追究了,你自己去找律師處理。”

掙出賀煜的手臂後,李嘉霆一個箭步沖向病房門口。

“嘉霆。”賀煜喊住他:“你們和我不一樣,自小什麽事都有父輩在身後替你們收拾殘局,所以在家族權錢鬥爭中,你註定是占不了上風,因為你總是覺得自己有退路。不像我,隻有一條路走到黑。”

李嘉霆手扶著半開的門,沒有說話。

“你不如看看葉二,他現在活得比你開心。”賀煜補了一句。

病房的門砰一聲被關上,李嘉霆頭也不回地走了。

濱城6月下午的太陽挺熱,簡寧在住院部大樓屋頂樓梯間的陰影裏,抽著煙;熱風撲麵,人吹得黏糊糊的,要融化了一般。

賀正文在一旁不停地絮絮叨叨,他說,自己也想去拉魯爬山,八千米海拔一座都不能少。

簡寧透過煙氣看著他,小孩燙著一頭卷發,骨架纖細,麵板白皙,誇張點表達甚至有些弱不禁風。

“你的體質可能上不去,先繞著大本營徒步吧。”簡寧也不好掃他的興,畢竟是賀煜的弟弟。

賀正文沒有馬上回答,因為自從賀煜從達瓦峯迴來,他就一直嚮往著拉魯,在網上瘋狂地學習了各種理論知識,最後得出一個結論,尼爾帕無人能敵。

“不是有高山向導帶著就可以了嗎?這幾天我看有一個被稱作“山王”的人,在帶著一個女登山者沖頂,我是不是也可以按這個模式嘗試下。”

賀正文低頭說著,還是不停地翻手機,在找些什麽。

然後簡寧見他緩緩地擡起頭,麵色古怪,確切地說,是有點脫色。

“你中暑了嗎?”簡寧第一次在濱城過夏天,還是在午後的戶外,熱得他覺得是個人都應該要中暑。

“不是,簡寧哥,山王,山王他出事了,就在今天早上。”賀正文把自己的手機遞給簡寧。

簡寧看著瀏覽器上的新聞標題:“山王”隕落,年僅二十六歲。

就在今天早上,雪崩,與女登山者同時被埋在K1南坡,當時天氣也不太穩定,營救無門。

“山王”雖然不是尼爾帕,但他的名氣一直不輸給簡寧,兩人不一樣的地方是,簡寧選擇的是長期待在救援一線,而“山王”絕大部分時間選的是隨行向導,帶著一些歐美的金主客戶,沖擊八千米海拔。

二十六歲,和自己一樣大,簡寧有點愣神,也許哪天,自己最終的命運是和山王一樣,長眠雪山,簡寧又仔細想了想,那就長眠在K1吧,這樣和自己的父母離得近。

那賀煜怎麽辦?簡寧突然想到。

愣神十秒後,簡寧撥通了明瑪電話,明瑪正準備帶著阿塔趕向K1南坡。

“二哥,我回去吧,你讓木貢在大本營等我,我帶他去。阿塔你留在北坡,我們客戶也要有多重保障。”簡寧阻止了明瑪的行動。

簡寧看了下手機時間,就算趕上傍晚的航班,順利的話,到達K1南坡,也隻能是明天清晨。

明瑪聽完以後,就在電話那頭遲疑。

“二哥,雪崩發生已經快接近12小時了,難道你會不清楚這種情況嗎?早去晚去都是一個結果,你還是待在北坡,我們的客戶不要被影響了。”簡寧冷漠而專業地分析,點醒了明瑪。

賀正文聽著簡寧的話,心裏立刻打起了退堂鼓;若是自己硬要去沖頂八千米級別的雪山,萬一出了事,可能自家的嫂子,隻會冷著臉一番客觀分析後,把自己丟在山裏。

簡寧熄滅煙頭,把煙蒂丟進屋麵吸煙區的垃圾桶裏,然後他拖著賀正文下樓,說自己要回家整理行李,讓他自己去病房門口等賀煜,不要去敲門,等賀煜自己出來。

電梯在賀煜病房的樓層停靠,電梯門一開,賀煜就在電梯廳,他見了簡寧很高興,咧咧嘴喊了他的名字:“簡寧。”

簡寧隻是朝他擡了擡下巴,示意賀煜進電梯。

“賀煜,我要回加德,K1南坡出事了。”簡寧語速很快,他對站在自己身邊的賀煜說:“你可以幫我安排臺直升機嗎?從拉魯直接到K1南坡,我和木貢兩個人,通關也拜托你了。”

“好。”賀煜也沒多問,皺著眉頭直接先答應了,應完了他才發現,自己已經是完全適應在登山季簡寧說走就走的工作風格。

“馬上就回加德嗎?”賀煜聯係MAY安排直升機,然後才摟過簡寧問道。

“嗯,已經訂了晚上的航班,我明天應該也隻是在K1南坡大本營,你倒不用太擔心。”簡寧和賀煜解釋道,他怕賀煜又要嘮叨他帶著病上山。

畢竟事故已經無法挽回,遺體的尋找與搬運也隻能慢慢來,簡寧到K1南坡出了指導救援外,更多的工作是安撫寶峰在K1南坡的客人,畢竟發生重大事故後,後續的計劃取消也是很有可能。

“你還懂得解釋,說走就走,也不想想你老公還在腦震蕩著。”賀煜癟嘴揶揄道,也不管還有個弟弟還站在電梯。

“你讓主任拿著舊的CT片來忽悠我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會真的被我揍得腦震蕩?CT片上麵那麽大的日期,我是眼睛不好,但還沒瞎。”簡寧反問了賀煜一句。

賀煜立馬就安靜了,摟著簡寧的肩,出了電梯,說道:“走吧,簡向導,我送你回家,然後再去機場。”

簡寧突然想起還有李嘉霆,他問賀煜:“李嘉霆人去哪裏了?”

“去將功贖罪吧。”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當年第一次設計基站布點,具體都是在哪些位置?這樣好歹有個大方向?”“其實我也有想過這個方法。”簡寧回答。“那怎麽不找楊教授幫你查下檔案?”“老人家年紀大,怕找他後,他又老惦記著當年的失誤,憂思多了對身體不好。”簡寧回答。賀煜愣住了,他一直以為簡寧不願回濱城見楊教授,多少是因為對過去事情沒有釋懷,但是實際上,簡寧隻是單純地顧慮老人家的身體,並沒有再多其他想法。不過再仔細想想,簡寧這種一貫心軟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