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68章 (正文完結)

    

清楚,那我們有緣再續。”“賀總,怎麽沒喝酒就在犯糊塗,拉魯和濱城海拔還差三千多米,怎麽個有緣。”見賀煜還在笑,簡寧搖搖頭,一臉惋惜。賀煜剛想開口接著調侃,卻被簡寧打斷。“明瑪有事要找我。”簡寧看了眼手機,隨便丟下一句話,走了。窗外的日光,還是和先前一樣斜照入室內,隻是臨近傍晚,沒有了午後炙熱的溫度。簡寧已經不見蹤影。賀煜獨自一個人待在醫務室,手指頭摩挲著自己的下巴,突然覺得有些許寒意,他給MAY打...(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68章 (正文完結)

霍玲在集團附近的咖啡館和MAY見麵,雖說簡寧現在不在集團大樓,但她還是覺得不要進去穩妥為佳。

工作日的原因,咖啡店裏沒什麽人,倒是取餐臺擺滿了等待外送的咖啡。

MAY幫點了杯摩卡擺在霍玲麵前,笑道:“玲姐,你這是縱容賀煜,還是在袒護兒媳婦?”

霍玲約自己樓下咖啡店見麵時,她就猜肯定是關於賀煜和簡寧的事,不過沒想到的是,霍玲不進總部,是怕又和簡寧遇上,惹孩子傷心。

對於這件事,霍玲想得挺開,倒不是說兒子找同性伴侶這件事想很開,而是她覺得,賀煜選的人是簡寧,大概是命中註定,也算是一件好事;那天賀煜說了嘴讓自己去學學楊教授,也不知道是什麽事情,所以她便來問問MAY。

MAY把賀煜出車禍時,在楊教授家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霍玲。

資訊量有點大,先前賀正遠隻和霍玲說了投標更換負責人的事,並沒提到集團股權轉讓,因為這事隻有MAY和魏律師清楚。

霍玲沉默了好陣子,消化這些訊息的時間甚至超過了知道賀煜喜歡男人這個事實。

“我猜,簡寧那孩子也是真動了心,不然見到你人都崩潰的;然後為了一個和自己不太相關的專案,大半夜直接跑去楊教授那裏求援;當時投標檔案完成以後,我安排了頭等艙的機票讓他和楊教授一起去加德述標,他都不肯,自己坐的晚一些的紅眼航班回的加德”MAY回憶了下:“孩子還很乖,回濱城也都懂得讓木貢去探望楊教授。”

MAY暗自慶幸,賀煜在PTSD自愈後,對簡寧還是一如既往地死心塌地,不然那天中午她在楊教授書房說的話,換誰都難以接受。

“賀煜現在精神狀態到底怎麽樣?”霍玲有點擔心,怕自己兒子是在禍害人家。

“挺好,你兒子拿著自愈病歷去追的人家,不然簡寧怎麽可能鬆口。”MAY難掩笑意:“這是我帶阿煜十幾年來,遇到的最好笑的事。”

當時簡寧肺炎,賀煜火急火燎地沖去加德;MAY在整理賀煜的西裝時,從褲子兜裏翻出來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A4紙,也不知該不該丟,隻得開啟看了下,居然是個精神科的病歷,她馬上電話了賀煜問要怎麽處理,電話那頭的人,心情愉悅地回答:

“MAY姐,幫我收好那病歷,不然簡向導老要說我腦子壞了,以後說一次,就給他看一次。”

霍玲聽完也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事看著離譜,仔細想想卻也是合情合理。

“阿煜之後有再提股份的事嗎?如果他們兩個人真要一起,我手上的股權也分一些給他,就當是結婚前要給媳婦的什麽?”霍玲問MAY。

“五金還是三金嗎?金器那些?”MAY自從見了霍玲,嘴巴就樂得沒合攏過。

“對,大概是這個意思,國內不能登記,用股權綁一起,也算邏輯合理。”霍玲覺得這個辦法倒是不錯。

兩個人年齡加起來超一百歲,也都算行業裏女性的佼佼者;然後在咖啡廳發愁如何讓兩個男人不能登記的結婚,又要勝似登記。

霍玲自己都覺得是很好笑,想想簡寧估計也不可能長待濱城,兒子兩頭跑也不是辦法,她猶豫了陣子,才帶著試探的口氣問道:

“阿MAY,這幾年你帶賀煜辛苦了,是不是也有不少心得?熟能生巧?”

MAY不愧是協助了兩位賀總的老職場人,霍玲話剛落音,她便麻利地回答:

“可別提,玲姐,阿遠現在天天都賴在我這裏,說是他哥讓他來學習的,你都不用操心,賀煜直接安排好了。”

聽完MAY的回答,霍玲終是安了心,這才端起麵前的咖啡杯;自己平日沒有喝咖啡的習慣,所以MAY幫她點的是摩卡,巧克力的濃鬱香氣撲鼻而來。

霍玲抿了一小口,細細品了下,挺甜。

七月初的拉魯,天光剛亮起的時,空氣還是帶著涼意,晨靄繚繞在潮濕的香柏林,附近的村莊升起祈福煨桑的青煙。

Ben在拉魯機場做起飛前的準備,稍後要直接前往K1南坡大本營。

他現在已經是累積過一定的飛行小時數的成熟飛行員了,特別是從拉魯起飛,直接跨越國境到K1南坡的航線,基本是由他執行,因為飛行員總是同一人的話,通關手續辦理起來比較快。

耳機裏突然傳來塔臺的呼叫,說,客戶賀先生臨時有句話要交代飛行員,請好好執行任務,不要老想去買蛋糕。

Ben一時沒聽懂這句話是什麽意思,剛要問,就看見簡寧踏著天邊的一抹暖色朝自己走來。

簡寧穿著身鈷藍的沖鋒衣手插兜,另一手夾著香煙,身後跟著木貢,雖然腳步匆匆,但表情卻是平和放鬆,與自己先前瞭解的簡寧大相徑庭。

那時候,簡寧臨時趕往事故現場時,總是皺著眉,麵色冷峻,手上一定提著自己慣用的登山靴和冰爪,準備隨時上山。

兩人許久不見,隔著座位擁抱問候,Ben問簡寧:“這次不上山?都沒帶冰爪?”

“不上,我受傷剛好還是休息陣子,不然賀煜肯定要飛過來罵我。”簡寧熟門熟路地戴上耳機,轉下麥克風,朝Ben彎了彎眼,說:“走吧,他們還在大本營等我呢,非要用人的話,你再飛一趟去阿塔接過來,也還來得及。”

Ben總算是理解塔臺那句話的意思,蛋糕以後都沒機會再送了。

直升機起飛前,簡寧突然想起件事要交代賀煜,看看時間才六點出頭,便發了條微信給賀煜,讓他在主臥床墊下翻出裝商場購物小票的信封,記得去取,那原本是準備給賀煜的生日禮物,順路提前祝他生日快樂。

賀煜的生日就在大後天,簡寧逛商場的那天問明瑪要賀煜的報名資料查到的,本想可以在濱城陪他過個生日,結果最後還是要趕回K1。

K1南坡大本營依舊是一副小型聯合國的樣子,各色帳篷立在五色經幡下,灰黑的石礫,綿白的雪峰,稀薄的空氣,執著的攀登者。

簡寧纔到營地,便被等待寶峰支援的登山公司團團圍住,等到能回寶峰主帳稍稍坐下喘口氣時,已經是接近中午,手機微信提示有七八條賀煜來的資訊,未接來電也有十幾個。

全是賀煜打的。

簡寧立刻回電過去,而賀煜人已經在濱城機場貴賓室候機,急吼吼地要往加德飛。

“賀總,你腦子又壞了是嗎?”簡寧心裏默算了下,自己也就離開濱城將將12小時,再熱戀也不至於這樣。

“簡寧,你提前祝我生日快樂是什麽意思?”南坡基礎設施差,訊號有時斷斷續續的,賀煜的聲音斷斷續續聽不太清楚。

“就是祝你生日快樂,還需要有其他意思嗎?南坡訊號差,有時會斷通訊;我就在拉魯先發個簡訊。”簡寧被問得莫名其妙。

賀煜聽到簡寧這麽一說,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早上一覺醒來,他就看到簡寧大清早發來的微信,魂飛了一半。

【床墊下有個信封,提前祝你生日快樂。】

賀煜想簡寧是不是又要冒險上山去擡人,所以給自己留了個遺言般的東西。

打電話去,要麽沒人接,要麽忙音。

時通時斷的通訊,讓賀煜的心瞬時墜入冰隙中,再加上自己去年K1南坡大本營的雪崩經歷,他整個人愈發焦躁不安,在網上查閱K1南坡的即時天氣狀況,卻也搜尋不到任何有效的資訊。

賀煜又找了MAY,讓她趕緊聯係明瑪問問情況,自己隨意塞了件厚外套進行李袋,便往機場趕。

在離登機還有十五分鐘時,簡寧回了電話,生龍活虎。

K1南坡的訊號是真的差,賀煜隻聽見簡寧斷斷續續地好像訓自己,再之後便斷了通話,再打過去,就隻剩下忙音。

“你那幾萬人的廠子都不用管的嗎,說走就走。”簡寧話沒說話,訊號就斷了。

他無奈地開啟微信,滿眼都是賀煜傳送的資訊。

〖傷才剛好,你別上山,讓別人去。〗

〖你在做什麽?怎麽不回信?〗

〖你是不是要上山幫忙?拜托別去了。〗

〖看到微信就回我電話。〗

〖老婆,你回複我下。〗

寶峰的主帳是顯眼的明黃色,K1中午的陽光正好,照得主帳內的東西都鍍上一層暖金色。

也許是帳內一片暖金的原因,晃得簡寧的視線開始模糊。

簡寧的心一直是個空杯,讓他可以在K1無畏生死。

他總是執拗地認定,自己的歸宿便是長眠在K1雪峰之上,同自己的父母一起。

所以,自己在救下垂死的登山者,把他們從死亡線上拉回時,可以豁出性命;在運送遇難者遺體下山,替他們走完生命裏最後一段路程時,可以心無波瀾。

而現在,簡寧坐在主帳辦公桌前,一條條翻看著賀煜的微信,反反複複。

這是與往常完全不一樣的心境,現在他隻想一切都平平安安,因為賀煜還在濱城等著自己。

再瘋狂熱烈的愛情,歸根結底也不過是瞬息即逝的現實,而且賀煜卻是隔在自己與死亡之間的那道簾子,在某一個時刻撥動了自己靈魂深處的弦,畢竟自己也不是生來就享受孤獨的。

賀煜終是將自己內心的空杯一點一點地裝滿,用他特有的執著與沉穩,他總是說:“不用擔心,我都會處理好。”

簡寧揉揉眼,回複了賀煜。

【我隻在大本營待著,再五天寶峰的客戶就能完成攀登,到時我就回濱城。】

簡寧走出主帳,隔壁團隊的領隊還等在帳外,他不停地勸說簡寧,希望他可以上山協助尋人,不肯放棄。

“抱歉啊,我骨折剛痊癒,行動不便;而且我的愛人還在等我回家過生日,實在是無能為力。”簡寧口氣溫和,但拒絕得堅定。

賀煜生日這天,簡寧一早就給他發了條祝福微信。

【生日快樂,往後要平平安安。】

等了半天沒回複,簡寧就當是大本營訊號不穩,沒太在意。

南坡確實是窮,大本營有電視有書房,甚至有可以抵抗低溫的保溫浴室;但與基礎建設相關的通訊訊號,因為各種原因,還是比較落後。

這幾天是沖頂K1的最佳視窗期,天藍得晃眼,簡寧趁著中午天熱,洗了個澡。

才進主帳,木貢就對自己說,直升機送來了個寶峰的客戶,正高反厲害著在寶峰醫務帳裏吸氧呢,讓簡寧去安撫下。

簡寧以為是從六千米過渡營送下來的客戶,也不慌不忙的,慢悠悠地把頭發擦了個半幹,又喝了杯熱茶,才往醫療帳走去。

才進醫療帳,簡寧就聽到賀煜的聲音。

“簡向導搭上豪門後,脾氣愈發大牌了啊,讓我好等。”賀煜坐在醫生辦公桌前,笑著調侃道。

簡寧看著賀煜,呆了幾秒,立刻就笑逐顏開。

“你怎麽來啦?”他是真的開心。

“來給簡向導看看我老婆親自給我挑的生日禮物。”賀煜拉開身上黑色軟殼領口的拉鏈,灰色POLO衫就貼身穿著,戰馬金標閃閃發亮。

“很不錯,你家屬眼光很好。”簡寧表揚了下自己,

他走到賀煜麵前,雙手勾住他的脖子:“怎麽又來了,你那幾萬人的大廠不用管嗎?”

“提前退休了,來陪簡向導撿菌子。”賀煜大手一揮,指著窗外幹燥的石灘說道。

簡寧低頭看著賀煜,午後的陽光為賀煜的臉鍍上一層暖意,情深意重。

下一刻,他稍稍彎下腰,在延綿不斷雪山下,在稀薄冰涼的空氣裏,堅定地吻了下去。

(正文完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即時心率和血氧都穩定得可怕,要不是汪洋的資料忽上忽下的,賀煜甚至要懷疑自己開發的係統是不是出了問題。三人花了近四個小時纔到達山頂,然後係統顯示他們開始快速下撤。回撤的速度很快,簡寧還是在最前,汪洋居中,阿塔墊後。賀煜看著簡寧的小紅點,與其他人不一樣的回撤風格,他自己都覺得有點好笑。與汪洋與阿塔的移動資訊不同,其他兩個人的位置是一直在變化,快速地往低海拔下行;而簡寧的路徑,是飛速下行一段時間,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