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7章

    

八千米級別高山群的最後一個補給鎮,就像一個小型地球村。葉二把慶功派對辦在北池最豪華的攀山俱樂部酒店。派對同時邀請了寶峰,雖然是對手,但賽後便都是山友,況且寶峰在當地尼尓帕中影響力不小。一傳十,十傳百,在北池鎮休憩的登山客都知道葉二在這裏舉辦慶功派對,愛熱鬧的便自發前往酒店湊熱鬧;酒廊夜場瞬時沸騰起來。賀煜乘坐直升機在夜色降臨前的最後一刻到達酒店。短發做了造型,星目劍眉,下巴的鬍子颳得幹幹淨淨;按李...(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7章

濱城CBD區,車輛川流不息,夕陽的餘暉映著高架上延綿排列的車燈,彙成地上的霓虹。

賀煜剛從楊教授實驗室出來,簽了專利使用授權書。

楊教授,六十多歲,精神矍鑠;是國內的通訊領域大拿,其實和賀煜挺熟。和葉二攀山競速也是他提的,因為當時兩人為了爭使用權天天往實驗室跑,把老人家鬧騰得心煩意亂,直接就指了地圖上最遠的地方,找點事把兩個公子哥轟了出去。

晚上在實驗室,賀煜最在意的是楊教授怎麽認得簡寧,旁敲側擊了幾次,楊教授一句之前專案有合作過,便隻字不提。

轎車堵在高架上,車內的空調溫度很低,吹得人頭腦清明,賀煜盯著窗外的霓虹若有所思。

簡寧還沒有通過自己的好友申請。

早上,May搭乘直升機直接降落在攀山俱樂部酒店停機坪;雖說是助理身份,但賀煜父親因病早逝,很多時候May更像一位長姐,盯住偶爾犯渾掉鏈子的賀煜。在偌大的家族企業裏慢慢立住腳。

賀煜是被May的催醒的,簡寧早已不在屋內,若不是床上布滿不可言喻的痕跡,賀煜會以為隻是做了場夢。

May站在賀煜床前,撿起丟了一地的衣服,直接甩到賀煜臉上,喊著他趕緊起來,必須趕上中午回濱城的飛機;其他的她也沒有多問。

賀煜問她,怎麽找到這個地方?May回答,是簡寧單發了個定位給嘉霆,她順著找來的。

濱城與北池恍若隔世。

靜止不動的車燈,迴圈播放的LED大屏;月亮高懸於空,已不似昨日玉盤般圓滿,缺了個邊,泛著黃暈,淹沒在城市的嘈雜中。

司機問賀煜,是回公司,是回家?

賀煜回答。去濱海路。

濱海路的別墅,是賀家舊宅,賀父親去世後,賀煜和母親,還有兩個弟弟便還是住在這裏。

三兄弟感情很好,大弟弟賀正遠剛畢業兩年,也在賀氏任職,跟在賀煜身邊學習;小弟賀正文還在讀大三,覺得自己的大哥吃喝玩樂樣樣精通,這次又登上了達瓦峰,崇拜得五體投地。

進入董事會後工作忙碌,賀煜隻有週末纔回濱海別墅,其餘時間都住在離集團大樓不遠的平層公寓。

賀煜進門的時候,兩個弟弟正在一樓餐廳吃宵夜,廚房做了燉湯,兩個人正邊喝邊聊天;見到賀煜回家,弟弟們喜出望外,大呼小叫地把母親把樓上喊下來。

霍玲年近六十,和所有的富家太太一樣,保養得不錯;她和賀煜的父親同是理工技術出身,氣質又與其他富家太太不同,衣著樸素,幹練內斂,

“阿煜,都瘦了一圈,怎麽曬得這麽黑,臉上的傷口是怎麽回事啊?”霍玲一見賀煜便忍不住嘮叨:“不是說是肺水腫嗎?我還準備燉一個蜜棗豬肺湯,怎麽連臉都搞傷了。”

賀煜摸了摸臉頰上的傷口,分了個神。

霍玲看到自己兒子眼神一晃,便知他情緒不太高,拍拍賀煜的肩,說:“吃完東西就回房間去休息吧,這趟也夠遭罪的。你們兩個別鬧你哥,聽到沒。”

賀煜低頭看了下手機,微信好友還是沒有新動靜;他沒再多說,一口氣把碗裏剩餘的湯喝掉,便回了二樓自己的房間。

洗過澡後,賀煜躺床上輾轉反側,睡意全無,他想想給李嘉霆發了條微信:

【你讓簡寧微信好友通過我下。】

李嘉霆還在飛機上。

【老大,你這是趁我人還在天上,要我做月老嗎?】

【昨天簡寧帶你去哪裏開心了?May姐早上找你都找瘋了。】

【我X!】

【賀煜你昨晚做了什麽!!】

【簡寧把我刪了!!!!】

李嘉霆炸雷似的連發一串感嘆號,然後又發了一張螢幕截圖,圖片裏大紅的感嘆號下,跟著灰色的文字:“對方已開啓好友驗證。”

【喝酒而已。】賀煜隨便答複了一句。便靜音了手機,不再理會。

賀煜盯著自己臥室的天花板,四周的裝飾燈帶今天格外刺眼。

一夜荒唐。

-----------------

北池登山俱樂部酒店的客房天花,設計成四麵微微傾斜的帳篷式。

簡寧盯著天花看。

這麽做有什麽必要?

不是天花的樣式,而是自己喝醉後,昨日與賀煜的一夜纏綿。

簡寧的母親,是濱城人,通訊專業高才生,在西部山區進行基站布點實踐時,與自己的高山向導相戀,之後便常駐西部山區。

簡寧十三歲時,兩人在K1探勘通訊基站布點路線時遭遇事故失蹤,杳無音訊。

事故的原因至今衆說紛紜,可能是雪崩,也可能是暴風雪墜落,連事故地點都毫無線索。

而K1的通訊覆蓋也因難度過大,至今未有進展。

簡寧成年後,每年都要去趟K1,或救援,或協作;他總想,去的次數越多,那找回父母的概率就越大。

雖然他自己清楚,這大概隻是自我欺騙。

簡寧從不參加達瓦峰的登山協作,因為大材小用。

自己一直是寶峰團隊的核心,完美的技術,出挑的容貌,雖然偶爾毒舌冷漠,還有點潔癖;但總能在尼爾帕們一籌莫展的時候給予幫助,大家有事都喜歡找他商量。

當日,明瑪問自己,能不能來一趟C4,賀煜可能快撐不住;因為高山協作備用氧氣未保管好,出現缺氧事故。

若是賀氏集團的董事長出現最壞的情況,那寶峰估計也要關門歇業。

視力恢複後,簡寧想是哪個賀氏集團,能讓寶峰這麽上心。

當下查閱了賀煜的登山報名訊息;竟是賀氏通訊,當年也參與K1布點專案,最後失敗告終。

簡寧想,這麽多年過去了,是不是技術可以有一點日新月異的發展。

明瑪發現自己的心思,提醒道,別去招惹。

可是似乎有點來不及。

簡寧低頭檢視了自己腰部,有點猙獰;兩側留下了手指印形的瘀痕,大腿內側也是斑駁一片,更離譜的是,賀煜甚至在自己的後頸左側咬了一口,留下淡淡的牙印。

早上醒來後,簡寧悄悄離開,沒有回拉魯,而是回北池的酒店,躺著發呆。

簡寧想,這算不算一夜荒唐?

拉魯和濱城直線距離六千多公裏,兩地之間甚至無直達交通,飛機需要先飛六小時到鄰近的加德市,再轉半小時的小飛機或直升機才能到拉魯。

攀山競速也已經完全結束,所有參與者都在回程的路上。

攀登一次達瓦峰,前後單人費用近百萬;雖對賀煜來說,這不算什麽,但命卻是隻有一條,也不能成天往八千米的死亡地帶試探。

自己和賀煜,就權當是一夜荒唐,也不為過。

手機悶悶的震動起來,是丹普。

丹普問簡寧,能不能安排個時間,一起去達瓦峰把方隊的遺體運送下來。

簡寧想了想答複,後天吧。

自己從來沒有遭過這樣的折騰,現在動彈不得。

確實是一夜荒唐。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幾天沒睡,身體機能進入自我修複;他這行心理壓力也比一般行業大,出院了好好養養,年輕人恢複很快的,問題不大。賀煜邊和醫生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邊看著病房內那兩人在忙碌。汪洋先是輕輕搖了搖簡寧,但是他一點要醒的樣子都沒有;護士也跟著拍了拍他的上臂,手上力道稍大點;簡寧這才動了動,緩緩地醒過來。“我這是怎麽了?”簡寧坐了起來,話剛落音便止不住咳嗽。“肺炎,過幾天就好。”汪洋回應他。“哦,那現在要做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