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8章

    

輪專家會後,基本定案,隻是有個專家對其中一條路線的造價過大有些質疑,要求再做調整。時間太緊,賀煜把專家的意見拍了照,發了條私信給簡寧,讓他看看路徑有沒有調整的可能,一直等到晚上簡寧都沒有回應。賀煜隻能聯絡了王秘書,讓他協調下寶峰,抓緊回複。王秘書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說:“我想起來,明天是丹普頭領四十九天超度儀式,他們都在提那寺,那裏沒有訊號。”(adsbygoogle = window.adsb...(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8章

賀氏集團董事會議室在三十八層,透過玻璃幕牆,可以眺望遠處的海平麵。

早上九點,賀煜坐在董事長席上,眺望著天際線籠罩著一團黑壓壓的雲霧。

昨晚一夜暴雨,夾雜著閃電。

賀煜頭痛欲裂,昨夜夢裏都是C4的暴風雪,一直到簡寧的麵孔出現,噩夢才驟然退去。

然後夢境不斷重複,賀煜一夜無眠。

賀煜把視線從窗外挪到董事會老頭們麵麵相覷的臉上,沉默不語。

十八歲時,父親賀鋒因過度勞累,猝死在集團實驗室;由他一手建立起的龐大賀氏,直接交到乳臭未幹的賀煜手上。

董事會的這幫老頭也從未對自己手下留情,幾番操作後,賀煜的股權被稀釋得幾近到董事會邊緣。

但隨著賀煜年紀漸長,他做事隨性不按常理出牌,有時出手決絕,逐漸不在掌控之下,這讓他們頭疼不已。

這次賀煜單為一份專利合約,直接把自己弄上達瓦峰,命都搭上大半條;老頭們一開始以為賀煜隻是和往常一樣,和葉二互鬥,找找刺激罷了。

最終,賀煜卻將專利使用協議甩在董事會長桌上,他們一時不知這訊息對自己來說是好是壞。

副董事長賀濤,賀煜的二叔,打破沉默,對這件事做出總結:“賀煜你做得不錯,但是這種極限運動,你還是少參加點,畢竟你擔負的是整個賀氏集團的興衰發展,不可以過於任性。”

賀煜看著這位稀釋自己股份的操盤者,冠冕堂皇的樣子,笑了笑,說道:“二叔說得對,但是不趁著年輕玩一玩,那不是白活了。”

“白活不白活,也不是你爬座山來決定的。”賀濤還是一臉嚴肅:“你這趟去拉魯,前後也四個月有了,你爺爺那裏,你也該去看下。”

賀老先生患阿爾茨海默病,這幾年症狀加重,目前隻能在療養院臥床維持,對集團的事情完全無力插手。加上他一向偏袒二叔,賀煜年少時股份被稀釋,賀老先生也是操盤者之一,所以賀煜對這個爺爺向來隻是禮節性地點到為止。

“知道了,下午就去一趟。”賀煜懶懶回答,“我太累了,二叔。這個月的例會,我都請假吧,有什麽事情,你們定,讓MAY送來給我簽字就好。”

賀煜臉色確實是差,賀濤沒有反對:“我讓醫院安排個體檢吧,你這趟也是鬼門關李走了一遭。”

“二叔安排吧。”賀煜還是懶洋洋沒有精神,“我先回去了,你們繼續。”

說罷,賀煜起身離開會議室。

李嘉霆如約在賀煜辦公室等他。

李家的傳媒集團業務複雜,李嘉霆生性貪玩,便待在直播板塊,長期和網紅廝混,打每天都是潮男打扮,現在正頂著一頭藍毛,悠哉地半橫臥在沙發裏玩手機。

一見賀煜進辦公室,李嘉霆便嚷嚷起來:“賀煜,你那晚到底幹了什麽事?為什麽簡寧刪了我的好友,你沒下手嗎,不行換我來試試,那樣的美人難得一遇。”

賀煜見李嘉霆這副放蕩胡來的樣子,他抓起辦公桌上何梓其的資料,啪一聲甩在李嘉霆身上。

“哎哎,動什麽手啊,捨不得嗎?”李嘉霆一臉嬉笑。

賀煜沒理會李嘉霆的調侃,罵道:“你這個表妹,兩萬人民幣隻付了四千,人家隻是刪除好友,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啊,這又是什麽事?”李嘉霆一時轉不過彎,腦海裏開始搜尋自己那群鶯鶯燕燕們:“我哪個表妹?那麽多妹妹,是真表妹,還是假表妹?”

“何梓其,你二媽那邊的,就是簡寧從C3營地背下來的那個女登山客。”賀煜想到這件事就有些不痛快。

賀煜現在認為當初就應該聽李嘉霆的建議,不把這姑娘弄下山;丟罐氧氣,就掛在路邊,她也死不了,最壞也就是凍壞腦子。

現在這樣耍混不付錢的情況,在賀煜看來,和凍壞腦子也沒有什麽區別。

“我X!”嘉霆恍然大悟:“啊,孽緣啊。她是不是也看上簡寧,所以故意不付錢?”

賀煜覺得自己發小這個腦迴路,簡直不可理喻。

這時,有人敲了敲辦公室的門。

“進來。”賀煜暫時放下要把李嘉霆從辦公室拎出去的手。

進來的人是May,她手裏拿著串東西:“賀總,這個是在你的登山褲子口袋裏發現的,要怎麽處理。”

賀煜一看,是簡寧的那串珊瑚佛珠,他接過手鏈,開啟辦公桌的抽屜,收了進去。

“就放我這裏。”

李嘉霆還低頭翻閱何梓其的資料,嘴上一邊罵著,說李家沒有這樣砢磣親戚,救命錢都不肯付,何家不至於教女無方,肯定是另有所圖,男大當婚女大當嫁。

賀煜聽著他越講越離譜,直接起身推著李嘉霆,把從自己辦公室趕出去,讓他趕緊去找何梓其把錢付清。

賀煜還補充道:“還有三萬機升級費用,一分都不能少。”

李嘉霆有些無語:“你就缺著三萬嗎?”

“缺。”賀煜回答。

May對兩人的推搡熟視無睹,待賀煜坐回辦公桌前,她開始提醒賀煜最近的日程安排。賀煜聽罷,擡頭問她:“後來那兩萬怎麽處理?和寶峰登山公司的費用結清了沒有?”

May回答:“已經都結了,包括醫院的費用。何梓其那兩萬,賀氏已經先墊付,這筆費用包含在後續增加向導的費用裏,就是臨時增加的簡向導的費用。”

May做事一貫幹練,。

“簡寧一共收了多少費用?”賀煜邊問,邊開啟辦公室抽屜,盯著放在一角的珊瑚佛珠,若有所思。

“連同擡何梓其下山的費用,共四萬人民幣,和明碼一樣。”May每一筆費用都落實得清清楚楚。

“再去查下葉二的團隊,都是哪裏來的。”賀煜一件件事交代:“攝影團隊,高山向導,高山協作,特別是協作。要詳細到每一個人之前的簡歷,以及競速結束後,團隊後續新的業務往來。”

“好。”May迅速在平板上記錄。

賀煜偏頭點上一支煙,一字字的和May說:“欠我的,該是要一筆筆的算回來。”

May又說賀鋒給他安排了下午的體檢,讓他再去探望賀老後直接到體檢中心。

賀煜也確實是覺得疲憊,既然老頭這麽積極,他便順水推舟去好好檢查一番。

醫生檢視了賀煜的肺部CT和其他報告,說沒啥問題,高海拔缺氧體力透支,人回到平原肯定還是會疲憊,多休息就好了。

賀煜盯著自己的肺部影像,問道:“也不是人人都如此,我在達瓦峰的向導,也沒見到他戴呼吸麵罩。”

醫生回答:“確實有個別人是這樣的,基因使然,天生就是適應缺氧的環境。”

“我在八千多米的時候,斷了陣子氧氣,躺雪裏。”賀煜接著說,“很痛苦,但是有一瞬間,就沒感覺,都覺得渾身又有力氣,也不冷。後來向導把我拖帳篷裏,反而才又覺得冷。”

醫生嚴肅了起來:“那是失溫瀕死,拖你的向導救了你一命。”

“這樣啊。”賀煜隨口回應醫生,低頭點開微信通訊錄,新的朋友一欄還是沒有紅點。

【聯係下寶峰,我要找明瑪。】賀煜想想,聯絡了May。

從醫院出來已經是晚飯時間,賀煜直接回濱海別墅,兩個弟弟都不在家,霍玲親自做了幾道小菜,母子倆邊吃邊聊。

霍玲婚前在賀氏的技術崗任職,嫁給賀鋒後,便當起全職太太,相夫教子;她研究技術出身,丈夫走後,對那些蠶食賀氏集團的親戚毫無招架之力;母子四人全憑賀煜獨撐,纔不至於完全被排除纔出賀氏。

賀煜在高原吃了四個月外食,終於是吃到自己家的食物,埋頭吃得挺香。

手機放餐桌上震個不停,是李嘉霆發來的語音訊息,他哇啦哇啦地叫著,問賀煜晚上要不要去俱樂部喝酒慶祝下從山上撿條命回來。

李嘉霆還說葉二不滿賀煜也拿到專利使用權,在俱樂部耍脾氣呢,讓賀煜來圍觀,他嗓門大,手機沒有開揚聲器,霍玲在餐桌上也是聽得一清二楚。

賀煜沒有回複,按下鎖屏鍵,視若無睹。

霍玲開口問:“阿煜,這次達瓦峰遇到是遇到了什麽事?”

知兒莫若母。

賀煜頓下,說:“也沒什麽,就是死人見得有點多,有點沒緩過來,上八千米頂峰路上,時不時都橫著遇難者,都被當路標用,然後我得跨過去。”

“人是這樣的,說沒就沒。”霍玲望著他,溫柔地回答:“你爸若是沒有說走就走,這些年你也不必撐得這麽辛苦。”

“沒什麽辛苦不辛苦。”賀煜放下筷子,半靠在餐椅上:“是我們的東西,就沒必要拱手相讓。”

手機又在餐桌上不停地震,賀煜不想擡手,隨意按了擴音。

這次是May來電話,說明瑪和尼爾帕的幾個頭領,包括丹普、簡寧今天一天都在達瓦峰大本營。但是大本營天下午起了暴風雪,通訊斷了,等明天再繼續聯係。

賀煜回了句知道了,便掛斷電話。

霍玲隨口問:“那個地方怎麽總是暴風雪,太可怕了,會不會又出事?”

“不至於。”賀煜安慰道。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厚,但是本質還是剝削底層人民的資本家,天天逼著你白幹活,不像話。”說完,木貢一溜煙跑了,賀煜要罵都沒來得及。賀煜回頭和簡寧說:“寶貝,不然銀行卡號給一個吧,我的名聲都快被你搞沒了。”簡寧瞪了賀煜一眼:“賀總,不要搞權錢交易,小心我去舉報你。”距離交標時間剩一個星期,標書的製作已經進入尾聲,楊教授對通訊技術部分做指導,但一直沒有同意在標書上做顧問署名,理由和簡寧類似,技術方案做得很不錯,不缺這1分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