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露蛋黃醬 作品

第9章

    

己的方式,很有意思,包括昨天在醫院說要遠離自己好長命百歲,還嘲諷自己要錢不要命。賀煜轉頭交代調酒師一模一樣調一杯,問:“你怎麽也來了?”簡寧沒有立刻回答,一口氣喝掉伏特加,慢悠悠地開了口:“賀總,就忙完了?”“不忙。”賀煜接過調好的酒,沒有喝,放在吧臺上。“沒想到酒店隔聲這麽差。”簡寧繼續道,他把酒杯還給吧臺:“再來一杯。”賀煜解釋道:“那都是葉二瞎搞,什麽都沒有發生。”但是簡寧根本不在意,他的精...(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9章

賀煜認為,這是自己活到29歲,做出的最離譜的事情。

空姐半蹲在自己座位邊,用甜美的嗓音播報著飛機即將落地的訊息。

“賀先生,再過50分鐘我們將降落加德機場,預計是下午2點30分左右。我們已經接到通知,您後續將轉乘直升機直接去往達瓦峰大本營,飛機落地後,我們地勤的同事員引導您轉乘。”

賀煜微微點頭表示知曉。

昨夜賀煜睡得不安穩,那日自己在C4營地遭遇風雪的情景不斷在夢境裏重複,簡寧在帳燈下帶著暖光的蒼白削瘦的臉,夾雜在夢境中浮現。

噩夢驚醒後,賀煜隻覺得萬分焦慮,除了聯係簡寧,其他事都無法進行;開啟微信通訊錄,仍然毫無變化,最後賀煜沖鋒衣一裹,召了臺計程車到機場,急匆匆地登上清晨第一趟到加德的航班。

賀煜想自己估計是瘋了。

空姐又繼續播報:“賀先生,達瓦峰目前天氣狀況晴朗,地麵溫度15度;通常情況下,您將在下午3點半左右到達大本營。五分鐘過後,您可以往左側舷窗外看,飛機將經過達瓦峰,今天天氣狀況良好,您可以清楚的看到達瓦峰峰頂。”

賀煜順著空姐的提示往外看去,雲海在機翼下湧動,如同一望無際的白色海洋,達瓦峰在雲海與天際線之間露出灰白相間的峰頂;自己彷彿是溺水者,乘著輕盈的雲海,飄飄然地往前奔去,而簡寧是繚繞在雲海中達瓦峰頂,汪洋中的孤島般,帶來一絲生機。

賀煜想自己確定是瘋了。

直升機在大本營降落時,來接賀煜的,是競速時李嘉霆的向導木貢。

“賀總!”木貢開心的和賀煜打招呼:“歡迎回來。感覺怎麽樣?一下從平原上到海拔五千米。”

賀煜感覺還行,除了心髒跳得有些快。仔細數數,自己從C2乘坐直升機離開,現在又回到大本營,中間間隔也不到一個星期,機體應該還能迅速適應高原缺氧的環境。

“明瑪他們在柯布冰瀑,你要在主帳等,還是要過去找他們?”木貢問賀煜,May聯絡到寶峰公司時,說的是要找明瑪。

“直接去冰瀑。”

賀煜隻覺得焦慮,不想再等;在飛機上自己想象過在大本營與簡寧再見時的情景,也許是在精心裝點過的主賬內取暖喝茶,也許是在帳外的瑪尼堆下望著五色經幡飛揚,亦或就是在大本營的黑灰色石灘上感受白雪主宰下的萬籟俱靜。

出乎意料的是,賀煜隨著木貢徒步近四十分鐘,到達柯布冰瀑附近時,賀煜並沒有看到簡寧,隻有丹普和明馬站在冰隙的邊緣,拉著登山繩,兩人往冰隙探著。

“這是在做什麽?”賀沖站在冰瀑邊緣的石壁上,往下探尋簡寧的身影。

“在搬運方隊的遺體。昨天開始的,從7300米下來,拖到冰瀑附近遇到暴風雪,直升機過不去,隻能暫停,結果天氣好轉,遺體就卡在冰隙裏了。”

冰瀑就是冰凍的雪水瀑布,雖然常年結成冰,但其實一直在以非常緩慢的速度移動。柯布冰瀑是攀登達瓦峰的必經之路,也是最兇險的地段,常年有冰崩發生,一些比較大的冰縫需要架設梯子才能通過。

“那怎麽處理?”賀沖盯著冰隙問:“怎麽就隻有丹普和明瑪,其他人沒有一起嗎?”

“搬運遺體比攀山難度大多了,收費也高,7000多米下來要花費要近五十萬,方隊家庭擔負不起。何況現在已經過了達瓦峰的視窗期,危險係數很大,一般人都不敢去。”

木貢個子不高,和其他尼爾帕一樣,曬得黝黑,他緊張地盯著冰隙看:“所以就他們三兄弟幫忙,丹普頭領和方隊關繫好,不收錢,況且他們是出了名的鐵三角,穩得很。”

“鐵三角?”賀煜確定自己隻看到丹普和明瑪。

“對,還有簡寧,你看他上來了。”

灰藍色的冰隙,先是露出一個橙色登山帽,緊接著護目鏡下蒼白的臉,出現在賀煜視線中,與昨日夢境中帳燈暖光映襯著的臉逐漸重合。

賀煜高懸一路的心,終於是緩緩落下。

隻見簡寧雙手攀住固定在冰塔上的登山繩,輕鬆兩步,從冰隙中爬出來,然後和丹普說了句話,丹普和明瑪便一起從冰隙往上拉一對登山繩,簡寧手中也拖了一根繩子,但是與丹普明瑪手中的反向。

很快,一個包裹成人形的紅色尼龍袋被從冰隙中拉出來,之後被放在一塊薄板上,順著冰瀑往低處拉,那便是方隊的遺體。

“怎麽不用直升機?”賀煜剛問完,便覺得有些不妥,有一種何不食肉糜的愚蠢。

“太貴了,直升機單趟六萬,相當於我一個登山季相當於白幹了。”木貢回答:“其實很多人都是留在山上;也不是人人都有簡寧這樣的技術,能下到冰隙深處去固定遺體。他們三兄弟,簡寧是技術前鋒,明瑪負責客戶指引,丹普經驗豐富是核心指揮。”

賀煜沒有再說話,他看到紅色的遺體袋子,被三人一路拖到一個橋邊,就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說是橋,其實不過是個金屬梯子搭在巨大的冰縫之上。

這種金屬梯子賀煜一個星期前在沖頂達瓦峰時走過很多次,需要腳下的冰爪恰好卡在梯子的階梯上,才能穩固;而且每個金屬體最多隻能負重兩個人,扛著方隊的遺體,要超重的。

事實上,方隊的遺體並沒有從金屬梯上通過,而是用梯子邊上的登山繩吊過去的;冰縫兩頭高差不大,登山繩沒有足夠的斜度可以滑過,遺體卡在繩子的一端,一動不動。

賀煜驚訝地看到,簡寧將自己腰部的安全繩固定在冰縫一側的冰壁處上,然後整個人倒掛在登山繩上;一手攀繩,另一手抱住方隊的遺體,一點一點的將他挪動到冰縫的另一頭。

這雙手,在幾天前達瓦峰的暴風雪中也大概是用這樣的方式把自己拖回帳篷;賀煜還想到在北池的那個晚上,還是雙手在攀住自己的脖頸,在月光下,引導著自己墜入迷宮般的夢境。

賀煜不由自主地往後崖壁後退一步,明瑪擡頭看到自己,打了個手勢,示意自己到主帳等待。

簡寧看到明瑪的手勢,也跟著擡起頭,往賀煜這裏看來,護目明鏡遮蓋下,削瘦的臉看不出情緒。

一小時後,賀煜在主帳見到了三兄弟,丹普第一個進了主帳,麵色嚴肅,和自己打過招呼後,便又出了主帳與方隊家屬處理遺體回運的相關事情。再之後便是明瑪,他情緒還算可以:“賀總,是什麽事情,讓你萬裏迢迢地特意往大本營跑一趟?”

賀煜看著簡寧跟在明瑪後也進了帳篷;簡寧看了自己一眼,便移開視線,走到主帳的角落,開始拆卸腰部的安全繩。

賀煜隨口回應道:“也不是什麽大事,就是來問問我們救下來的那個女登山者費用的事。”

“哦,那件事啊,沒事,我們已經先墊付了,她後來說,讓保險處這筆錢,也不知道處理得怎麽樣了。”明瑪在賀煜對麵坐下。

木貢端了一臉盆熱水到主帳內,哐地擺在明瑪麵前的桌上。

“簡寧,過來搽把臉。”明瑪喊道,他三十五歲尚未娶妻,把簡寧當親弟弟一樣帶著。

簡寧接過明瑪幫他擰好的熱毛巾,在明瑪邊上坐下,把熱乎乎的毛巾罩在自己臉上,然後往下一抹,露出了一雙深邃的眼睛。

賀煜看著簡寧,他瞄了自己一眼,便又垂下雙眸。熱毛巾把簡寧的臉頰捂出一點紅暈,煞是動人。

“我查了下那個女登山者的身份。”賀煜收回自己的眼神,“她叫何梓其,是李嘉霆家的親戚。”

“我跟她不熟,但是這筆款我會跟蹤幫你要回。”賀煜忍不住又擡眼看向簡寧:“聽May說這筆費用現在是由簡向導墊付的。”

簡寧用毛巾把自己的臉都蓋上了。

“哎,沒事的,不是還有保險公司嘛。”明瑪客氣地撓撓頭,他性格敦厚溫和,隻要是還有解決辦法,都不是太在意。

“那也不能讓簡向導委屈。”賀煜又看了簡寧一眼,毛巾還是把臉掩得嚴嚴實實。

“何梓其,這個名字好像是下個月找我們做K1競速向導的人。”明瑪突然反應過來,起身往帳篷另一頭的檔案櫃走去。

會議桌邊,就剩下賀煜和簡寧兩個人。

簡寧一動不動,仰著頭倚靠在椅背上,毛巾蓋在臉上已經涼透了。

“簡向導是打算以後見我,臉上就一直要敷塊熱毛巾嗎?”賀煜,身子微微往前靠,打趣他。

簡寧還是沒有動。

明瑪拿著一個檔案袋,又坐回兩個人之間:“何梓其,28歲,濱城人,賀總你看看是不是同一個人?”

明瑪把客戶資料推到賀煜麵前:“她指定我們三個做向導,隨他去K1巴鬆峰,隻要我們願意,其餘的協作也都由寶峰安排。”

賀煜接過資料,直接合上。

“我不知道這個女的長什麽樣,我們在濱城應該是沒見過。但應該是同一個人。”

“哦?”

“攀登一次K1,單人聘請一位普通向導,全程耗資不下50萬。這個人一請就是三名頂級向導,再加上其他協作,全程下來百萬收不住。”

賀煜一字字地分析。

“濱城叫何梓其,又能這樣頻繁找尼爾帕協作登山的,除了她應該沒其他人了。”

“怎麽說?”明瑪問。

“尋常家庭姑娘不會這樣花錢胡來;她大概是覺得錢花得夠多,尼爾帕就能把她背上8000米。”

賀煜麵帶不屑。

“按她的邏輯,那我多請幾個簡向導這樣的,是不是就可以把我擡上K1沖頂看雲海?”

簡寧坐直起來,毛巾從臉上滑落。

黑藍的瞳孔盯著賀煜,語氣一如既往地冷漠,

“賀總資金到位的話,您的遺體,難度再大,我都會想辦法從山頂拖下來。”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領導說道:“各位有所不知,簡向導,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哦?這麽巧?”王秘書饒有興趣。“對,三個月前,我和葉氏在達瓦峰競速,遇到暴風雪差點就交代在七千五百米,是簡向導臨危上山,把我帶回大本營的。”賀煜的表情誠懇而真摯。圍坐在會議桌的人開始不遺餘力地誇起簡寧,賀煜感到自己掌心裏的手開始蠢蠢欲動要掙脫,他微微使點力握得更緊,賀煜接著說:“簡向導做好事,還特低調。我找他說要給寶峰贊助,給向導們定製羽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