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173章 我以為他是法師,結果他徒手捏豹子

    

以援手,救救這個孩子。”說的的是一名身穿戰甲裙的女神,她此時正抱著一個剛滿月的嬰兒。赫拉聞言也很是心疼,於是便將孩子接過來,帶到一旁給他餵奶。這一幕,落到場外的觀眾眼中。“我去,這是我能看的嗎?”“你的思想能不能別這麽肮髒?”“先前我還以為她是一個虛榮傲慢的女神,沒想到心地這麽善良。”“這是她的記憶嗎?”“就衝她願意給陌生孩子餵奶這一點,就足以稱得上是天後。”“……”人都是感性的,將心比心,在這種...阿爾忒彌斯手持金色長弓,身穿獸皮無袖束腰連衣短裙,身上的肌膚不同於其他女神那般白皙。

而是呈現出一種強健的古銅色,身上肌肉線條流暢無比,就好像一頭獵豹。

趙公明在打量她,她同樣也在打量趙公明。

剛才的戰鬥她也看到了,赫拉輸的太冤了,一身實力根本沒有來得及發揮。

如果是她,絕對不會傻乎乎的進入對方的陣法,而是纔有遠端攻擊的方式,對敵人采用火力壓製。

赫拉顯然是太過自負,這才著了對方的暗算。

是的!

不止是她,就連希臘的其他神明,也覺得赫拉是死於暗算,而不是輸在實力上。

“希臘就隻剩下你們這些女人了嗎?還是說隻有女神纔有戰鬥的勇氣?”

趙公明對眼前的女神不感興趣。

他的對手至少也要上神王級層次,這些主神級的神明,實在提不起任何戰鬥**。

“你是在看不起我們女神嗎!”

阿爾忒彌斯眸中閃過一抹憤怒,說著,抬手就是一箭。

金色的箭矢就像是流星一樣,迅速穿越空間,出現在趙公明的跟前。

“天下財富,盡歸我手。”

趙公明不閃不避,手中玉如意輕輕一揮。

那支迅猛的金箭,陡然停在趙公明跟前,還沒等阿爾忒彌斯反應過來。

就感覺到手中的金弓有些不受控製。

像是有一種非常強的拉扯力一樣,不停的跟她搶奪弓箭的控製權。

“淨化!”

阿爾忒彌斯伸手將長弓舉過頭頂,一道潔白的月光落下,將她的身體籠罩。

僅僅一瞬間,那股拉扯力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趙公明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阿爾忒彌斯。

“好純粹的太陰之力,原來希臘神裏麵,也不全都是淫亂之神。”

趙公明的話,差點沒把阿爾忒彌斯給氣吐血。

對方竟然把她當做那種不潔之神?

作為希臘三大處女神的她,如何能夠接受這種批判。

手指放入口中,吹了一個口哨。

擂台上虛空出現波動,眨眼間一頭金色長角麋鹿出現在她的身旁。

阿爾忒彌斯翻身騎到麋鹿的背上,與此同時,又從虛空之中鑽出來幾隻猛獸。

通體黑色的獵豹、渾身尖刺的豪豬、如小山一樣的野豬、還有一隻在空中翱翔的獵鷹。

這些野獸在出現的瞬間,就立即做出戰鬥姿態。

阿爾忒彌斯取出自己的橡木手杖,然後插在地麵上。

橡木手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隻是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便長成參天大樹。hTtPs://m.ggdown8.org

不過這還沒完。

橡木樹的種子不斷從樹上掉下,在接觸到地麵之後又迅速生根發芽。

僅僅幾分鍾,擂台便出現一座茂密的森林。

趙公明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並沒有出手去阻止,事實上他就算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他雖然實力強大,但並不具備這種改變環境的能力。

遮天蔽日的森林出現,黑豹的身體開始變淡,隻是眨眼間的功夫,便消失在陰影之中。

獵鷹在天空中盤旋,不停的搜尋趙公明的位置。

而箭豬和野豬則拱衛在阿爾忒彌斯身側,充當護衛。

站在森林深處的趙公明,仰頭看了眼天空中盤旋的獵鷹。

“去!”

伸手一指,自他袖口中飛出一條金色鎖鏈。

先天靈寶縛龍索!

縛龍索衝上高空,宛如一條金龍一般,迅速纏繞住天空中的獵鷹。

“收!”

趙公明掐動法訣,輕喝一聲。

縛龍索猛然收縮,獵鷹的翅膀被死死的束縛住,隻能哀鳴一聲從高空落下,直接摔的粉身碎骨。

“咻!”

正當趙公明準備收回縛龍索時,森林中突然射出一支箭矢。

趙公明手中玉如意輕輕一揮,直接將金箭打落在地。

可是下一秒。

“咻咻咻咻……”

密密麻麻的利刃破空聲響起,一大片黑點朝著他襲來。

“定海神珠!”

趙公明輕喝一聲,自他袖口陸陸續續飛出二十四顆五彩珠子。

這些定海神珠在出現之後,立即圍繞著趙公明旋轉起來。

不知是不是錯覺,明明是森林,可台下的觀眾卻隱約聽到海浪翻湧的聲音。

無數尖刺如雨點般落下,卻被二十四顆定海珠給擋了下來。

“叮叮當當!”

一連串的聲響過後,趙公明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而他的周圍,就像是被轟炸機犁過一樣,到處都是坑坑窪窪。

就連周圍的樹木也被打的千瘡百孔。

“散!”

趙公明手臂一揮,二十四顆定海珠就像是炮彈一般,直接朝著前方射去。

“砰砰砰……”

沉悶的撞擊聲,夾雜著野獸的哀嚎聲響起。

場外的觀眾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剛才那二十四顆珠子,打在了森林中的野豬和箭豬身上。

小山般的野豬,身上的皮毛如同鎧甲一樣堅硬,可是在這些珠子麵前,它的防禦就像是紙糊的一樣。

僅僅一個照麵,就被打的血肉橫飛。

箭豬更慘,原本是躲在野豬身後,卻不想一顆珠子直接穿透了野豬的身體,打在它的身上,直接將它打成一片血霧。

阿爾忒彌斯速度極快,見到珠子襲來,連忙操縱金角麋鹿跑開,這才避免了被打爆的下場。

“月華——追蹤!”

阿爾忒彌斯根據珠子射來的方位,推斷出趙公明現在的位置,挽起長弓就是一發三連射。

而另一邊,趙公明在感應到定海珠擊殺目標之後,就準備召喚回來。

三支箭矢突然出現,趙公明手中玉如意散發出一陣白光。

三支箭矢被打落在地。

可就在此時,身後的陰影突然動了起來。

一頭牛犢大小黑豹,猛然從陰影中竄出來,揮舞著鋒利的爪子,張開滿嘴獠牙襲向趙公明。

“財神爺小心!”

場外的華夏觀眾,不約而同的驚撥出聲。

甚至有不少膽小的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的閉上了眼睛。

“吼!”

野獸的嘶吼聲傳來,隻不過這聲音聽著怎麽有些不對勁?

“財神爺太帥了!”

“臥槽,虧我先前還以為他是法師,沒想到是玩近戰的。”

“又一個徒手搏殺猛獸的狠人!”

眾人尋聲望去,隻見趙公明此時正騎在黑豹身上,一隻手臂死死的按住對方的腦袋。

將它給按在地上,任憑它怎麽掙紮,始終無法掙脫那隻手臂。

“正愁坐騎沒來,沒想到這麽快就送上門了。”

趙公明嘿嘿一笑,手中浮現出金色紋路。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當坐騎,夫諸同意了。”敖凡及時做出翻譯。其實不用敖凡翻譯,蔣文明也能看出夫諸的想法,異獸低頭就代表著臣服。更何況對方前膝下跪,這是主動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以仆從自居。“它同意了。”白澤目光灼灼的看向蔣文明,等他給出答複。這次蔣文明沒有再猶豫,邁步走到夫諸跟前,用手輕輕的撫摸對方的頭顱。夫諸很順從地用頭上的鹿角蹭了蹭他的手掌。“夫諸,今後請多指教。”“啾!”夫諸仰頭鳴叫一聲。一縷乳白色光芒自它額頭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