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214章 至寶碎片

    

有他引起的因果,哪吒也不可能會自殺,更不可能重塑蓮花身,參加後麵的伐紂大業。這一切都在聖人們的計劃之中。“炎兄,切莫亂說,聖人豈是我們能夠議論的!”敖凡連忙製止蔣文明,不讓他繼續說下去。這種事他也曾懷疑過,但事關兩位聖人,別說沒有真憑實據,就算有又如何?難道他還能指望找聖人討回公道嗎?不給東海龍族招來滅頂之災就不錯了!聖人之下皆螻蟻,這句話可不是隨便說說的。所以他隻能將這種苦楚憋悶壓在心裏,覺得自...蔣文明有些疑惑的打量石台上東西,這是一枚青銅殘片。

看上去非常古樸,上麵雕刻著神秘的紋路,不過殘缺太嚴重,根本看不出來原本的形狀。

不過,上麵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恐怖無比,就連周圍的空間,都受其影響發生了扭曲。

“它已經等你很久了。”

一道身影憑空出現。hTtPs://m.ggdown8.org

來人看上去不過三四十歲,卻充滿了滄桑之感,一身黑色鬥篷,麵容上還有一道疤痕,疤痕順著眼角蔓延至下巴。

乍一看就像是臉被劈開了一樣。

“晚輩見過鯤鵬前輩。”

蔣文明連忙行禮。

“你認得我?”

鯤鵬也是一愣,沒想到對方竟然一口叫破他的身份。

“不認識,不過能在這裏出現的,晚輩實在想不出還有何人。”

其實有一句話他沒有說,那就是鯤鵬臉上的那道疤痕,先前在外麵的時候見到過。

也正因如此才會讓他倍感吃驚。

自己在鯤鵬體內,而他能出現在自己跟前,顯然是用了元神出竅之類的法術。

連元神都帶著傷痕,足以證明他曾經傷的有多慘。

“你倒是聰慧,不過,你可知這是何物?”

鯤鵬指了指石台上的那枚殘片。

“晚輩不知,還請前輩明示。”

蔣文明搖了搖頭。

“把血滴上去,你就明白了。”

鯤鵬沒有解釋,反而讓他滴血認主。

“先天靈寶!”

蔣文明心頭一驚,但凡是能夠滴血認主的寶物,幾乎都出自洪荒。

可眼前這個寶物明明隻剩一塊殘片,竟然也能滴血認主,這來頭絕對不會小。

腦海中不斷的回想,洪荒中比較出名的先天靈寶。

並沒有能和眼前對上號的。

“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混沌靈寶殘片吧?”

蔣文明感覺伸出去的手都有些顫抖了。

混沌靈寶啊!

那可是具備毀天滅地之能的寶物,基本上每一件都在聖人大佬手中。

當初他還想找女媧娘娘要個後天靈寶,對方都沒捨得給他,現在你告訴我這是一塊混沌靈寶殘片?

“讓我想想,讓我想想,盤古斧、造化玉碟、三十六品蓮台、混沌珠、煉妖壺、金葫蘆、軒轅劍、神農鼎、河圖洛書、太極圖、東皇鍾……”

隻是片刻之間,蔣文明就將自己記憶中的寶物給過了一遍。

最後留下五件法寶。

盤古斧、煉妖壺、軒轅劍、神農鼎、東皇鍾。

“軒轅劍和神農鼎應該在黃帝、炎帝他們手中,煉妖壺在女媧娘娘手裏,那就隻剩下盤古斧和東皇鍾了。”

“不,這應該是東皇鍾!”

“盤古斧乃是創世神盤古的兵器,連混沌都能劈砍,一直流傳下來,從未聽說過它破碎了。

而東皇鍾是東皇太一的伴生法寶,當年巫妖之戰,東皇太一隕落,這件寶物也隨之破碎。

妖庭覆滅後,妖師鯤鵬帶著妖族氣運消失,很有可能是那時候收集到的殘片。”

“不過鯤鵬為什麽要說它在等我?”

心思電轉之間,指尖的血液滴落,落在那枚殘片上麵。

一陣刺目的光華自殘片上麵亮起,緊接著殘片直接飛起,沒入蔣文明的胸口。

一段陌生的記憶憑空出現。

畫麵中一位**著上身的中年人,手持一口小鍾,正在與九名看不清身形的生物戰鬥。

雙方打的天崩地裂,戰鬥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最後那群生物被他全部殺死,不過他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手中的古鍾也布滿了裂痕。

“太一!”

一道火紅色太陽出現,化作一名英俊的青年。

“大哥,幸不辱命。”

東皇太一朝著帝俊笑了笑,身體轟然倒下。

“不!你不能死,我們發過誓,要一起執掌天庭,一起證道,你怎麽能倒在這裏!

你給我起來啊!我不準你死在這裏!

太一……”

東皇鍾破碎,東皇太一的身體也開始緩緩消散。

“不!我不許你死!給我回來啊!”

帝俊發了瘋一樣,施展神通,想要留住東皇太一。

可惜根本無濟於事。

“女媧,幫我救人,若能保住太一性命,從今往後,我……帝俊,願奉你為主,永不背叛。求求你,救救他……”

帝俊朝著虛空大喊,可惜根本沒有人回應。

終於!

東皇太一的身體徹底消散,帝俊一屁股跌倒在地。

抱著頭痛哭起來,哭的撕心裂肺。

“太一,我向你保證,無論經曆多少年,我都會把你找回來,縱使天地重歸混沌,我也要將你複活,等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帝俊從地上站起來,俯身將地上的東皇鍾碎片撿起來。

一邊撿一邊呢喃。

畫麵就此結束,蔣文明的意識重新回歸。

“這東西還真是東皇鍾碎片?不過畫麵中不是被帝俊收起來了嗎?怎麽會出現在這裏?

還有,剛才那一幕該不會是巫妖之戰吧?

巫妖之戰後期,妖族戰敗帝俊身死,鯤鵬帶著東皇鍾碎片歸隱,這倒也合情合理。

不過這跟我有什麽關係?”

疑問越來越多,尤其是神話故事中,帝俊身死道消,可是他之前明明見到過對方。

雖然是一縷殘魂,但覺醒的血脈是實打實的。

還有在接受傳承時,曾經看到過一幅畫麵,當時聖人和帝俊都在一起。

根本不像是假的,難道帝俊又複活了?

蔣文明感覺自己的腦子好亂,根本理不清這其中的關係。

尤其是帝俊此時究竟是什麽情況,是沒死,還是複生了!

若是沒死,那巫妖之戰後,他去了哪裏?

東皇鍾碎片,對他來說這麽重要,怎麽可能弄丟!

若是複生,那東皇太一為什麽沒有複生?

蔣文明記得清清楚楚,在造化之門內從未見過東皇太一的雕像。

而且,他還想到一件事。

當初七神使來華夏的時候,自己曾經冒充過一群大佬。

然而對方剛開始的時候是翻白眼,而當他說自己是東皇太一的時候,對方的表現似乎是……疑惑!

對!

就是疑惑!

那一瞬間的疑惑,蔣文明看的清清楚楚,隻不過當時沒有去細想。

現在看來,東皇太一應該沒有複生,當然,也有可能是那群外國佬根本不認識。

這事還需要再找人問問。

意識回歸,見鯤鵬正在看自己,不由得有些疑惑。

“前輩為何如此看我?”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險。“你不去也行,回頭瑤池得到的靈藥沒你的份。”蔣文明淡淡回了他一句。“……”很快,眾人分成三組,蔣文明和敖凡負責前去打探訊息,夫諸和大嘴去把狡引來,青霞子等一眾修士則留在原地,開始佈置陣法。另一邊。“卡洛大人,我們現在已經翻過了昆侖山脈,隻要再過了這片大荒,就可以直達中山區域了。”“預計多久能夠抵達?”“如果路上不耽擱的話,大概一個月左右。”“竟然還有這麽遠,難怪八大界域聯手都沒能將神州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