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250章 無名碑!因為沒人記得,所以無名。

    

正是晚輩。”蔣文明把姿態放得很低。不低不行啊!這位可是在洪荒有名凶獸,別人一言不合殺人,而他則是一言不合滅族。一身實力詭異莫測,最擅長偷襲,尤其是那一副牙口,就沒有他吃不動的東西。“這身行頭太醜了,跟我的形象不符合,回頭幫我重新改改。”蚊道人指了指自己的形象說道。“???”不隻是蔣文明,就連觀眾席上的人,在聽到這句話之後也是滿臉的黑人問號。大哥,你是來打架的,不是來度假。都什麽時候了,還有功夫關心...“妖皇還沒回來嗎?”

“沒有,他說……”

“他說什麽?”

“他說還想再看一眼華夏的繁華。”

一眾大妖沉默了,鯤鵬也沒有繼續詢問,隻是默默的站在造化之門前,等待最後一刻的來臨。

另一邊,蔣文明此時正和阿弗洛狄忒一起在朝歌城觀看詩詞大會。

作為傳承華夏幾千年的文化的發源地,每個朝代都有無數文人墨客在這裏留下千古名篇。

這個詩詞大會也是一直流傳下來的傳統文化,由主持人隨機抽選題目,讓參與的人臨時作詩、作詞。

如果對自己書法比較自信的人,也可以當場寫出來,讓在場之人共同評價。

蔣文明來這裏並非為了參與,隻是被阿弗洛狄忒拉來看個熱鬧。

可是這報名環節中,卻被阿弗洛狄忒給坑了一把,直接將他推了上去。

好在他先前已經改變容貌,並沒有人認出來。

這次參與活動的一共有十幾個人,蔣文明就是其中之一。

“既然沒有人參與了,那我就開始抽題了。讓我看看本次詩詞的主題是什麽。”

主持人將手深入箱子裏隨便抓出一張紙條。

上麵赫然寫著一個‘酒’字。

“我宣佈,本次詩詞大會的主題為酒,諸位參賽者有十分鍾思考時間,十分鍾後請亮出自己的答案。

其餘觀眾如果也想參加,可以在下麵領取紙筆寫出來。

稍後會有工作人員挑選出優秀作品,與大家一起共賞。”

這種附庸風雅之事,向來是文人墨客的最愛,自古以來就有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一說。

所以無論寫出什麽詩詞,都很正常,畢竟個人感悟不一樣。

聽到主持人這麽說,不少人都開始行動起來,紛紛拿起紙筆開始苦思冥想起來。

很快就有人舉手示意,自己寫完了。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向洛陽。”

“好!”

這首詩一出,頓時引起滿堂喝彩。

如同遊子迫不及待歸鄉一樣,一首詩道出作者的灑脫與喜悅歡快之情。

有了前麵的好開頭,其餘參賽選手也被激起了爭勝之心。

一首首詩被展示出來,有的是借酒澆愁,如:何人借我一壺酒,醉倒明年秋滿樓。人間多少驚天月,幾分涼意幾分愁。

也有吐槽生活的,如:一包煙,兩壺酒,三四好友,五六點開喝,七分醉八分愁,九點被老婆拎走。

雖然引起鬨堂大笑,但卻得到無數已婚男性的瘋狂認可。

很快就輪到了蔣文明。

隻見他用毛筆在紙上寫下兩句詩:奈何橋上借杯酒,半撒橋頭半入喉。

“先生你的詩怎麽隻有這兩句?能否將剩下的也寫出來?”

主持人見他還沒寫完,好心提醒一句。

蔣文明剛準備繼續寫下去,就聽到十二點的鍾聲響了,朝著主持人歉意一笑。

“抱歉,我該走了,若有機會的話,下次再補上。”

朝著眾人歉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我去,剛才這位莫非是神仙?”

“不管是不是神仙,肯定是大佬,這速度,嗖一下沒了。”

“又沒人大佬給他補全下半段,這要是不完整,估計今晚我都睡不好。”

“……”

造化之門前,就在一眾大妖準備進入造化之門時,蔣文明終於在最後關頭趕了過來。

鯤鵬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什麽,隻是衝他點了點頭。

“走吧!”

蔣文明走在最前麵,雙手按在造化之門上用力一推,古樸沉重的石門被他推開露出裏麵的景象。ggdown8.org

無盡的星空形成一道漩渦,看上去神秘而又莊嚴。

眾妖魚貫而入,化作道道流光消失。

蔣文明剛想回頭,卻被鯤鵬一把給按住了。

“別回頭!”

“今日一別,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回來。”

蔣文明苦笑一聲,一步邁入造化之門的漩渦內。

當他走後,鯤鵬回頭瞥了一眼下方的世界。

“下次回來,這一切都將改變,我以妖族的名義保證!”

說完,邁步踏入造化之門。

下方的燈火變得異常刺眼醒目,如同燃燒的火焰。

踏入造化之門後,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等他再次清醒過來時,已經出現在了一個平台之上。

周圍是無盡的虛空,腳下是一道由青石鋪成的台階,而台階的盡頭則是一座高達百丈的宏偉巨門。

在鯤鵬的引領下,蔣文明和眾妖一起朝著台階上麵的巨門走去。

還未靠近巨型石門,就聽到一聲蒼老的聲音傳來:“來者何人,來此何事!”

“這是天門守護者。”

鯤鵬壓低聲音對蔣文明說。

“很強?”

“至少是聖人境。”

“……”

蔣文明瞬間無語。

他還以為要到域外戰場才能跟聖人相遇,沒想到剛出門就遇到一位。

“妖族新任妖皇攜眾妖,想要前往域外戰場。”

既然是聖人,那他必須保持最基本的尊重,無論對方所屬哪個神係。

這是規矩!

“妖族?你們欲去往何處?”

那道蒼老的聲音再次想起。

“現在之門!”

鯤鵬先一步回答。

“可!留下你們的事跡,再來!”

“什麽叫留下我們的事跡?”

蔣文明有些不解,不過那道蒼老的聲音並沒有回答他。

鯤鵬開口解釋道:“前往域外戰場,必須留下自己的記憶,免得將來死了,無人記得你。

這些留下的記憶,就是你將來戰死後,複活的機會。”

蔣文明瞬間秒懂,這就是傳說中的存檔點。

跟隨鯤鵬一起,來到一處石壁跟前,隻見上麵零零散散刻著很多符號。

於是便開口問道:“這些符號是什麽?”

“通過天門的生靈所留下的印記。”

“怎麽這麽多空白格?我可以隨便選嗎?”

“那是因為,空白的區域代表徹底戰死,所有痕跡都被抹除了。後世之人為了紀念他們,刻意留下的空白格,知道有這個生靈曾來過,哪怕沒人記得他的名字和故事。”

蔣文明聞言,身體猛地一顫。

原本漫不經心的態度消失,鄭重的朝著這麵石碑行了一禮。

“晚輩蔣文明,見過諸位前輩。”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文明第一時間就想到其中關鍵。在華夏民間,哭喪棒通常都會用柳木製作,而柳木乃是四大鬼木之一,不僅可以豐蔭子孫,同樣也能製作克製鬼魂的法器。柳枝打鬼,打一鞭矮三寸。柳樹千年之後若是不死,便有了靈智,需要度雷劫,若是成功,便可以化形成為精怪。隻需再修煉些年月,積累些功德,便能在城隍爺那裏討一份差事,從此成為地府正式編製。但如果無法度過雷劫,那便身死道消。它們殘留下來的軀體,便是這千年雷擊柳。這種材料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