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262章 大道無國界,但修道之人有!

    

跡。隻要理論上可以實現的願望,在這領域內全都能夠做到。在奇跡領域出現的瞬間,金銀大王就察覺到不妙,但是想要逃離已經來不及了。洶洶烈火自地麵出現,天空中浮現出無數銀色十字架,像雨點一樣落下。地麵的火焰雖然灼熱,但對於經常待在煉丹爐旁的金銀大王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麽。反倒是天上的十字架,給他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每次觸碰,都會讓他感覺到一股溫暖,有一種本能的親切感。像是回到了母親的懷抱一般,讓他忍不住沉迷...所以他要快速建立起威信,然後以此地為根據地,重新將失去的地界給奪回來。

在此之前,他要先確定一下,在這萬裏疆土之內,還有多少有誌之士,有多少是已經認命的人。

妖族也好、異獸也罷,或者是這些修士,在他看來沒什麽區別。

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神州人!

眼前的這個酒劍仙,是他來到這裏之後,目前為止遇到的最強的一位。

實力達到金仙層次,但身為劍修,這個實力還能再往上提一下,雖然達不到大羅金仙層次,但也算是比較強大的一批人了。

伸手虛握,一柄長劍自虛空中出現。

在長劍出現的瞬間,在場之人裏麵所有佩劍全都發出輕微的劍鳴聲。

像是遇到了帝王一般。

酒劍仙手中的長劍也不例外,開始輕微的顫抖起來。

在蔣文明徹底拔出那柄劍的時候,一股無形的威勢席捲四周。

威道之劍太阿!

手持太阿劍,身後金色羽翼展開,宛如一輪大日淩空。

“還打嗎?”

蔣文明居高臨下俯視對方,手中太阿劍遙指酒劍仙,身上那股屬於妖皇和人王的威勢,在這一刻達到了頂峰,一片紅雲在他頭頂浮現。

“你究竟是什麽人?”

酒劍仙感覺喉嚨發幹,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皇道威勢做不得假。

這是一位王者!

還是人、妖兩族共尊的王者!

受人族和妖族氣運庇護,世界上怎麽會有這種人?

“我乃人族之王,以九鼎為證!我亦是妖族之皇,以血脈為憑!人、妖兩族共主,可有人不服?”

說著,體內血脈完全激發,一尊神祇虛影在他身後浮現,原本被他收起來的九鼎,也再次出現在他麵前。

感受著九鼎上傳來的氣息,酒劍仙終於相信了。

這乃是鎮壓人族氣運的人族至寶,若非不得到人族氣運認可,對方根本不可能得到。

可是?

人族至寶怎麽會在一個妖族手中?

難道真如他所說的那樣,他是妖族與人族共主?

酒劍仙修行幾十年,第一次感覺自己見識淺薄。

不過,無論對方說的是真是假,既然擁有人族氣運護體,這就說明對方不可能對人族不利。

心念至此,他緩緩收回自己的長劍,看向蔣文明。

“你既然自稱人王,那又為何對我人族出手?你知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將會為人族招來什麽樣的大禍?”

“大禍?嗬!龍脈被截、領土被奪哪一樣不是大禍?這點災難就怕了,還怎麽拿回屬於我們神州的尊嚴!”

蔣文明冷笑一聲,目光掃過全場。

“你們一個個自詡為正道人士,降妖除魔救濟百姓,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偉大?”

全場沒有人回答他,但從他們臉上的表情不難看出,確實如此。

“蠢貨!”

“大敵當前,一個個不想著保家衛國,隻顧眼前的這點得失,就你們這樣也配修道!都特麽修到狗身上去了嗎!”

蔣文明訓斥這些人的時候毫不客氣,也絲毫不給他們留臉麵。

因為他能感覺到,周圍有不少神念在窺探這裏。

“我們本就是修道之人,以斬妖除魔為己任,又有何錯?”

先前那名叫常胤的蜀山弟子開口反駁。

“修道?你們修的是什麽道?連自己的故土都保護不了,縱使修煉成聖,你也隻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垃圾。”

“大道無國界,但修道的人有!如果連這一點都想不明白,你還修個屁的道,回家養豬去吧!”

蔣文明的話,把常胤懟得啞口無言,臉上青一陣紅一陣。

“當康,小金烏說,不讓他們修煉了,讓他們回家養你。”

白澤悄咪咪的對身旁的當康說道。

“我纔不讓別人養,自由自在的多好,你跟小金烏說說,他要是打算把我關起來,那我現在就跑路了。”

“那好吧,我回頭跟他說說,對了,你家裏的靈米是不是快熟了,給我點嚐嚐唄。”

“不行不行,我自己都不夠吃。”

當康果斷搖頭拒絕。

白澤瞥了它一眼,沒有繼續索要,隻是想著等會兒怎麽傳話好。

“八大界域聯手入侵神州,我們縱使想阻攔,也是有心無力,實力太過懸殊。”

酒劍仙終於說出自己的心裏話。

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

當初神州那麽多生靈一起出手抵擋,可結果呢?

被八大界域聯手鎮壓,無數種族高手被屠戮一空,現在剩下他們這些人,自保都困難,更別說去驅趕八大界域的人了。

不少大的門派都已經開始封山了,一旦神州被攻破,他們就封閉山門,從此隱世不出。

蜀山、青城、昆侖這三大門派,是目前神州僅存的入世宗門。

“哈哈哈哈……”

蔣文明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是打不過,還是不敢打?”

“擔心生靈塗炭、擔心斷了傳承、你們什麽都擔心,唯獨沒有擔心過神州從此被除名!”

“罷了!我也不指望你們能幫忙了。

你們不敢做的事,我做!hTtPs://m.ggdown8.org

你們不敢殺的人,我殺!

你們不願沾染的因果,我沾!

人族修士不願救神州,那就由我妖族來救!

若有人願意與我並肩作戰,今後便是我的袍澤兄弟,若是不願,那就念在同族一場,不要給我拖後腿,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死寂。

那些通過神念感知的人,也都露出震驚之色。

誰也沒想到,蔣文明居然有如此魄力,竟然敢以一己之力,對抗八大界域。

片刻之後。

無數劍光自北方飛來,遮天蔽日,宛如流星雨。

“我蜀山劍派,願與道友共進退,以手中長劍,為神州再戰一次!”

“我青城山,願與道友共進退,神州不複,永不回山!”

“我昆侖仙山,願與道友共進退,若違此誓,人神共棄!”

“……”

三道聲音響徹整個神州,無數修士踏空而來,響應蔣文明的號召。

不為別的,隻因這是他們的故土!

正如蔣文明先前所說的那樣,大道無國界,但修士有!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死去的記憶又活過來了。眼前之人的身影,逐漸跟記憶中的身影開始交錯,直至徹底融合在一起。“是他!是當初的那個人!”拉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有些顫抖。不是因為害怕,而是一種興奮,就像是曾經自己畏懼,高不可攀的存在,突然有一天站在自己麵前,而自己卻可以主宰對方的生死。恐懼和興奮交織在一起,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這是一種什麽感覺。手中的長矛開始一點點泛紅,就像是流動的火焰一般。就在此時,後羿手中的‘九霄落日箭’也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