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304章 白澤發飆

    

。就是不知道他們會是真身回歸,還是像先前那樣,隻降臨一道化身。其實他心中還有一個疑惑。那就是人族先賢和諸神,去的是不是一個地方。如果說是同一個地方,那為什麽人族先賢會離開?而天庭、地府諸神會回來。如果說不是同一個地方,是不是意味著這些回歸的諸神,有一天也會再次離開?隨著接觸到的越多,蔣文明心中的疑惑也就越多。他現在急需找到諸神當麵問清楚,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必須等他拿到最後...“鐺!鐺!鐺!”ggdown8.org

一陣詭異的木魚聲響起,百鬼這邊走出一個獨眼和尚。

一邊走還一邊敲打著手中的木魚。

隨著他每一次敲打,周圍鬼怪的精神便好上一分。

僅僅片刻功夫,剛才受到夔牛鼓影響的鬼怪全都恢複過來。

不過,就這一會兒功夫,就有十幾隻鬼怪被異獸給撕碎。

這一回合,雙方互有損傷,算是打個平手。

“撤!”

夔牛見到人族修士都被救了出來,當即招呼其他異獸撤退。

“想走?沒那麽容易!”

大天狗手持大刀,直接朝著夔牛斬去。

“給我滾!”

夔牛的脾氣本就火爆,隻不過化作圖騰之後,靈慧已開,平常能夠自主控製。

但這並不意味著他的脾氣消失了。

相反!

這兩天的事早就讓他憋了一肚子火,若不是白澤叮囑他要以大局為重,不要輕易發脾氣,他早就衝出去跟對方打個不死不休了。

現在見大天狗攔住自己去路,心中壓抑的怒氣徹底爆發出來。

一聲怒吼宛如驚雷!

身後浮現出一頭渾身青色獨腳巨牛虛影。

這是他的本體法相,此時夔牛虛影仰天咆哮,發出一陣無形的音波。

天空中電閃雷鳴,狂風暴雨。

“遭了!”

一直躲藏在暗處的白澤見到這一幕,暗道一聲不妙。

“出手!”

連忙招呼玄蛇和肥遺一聲,朝著戰場衝去。

它原本還想等個好時機將對麵的主將給宰了,卻不曾想夔牛這麽衝動,上了對方的當。

他擅長風雨沒錯,但對麵可是有雪女在這裏。

他的水屬效能力在這裏被完克,不僅發揮不出來原本的作用,反而會給雪女當嫁衣。

果不其然。

就在大雨落下之後,雪女直接從鬼怪群裏飛了出來,身體周圍的冰雪比起之前變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雨水落到地麵迅速凝結成冰,原本正準備撤離的異獸們,直接被雪女利用這陣雨水給凍結住。

“殺!”

滑頭鬼也知道機不可失,當即不再保留實力,指揮所有的鬼怪一起出手。

“玄蛇!”

白澤大喊一聲。

“噗!”

玄蛇也不廢話,和肥遺一起從地底鑽了出來,對準那些衝上來的鬼怪噴出一大股黑水。

腥臭的氣息瞬間衝散全場,那些鬼怪也沒想到,竟然會有一隻如此恐怖的異獸躲在地底。

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玄蛇的黑水給淋到身上。

霎時間,慘叫聲不絕於耳!

不少鬼怪的身上開始潰爛,隻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化作一灘血水。

“幹得漂亮!”

白澤忍不住讚揚一句。

看樣子玄蛇在吞噬那顆龍珠之後,自身實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說不定將來真有機會走江成功。

肥遺是水土兩種屬性,不僅擅長水性,還擅長土遁。

腦袋從地底鑽出來之後,兩條身體依舊在地底行動,每當它看到有落單的鬼怪,兩條尾巴便會從地底探出,將其纏繞住拖入地底。

白澤幾乎沒有出手,就徹底穩住了局麵。

“白澤老大!”

一群異獸在看到白澤之後,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頓時氣勢大漲。

白澤扭頭看了眼戰場上的屍體,其中有不少都是跟它一起來的異獸。

它不喜歡戰爭,但頭一次覺得,隻有殺戮才能發泄出心中的怒火。

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怒火。

冷冷的看向滑頭鬼和大天狗。

“把人放了,滾出神州。”

白澤的聲音帶著上位者的威嚴。

它乃上古神獸,是天地間最早的一批生靈之一。

自身所帶的王者氣息,專克天下邪祟,根本不是這些低等鬼怪所能承受的。

就連滑頭鬼和大天狗在看到白澤之後,都有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你是何人?莫非你就是它們口中的‘妖皇’?”

滑頭鬼強忍著心中的驚懼,顫聲問道。

白澤身上傳來的氣息太恐怖了,那是一種上位者的威壓,恐懼彷彿是刻進骨子裏的本能一樣。

“放人!”

白澤根本沒有搭理他的意思,身上的氣勢全麵釋放,周圍的冰層開始融化,形成一層水汽大澤,將白澤襯托的更加威嚴神秘。

“它在虛張聲勢,不要信它!”

大天狗突然怒吼一聲,將百鬼從那種恐懼中給拉了出來。

聽到大天狗的叫喊之後,滑頭鬼猛地打了一個激靈,臉上盡是後怕之色。

見對方掙脫自己的‘威懾’效果,白澤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一下。

本想著藉此機會,震懾對方一下,把人質要回來,沒想到對方這麽快就看出了端倪。

既然如此,那就隻能來硬的了!

“我數到三,如果再不放人,那你們就一起跟他們陪葬吧!”

白澤冷聲開口。

身後浮現出一尊身高千丈的本體法相。

那股上位者的威懾再次襲來,把百鬼嚇的不停往後退。

“請月神大人降臨!”

滑頭鬼朝著身後的百鬼喊了一聲,同時手中柺杖揮舞,想要施展一個結界。

“三!”

白澤的聲音未落,巨大的爪子依舊落了下來。

千丈高的法相,宛如小山一樣的體型,一爪子幾乎覆蓋了整個戰場,那些百鬼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麽事,就直接被白澤一巴掌給拍入地底。

哪怕是滑頭鬼這個百鬼統領,此時也是一腦門子懵逼。

不是說喊到三嗎?

怎麽一二都不用喊的?

白澤的果斷,瞬間打破了他想要拖延時間的想法,他的那些下屬,除了一些反應快的,及時逃了出去,其餘的全都被白澤一巴掌給拍成了渣渣。

這種恐怖的戰力,讓它們感到絕望。

除非是天津神裏麵的三位神王,其餘人根本不可能是眼前這個巨獸的對手。

哪怕是被稱為國津神裏麵最強的八岐大蛇,也沒有對方如此恐怖的威勢。

“大天狗,幫我拖延時間。”

滑頭鬼知道現在的情況已經不是他所能應付的了,必須要召喚三位神王降臨才行。

隻不過此地沒有他們的神殿,想要強行開啟界域壁壘,就必須要付出足夠的代價才行。

而這個代價……

滑頭鬼看向剩餘的那些百鬼。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了他話裏的意思。其實剛才他說出這話的時候就後悔了,生怕對方覺得自己是在挑撥離間。但現在看來,眼前的這個妖皇似乎對白澤它們這些異獸,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信任。兩人說話間,來到一處偏僻的後花園。敖凡走到一處角落,從一個蚌殼內取出一個瓷瓶。“這是萬載寒玉髓,對修煉肉身幫助極大,妖皇不妨試試。”說完將瓷瓶遞給蔣文明,自己則是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沒過多久又捧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這是萬年血玉參!”“這是九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