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攆我家兔子 作品

第31章 規則升級,神王入場

    

。”蔣文明跟龍野打了聲招呼,直接快步走上擂台。此時教皇國的代表已經上台,這是一名身穿鎧甲的中年人,風格有點像西方的騎士。【請選擇戰鬥方式。】“喚名神戰。”蔣文明想都沒想的開口。隻有喚名神戰,才能發揮出他最大的優勢。對方顯然早有準備,很快便捧著一張卷軸交給波比。蔣文明也取出早就準備好的名單遞了過去。波比在接過卷軸之後,隨手將其拋到半空,然後宣佈比賽開始。隻不過這次,並沒有讓他們進入造化之門,而是在名...恐怖的威壓,可怕的氣勢,彷彿隻需要一個眼神便可以毀滅一切。

哪怕是之前不可一世的饕餮,此時也在對方的威壓下瑟瑟發抖。

神王!

破壞神濕婆!

蔣文明根本沒有看清對方是怎麽出現的,他就這樣毫無征兆的降臨了。

跟其他國家的恐懼不同,天竺一方則是全體跪俯下去,朝著濕婆叩拜。

“就是你屠殺了我們天竺之神?”

濕婆語氣冷漠,三隻眼睛同時看向饕餮。

“是又如何?”

饕餮雖然畏懼對方的強大,但這裏是神話擂台,對方隻是一道投影,它有什麽好怕的。

“好膽,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什麽資本猖狂。”

說著就要對饕餮出手。

然而,下一秒。

蔣文明眉心處的印記散發出璀璨的光輝,一座宏偉的宮殿虛影浮現在他身後。

宮殿內部人影綽綽,像是在觀望這邊。

“濕婆,你敢違背約定?”

宮殿內部傳來一聲質問,語氣中充滿了威嚴。

“是又如何?先破壞規則的可是你們華夏蚊道人。”

濕婆毫不退讓。

“他不屬於我們華夏神係,這一點我們早就說過了,亦或者,你親自去找他理論一二?”

語氣中的譏諷,溢於言表。

不敢找蚊道人的麻煩,反而將氣撒到其他人身上,真以為我們華夏這麽好欺負嗎?

“你們說不是就不是?他之前可是代表你們華夏神係出戰的,你當我們沒看到嗎?”

“他愛去哪去哪,愛代表誰代表誰,說的就跟我們能約束他一樣,要不然你也可以讓你的信徒們試試,說不定他也幫你們天竺也說不定。”

法外狂徒的名字可不是蚊道人自封的,那是真的沒人能約束他。

簡直比聖人還要自由。

濕婆聞言,臉色變幻不定,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如果這時候退走,豈不是說他怕了華夏諸神?

見濕婆始終沒有離開的意思,那人的語氣變的更加冷漠。

“既然你不願意回去,那也行,我們華夏神係退出神話擂台,現在就回歸華夏。”

此言一出,頓時全場一片嘩然。

“我們華夏的神明要回歸了!”

“太好了,太好了。”

“蔣神身後的莫非就是傳說中的天庭?”

“好多神仙啊,誰還敢說我們華夏無神?”

“……”

蔣文明也是激動無比,他們華夏的神要回歸了嗎?

就在此時,虛空中響起一道聲音。

【限製解除,神話擂台規則升級,準許神王參戰!】

聲音之大,瞬間傳遍了整個神恩大陸。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濕婆,在聽到這個聲音後,頓時臉色大變。

想離開,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回到天竺神界了。

擂台規則,參戰的神明,必須決出勝負,勝利者纔可以退出。

而他,就是這一場的天竺代表。

與此同時,蔣文明眼前也浮現出一行文字。

【是否重新召喚神明?】

饕餮已經打過幾場比賽,是可以選擇換人的。

蔣文明見狀,朝著饕餮抱拳一禮,朗聲道:“恭送饕餮歸位。”

饕餮的身影自擂台上消失。

很快,名單上再次閃現金光,五個名字亮了起來。

然而當他看清上麵的名字之後,臉色變的異常難看。

孫悟空、旱魃、金毛犼、精衛、相柳。

這五個人雖然都是金色品質,但顯然無法和濕婆媲美。

這是必死之局。

“如果是犼的話,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可惜了。”

蔣文明心中遺憾一閃即逝。

犼和金毛犼雖然有兩字之差,但實力和輩分卻是天差地別。

前者是天地間第一凶獸,實力堪比聖人,後者隻不過是雜血後裔,隻有金仙級戰力。

精衛、相柳雖然名頭很響,但論實力的話,也就和之前的饕餮相當,召喚出來也是送菜。

現在隻剩下旱魃和孫悟空兩人。

旱魃原本是黃帝之女,曾經幫助黃帝戰敗蚩尤部族。

後來因為能力失控,隕落後受到犼的力量侵染,繼承了它的部分血脈,可以操控毒火,所過之處赤地千裏。

黃帝念及舊情,不忍將她處死,最後將她封印在赤水。

而孫悟空更不必多說了,號稱齊天大聖,曾經大鬧天宮,戰力無雙,後麵又被如來封為鬥戰勝佛。

如果說這五人裏麵,誰有機會打敗濕婆,那定是孫悟空無疑。

但,蔣文明不敢賭。

無論是處於個人感情,還是對戰局的判斷,他都不想看著孫悟空去白白送死。

反倒是旱魃,擁有部分犼的力量,如果能發揮出來,或許可以一戰。

“還是選旱魃好了。”

蔣文明打算放棄這一局。

縱使不敵濕婆,多少也能消耗一下對方,以免出現一挑多的局麵。

“晚輩蔣文明,懇請執掌旱炎之力,光與熱之神女魃降臨。”

旱魃是人們對魃的惡諡,是人們出於對她力量的恐懼起的名字。

而她真正的名字叫魃,乃是天女!GgDown8

是華夏族立族的功臣!

石像脫落,一身青衣,容顏絕美的妙齡神女出現。

無論是誰,在看到這張麵容時,都會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

她就彷彿是溫暖的陽光,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神聖的氣息。

“是你喚醒的我嗎?所為何事?”

一道宛如珠落玉盤的清脆聲音響起,魃的那一雙美眸,落到蔣文明的身上,表情無喜無悲。

“晚輩蔣文明,見過神女魃殿下。”

蔣文明躬身行禮。

心中閃過一絲愧疚,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開口。

總不能說讓她去送死吧?

“你是何人?為何我從未聽說過華夏,有你這尊神祇?”

濕婆看到魃出現,眼神中閃過一抹驚豔,可隨即被巨大的疑問替代。

他在神界也見過不少華夏的神,為何從未聽說過此人?

“我並非神,我隻是……一個無**回的孤魂野鬼罷了。”

魃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絕美的麵容上,閃過一絲落寞。

入不了宗祠、受不得香火,更沒有信仰供奉,不是孤魂野鬼又是什麽?

神女魃,這個名字連她自己都快忘記了。

她隻記得,世人都喊她旱魃,對她避若蛇蠍,唸到她名字的時候,永遠都是咒罵。

您提供大神別攆我家兔子的國運之戰:我以妖族鎮諸天著哭喪棒邁入傳送通道。在眾神錯愕的目光中,竟然真的來到了擂台之上。奧林匹斯山上。“這怎麽可能?華夏怎麽能派出兩位神明出戰?”戰神阿瑞斯一臉的錯愕。“不是兩位,是一位!”戰爭女神雅典娜開口解釋。“怎麽回事兒?”“華夏神係講究陰陽調和,這兩位神明氣息一陰一陽,彼此糾纏,更像是一體雙生,跟之前的金銀童子一樣。”“還有這種事?可他們為什麽會是兩個獨立個體?”“這我就不知道了,華夏神係很古老,也很神秘,與他...